隨宇而安 作品

第20章

    

�@�������0�2�0�2�0�2�0�2Ľ���A�f������كɵ��yƱ�������������У����������^һ������͏����ϴ󣬲������š��0�2�0�2�0�2�0�2���@�����@�����������������s�o���yƱ�������Y��Ęɫ�l�׵ؿ���Ľ���A����С�㣬�����yƱ����Ҫ���^���������0�2�0�2�0�2�0�2Ľ���A���˂����ۣ������¹...劉衍被她的馬屁拍得哭笑不得,隻覺得自己越發有昏聵的趨勢了,竟然喜歡聽人逢迎討好。

「本王的幫助卻非無償的。」劉衍斂起了笑容,認真道,「今日潑了那杯茶,髒了一身衣服,那衣服也值一百多兩,你這個花盆便賠給本王吧。」

慕灼華大驚失色:「怎麽這麽貴,王爺你為什麽不往地上潑!」

劉衍皺眉道:「你還敢挑剔?」

慕灼華賠著笑道:「不敢不敢!可是王爺……」慕灼華抽了抽鼻子,露出一個十足委屈可憐的表情,「王爺這麽富有,小人這麽貧窮,你捨得損不足以奉有餘嗎?」

劉衍噙著笑道:「捨得。」

「王爺啊……」慕灼華嗚咽一聲,「這個花盆對小人來說意義非凡,是公主賞賜的,若是給了你,那以後公主追究起來可怎麽辦啊!」

劉衍忍著笑道:「你便直說賠給了本王,旁人不過說什麽。」

慕灼華唉聲歎氣道:「王爺,咱們打個商量好不好……其實這朵花也很貴的,不然,這朵花賠給你吧!」

劉衍一怔,慕灼華已經把花盆捧到了他眼前,一朵柔媚綺麗的牡丹在月下招展著,花瓣後露出一張笑吟吟的小臉。

「王爺,這品種的牡丹花,可也要上百兩一朵呢,這樣富麗堂皇的人間富貴花最適合王爺這樣的身份地位了,你就收下吧!」

劉衍怔怔看著那朵花,隻聽著慕灼華軟軟地喊了幾聲,他便下意識地接過了花盆。

慕灼華暗自鬆了口氣,笑著道:「今日這頭名本也有一半功勞是王爺的,說到底是在下沾了王爺的光,所以這彩頭咱們一人一半正好。」

劉衍這才迴過神來,無奈又好笑地看著慕灼華的小花臉:「你啊……」

劉衍最終還是將這朵花帶了迴去。

執墨知道劉衍半夜出了趟門,沒讓他們跟著,迴來的時候竟帶了一朵牡丹花,臉上還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劉衍將那朵牡丹放在書房的窗台上,親自給花澆了澆水。

執劍經過,看到這一幕覺得有些好奇,問道:「王爺方纔去買了盆花?」

劉衍微笑道:「不是,別人送的。」

執劍驚了——居然有人給王爺送花!

王爺還笑著收下了!

還有幾日便是殿試,這幾日慕灼華在家裏溫書,郭巨力便出去四處找新房子。如今她們身邊有了不少錢,過了殿試,應該能封個一官半職,便不適合再住在東城這種魚龍混雜之地了。郭巨力在北城和南城打聽了幾天,卻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房子——大多是因為太貴。

「北城兩進的房子,一個月租金便要二十兩,怎麽不去搶啊!」郭巨力氣呼呼地如是說,「還要一次付半年,加上押金,一次便要交一百四十兩。」

「咱們現在不是有很多錢嘛。」慕灼華財大氣粗地說,「月租金五十兩也是住得起的。」

「小姐,咱們還得添置很多東西呢,筆墨紙硯還得買更好的,你近來又長高了,也得重新做幾套衣服鞋襪了。往後你當了官,還要人情往來呢。我都打聽了,新科的進士一年俸祿米糧加起來也不超過三十兩,都還住不起北城呢。」

郭巨力碎碎念算計著日後的開支,本以為一夜暴富了,誰知道竟多了這麽多燒錢的地方。

慕灼華聽得發笑,忍不住掐了一下郭巨力的臉蛋。

「巨力可真是持家有道,我都捨不得把你嫁了。」

郭巨力道:「小姐你都不嫁人,為什麽要把我推進火坑。」

慕灼華啞然,吃吃笑道:「你聰明瞭,對,咱們都不嫁人,升官發財就好。」

慕灼華的個子彷佛春天的柳條似的,一夜之間抽高了個子,袖子驟然短了一截,卸妝之後的容貌似乎也有了微妙的變化。慕灼華仔細看了看,發現自己原先有些肉肉的臉頰瘦了一些,脫去了稚氣,多了幾分少女的柔美與嫵媚。

郭巨力給慕灼華調製易容的粉膏,讚歎道:「小姐越來越好看了,比姨娘還好看呢。」

慕灼華沾了沾黛色的粉膏,猶豫著該怎麽改變妝容。她調製的這些粉末極難卸掉,得自己另外調配藥水才能擦洗掉,兩者都沒那麽容易調配,因此每次補妝都得經過深思熟慮。以前她個小臉嫩,便裝著天真稚氣騙人好感,如今要入朝為官,再這麽打扮恐怕會被人看輕,需得成熟穩重一些。

慕灼華想了想,便有了方案,在眉眼之處輕輕畫了畫,又在臉上添了些陰影加深五官輪廓,乍一看還是那個人,可整個人的氣質卻截然不同了。之前的妝容讓她看上去彷佛十五六歲的女娃娃,卸了妝的她便是十八歲的美貌少女,而重新上妝,她便是穩重清秀的書生了。

換上了新作的衣衫,慕灼華對鏡自照,滿意點頭。

郭巨力發自內心地說:「小姐真俊,我若嫁人便嫁小姐這樣的。」

慕灼華哈哈一笑:「千萬別,興許我和我那父親一樣風流呢。」

殿試定在四月初八,慕灼華同其他人學了麵聖的禮儀,這才進宮接受昭明帝的考覈。

一百個貢士魚貫進門,大殿上擺好了一百張桌子,也準備好了筆墨紙硯,筆墨充足,紙張每個人卻隻有十張,如此則要每個人都打好腹稿,速速完成。在沒得到準許之前,考生是不允許抬頭窺探龍顏的,每個人低頭行禮之後,坐在指定的位置上,之後由總管太監宣讀殿試題目,便可以開始作答了。作答時間為一個時辰,期間自然也可以如廁飲水,但極少有人會這麽做,這會給皇帝留下不太好的印象。

每年的殿試考題方向都不一樣,隻取決於皇帝的個人喜好。有的皇帝喜歡詩文,有的皇帝喜歡策問,甚至還有考過算學風水的皇帝,真叫人摸不著頭腦。好在昭明帝是個中規中矩的皇帝,沒出什麽太偏門的考題為難眾考生。

今年的殿試題目是道策問題,題目是「無為而治」。

這題目很大,切入點很多,可以肯定,也可以否定,這樣一來就要仔細迴想一下昭明帝曆來的政策傾向,是有為還是無為,若是猜錯了帝王的心思,這前途可就堪憂了。

慕灼華心中歎氣,這考試考的隻有一半是才華,另一半卻是揣摩上意的本事。昭明帝登基第十五年,多施行仁政,休養生息,如此看來,很多人會押在無為之上。

無為,無為……其實無為本身,也是一種有為,隻是順時應勢而為,有所為有所不為……

慕灼華腦中一行行字自然浮現其中,文思泉湧,閉目片刻後,便提筆答卷。

大殿之上,昭明帝正仔細觀察這些考生,有的人胸有成竹,有的人愁容滿麵,有的人戰戰兢兢,有的人落落大方,才華如何尚不知道,但心性卻可見一斑。

大殿兩旁則坐著不少文武大臣,還有一些幾位皇親貴族,便如定王與三位皇子,這些人也在觀察著考生們臨場的表現。

這些考生中最為矚目的,無疑便是沈驚鴻與慕灼華了,一個是連中三元的詩聖,一個是極為罕見的女進士。慕灼華那篇策問在朝中流傳,引起了不少爭執,便是昭明帝也對她印象深刻,今日也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考試時間過半後,昭明帝便走了下來,在考生之中來迴巡視,這就極大考驗了考生們的心性,有的人一見皇帝來了,登時心神大亂,寫不出字,這些人多半是難成氣候的。昭明帝自然而然地先走到了沈驚鴻身旁,沈驚鴻已經寫好了六張紙,昭明帝饒有興味地站在旁邊從頭看了起來,邊看還邊微笑點頭,顯然十分欣賞沈驚鴻的策問。

劉琛見了這一幕,心中也是安定了不少。對沈驚鴻的才華他是十分信任的,就擔心他禦前無狀,或者心神失寧亂了分寸,如今看來是多慮了。

昭明帝看完了沈驚鴻的卷子,便走下去看其他人的,其餘之人有好有壞,卻沒有一人能讓昭明帝如對沈驚鴻那樣看重了。眼看著昭明帝就要走到慕灼華身旁,忽然殿上響起一聲清脆的巨響——啪!

兩旁的大臣愕然,抬頭四望尋找聲音的來源,片刻後終於知道發生什麽事了。

隻見慕灼華桌上的硯台不知何故,竟翻倒了過來,卷子本迭放在一起,墨水一倒,自上而下地濕透所有的試卷,那些已經寫好的卷子有一半的篇幅都被墨水染黑了,完全看不清字跡。慕灼華本已經寫完七張紙,此刻看著染黑的卷麵,整個人表情都懵了。

時間隻剩下兩刻鍾,而白紙……認真算起來,隻有半張。

大殿兩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慕灼華身上,慕灼華茫然抬起頭,正好接觸到昭明帝探究的目光,整個人都是抖了一下,立刻又低下頭去。

半張紙,兩刻鍾,又能寫什麽呢……

慕灼華抓著筆的手緊了緊,掌心已經微微汗濕了。

遠遠的傳來不真切的談論聲:「時運不濟啊,看來是最後一名了。」

「估計是看到陛下走近,心裏慌了,這纔打翻了硯台。」

「年紀太小了,又是姑娘,會有驚慌也是難免的。」

「陛下仁慈,應該不會追究她的過失。」

慢慢地,慕灼華隻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了。

完了……完了……

是她慌了嗎?

不是啊,那個硯台是莫名其妙自己翻倒的,她分明沒有碰到!

是誰要害她?

她又得罪了誰?

殿試最後一名不過是同進士,同進士就不是進士,前途便大大不同了。

作者有話要說: 劉衍活到二十六歲,第一次收到女人送的花,然而他本來想要的是花盆。

心情十分複雜,但總歸是開心多一點。

唉……我好喜歡慕灼華這個小可愛,彎了彎了~~~~죬Ц�������Ӷ����ˡ��0�2�0�2�0�2�0�2�^�������գ��@���[������ֹ�ˡ��0�2�0�2�0�2�0�2�@��ҹ�Y���������ֺ���Ц˯�ˡ��İl�����յ��F�ڣ�������ʼ�K�����ډ�һ���ϲ��֮�У�������Ľ���A�X��ƣ�v��������������ҹ�����o�ˣ�����һ�z�졣�0�2�0�2�0�2�0�2Ľ���A���ڕ���ǰҧ�P�^������������Ԋ�������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