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乖巧地站著,但是就是讓人感覺,很少有事物可以動搖她,她選擇堅定地成為自己的妻子三年沒有動搖過,現在她要離婚也不會動搖。厲慎眉心的紋路更深,對阮沉瑾伸出手:“先回去。”“離婚協議書已經寄到你辦公室一份,我想財產分割不存在異議。”阮沉瑾後退一步:“厲慎,以後,願我們各自順風。”厲慎剛想說什麼,一輛車停在了阮沉瑾的麵前,是阮沉瑾事先叫好的網約車。阮沉瑾開啟車門,厲慎一手壓在車框上:“誰允許你走了?”阮沉...阮沉瑾還沒回到厲家,厲慎的電話就打來了:“結婚證是不是你搞的鬼?要錢不是給你了嗎?”

阮沉瑾捏著電話,平複呼吸:“見過結婚證,再見離婚證才會更開心,不是嗎?”

“阮沉瑾,陰陽怪氣也要掂掂自己份量。”厲慎的聲音不止是不耐,冷質的聲音從話筒傳來,帶著沉沉威壓:“你最好......”

“我掛了。”厲慎的話沒有說完,阮沉瑾就掛了電話。

不是她敢跟厲慎耍脾氣了,是流產的二次出血潮來了,阮沉瑾顫抖地捂住肚子,從包裡拿出一個針盒,在自己的關元,神闕幾個位置紮上了銀針。

手機還不停在震動,阮沉瑾癱在了計程車上,昏睡過去。

等到司機說到達厲家,阮沉瑾總算恢複了一點血色。

剛推開車門,就聽到一連串尖利聲音:

“今天一個新聞,厲氏的股票直接掉了5個點,幾個阮家都不夠賠!”

“結婚三年了,連個蛋也不下,就會給我們離家找晦氣!。”

“就是,家勢家勢不行,才學才學沒有,做一個子.宮都不合格。”

說話是厲慎母親郭弼嫻,跟厲慎的姑姑厲臻臻。

她們一直不滿意厲慎選了阮沉瑾,結婚三年每次見麵必然是刺心的話,彷彿這樣才能挽回她們跟阮沉瑾做親戚丟掉的顏麵。

“都閉嘴!”一道中氣十足的聲音響起,頓時讓兩人都噤了聲。

這是厲老爺子,厲氏的創始人,厲慎的爺爺。

厲震海一生縱橫商海,商界政界都鑄出一條血路,在厲家說話向來說一不二,厲家唯一讓厲慎敬畏忌憚的,就是厲老爺子。

但是厲老爺子很快咳嗽起來,一聲接一聲,像是要把胸腔咳碎。

老爺子年輕的時候上過戰場,留下肺部貫穿傷,年輕的時候還好,現在年紀上來了一天不如一天。

“藥。”厲慎連忙低喝一聲。

阮沉瑾走進大廳的時候,正亂成了一團。

厲臻臻看到阮沉瑾,猛然推了阮沉瑾一把:“我說老爺子好好地怎麼咳起來了,原來是你回來了!”

阮沉瑾踉蹌後退一步,骨裂的腳著力,疼地差點暈過去。

厲臻臻不僅絲毫歉意,反而吊高她細長的眉:“你這掃把星,難怪你下不了崽,有了也要被自己剋死!”

話砸在阮沉瑾的耳朵裡,她眼前一陣暈眩。

厲慎就在阮沉瑾的身側,看阮沉瑾的臉色實在難看,下意識地伸出長臂。

但是厲慎剛伸手,阮沉瑾纖細的身體一晃躲了過去,厲慎一下想到剛剛被她利落結束通話的電話,微微蹙眉。

隻要自己在,這女人的目光隻會追著自己,今天她居然躲自己。

厲慎冷哼一聲收回手。

阮沉瑾用力咬了舌尖,才穩住了呼吸,也不說話上前幾步,在老爺子的肺腧,太淵幾次反複重揉。

很快,阮沉瑾沁出一層細密的汗,並不是按摩多勞累,而是她控製不住虛汗一陣接一陣,讓她掌心打滑。

但是,在阮沉瑾的揉推下,老爺子的咳嗽聲也漸漸平息,管家的藥也拿來了,服侍厲老爺子服下。

“嘖,小門小戶出來的,當下人就是有一套。”嚴臻臻看老爺子好了,麵色有些訕訕,但嘴巴裡更不屑:“裝這可憐的樣子給誰看?”

厲老爺子跟厲慎的眼神都掃了過來,嚴臻臻頓時不情不願把頭偏過去了。

“今天在聖安醫院是怎麼回事?”老爺子平靜下來,目光淩厲地看向厲慎。

“爸您怪阿慎乾什麼?”郭弼嫻看老爺子看向厲慎,立刻剜了一眼阮沉瑾:“阿慎一向有分寸,還不是有些人占著茅坑不拉屎?難道真的讓我們阿慎絕後嗎?”

然後,郭弼嫻笑彎了眼睛說:“我啊,給阿慎算過一卦,我們阿慎戾氣重,跟姓白的女孩特彆利子嗣!到時候三年抱兩,哪像某些人人工授精都種不上!”

其實哪來的姓白的利子嗣,白凝星迴國後就炙手可熱,已經不是三年前的白凝星。白凝星還是醫學界的第一美女,提起認識白凝星,她臉上都有光,哪像這個阮沉瑾?

郭弼嫻還沒說完,老爺子重重地敲了柺杖:“問你了嗎?”

“爺爺。”厲慎挺直脊背:“不關凝星的事。”

厲老爺子還要發火,阮沉瑾突然說道:“我懷孕了。”

一瞬間整個大廳都安靜下來,厲慎的長眸重重一閃,一把把阮沉瑾拉到了眼前:“你懷孕了?”

阮沉瑾被厲慎扯地向前一步。

“開個價。”厲慎壓低聲音說道。

阮沉瑾閉了眼睛,但是還好眼睛澀地流不出淚來,她看著厲慎,認真又陌生,像是要記錄他現在的焦躁跟果斷。

她真是賤,非要聽他親口說出答案,才死心。

“阮沉瑾!”阮沉瑾一個恍神,收到了厲慎催促。

“抱歉,是我沒說清楚,今天厲慎跟白小姐是誤會。”阮沉瑾低下頭:“如果我懷孕了,厲慎送白小姐就醫,就不會成為誤會了,今天讓爺爺擔心了。”

阮沉瑾這樣說,就是給厲慎“不關凝星的事”的說法解圍了。

聽到阮沉瑾這麼說,厲慎意外地打量了阮沉瑾一眼,女人臉色蒼白地厲害,但確實掩飾不住她自帶的古典柔美的氣質,清淩淩的眸子裡很乾淨,對上自己的目光,卻像是裡麵什麼也沒有,卻彷彿更彰顯了女人本來的清冷跟傲氣。

厲慎不自覺皺眉,總覺得阮沉瑾以前從來不會用現在這樣的眼光看他。

“是這樣嗎?”厲老爺子重重地哼了一聲:“就算是誤會,下次也不允許發生了!聽到沒有?!”

也不是厲老爺子相信了阮沉瑾的說辭,而是到這裡可以了。

詛咒信那些個小動作,老爺子不是不知道,沒有老爺子的授意,沒有人敢在官微發那份澄清涵。

但是日子是他們小兩口在過,為了一個白凝星不值得。

“今天是你們結婚三週年的日子,回去好好過日子。”厲老爺子揮揮手,又指著厲慎:“今天哪兒都不準去,陪小瑾過節......”

“爺爺,其實今天我有事向您彙報。”厲老爺子話沒說完,阮沉瑾說道,一邊抽出她早放在包裡早就準備好的一份檔案。

離婚協議——阮沉瑾還沒有抽出,被厲慎的大手一把扣住。這個二世祖真敢寫!但是宮連赫還是一臉惋惜:“我看過她帶著口罩當義工,那專業,那醫術,那一手針灸,那肌膚膚白如晝,那豐.胸細腰,36D不超過60CM,還有耳側一顆血痣真是……”說的還是醫術嗎?徐毅的加號又多蹦出來一個!再說下宮連赫的腦袋就要打馬賽克了!但是厲慎卻有一點失神,阮沉瑾的麵板就很白,她總是穿得很端莊不太讓人注意到胸圍,但是腰很細,低頭的時候,露出一截白.皙如雪的脖子,耳後有一顆小小的紅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