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97章 偶遇高人

    

路況呢,突然衝出來一群人說我要偷東西上來就對我一陣拳打腳踢。”李天逸簡單的介紹了情況之後,突然看到躺在穆國富懷中的程詩琪,眉頭微皺問道:“穆國富,程詩琪怎麼了?”穆國富帶著幾分幽怨的說道:“還不是因為你嗎?你失血過多,醫生說要給你輸O型血,現場隻有程詩琪是O型血,一下子給你輸了600ml,程詩琪就暈了過去。”說道這裡,穆國富聲音變得低沉起來:“李天逸,難道程詩琪對你的一片真心你感受不到嗎?”其實,...李天逸根本就不會打架,大學這麼多年來,他從來沒有和別人打過架,因為他是典型的學霸型人物,所以,上大學這四年期間,他幾乎把所有精力全都放在了學習上,這才能用四年時間就拿到了研究生的碩士學位。

不過,沒有吃過豬肉還算是看過豬跑的,李天逸可是李小龍電影的忠實愛好者,再加上李天逸頭腦靈活,所以,一上來,李天逸便採取了戰略收縮的姿態。

李天逸步步後退,姚天福步步急逼,誌得意滿,一邊狂笑著,叫囂著,一邊追打著。

“李天逸,孫子,有種你別跑,看哥不幹翻你!”

“李天逸,你跑啥,是爺們給我站住。咱倆硬碰硬!”

李天逸撇撇嘴,直接無視了姚天福的垃圾話,依然不緊不慢的轉動著。

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

現場所有人都認為李天逸是在跑,實際上,如果真正精通易經或者精通中國傳統國學文化中的陰陽五行、八卦的內行人如果看到李天逸逃跑的路線就會十分震驚,因為李天逸所走的路線根本就是一個八卦圖案,他雖然看似在逃跑,實際上,步伐之間卻十分靈巧,十分有規律,乾坤震艮坎離巽兌,每一步就是一個方位,閃展騰挪之間,暗合序列。

而相比於李天逸,姚天福就要累多了。一來是因為他長得胖,二來他平時缺乏鍛鍊,一開始的時候,他還能裝腔作勢的擺著雷母太極拳的架勢追擊李天逸,但是等到後來,光是端著一個架勢就把他給累壞了,他也不端著架子了,乾脆捋胳膊挽袖子撒丫子就追,在他看來,李天逸那小身板隻要被自己夠到,直接三拳兩腳就搞定了。

但他沒有想到,李天逸的身法太靈活了,他追了半天,李天逸卻一直在跟他兜圈子。

“我靠,李天逸,你到底是打還是不打啊,光跑有個錘子的意思?”吳俊豪在旁邊冷嘲熱諷道。

劉壯立刻回擊道:“吳俊豪,你們還要不要臉?你們五個人對陣我們兩個人,還不允許我們採取一些戰術手段來規避危險嗎?怎麼著,非得跟你們硬拚才行嗎?我們一開始約定了不允許採取遊鬥的戰術了嗎?沒有吧?既然沒有,就不要在這裡瞎逼逼,要玩就往下看,不想玩直接滾蛋,我們哥倆不奉陪了。”

“草,誰怕誰啊,繼續繼續,我還就不信了,李天逸能夠打得過姚天福!老姚,加油!給兄弟們爭口氣!”

“吳哥,放心吧,收拾李天逸這孫子我手拿把掐!”姚天福滿臉不屑的氣喘籲籲的說著。

此刻,雖然他們選擇的是一個偏僻的小樹林,但這個小樹林是一個小公園裡的一角,這個時候有很多人在公園裡遛彎,看到有人在約架,立刻有人圍攏上來看熱鬧。甚至有人開始起鬨了。

“胖子,追啊,再快一點,追到他你就贏了。”

“瘦子,跑什麼跑,跟他硬碰硬,我看好你!”

看熱鬧的人不怕事大。

這時,人群中一個身穿白色練功服的鬚髮皆白的老者練完之後,一邊用毛巾擦拭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看著李天逸和姚天福之間的打鬥。

隨即,眼睛立刻瞪大了起來。

“咦?腳踩八卦?有點意思,這明顯是自己瞎琢磨的啊,雖然有些稚嫩,卻也暗合八卦之要義,看來,這是一個喜歡國學文化的年輕人啊。”

老者滿臉含笑的看著遊鬥中的兩人,臉上露出若有若無的笑意。

就在這個時候,異變陡升,李天逸帶著姚天福跑了差不多五分鐘左右之後,他自己累得滿頭大汗,而姚天福已經氣喘籲籲了,追李天逸的腳步也慢了下來。

這個時候,正在向前跑的李天逸腳步一滑,突然一個轉身錯位,變成了和姚天福麵對麵,姚天福措手不及,下意識的想要收住身體,然而,李天逸卻伸出腳尖向後一帶,姚天福站立不穩,立刻摔倒在地,隨即,李天逸立刻欺身上前,一腳踩在姚天福的腰眼上讓他無法動手,然後掄起拳頭沒頭沒腦的砸了下去。

這一番動作其實並不快,李天逸也是第一次做,但是,李天逸的反應很快,所有動作的時間點拿捏的相當好。

李天逸打了十多拳之後,姚天福便扯著嗓子大喊:“停停停,李天逸,我認輸!”

“你真的認輸?”李天逸拳頭不停,嘴裡大聲問道。

“我認輸?”姚天福連忙說道。

李天逸這才抬起腳來,鬆開了姚天福。

卻不料,姚天福剛剛起身,便向著李天逸撲了過來,嘴裡大聲喊道:“李天逸,兵不厭詐,看我弄不死你!”

李天逸冷哼一聲,腳步一滑,閃開姚天福這一撲,同時腳下又是一帶,姚天福撲得過猛,直接再次摔在在地,這一次,李天逸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拳打腳踢。

姚天福再次嗷嗷嗷的叫著認輸,但是這一次,李天逸沒有停止。

到最後,吳俊豪實在看不過去了,冷冷的說道:“好了,李天逸,別打了,我們認輸!”

李天逸這才停手。

吳俊豪過去把姚天福扶了起來。此刻的姚天福鼻青臉腫,嘴角上還有著血跡。

李天逸雖然沒有打過架,但是動手還是有分寸的,他知道,約架本身就屬於違規行為,所以,動手隻往皮糙肉厚的地方招呼,做到讓姚天福疼痛卻不會有重傷。

姚天福怒視著李天逸咬牙切齒的說道:“李天逸,你太卑鄙了,竟然玩陰的。”

李天逸不屑一笑:“敗軍之將,何敢言勇?”

姚天福有些不爽的說道:“不是我不行,是太極拳實在是太垃圾了。”

李天逸冷冷的說道:“姚天福,我看你簡直胡說八道,我告訴你,真正的太極拳、真正的中華武術是征戰沙場用的,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要人命的。隻不過隨著和平年代的到來,以太極拳為代表的很多中華武術都已經演變成了健身、體育專案,適合全民鍛鍊身體,對於那些真正練武的人來說,他們的功夫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像你這種擺著架勢打架隻不過是小孩子過家家而已,你自己拜了一個所謂的雷母太極門派被別人給忽悠了,竟然還說太極拳沒用,我看是你沒用才對啊!”

姚天福老臉一紅,默默的低下頭去,退回隊伍內。

此刻,吳俊豪有些坐蠟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他認為最為穩妥的第二局竟然輸了。

如此一來,他們這邊可就要被逼到牆角了,約定五局三勝,現在他們已經輸不起了。

本來還想耍個無賴,但是現在周邊這麼多圍觀看熱鬧的人,想要耍賴的話肯定會被眾人鄙視的。

這時,趙金波在吳俊豪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吳俊豪聞言點點頭,隨即轉身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今天算你們哥倆好運,因為今天圍觀的人太多,如果咱們繼續將約架進行下去,會產生不好的社會影響,因此,我們這邊決定,今天的約架就此作罷,賭注不再成立,不過,你小子給我記住,最好今後不要落在我們哥幾個的手中,否則的話,哥幾個玩死你丫的!”

說完,吳俊豪大手一揮,幾個人轉身灰溜溜的走了。

李天逸冷笑著看了吳俊豪等人一眼,走到劉壯身邊,掏出紙巾幫劉壯擦去嘴角上的血跡,問道:“胖子,有事沒有?去醫院看看吧。”

胖子搖搖頭:“不用,就是一點皮外傷,不礙事,不過老大,吳俊豪這幾個人也太無恥一點了吧,看著要輸了,竟然溜之大吉了。”

李天逸笑笑:“吳俊豪這些人平時就喜歡研究個厚黑學什麼的,那個姚天福平時最喜歡說的一句話叫無厚黑,不成活。你說吧,平時光研究臉皮厚心黑的人,做出這種事情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他們講究的是利益至上。”

劉壯充滿鄙夷的看了一眼吳俊豪等人離去的背影,撇撇嘴道:“就他們這樣的人,在官場上肯定走不遠的。”

“誰知道呢。走,咱們哥們喝酒去。”李天逸摟住劉壯的肩膀,兄弟兩人轉身向著人群外麵走去。

就在這個時候,之前在外麵看熱鬧的那個穿著白色練功服的老者笑著說道:“年輕人,請留步,我有話說。”

李天逸站住腳步,看向老者。老者鶴髮童顏,滿麵紅光,一看就是身體十分健康之人。尤其是老人說話聲音洪亮,走路之間,姿態飄逸穩健,看起來,應該不是俗人。

“老先生,您是在喊我嗎?”李天逸笑著問道。

“是的,就是喊你,小夥子,你剛才和那個胖子打鬥時走的步伐你跟誰學的?”老者問道。

“自己瞎琢磨的。”李天逸得意的笑著說道。

這還真是他自己瞎琢磨出來的。小的時候,他看老爸沒事就抱著《易經》在那裡讀,而他也已經在老爸的嚴格要求把,把《易經》全部背誦下來了。所以,他沒事的時候,便開始研究八卦等各種東西,還組織小夥伴們按照八卦的方位玩各種遊戲,久而久之他就發現,八卦還是挺好玩的。

尤其是李天逸小時候比較喜歡讀小說,當他看到小說裡提到八卦遊龍掌的時候,曾經提到到,該掌法講究縱橫交錯,隨走隨變,其技法講究隨機應變,以變應變,八卦遊龍掌以掌法變化為主,以行步和提、踩、擺、扣為主要步法,以腰胯轉動,轉圈為主要形式動作。

所以,沒事的時候,李天逸就自己在院子裡按照八卦的方位走著玩,走著走著,熟能生巧,這一套步伐倒也像模像樣的了。

如果是平時,李天逸根本不可能想起這套步伐的,今天突然要和姚天福打架,突然之間就想起了小時候玩的這套步伐,便拿出來一試,沒有想到,效果倒是還不錯。

“小夥子,看來你的國學造詣很深啊,可以問你幾個問題嗎?”老者滿臉含笑。

“老先生,有什麼問題您儘管問。”李天逸一向尊敬老人。

“小夥子,你知道五行是如何相生相剋的嗎?”老者問道。

“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李天逸回答得十分簡潔。

“聽說過《傷寒雜病論》嗎?”老者突然問道。

“必須聽說過啊,我沒事就拿著這書研究,不過隻看懂皮毛。”李天逸聽老者提到《傷寒雜病論》立刻來了精神:“老人家,你懂《傷寒雜病論》嗎?你知道到底應該如何診脈嗎?”李天逸隻是隨口一問。

“必須懂啊。我就靠《傷寒雜病論》吃飯呢。診脈是吃飯的傢夥。怎麼著,小夥子,你對中醫很感興趣嗎?”老者有些意外了。

李天逸點點頭:“必須有興趣啊,我人生的四大理想之一就是為為往聖繼絕學,我認為,如今在我們華夏,中醫勢衰,然而在國外,正在蓬勃發展,作為一個華夏人,我深感痛心,所以,我沒事的時候就喜歡自己鑽研中醫,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夠將我們華夏傳統的中醫發揚光大,讓中醫醫術遍佈世界各地,讓世界真正的意識到我們華夏的中醫的超高價值!”

不知道為什麼,李天逸今天突然很有談興,將自己心中深藏多年的想法當著老者的麵說了出來。

當年在過山村的時候,李天逸憑著二把刀的中醫醫術,弄了一點中藥藥水給村民們喝了,效果非常不錯,當然了,那個時候,那些中藥並不是他隨便配的,而是翻遍了《傷寒雜病論》、《肘後備急方》、《太平惠民和劑局方》等好幾本中醫典籍這才找到的最適合甲肝疫病的普適性藥方。

當時也就是李天逸初出茅廬,什麼都不怕,纔敢憑藉半吊子中醫醫術就拿出來獻醜的。

但是那個時候,他被封閉在過山村,還真沒有別的辦法,隻能硬著頭皮上。

不過經過那次實踐之後,李天逸真正的意識到,一旦到了大災大難有重大疫病的時候,要想消滅這樣的疫病,中醫往往能夠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老者聽到李天逸的說法,頓時眼前一亮。

他很認真的看著李天逸的眼睛,發現李天逸的眼神明亮清澈,沒有一絲雜念,很顯然,李天逸所說的話是他內心深處的想法。

老者滿意的點點頭:“小夥子,想不想學習中醫醫術?”

“您會嗎?”

“會。”

“不過我想找一位真正的中醫大師拜師,我希望自己的起點高一些。”李天逸看到老者眼中的熱度,還是說出了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

他雖然喜歡中醫,但是也非常清楚,在沒有遇到真正的中醫大師之前,他寧願自己學習,也不願意隨便拜一個二把刀的老師為師,因為現在,很多所謂的中醫博士就敢妄稱大師,實際上,實操水平非常有限,往往是先讓病人用西醫的各種檢測裝置去診斷病情,然後他在根據檢測結果去開藥方,甚至各種病症對應不同的藥方都是現成的,也就說,這種做法已經程式化了,失去了中醫應有的靈動,這種做法雖然穩妥,但同時,也讓醫生失去了中醫賴以生存的技巧——診脈!

有些時候,有些醫生診脈往往就是裝裝樣子!最終診斷靠的還是檢測裝置。

李天逸不是醫生,他想要做的是繼承和發展中醫,所以,他喜歡自己現在的學習可以拋開一切檢測裝置,直接從中醫最精華卻也是難度最高的診脈開始學起。

所以,他需要的是一位真正的中醫大師。

“哦,是嗎?如果你真是這樣想的話,那麼你算是碰對人了,小夥子,過來拜師吧。”老者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您不是在開玩笑吧?”李天逸瞪大了眼睛。這還可以有人上趕著收徒弟?如果是真正的大師,會缺少徒弟嗎?該不會遇到騙子了吧?鳳凰市的狀況有著深刻的瞭解。對於鳳凰市某些警察擅自參股高利貸和催債行業的內幕資訊他也是清楚的。如果這次鄭祺母親遭受淩辱事件沒有爆發的話,他打算一點點的以一種十分溫和的方式把這個毒瘤給切掉。但是非常可惜,就在他計劃著的時候,事件突然爆發了,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就在這個時候,市委副書記範明德突然說道:“各位,我說幾句吧。”範明德的話打破了會議室內沉寂,眾人目光紛紛看了過來。範明德說道:“我認為,劉市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