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相思薄北沉 作品

第2章

    

可當我們走到包廂門口,服務員卻告訴我們,薄老爺子已經走了,還有我爸媽!我簡直欲哭無淚!我不過就是去走走,他們怎麼就把我給丟下了?說實在的,我合理的懷疑,我爸媽就是不滿我剛剛衝動的那麼一下,所以故意的。那現在......要怎麼辦?“那個,大哥,你也聽到了吧,薄爺爺和我爸媽他們......都走了......”我抬頭,偷偷瞄了旁邊的男人一眼。“嗯。”我以為他會說些什麼,結果隻是沒什麼表情的低應一句,然後...“啊?薄爺爺已經走了?那我爸媽呢?”

在電梯裡的幾秒鐘,我簡直度日如年,好不容易能出去了,君悅三樓,我本來是想“領著”大哥薄北沉回包廂來著,可當我們走到包廂門口,服務員卻告訴我們,薄老爺子已經走了,還有我爸媽!

我簡直欲哭無淚!

我不過就是去走走,他們怎麼就把我給丟下了?

說實在的,我合理的懷疑,我爸媽就是不滿我剛剛衝動的那麼一下,所以故意的。

那現在......要怎麼辦?

“那個,大哥,你也聽到了吧,薄爺爺和我爸媽他們......都走了......”

我抬頭,偷偷瞄了旁邊的男人一眼。

“嗯。”

我以為他會說些什麼,結果隻是沒什麼表情的低應一句,然後就邁開了長腿。

也是,人都走完了,他當然沒必要留在這裡,至於招呼都不和我打一下,鑒於物件是他,我也表示理解,可我就還是彆和他同路了,實在太冷。

想著,我準備從另一邊的電梯下去。

“愣在那裡做什麼?”

可我正要轉身,他卻忽然回頭,薄唇抿出一個不悅的弧度。

“?”

我微微一愣,怎麼了呢?

但是我腳下步子卻不由自主的往他身邊挪,跟著他過去了。

深秋,京都的室外已經極冷了,更何況,這會還下了毛毛的細雨。

為了顯得得體端莊,今晚,我身上隻穿了一件薄薄的開衫外套。

這時候,跟著薄大哥走到他的車旁,忍不住雙手環抱著身體,“大哥,那我就先不送你了,你慢走。”

我說完這句話,就要離開。

但他站得位置正好擋住我的路,我再次不解,抬頭,“大哥?”

他抬手,敲了敲副駕駛座的車窗,車窗降下來,助理低聲,“大少?”

他沒作聲,隻是對著駕駛座的助手招了招手,助手給他從窗戶遞過煙和火機。

他修長的手指接過,將煙放進嘴裡,高大的身子微躬,一手拿著打火機,一手攏著的火光,頭微微往一邊側了一點的,點起煙。

他吸了一口,抬起頭,明滅的火光,嫋嫋升起的煙霧,他冷峻的容顏有一瞬間的不甚清晰,但越是如此,越是好看的叫人神魂顛倒。

怎麼......有人......抽煙能好看成這樣?

我有那麼一秒,屏住了呼吸。

直到他偏頭朝我看來。

“大,大哥......”

我結結巴巴的喊他。

聲音裡因為冷,還有點顫音。

他眸光深了一瞬間,緊接著又敲了敲車窗。

這一次,助手先是看了看我,纔有動作,他微微起身,往車後座拿著什麼,我還疑惑著,助手遞了出來,是男人的外套。

之後的一切就都發生得很快——

“夜裡風大,披上。”

他從助手手裡接過那件大衣外套,再把手裡的煙咬進了嘴裡,雙手把他的大衣披到了我的身上。

他是正麵朝著我過來,給我披衣服的,所以,這個樣子的動作就像是將我整個抱住在了他的懷裡。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他卻好似沒事人一樣,他甚至還低頭看了我一眼,再說了一句:“陪我抽根煙。”

此時的風,確實很大,和著這秋夜的雨,凜冽地叫人直打哆嗦,可是我居然有一瞬間的感覺不到了。

我的視線裡唯獨隻有他,鼻腔之間也唯獨隻有他身上的味道。

像是香家的香水蔚藍,又像是曠野。

我像擱淺的魚,又像是置身岩漿火海,灼熱的難以呼吸。

“謝,謝謝大哥。”

氣氛......真的太過於曖昧了,可眼前這個人,是我未來丈夫的大哥,我到底是在乾什麼!

我像是一瞬間的清醒,腳下步子往後退了好大一步。

那一瞬間我感覺到了男人的目光,有幾分的冷漠,像是剛剛的風,但很快就消失了,他為我把衣服披好,鬆開了手,我的身體像是瞬間的沒了禁錮,卻有幾分落寞。

他側過身子,再站在哪兒抽煙,氣氛沉默,但煙很快就抽完了。

他偏頭,再朝我看來,“上車,我送你回去。”

這一次,他目光淩厲,分明寫滿不可抗拒。

我隻好把到嘴邊的拒絕吞回去,抬腿上車。

邁巴赫62s,後座極寬,儘享奢華,但不知為什麼,我和他兩人坐著,就覺得挺不自在的。

可能是因為剛剛?

想到剛才,我的臉又熱了起來,我隻好轉移注意力,將視線放到窗外,隻是下了雨,也不能開窗,我隻能隱隱約約看到外麵的景緻,更多的是倒映在車窗上的男人的臉。

我看著看著,又有些失神,那張輪廓,我真懷疑他是動過刀,否則哪有這麼完美的臉。

我不由伸出手指,輕撫上去,等回神,玻璃窗上都有個大致的模樣。

我嚇了一大跳,趕緊用手擦掉,然後側頭看一旁的男人,他竟不知何時,閉上了眼,仿若在休憩的模樣,隻是即便是休憩中,他眉宇間的鋒冷也不曾退卻。

這次,我不敢多看,偷偷兩眼,就收回目光,做賊心虛般的坐直身體。

從君悅到我家,路程有點遠,我今天又是早早起床,忙活一天,有些累了,不知不覺瞌睡的閉上了眼。

不知過去多久,等我醒來,車子早已停下,窗外,就是我家彆墅的模樣。

“對,對不起,大哥,我睡著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的腦袋居然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我居然靠著他睡著了!

天,我今晚怎麼一直都在犯這些亂七八糟的錯!

我再次的感覺到了窘迫!羞恥!小臉爆紅!

男人的目光卻很深的看著我,語氣是不甚在意的樣子:“沒事。”

“那大哥,我就......先走了......”

我再也呆不下去,開啟車門,下車。

關車門的時候,又躬身往裡麵看了一眼,“大哥,今天謝謝你送我回來。”

我對著薄大哥笑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他有那麼一瞬失神。

但......這不是我該管的事情,我和大哥的相處,今天實在太奇怪了,我不能再想下去了。

我邁開步子,往自家彆墅走去。

但——

這個夜晚,我卻怎麼也睡不著,男人的樣子一直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甚至連後來,我好不容易睡著了,做夢都夢見了他!

夢見他修長的身子站在我的麵前,然後雙手抱著我,腦袋朝我覆過來。

太過於恐怖了!

我分明要嫁給的是男人的弟弟,薄景燁,我心裡想的也是他,怎麼晚上做夢,夢見的確是大哥?

大概隻能是用一個男人實在是長得太帥太好看,給我帶來的視覺衝擊太大來解釋。

否則的話,說不通。家自己沒有問清楚。因為從一開始薄家聯係我們家,說到要聯姻的時候,也沒有準確說出人選,說是讓我嫁給薄景燁。是我們先入為主了,畢竟薄北沉是薄家的掌權人,我們如今之事態能高攀上薄家,已經是祖墳上冒青煙,那敢想還是薄北沉。何況他的年紀又比我大上那麼多,我沒記錯的話,是整整八歲,而薄景燁和我的年紀剛好相仿——所以,纔有了那麼些烏龍。那現在,一切清晰,我也說不得不。“大哥,我們......結婚吧!”我拉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