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相思薄北沉 作品

第6章

    

間的感覺不到了。我的視線裡唯獨隻有他,鼻腔之間也唯獨隻有他身上的味道。像是香家的香水蔚藍,又像是曠野。我像擱淺的魚,又像是置身岩漿火海,灼熱的難以呼吸。“謝,謝謝大哥。”氣氛......真的太過於曖昧了,可眼前這個人,是我未來丈夫的大哥,我到底是在乾什麼!我像是一瞬間的清醒,腳下步子往後退了好大一步。那一瞬間我感覺到了男人的目光,有幾分的冷漠,像是剛剛的風,但很快就消失了,他為我把衣服披好,鬆開了...“爸......”

我從自己的思緒中抽身,想要再和我爸媽說些什麼,但我爸先一步打斷了我。

“相思,你聽我們的,趁現在什麼都沒發生,離婚吧......”

“離婚?”

而我爸這話一出來,我整個驚訝住了。

我想過我爸會生氣新郎換人,但是沒想到他會這麼的反對。

畢竟,我和薄大哥昨晚已經領證,這意味著我們家已經和薄家捆綁在一起,薄家絕對會為我們家解決財務上的危機,我們的心可以落到肚子裡了。

可這個時候,我爸卻說出要讓我和薄大哥離婚的話。

“爸......”

我試圖說服我爸,就讓事情這麼繼續下去,反正這一場聯姻是為了我們家,至於是和誰,當然,如果是薄景燁會更好,但換了薄大哥也是一樣的。

可我的話還沒說出來,我媽在一旁也插話進來。

“相思,媽媽知道你心裡是什麼樣的想法,想為了我們這個家委曲求全,嫁給薄家大少爺,但如果是這樣,我和你爸是不願意的,當初,我們之所以答應薄家聯姻,那是因為我和你爸爸覺得是和景燁......”

“景燁那孩子,我們都有過接觸,他性格溫潤,又有學識,你和他曾經不是也有過一段相識的時光,我們覺得景燁他是個良人......可眼下......”

“眼下換了薄家大少爺,我和你爸爸是不願意的,外麵都知道他的性子,狠辣至極,如果我們家的財產一定是要拿你的婚姻和幸福去換,那我和你爸還不如把家裡申請破產了。”

我媽語重心長的說完。

“媽。”

隻是我聽了我媽的這個話,心裡卻並非是這樣的想法,因為我很清楚的知道,昨天,在簽結婚申請之前,我已經是知道了要和我結婚的人是誰,是換了人了。

但我還是和薄大哥簽下了那張紙。

這證明,是我自己願意的。

“媽,我真的沒有勉強,我是自願的。”

“況且媽,感情的事情是可以培養的,薄大哥真的沒有你們想的那麼可怕。”

“可是,我之前聽說薄家大少爺身邊是有一個女人的。”我媽再次緊握我的手。

而這樣的話,我倒是第一次聽到說。

他的身邊有過女人嗎?還是說一直都還有著女人?

不知道為什麼,我聽到這話的時候,心裡有一點的異樣,但是很淡,很快就過去了。

仔細想想,大哥他也是快三十歲的人了,長得樣子也不像是缺女人的,反而如果沒有過,那纔是不對。

況且我們的婚姻本來也就不是建立在愛情的基礎上的,以後隻要能好好的經營好,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幸事。

但是,在我媽麵前,我當然不能這麼說。

我隻能寬慰她:“媽,你都說了是聽說而已的,那具體情況還是得自己去瞭解的。”

我的話落下來之後,客廳一陣寂靜。

他們好像是在思考我的話。

“相思啊,爸媽是怕你受委屈啊。”

“真的不會的爸爸。”

“可是......”

“好了,爸媽,我知道你們想說什麼,在擔心什麼,但是你們就相信我們吧,我和大哥會把日子過好的,你們就算不相信他,還不相信你們女兒嗎?你們女兒這麼好,有什麼事情,什麼人是她搞不定的......而且薄大哥,他是從薄家出來的,那樣的家庭,人怎麼會很差。”

有那麼一句話,嫁人不是看那個人對你好不好,而是要看他的家庭和人品,好的家世和人品才能一定程度上決定婚姻。

“相思啊,如果你確定這樣,那爸媽也就不再說什麼,隻是你記住我們宋家雖然落魄了,薄家權勢大,但是爸媽永遠是你的後盾。”

“嗯,我知道的。”

最後我爸媽好像是被我說服了,我爸媽在沉默了一陣之後再開口,隱隱已經是有妥協的意思。

而我聽到我媽最後的這句話很動容,世界上最疼愛自己的,果然還是自己的父母,我忍不住靠在她的懷裡,汲取一些力量......

因為我雖然是那麼說的,可是對於未來,誰又說得準呢?

我的目光往前麵看著。

“好了,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麼愛撒嬌。”

而我媽看見我這幅模樣也是笑了,之後她準備去給我做吃的,畢竟我從前在家裡的時間就少,一直在南方讀書,而現在雖然回來北方,卻嫁出去了,以後回來的機會估計也還是很少的。

“媽......我想要吃......”

我正準備和我媽點餐,外麵傳來一陣嘈雜聲。

......

“這房子還不錯,看起來很新。”

外麵,有幾個人正在我家院子裡轉悠,上下不停地打量著,嘴裡喃喃自語的。

我定晴一看,那些人不是彆人,正是我爸的一個遠房表妹,帶著她,大概是家裡的人,早些年,我爸過四十歲生日的時候,我有見過她們,當時,她們家對我們家是很阿諛奉承的。

隻是......不知道她們今天來是做什麼的?

我和我爸媽相視一眼之後,往外麵走。

“哎喲,相思,哥,嫂子,你們在家呢!”

“大姑,你們這次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相思啊,我可是聽說這次你們家正是危難,急需一筆資金,大姑剛在你家房子這轉悠了一圈,覺得還不錯,正好大姑家有一些閒錢,準備買下,便宜彆人,不如便宜自家人,你說是不是這個道理。”

“買下?”我心裡泛起了嘀咕,果然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什麼好心,這次什麼也沒有通知,便直接說要買下我家。

“這樣吧,相思,你看大姑也算幫你們到底,兩百萬買下這套彆墅怎麼樣?”

她話語裡的那般輕蔑,像是已成定局。

但我聽著她的話,隻想笑。

兩百萬就買下我家的房子?

要知道我們家這棟房子,目前市值已經在兩個億,而且,我們從未想過賣房子,因為我們一家最為幸福的記憶都在這棟房子裡,而且還有那個人......

他當初離開的時候說過要回來,如果我們賣掉房子,他又怎麼找得到回家的路?

我沉默著沒有說話,而那邊,我們家那哥遠房親戚卻以為我這樣是答應的意思,愈發來勁。

“來來來,你們說,這都是一家人,都站在外麵說話乾嘛,這天氣也怪冷的,大家都進來說。”

她已經是有點反客為主的意思,招呼著後麵的幾個人要往房子裡走。目前市值已經在兩個億,而且,我們從未想過賣房子,因為我們一家最為幸福的記憶都在這棟房子裡,而且還有那個人......他當初離開的時候說過要回來,如果我們賣掉房子,他又怎麼找得到回家的路?我沉默著沒有說話,而那邊,我們家那哥遠房親戚卻以為我這樣是答應的意思,愈發來勁。“來來來,你們說,這都是一家人,都站在外麵說話乾嘛,這天氣也怪冷的,大家都進來說。”她已經是有點反客為主的意思,招呼著後麵的幾個人要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