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91章 副局長的彙報材料

    

療!我們需要真相!”外麵的過山村村民似乎也覺察到了什麼,紛紛大聲說道:“沒錯,我們需要知道真相!”“真相!真相!”“真相!真相!”現場所有的聲音都匯聚成這兩個字——真相!魏義軍臉色變了!馬鴻昌變了!就連鳳凰市副市長褚誌鵬的臉色也變了!趙廳長冷森森的目光落在魏義軍的臉上,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道:“魏義軍院長,我現在以環保廳副廳長、聯合調查小組組長的名義問你,我想要知道,為什麼李天逸會被你們醫院拒絕治療...從省紀委書記高京翔的辦公室裡走出來,望著外麵的天空,劉曉寧的臉色就如同外麵的天空一般,陰沉沉的,目光中流露出濃濃的憂慮。

李天逸看到劉曉寧的臉色,輕聲問道:“劉市長,您的心情不好?”

劉曉寧點點頭:“知道省紀委對賈連慶的態度,我的心情怎麼能好起來呢?賈連慶身為一個正廳級的幹部,存在這樣那樣的問題,我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應該煩惱,我的心情現在十分矛盾。”

說道這裡,劉曉寧停住了,目光深沉而憂鬱。

李天逸沉默了一會兒,這才緩緩勸慰道:“市長,我理解你的想法。”

“哦?你理解?”劉曉寧眼神中露出一絲詫異。

“是啊,我認為,您之所以高興,是因為這次高京翔書記向您交了底,您知道省委之所以提拔賈連慶書記是另有考慮,而不是對他帶病提拔,您之所以憂鬱煩惱是因為您不得不繼續和賈連慶虛以委蛇,還得和他鬥爭到底,這些方麵的影響會對您發展經濟的政策產生不利的影響,會牽扯您相當多的精力。”

劉曉寧嘆息一聲,點點頭:“你說得沒錯,現在我最擔心的是就是今後和賈連慶之間肯定會存在著諸多層麵的鬥爭和較量,讓我無法集中精力去做事,而我的理想狀態是實實在在的去為老百姓做一件事。”

李天逸聞言,心中微微一動。

他相信,以劉曉寧市長的能力和胸懷不可能不知道他的這種想法有些理想主義,但他依然表達出來了,這說明什麼?說明此刻他的內心十分不爽,這說明他對於眼前這種現狀有些不滿,同時,李天逸也隱隱感覺到,劉曉寧市長是透過這種方式對自己言傳身教,他是要暗示自己,在官場上,你要想實實在在的為老百姓做事,肯定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困難,而作為一名有理想、有情懷的官員,你要做的就是克服各種困難,披荊斬棘,向著自己的目標去前進。

李天逸向著劉曉寧深深一躬:“市長,謝謝您。”

劉曉寧笑了,一掃之前的憂鬱和深沉,臉上陽光燦爛。

因為李天逸讀懂了他剛才的表演。

這是他第一次為了栽培李天逸而煞費苦心的去引導李天逸,因為他知道,在官場上,要想引導一名官員真正的去向著正確的方向發展,僅僅靠文山會海是沒有任何作用的,文山會海、用檔案落實檔案、用會議落實會議根本沒有任何作用,反而會讓人越來越累,越來越枯燥,越來越想要去超脫,而最終,這些人會表麵上說著冠冕堂皇、正氣凜然的話,私下裡卻笑裡藏刀、口蜜腹劍、吃喝嫖賭、吃拿卡要。

回到鳳凰市,劉曉寧立刻召開市政府黨組擴大會議,所有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副局長全部參加會議。

在這次會議上,劉曉寧和各位副市長聽取了這一階段市公安局對於打黑除惡所採取的行動彙報。

市公安局局長趙天宇彙報完之後,劉曉寧的臉色立刻陰沉了下來:“趙天宇同誌,按照你的意思,你們市公安局這些天來,隻是雷聲大雨點小的清掃了幾家娛樂夜總會的場子,抓了一些涉嫌賣淫嫖娼的小姐,抓了十多個吸毒的人員,又抓了一些橫行鄉裡的混混,就這些了嗎?”

趙天宇立刻板著臉說道:“劉市長,話可不能這麼說,我們市公安局這次可是全麵採取行動,全方位多角度出擊,徹底清掃我們鳳凰市的涉黑勢力,目前力度還在不斷加強,不管有多少黑惡勢力,最終都將會被我們清掃得乾乾淨淨。更何況,我們鳳凰市原本就沒有黑惡勢力,隻有一些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夥而已,清掃這些勢力難道不對嗎?”

“那麼,針對那些放高利貸的呢?非法催債的呢?你們清掃得如何了?”劉曉寧問道。

“目前正在摸底調查,隻要摸清楚了狀況,我們立刻全麵採取行動。”趙天宇振振有詞。

“摸底調查?難道你們之前就沒有摸底調查嗎?難道平時你們都是不作為的嗎?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天了竟然還在調查?你們有沒有把市委市政府的決議貫徹落實下去?”劉曉寧有些生氣。

“劉市長,你不要生氣嘛,我們公安局也不是神仙,我們可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們要想做一件事情,不經過詳細而深入的調查我們怎麼能夠採取行動呢?”趙天宇自恃有賈連慶的支援,根本就沒有把劉曉寧放在眼中。因此,和劉曉寧頂撞並沒有任何壓力。

劉曉寧冷冷的看了趙天宇一眼:“趙天宇,再給你們市公安局2天的時間,如果2天之後我沒有看到你們打擊放高利貸的以及非法討債的,我直接處分你。”

趙天宇也有些不爽了:“劉市長,我現在就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們做不到,第一,對於我們市公安局的人來說,沒有足夠的調查和資訊,根本無法確定誰是放高利貸的,誰是非法討債的,第二,我們市公安局的人不是機器人,我們也需要休息,需要勞逸結合,鳳凰市這麼大,就給我們這麼兩三天的時間,根本不可能調查清楚。”

“那你看著辦。”劉曉寧狠狠一拍桌子站起身來,轉身向外走去。

會議室內,趙天宇看著劉曉寧怒氣衝衝離去的背影,嘴角上露出了一絲陰冷的笑容。

他的身邊,幾位市公安局副局長則是表情各異,不一而足。

市公安局局副局長王亞倫冷眼旁觀,臉上的表情平靜,但內心深處卻頗多憤慨。

身為市局副局長,他在市公安局內部混的並不順利,由於他是退伍軍人轉業,在鳳凰市並沒有任何根基,而且他作風強勢,為人剛強,做事原則性強,因此,在市公安局內,他幾乎沒有什麼朋友。而趙天宇也是一個為人強勢的人,在市局內大搞一言堂。

趙天宇對王亞倫的做事風格十分不喜歡,因此,雖然他已經是副處級的市局副局長,但是,他的權力比起普通市局的一個處的處長(正科級)都不如。因為他分管部門的處長們根本沒有幾個聽他的。

王亞倫是軍人出身,而軍人做事風格裡有一個十分簡單卻固執的觀念,那就是服從上級,服從組織。

而現在,局長趙天宇明顯是直接向市長劉曉寧叫板,根本沒有把劉市長的指示放在眼中,他是他最看不起的,最關鍵的是,劉市長的指示完全正確,並沒有任何不妥之處,而趙天宇反對的理由則是強詞奪理。

不過作為一名副局長,他對於眼前的局麵無能為力。

返回自己的辦公室之後,王亞倫坐在靠椅上眼前總是回想著會議上發生的那一幕。

從今天的會議上他可以看得出來,劉曉寧是一個想要實實在在為鳳凰市老百姓做些實事的市長,但是非常可惜,他在鳳凰市的力量實在是太弱小了,以至於到現在為止,沒有什麼人願意聽他的。

王亞倫閉上眼睛,大腦在飛快的轉動著。

半個小時之後,王亞倫原本有些冷峻的臉龐上露出了釋然之色,立刻開啟電腦,隨便列印出了一份自己以前所寫的工作彙報,隨後把辦公室負責對口為自己服務的辦公室副主任給喊了過來:“褚主任,麻煩你把這份檔案送到劉曉寧市長那裡去。”

褚成飛接過彙報材料看了一眼,臉上露出驚訝之色,因為以前他看過這份檔案,因為他還參與了這份檔案的起草工作,現在,王亞倫讓自己把這麼一份半年前的彙報材料給劉市長送過去,這到底是什麼意思?難道他想要投靠劉市長不成?

褚成飛也是退伍軍人出身,因此和王亞倫的脾氣比較接近,雖然心中有著這樣那樣的疑惑,卻還是接過檔案,親自送到了劉曉寧的辦公室內。

劉曉寧看著褚成飛送過來的這份檔案,手指輕輕叩擊著桌麵,陷入了沉思之中。

過了一會兒,他的嘴角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拿起桌子上的電話:“天逸,你到我辦公室來一趟。”

李天逸走進劉曉寧的辦公室。

劉曉寧用手指著桌子上的那份檔案笑著說道:“天逸,你看,這是市公安局辦公室副主任褚成飛送過來的材料,是副局長王亞倫讓他送來的,你看看這份檔案應該如何處理。”

李天逸拿起檔案,很認真的全部閱讀完畢之後,臉上露出深思之色。

劉曉寧也不催他,隻是滿臉微笑靜靜的看著李天逸。

過了一會兒,李天逸放下材料,笑著說道:“市長,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劉曉寧笑著問道:“哦?你知道該怎麼做了?你打算怎麼做?這份檔案你如何解讀?”

李天逸笑著說道:“市長,在我看來,這份材料是王亞倫副局長向您傳遞的一個暗號啊。”

“暗號?什麼暗號?我怎麼沒有看出來。”劉曉寧饒有興趣的盯著李天逸的眼睛笑著問道。們鎮領導或者縣領導彙報工作吧。”說著,季廣傑繞過李天逸,繼續向前走去。李天逸緊跟在後麵。季廣傑停住腳步,目光冷厲的充滿了警告說道:“你如果要是再跟著我,我可要報警抓人了!”說完,季廣傑繼續向前。在他看來,自己警告一下之後,對方應該不敢再跟著自己了。然而,他錯了。李天逸依然緊跟不捨,亦步亦趨的走在他的身後。季廣傑怒了,轉過身來,憤怒的瞪著李天逸,拿出了手機,這個時候,交通廳保安室內,幾名保安也走了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