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96章 約架

    

向他們解釋啊。”“這個嘛,不是沒有變通方法的,在縣裡最終的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你看著解釋就成。”說完,馬鴻昌結束通話了電話。馬鴻昌並沒有給出一個明確的指示,但是曾立祥卻領悟了馬鴻昌的意思。那就是在縣裡沒有明確之前,他曾立祥隻能告訴李天逸那邊,水源中沒有檢測出甲肝病毒出來。這樣一來,等到縣裡那邊部署好了,他的解釋結果也就成立了。此刻,他心中一方麵佩服馬鴻昌的手段高明,卻也開始為自己而感覺到憂慮,要知道...不過賈連慶罵歸罵,該做的事情還是要做的。

隨後,他立刻給市局局長趙天宇打電話,讓他立刻把吳俊豪等人給放了。

此刻,王亞倫也已經把今天晚發生的事情向趙天宇進行了彙報。因為今天晚上,他是負責執勤的副局長。

趙天宇猶豫了一下,看向王亞倫說道:“老王,讓下麵把吳俊豪等人放了吧。”

“那李天逸他們那些人呢?”王亞倫問道。

“他們?繼續關著。”趙天宇毫不猶豫的說道。

王亞倫搖搖頭:“趙局長,我認為這樣做非常不妥啊,你想想看,他們是一起抓進來的,如果隻單單把吳俊豪他們給放了,卻不放李天逸他們,一旦劉曉寧市長怪罪下來,我們吃罪不起啊,我認為,我們要麼全放,要麼全都不放,否則的話,對誰都不好交代。”

趙天宇冷哼了一聲:“那就全放。”

說完,他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眼神之中閃過一絲寒芒:“王亞倫,看來你是已經做出決定,要站在劉曉寧那個陣營裡去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你就等著玩完吧。”

市公安局這邊,王亞倫把所有人全都放了出來。

李天逸走出市公安局的大門,攔了一輛計程車和劉壯上車之後,拿出手機撥通了王亞倫的電話:“王哥,謝謝了。”

王亞倫笑了笑:“沒事,和我不用客氣。不過天逸啊,我得提醒你一下,你這次還是有些魯莽了。今天如果我們市局這邊出警稍微晚上一點,恐怕你們兄弟兩就全都被人家給算計了,你記住,以後千萬不要再上人家激將法的當了,年輕人可以有熱血,但是不要太沖動啊。衝動是魔鬼啊。”

李天逸輕輕點點頭:“王哥,我知道了。以後會注意的。”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李天逸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心臟到現在還在砰砰砰的劇烈的跳動著。

他知道,這一次自己的的確確有些託大了,雖然透過王亞倫留了最後一手,但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這一次,吳俊豪等人竟然卑鄙無恥到這種地步,直接上一群女人來禁錮之他們兩人。

計程車剛要啟動,卻見前麵站了五個人。

是吳俊豪、姚天福、趙金波等人。李天逸搖下車窗,冷冷的看著外麵的吳俊豪幾個人,問道:“什麼事?”

“李天逸,我現在非常不爽,我們兄弟幾個現在非常不爽,敢不敢約架打一場?輸贏勝敗各憑天命,別鬧出人命就成。輸了的人,以後見到贏了的人要躲著走。怎麼樣?敢不敢來一場?”

“靠,吳俊豪,你丫的還要不要臉了,你們五個人,我們兩人,你要跟我們約架,你能再卑鄙無恥一點嗎?”李天逸充滿鄙夷的說道。

“草,原來你李天逸這麼沒種,如果你認慫的話,那就算了。”趙金波充滿不屑的說道。

“你媽才認慫呢。”被趙金波這麼一說,劉壯的暴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直接拉開車門走了出去,一邊捋胳膊挽袖子一邊說道:“草,收拾你們幾個人根本用不到我老大,我一個人足以收拾你們。”

李天逸自然明白劉壯這位好兄弟的脾氣,看他被對方激起了火氣,怕他吃虧,也隻能從車上下來,讓司機等著。

李天逸和劉壯並肩站在一起,冷冷的看著眼前的這五個人。

“走,咱們去前麵那片小樹林旁邊,別在市局門前打架,這讓警方情何以堪啊。”趙金波用手一指不遠處的一片小樹林說道。

“好。”劉壯怒氣衝衝的向前走去。

李天逸唯有一聲苦笑,跟著向前走去。

眾人來到小樹林裡麵的一塊空地上。

李天逸冷冷的看著吳俊豪說道:“怎麼約架,你劃出道來吧,是群毆還是車輪戰?”

吳俊豪冷冷的說道:“群毆算我們不講道理,這樣吧,咱們一對一車輪戰,這樣對你們相對來說公平一些,敢應戰嗎?”

“來就來,我先上,老大,你在旁邊給我壓陣。”劉壯第一站了出來,冷冷的盯著吳俊豪他們幾人:“你們誰先來?”

“趙金波,你先上吧,你是我們幾個人之中力氣最大的一個。”吳俊豪淡淡的說道。

趙金波心中暗罵一聲卑鄙,卻也隻能硬著頭皮出戰。

直到此刻,李天逸纔看出了一絲名堂,原來,吳俊豪這次約架不僅僅是想要收拾自己,還想通關一招借刀殺人,狠狠收拾一下趙金波。這小子可是夠陰險的啊。

李天逸對劉壯的脾氣非常瞭解,這傢夥就是炮仗脾氣,點火就著,隻不過這小子也有自己的想法,一般人還真揣摩不透,但是李天逸卻清楚,這小子從來不幹吃虧的買賣。

雖然李天逸認為身為一名公務員約架明顯不合適,但是既然吳俊豪等人挑釁在先,而且劉壯這傢夥直接應戰,他應該有他的考慮,處於對好兄弟的信任,他毫不猶豫的選擇和好兄弟並肩作戰。

趙金波根本就是一個典型的花架子,要說動動腦筋、動動筆寫一寫文章,溜鬚拍馬做些官樣文章,他絕對是一把好手,但是要說打架,他絕對是菜鳥。

但是,這一次,吳俊豪等四個人都同意約架,他也不能臨陣脫逃,畢竟要想在這個圈子裡混下去,就必須遵循這個圈子的潛規則。

他也看出來了,當吳俊豪提出要和李天逸他們約架的時候,其他三人很快就答應了,很明顯,這些人對自己勾搭吳俊豪的美女老婆十分不爽了,是想要用這種方式教訓一下自己。他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劉壯身高體壯,曾經是學校籃球隊的替補中鋒,雖然他的身高和別的中鋒相比要差了一些,但是那強壯的身體素質就猶如坦克一般,可以橫著碾壓各路對手。

所以,雙方剛剛接近沒有多久,劉壯便憑藉著自己超級坦克一般的身體素質直接將趙金波撞倒在地,一頓猛揍。

雖然劉壯看得出來老大和吳俊豪等人是敵人、對手,但是,從剛才的那番對話中他也看得出來,這個趙金波是一個垃圾,連朋友的妻子都可以去勾引,已經沒有了底線,所以,對於這種人,他下手毫不手軟,三五分鐘的功夫,便將趙金波打得鼻青臉腫,他隻是嘴角上一不小心被趙金波打了一拳,流出了一點鮮血。

最後,趙金波舉手認輸。

搞定了趙金波,劉壯想要繼續出站,卻被李天逸給拉住了:“劉壯,你休息一下,這一局看我的。”

“老大,我沒事,還是我來吧。”劉壯衝著李天逸笑了笑,咧嘴之間,牽動嘴角,疼得他直皺眉。

畢竟,劉壯雖然身體壯實,卻並非武林高手,沒有柳擎宇那樣出色的身手,因此,打起架來肯定是殺敵三千,自損八百。

李天逸拍了拍劉壯的肩膀:“歇會吧,看我的。”說著,李天逸向前兩步站了出來,冷冷的看向吳俊豪說道:“吳俊豪,我認為,今天我們既然約架了,怎麼著也得弄出個名堂出來。今天約架不管任何一方贏了,我們之間的恩怨從此一筆勾銷,任何一方不得再以類似今天鴻門宴這種卑鄙無恥的手段暗算對方,怎麼樣?”

“可以!而且輸的一方看到贏得一方必須要避著走。五局三勝!”吳俊豪補充道。

“好,沒問題。這一場我上,你們誰上?”李天逸冷冷的看著對麵的幾個人。

姚天福長得人高馬大的,看了看李天逸,又看了看劉壯,他心中估摸著自己對方劉壯肯定有些費勁,但是對方李天逸應該沒有問題,便直接站了出來:“這一場我來。”

吳俊豪點點頭,在他看來,任何人對上劉壯都有些費勁,但是劉壯最多能夠贏兩場,而隻要用人高馬大的姚天福徹底打倒李天逸,那麼不管劉壯有多能打,在他們人數優勢麵前,必輸無疑。

姚天福走出人群,先拉伸了一下四肢,活動了一圈之後,又接連擺出了幾個相當漂亮的造型動作,這才冷冷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你聽清楚了,我曾經練過功夫,師從雷母太極宗師,我是未來新一代雷母太極的掌門人。如果你現在認輸我可以考慮不對你出重手,如果你要是不聽勸告的話,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們雷母太極拳的功夫可是相當厲害的,最容易給人造成內傷。我們雷母太極拳將會成為未來太極拳界的主流代表!”

“哦?雷母太極宗師?好大的口氣啊,不過姚天福,我鄭重的奉勸你一句,你可以說你師從雷母太極宗師沒有問題,但是,你給我記住了,千萬不要告訴別人,你是練太極的,而且你也根本代表不了太極拳,我看你丫的根本就是在抹黑我們的國粹太極拳。好了,別廢話,要打你就上。”

“草,李天逸,你敢看不起我們雷母太極拳派,我弄死你。”說著,姚天福邁著太極步,不慌不忙的向著李天逸展開進攻。

他的動作瀟灑、漂亮,一招一式都中規中矩。

李天逸節節後退。有一些親戚朋友,這些親戚朋友已經在胡不成的信用社裡投了一些錢,一直都在按月領取利息,所以,他們這些人便開始大力幫著胡不成宣傳起來,一時之間,過山村內人心浮動,大家都在討論著手中的錢要如何處理。孫家山拿著手中的存摺也猶豫起來,要知道,胡不成的這個條件實在是太好了,太讓人難以拒絕了,但是想起李天逸說到的未來過山村的發展前景,他又想要把這筆錢投入到李天逸成立的過山村有限責任公司去。這時,旁邊的胡偉,也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