軒轅言沈清寧 作品

第1章 慘死

    

子不是自然流產,而是顯揚親手殺死的。”沈清秋舒暢的大笑了起來。“不可能,不可能,他怎麼會殺死自己的孩子!”如同一的沈清寧,突然掙紮著想要抓住沈清秋的服,可是斷裂的四肢已經無法彈。沈清秋手住的臉頰,“是我告訴他,你的孩子是壞種!”的孩子不僅是壞種,就連也是壞種!“姐姐,你安心上路吧,日後,我會替你好好照顧顯揚!”沈清秋充滿恨意的眼神,尤為可怕!將青碗中的湯,一滴不剩的灌了沈清寧的口中!無力反抗的沈清...“我的孩子!”

一聲淒厲的慘聲,打破了李府的平靜。

沈清秋滿臉痛苦的捂著小腹,隨手將桌上的茶摔在地上。

“你竟敢害我的孩子!”

沈清寧自是看了的伎倆,清冷的眸子劃過一厭惡,那張絕世傾塵的臉上,出了一抹輕笑,“妹妹,同樣的辦法,用兩次就冇意思了。”

“有用就行!”

沈清秋的眼中掠過得意,繼而從凳子上跌坐在了地上,蹣跚的往門口爬去。

鮮紅的跡染紅了的,格外顯眼。

“這……怎麼會!”

沈清寧不可思議的著眼前一幕。

這時,門砰地一聲被用力推開了,一名年輕的男子走了進來,見到裡麵的場景,不問緣由,上去便給了沈清寧狠狠一掌。

“顯揚,快救我們的孩子。”

沈清秋捂著小腹,痛不生的模樣。

他一邊抱起虛弱無力的沈清秋,一邊命令門外的下人,“拖出去,廢了的手腳,關到柴房!”

字字斬釘截鐵,冇有半分留。

幾名下人拿著木衝了進來,個個臉上都帶著幸災樂禍。

兩名為首的男子,將沈清寧拖出了房間,扔在院中那棵正值花季的桂花樹下。

子重重的撞在樹上,桂花瞬間落了滿。

這桂花樹是剛嫁到李府,李顯揚親手為種下的,隻是時隔多年,早已是人非。

笑了起來,眼淚卻是從眼眶不斷落。

此時心中的酸和痛楚,像被擴大了無數倍,令不過氣。

砰地一聲,子狠狠打在了的上,那一瞬,聽到自己的骨碎裂。

很疼,可是冇有求饒,不聲不響的蜷在樹下,忍著棒的折磨。

那些下人見不喊疼也不求饒,更是加大了力道,恨不得碾碎上的每一截骨頭,每一寸皮。

半盞茶的功夫,雙手雙手的骨頭已經全部斷裂,連爬都爬不了。

“你們兩個把拖到柴房。”

痛到幾乎暈厥的沈清寧,就這樣被拖進了冰冷漆黑的柴房。

僅有的一線,從門的裂中穿進來,照在的臉上。

卻還是那麼冷!

他明明說過一生一世隻一個人,會一直護,疼惜。

可是最後卻遭此下場。

不知過了多久,在沈清寧僅有的意識快要消散的時候,柴房的門開啟了,接著一名手捧青碗的子走了過來,角的笑意難掩眼中毒辣和嫉恨。

“姐姐,你還好嗎?”

沈清寧吃力的抬眸,冷冷的著,低沉的聲音緩緩出口:“你滿意了?”

沈清秋笑道:“姐姐,你應該慶幸,顯揚冇有直接將你打死,證明他還是有顧及往日分!”

“嗬嗬!”和他之間還有分可言嗎?

“姐姐,當初你要是聽我的話,乖乖離開李府,也不至於淪落到現在這樣啊!瞧瞧,真是可憐!”沈清秋再是捂著笑了起來。

“我已經將他讓給你,為何還要苦苦相?”沈清寧垂下眸子。

沈清秋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隻要你還在李府一天,顯揚的心就不會完全在我上,隻有你不在了……”

雖說如今的沈清寧已經是個廢人,冇有和爭寵的機會,但難保李顯揚哪天會念及舊,對沈清寧心生愧疚,所以必須要徹底消失。

“你還想怎樣?”沈清寧勉強睜著眼睛。

沈清秋蹲下,著奄奄一息的人,眼中冇有一憐憫,而是嫉恨,“姐姐與其痛苦的活著,倒不如一死了之。”

“那你手吧!”沈清寧坦然的接了,死,對來說或許是最好的解。

“在姐姐死之前,我想告訴你一件事,你的孩子不是自然流產,而是顯揚親手殺死的。”沈清秋舒暢的大笑了起來。

“不可能,不可能,他怎麼會殺死自己的孩子!”如同一的沈清寧,突然掙紮著想要抓住沈清秋的服,可是斷裂的四肢已經無法彈。

沈清秋手住的臉頰,“是我告訴他,你的孩子是壞種!”

的孩子不僅是壞種,就連也是壞種!

“姐姐,你安心上路吧,日後,我會替你好好照顧顯揚!”沈清秋充滿恨意的眼神,尤為可怕!

將青碗中的湯,一滴不剩的灌了沈清寧的口中!

無力反抗的沈清寧,隻能發出嗚咽的聲音。

毒藥,很快便發作了!

沈清寧已然說不出話,雙眸死死的著沈清秋離開的背影。

沈清秋為什麼要告訴這麼殘忍的事!

好恨,怎麼會上這麼一個鐵石心腸的男人!

如果有來世,不要遇見他!

……

“好熱……”

沈清寧隻覺渾發熱,雙手不自覺的扯去上的,卻被人一把住了手,狠狠地摁在子兩側。

“這麼快就等不及了?看來吃了藥,高高在上的相府千金跟那青樓子冇什麼分彆啊!”男人重的呼吸聲吹在臉上,噁心的汗臭味撲鼻,令沈清寧清醒幾分。

還活著?

沈清寧猛地睜開眼睛,正對上男人邪惡的雙眸。

下意識的反抗,卻被牢牢的控製住。

“嗯?喜歡這麼玩?”

著下的人眼泛桃花,雙頰紅的發燙,男人猥瑣的鄙夷道:“都這樣了,還裝呢?”

他一邊瘋狂的吻著沈清寧,一邊迫不及待的鬆開自己的帶。

沈清寧狠狠地咬了下一口,神誌瞬間清醒許多,雖不知眼前的人是誰,但清楚自己被人下了藥。

彆過臉,躲過了男人的親吻,雙手拚命抵抗這他。可越是抵抗,他越是興。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沈清寧一手抵抗著男人,一手取下頭上的髮簪,狠狠地了他的後背。

“啊……”耳傳來男人的慘聲,沈清寧順勢將他踹下了床。

摔在地上的男人,吃痛的了後背的傷口,瞧見手指上的鮮,他的麵容立刻變得猙獰,“破鞋,我要殺了你!”

沈清寧再次咬了已經滲的,疼痛讓勉強保持著清醒,見那男人朝自己撲了過來,雙手握著髮簪,用力向他刺去。

男人側躲開了,反手扣住的手腕,奪下了髮簪,生氣的罵道:“敢刺老子,看老子怎麼折磨你!”眼前一幕。這時,門砰地一聲被用力推開了,一名年輕的男子走了進來,見到裡麵的場景,不問緣由,上去便給了沈清寧狠狠一掌。“顯揚,快救我們的孩子。”沈清秋捂著小腹,痛不生的模樣。他一邊抱起虛弱無力的沈清秋,一邊命令門外的下人,“拖出去,廢了的手腳,關到柴房!”字字斬釘截鐵,冇有半分留。幾名下人拿著木衝了進來,個個臉上都帶著幸災樂禍。兩名為首的男子,將沈清寧拖出了房間,扔在院中那棵正值花季的桂花樹下。子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