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相思薄北沉 作品

第7章

    

不的,我才剛剛二十歲,正是花樣年紀,卻要嫁做人婦。但這個決定是我自己做的,就沒有回頭路。再者,我要嫁的人是薄家二少爺薄景燁,我們年紀相仿,從前也有過一些淵源,我對他也不是全無好感。“爸媽,薄爺爺,我沒意見。”所以,這會,我對著我爸點了點頭。“好好好!那就下月初一,就下月初一。”我答應了之後,薄老爺子很高興,他哈哈大笑起來。就此,我和薄景燁的婚期就算定了下來。“薄爺爺,爸爸媽媽,這裡麵有些悶了,我能...“你!”

我爸明明是脾氣很好的人,但這個時候,站在那邊,氣得臉上都有了青筋。

“你們......”

我爸媽正要說話,那個大姑卻正在這個時候,又回過了頭來,接著嘲諷著我爸媽。

“哎,哥、嫂子,不是我說你們啊,你們就算是不為自己想,也該為相思想想啊,畢竟女大要嫁人,但到時候,你們家裡欠著一屁股債,連個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哪個男方家裡會看上呢?相思現在是還小,等過個幾年,一把年紀了都嫁不出去,多丟人,你們說是不是?”

“對了,說到這個,其實我這邊倒是有個合適的物件給介紹介紹。”

“就是城東那邊,王總家的兒子,我前段日子還聽著說呢,是單著的呢,哥,嫂子你們應該也是知道的,他們家裡條件也還不錯,就是王總的那個兒子,好像智商不太行,有一點點的傻,但是你們家現在這個情況,配你們家相思,應該是綽綽有餘的。”

“滾。”

如果說這大姑剛剛說得話,我爸媽還能忍,那現在怎麼也是忍不了了。

我爸直接指著彆墅外麵,讓她滾。

“爸,彆激動。”

我聽著,倒是沒什麼感覺,嘴巴長在彆人身上,她愛怎麼說怎麼說,但是我擔心我爸,我爸年紀大了,血壓什麼的都高,再加上這段日子,因為公司的事情煩惱,他的身體狀況日漸的差了下去。

“給我滾出去。”

我爸再度大聲的開口。

而我們家這遠方大姑,非但沒有收起自己的一副醜惡嘴臉,反而愈發來勁。

她雙手插著腰,臉上有著不屑的,繼續往下說道:“不是,哥嫂,我這說錯什麼了,我剛剛那一句話不是為了你們家好,我告訴你們,要不是看在我們是親戚,你們也這麼一大把年紀了,為你們著想的份上,我纔不會說這樣的話!”

“你們看看,我這次來,我不僅可以把你房子買下,又可以把相思嫁出去,這麼兩全其美的事情,你和嫂嫂也沒有那麼重的負擔,我這是為你們好。”

“為我們好?為我們好,我們家幾個億的房子,你出兩百萬?為我們好,讓我們家相思去嫁給一個傻子?我家的事情還不需要你來插手!現在立刻,你們給我們滾出我們家!”

我媽這時候也來了脾氣。

在他們心裡,我是最好的,容不得彆人有一點點的玷汙,貶低。

“哎,你們......”

而這大姑聽了我媽的話,臉上是青一陣白一陣的,她還想要再說,遠處卻忽然駛過來一個車隊。

為首的是一輛黑色的賓利,車牌號是京A00001。

這車子和車牌,我看著,怎麼覺得有一些些的眼熟?

就在我還沒有想起來這是誰的車,是不是我所認識的人的時候,這車隊已經駛到了我們家門口,而車子停下。

駕駛座上,司機下了來,緊接著又去往了後座,拉開了後座的車門。

而男人從車上下了來,修長而有力的雙腿,寬肩窄腰,往上是顛倒眾生般的一張臉,在瞬間就抓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但此時,對我而言,最為重要的並非是這,而是這個人......這個人,他,他是......大哥!

就說我為什麼會覺得這輛車和車牌熟悉,今早,我被管家喊司機開著車送回家的時候,是有瞄到一眼車庫裡停著這個車的。

隻是......此時此刻,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早上的時候,他不是說還不到回門的時候,他不會陪我回家嗎?

現在......怎麼又來了?

我處在震驚之中。

“這,這不是薄家的大少爺嗎?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而一旁的大姑,她瞪大著她的雙眼,站在那兒,也是滿臉的不可置信。

“這莫不是來催債的吧,這陣勢也太大了吧!”

人群中泛起了一陣嘀咕聲,而這樣一句話,好似就給薄北沉的出現找到了理由,大家都紛紛這麼覺得。

“天,真的可能是這樣!”

“宋家真的要完蛋了,招惹誰家不好,要招惹了薄家!”

“哥嫂子,相思,你們家真的沒辦法在京都立足了。”

眾人看著笑話,而大姑一臉的幸災樂禍,比之剛剛有過之無不及。

但這個時候,我和爸媽,我們根本沒時間搭理他們,我們的目光都放在不遠處,正朝著我們走過來的那個人身上。

“大,大哥......你,你怎麼來了?”

我看著他,對他開口,向他詢問,但是他的目光卻並沒有放在我的身上,而是看著我身後的我爸媽。

“嶽父嶽母。”

他開口喊著人,隻是這一聲,卻差點要把我給送走,雖然他是應該這麼喊,此時這麼喊,也是證明他的知禮數,可是......從薄家大少爺的嘴裡喊出嶽父嶽母,被喊嶽父嶽母,這還是有一定的衝擊的。

這不,不止是我愣住了,我爸媽也是。

但好歹我爸媽也是見過世麵的人,很快就反應過來,對著大哥點了點頭。

“好,好好。”

他們連連的應到,臉上,在震驚過後,是有著笑容的,而原因,我覺得並非是因為身後的那幫人,而是因為大哥的知禮數。

“聘禮,我是來給你送聘禮的。”

而緊接著,男人再開口說話了,這一句話,是對著我說的。記結婚嗎?”我感覺我這話音落下的一瞬間,我的心口都顫了顫。而一旁的薄北沉,他原本已經是要在資料表上簽下他的名字了,在聽到我的話的時候,朝著我偏過了頭,他訝異地挑了挑眉,好像我的問題是什麼奇怪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腦海裡有一個念頭越發的強烈起來。而旁邊,男人垂眸,嗓音低沉,他說:“你......不願意?”“不,不是的。”聽到他的話,我連忙搖頭,我不是不願意!不,等等,我也不是願意的!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