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相思薄北沉 作品

第5章

    

得慵懶而具有攻擊性。他的手指是非常好看的,從昨天我第一天見他,哦不,是還要更早的,大概是從我第一天看有關於他的新聞雜誌那些開始,就關注了。甚至......我關注到他的長相都是先因為他的手。男人的手長得太過好看了,每一根手指都十分的細長,骨節分明,仿若是藝術品一般的。沒有人知道......我其實是個手控來著。“大哥,您找我什麼事情?”沒幾步路,我很快就到了車邊,我收回落在男人手上的目光,躬身往車裡看...“我不可能不碰你。”

薄北沉淡漠的對我說。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對我可能沒有感情,但是有生理上的需求,我也能接受,畢竟,在一個小時之前,我們已經領過證,我們現在是夫妻。

“嗯。”

我點頭。

隻是,在他到來的時候,我的雙手還是忍不住抓緊浴袍,任由頭發上的水滴滴落,在我的肩膀,胸前,還有再往下的位置。

但……這個時候,他卻停了下來,他的眼睛裡麵似乎有一點點的訝異。

“怎麼了?”我看著大哥的模樣,有些不解。

“沒什麼。”

他搖頭,目光卻變得隱忍,連帶著動作都收斂了很多。

不知道為什麼,他雖然沒有明說,但我心裡有一瞬間的覺得不舒服,他好像是驚訝於我的懵懂。對於他,我有一瞬間的不想看他,我偏過了頭,牙齒輕輕咬了咬下唇。

聽薄北沉後來說,我那是在和他發脾氣,他說,他從前從來沒有見過像我這麼喜歡發脾氣的女孩子,但明明我脾氣極好。

說到現在,我側過臉,沒有去回他,可他卻好像心情好了很多,原本冷漠的眉眼,有了幾分溫和,目光深邃一直注視著我。

這整整一夜。

“……”

第二天一早,我醒來發現身邊的薄北沉已經不見了,我站在二樓,看到管家就把早飯給做好了,薄北沉坐在了餐桌上。

“大哥,早。”

經過昨晚的親密接觸,我覺得我們之間,關係似乎是近了一步,而且作為夫妻,親密一些也是應該的。

我扯了扯唇角,對著樓下的他喊了一聲,一點點的笑容。

但是——

他對我卻沒有什麼回應,他端著一碗湯,慢慢地喝著,就好像和我不熟,可明明昨晚……他……

那些細節,我不敢再想下去,我搖了搖頭,也沒有把他的冷漠放在心上,他大概就是這樣的人,我徑直走下了樓。

管家看我下來了,笑眯眯的彎著身子對我說:“少夫人,早餐給您做好了,請您入座。”

“謝謝。”我把垂在前麵的發絲往上盤了盤,然後拿起筷子,開始吃東西。

“大哥——”

雖然接受了男人的冷漠,但我還是想和他說說話的,之前以為自己要嫁給薄景燁,我沒有什麼的想法,畢竟是舊識,可現在是他,我們之間太過陌生了。

但——

我才開口說了兩個字,喊了他一下,他就打斷了我。

“我吃飽了,你慢慢吃。”

留下這簡單的幾個字語便離開了餐廳。

“?”

我一下愣在了原地。

“管家,大少爺他……是很不喜歡我嗎?”

我忍不住問管家,可是不喜歡我,為什麼要娶我?難道……是被薄老爺子逼的?

“少夫人,你多心了,大少爺他隻是比較忙,還有……大少爺他不太喜歡吃飯的時候說話。”

“嗯?這樣嗎?”

可是,他們是夫妻,坐在一起用餐,像兩個陌生人一樣?

如果是這樣,那我們之間的婚姻,還要怎麼去經營。

我側了側,打算再試一下。

“大哥,你這會是要出去嗎?那晚點會有時間和我一起回家嗎?”

薄北沉剛剛在離開餐桌之後,上了樓,換過了一身正裝下來。

他很高,大概是有187的,身材也極好,寬肩窄腰……嗯,還有……不想了!

怎麼又歪了!

總之,是天生的衣架子。

我不由有幾分看失神,直到他要走過,我才趕緊開口向他說了一句話。

“不了。”又是一句簡單冰冷的話語。

“可是……”

可是,我們結婚的事情還沒有和家裡說,尤其是換了新郎,如果他不願意和我一起回去的話,那我……要怎麼和爸媽說?

我很糾結。

“三日後纔是回門的日子。”

而這個時候,要往外麵走的男人卻忽然說了這麼一句話。

所以,他不是不願意陪我回去,而是要回門的時候?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裡忽然有點高興起來,可是……今天,我是需要回去的。

“好吧,但是大哥,我今天需要回去一下。”

“嗯。”

我和他報備,他沒有問我原因,點了點頭,離開,而我,在他離開之後,也沒有再吃東西,主要是想到待會要回去家裡的事情。

……

“你說什麼!”

果然,我一回到家裡,爸媽就發大火了!

之前,我們所有人都覺得我是要嫁給薄景燁的,但現在新郎卻換成了薄北沉,而且……我還自作主張的直接和他領了證!

“糊塗啊!”

“女兒,你糊塗啊!你怎麼能和那一位領了證呢!”

“爸媽……怎麼了嗎?”

爸媽他們對大哥看起來,太不滿意了,這是為什麼,他不是薄家現任的家主嗎?而且新聞上說,他是商業上的天才,按道理來說,爸媽應該更喜歡纔是啊!

“薄家大少爺這個人,為人太過於冷漠了,在商場上,殺伐果決的,連你爸我都畏懼的很,而且你和他沒有什麼感情的基礎,就因為聯姻這麼結了婚,日後的日子……”

爸爸剩下的話沒有說完,但我也知道是什麼意思,他眉眼間都寫滿了擔憂。

“爸……”

我一下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我想為男人辯解幾句,但是……他似乎真的就是那樣子的人。

可是——

又好像不是的,那天晚上,他發現了我冷,會給我披衣服,昨晚,因為知道了我是第一次,也會變得溫柔。

他……似乎不像外界傳言的那麼可怖。嫂子,相思,你們家真的沒辦法在京都立足了。”眾人看著笑話,而大姑一臉的幸災樂禍,比之剛剛有過之無不及。但這個時候,我和爸媽,我們根本沒時間搭理他們,我們的目光都放在不遠處,正朝著我們走過來的那個人身上。“大,大哥......你,你怎麼來了?”我看著他,對他開口,向他詢問,但是他的目光卻並沒有放在我的身上,而是看著我身後的我爸媽。“嶽父嶽母。”他開口喊著人,隻是這一聲,卻差點要把我給送走,雖然他是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