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89章 過五關(下)

    

領導,這次就我一個人下來,韓書記沒有跟著下來。是韓書記派司機送我回來的。”趙華義哦了一聲,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那你趕快回過山村去吧,那邊現在已經鬧得不可開交了。”這時,曾立祥出聲道:“李天逸,這些天在擅自外出沒有向組織請假,這是一種違反組織紀律的行為,鎮委決定,給你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希望你能夠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以後多多注意。”李天逸聞言,臉色立刻變了,看向曾立祥說道:“曾書記,不知道你...李天逸聽到這個問題,當時也有些傻眼了。

因為自始至終,他根本就沒有去認真思考過這個問題。

要知道,他就是一個秘書,雖然意識到省紀委書記親自點名讓自己和劉曉寧市長一起過去有些非同尋常,但也沒有太過於在意,更不會去思考對方喊劉市長過去到底是為了什麼。因為他知道,在官場上,很多事情表麵上看到的往往都是皮毛,真正的真相永遠都是隱藏在幕後的。

李天逸是一個不喜歡自尋煩惱的人。

但是現在,高京翔卻偏偏讓他分析喊劉曉寧市長過來的目的,這也太刁難人了。對方為什麼要刁難自己呢?

李天逸一時之間想不明白,因為他和高京翔之間沒有任何交集。

但是,作為一個有理想的年輕人,李天逸從來不會向任何困難低頭。

“高書記,能不能給我幾分鐘的時間來捋一捋思路?”李天逸問道。

“可以,不過最多給你10分鐘的時間,如果10分鐘之內想不明白就不用再想了。”

“10分鐘?用不了。”李天逸的傲氣一下子就上來了。

說完之後,他立刻閉上眼睛,開始回想著這兩天所發生的一切,尤其是當劉市長接到高京翔電話前前後後的事情。

5分鐘之後,李天逸猛的抬起頭來,眼神中閃爍著睿智的光澤,沉聲說道:“高書記,你喊劉市長過來,應該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向他交代,甚至這個真相很有可能關係到我們鳳凰市的政治格局。我猜的對不對?”說完,李天逸的目光灼灼的盯著高京翔的眼睛,試圖捕捉他眼神中每一點的的變化。

不過李天逸還是太嫩了。高京翔那可是混跡官場幾十年的老狐狸,怎麼可能被李天逸看出什麼呢?

高京翔的眼神平靜,臉上帶著微笑:“哦?年輕人聯想很豐富嗎?說說看,你的判斷依據是什麼?”

李天逸沒能從高京翔的眼神中發現有用的線索,不過越是如此,他反而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便笑著道:“高書記,我是這個分析的,首先,您喊劉市長過來的背景是當時我們鳳凰市正在準備展開大規模的打黑除惡行動,同時市紀委跟進對市公安局展開專題巡視工作,但是,卻偏偏在這個時候,市紀委書記陳可諫的女兒被綁架到雲貴省去了,他不得不前去救援。

那麼我認為,作為省紀委書記,您對這件事情不可能不知道。正常情況下,即便是您知道這種情況,也完全沒有必要讓劉市長連夜趕到省裡來,所以,基於這種判斷,我確定您讓劉市長過來肯定是有事,而且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要交代。

然後我順著這個思路繼續往下分析,有什麼事情是不能在電話裡說非得見麵談呢?那麼最有可能的就是關於鳳凰市整治格局層麵的內容,甚至關係到鳳凰市的政治較量的事情。也隻有這重保密性要求極高的事情,纔有可能引起您的高度慎重。

那麼問題又來了,目前的鳳凰市雖然內部波濤洶湧,但實際上,表麵上看起來卻是十分平靜,那麼有什麼事情能夠讓您如此慎重呢?而且還要把市長喊過去?

而基於您的這種高度防範意識,我認為,在鳳凰市唯一能夠讓您這位省委常委顧忌的恐怕也隻有市委書記賈連慶了。其他人應該都沒有必要讓您如此顧慮。

因此,我判斷,您喊劉市長到省裡來應該和市委書記賈連慶有關,您不想讓他知道您和劉市長到底談了什麼,您甚至擔心賈連慶書記透過市公安局對劉市長實施電話監聽。

那麼分析到這裡問題就來了,為什麼您會有這種擔心呢?

答案隻有一個,首先就是您對賈連慶並不信任。甚至對他有著很高的防範意識。”

說道這裡,李天逸狠狠的吞嚥了一下口水,額頭上也冒汗了,因為分析到這裡,後麵的分析結果讓他感覺到有些後脊背發涼。

“來,喝口水,接著說。”高京翔把水杯往李天逸的麵前推了推。

李天逸拿起水杯一飲而盡,這才緩緩說道:“高書記,分析到這裡,我心中最大的疑問便來了,那就是當年,韓淞任書記調走之後,為什麼省裡會把當時的市長賈連慶提拔到市委書記的位置上呢?別的不說,在我這個局外人看來,賈連慶在鳳凰市擔任市長的這些年,他的政績並不出色,如果說賈連慶是一個善於跑官要官、有能量的人,這一點我相信,但問題是,以我對賈連慶行事作風的瞭解,他是一個權力慾極強的一個人,甚至有些時候做事十分強勢,往往喜歡搞一言堂,甚至還會包庇一些明知道是腐敗分子的人,那麼這樣的人一看就存在問題。

這種人怎麼可能在省委常委會上獲得提拔呢?”

那麼我分析著,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隻有兩種可能,一是賈連慶的身份背景足夠強大,或者是他跑官運作的能力超強,讓大多數省委常委選擇支援了他,甚至連省委書記都支援他。

而第二種可能就是,省委書記未必是處於支援他才最終同意任命他為鳳凰市市委書記的,而是出於某種戰略層麵的考量。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有些事情就可以理解了。

再考慮到您今天讓劉市長親自趕到省裡來談話,我分析,應該是後一種情況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再考慮到您省紀委書記的身份,那麼結果就呼之慾出了。那就是省委包括您很有可能掌握了一部分賈連慶涉嫌腐敗的證據材料,但是呢,這些證據材料卻不足以將賈連慶雙規,所以,省委書記和您很有可能是經過商量溝通後,最終決定,採取調虎離山的政策,將賈連慶從他經營了多年的鳳凰市市長的位置上搬走,為了安撫他,把他放在鳳凰市市委書記的位置上,以免引起他的警覺。

同時,省裡把劉曉寧這樣一位一直擔任市紀委書記的人提拔為市長,我估計很有可能看重的無非是兩點,一點是劉市長過硬的政治素質,一點是劉市長豐富的反腐敗經驗,而省裡同意把陳可諫副書記提拔為紀委書記也側麵印證了我的這個推論,那就是省裡希望透過劉曉寧市長和陳可諫書記這兩人的組合,最終透過一係列事件,慢慢抓住賈連慶的諸多證據,最終將賈連慶這個腐敗分子繩之以法。”

說道這裡,李天逸笑了:“高書記,我的結論就是,您喊劉市長過來,就是想要告訴他,賈連慶涉嫌腐敗,讓劉曉寧市長要堅定信心,要和賈連慶鬥爭到底,同時也要把握鬥爭的尺度,確保鳳凰市大局的穩定。”

“高書記,這就是我的分析和推論,請您點評。”李天逸說完,滿臉含笑看著高京翔。

自始至終,劉曉寧一直都冷眼旁觀,但是,他的大腦卻一直高速運轉著,分析著李天逸剖析整個事情的邏輯。

當李天逸說道一半的時候,劉曉寧就已經想明白整個事情的真相了,看向自己的這個秘書,他的眼神中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這個李天逸實在是太妖孽了,他竟然從這一點點的蛛絲馬跡之中,分析出這麼多的資訊,這絕對是一個做市紀委監察室主任的好材料啊。

此刻,一直表情平靜的高京翔臉上也露出了震驚和錯愕之色。

他心中是非常清楚的,自己的這個問題難度是非常高的,他其實根本就沒有指望著李天逸能夠答出來,哪怕李天逸能夠分析出十之三四他就打算給李天逸算合格了。

但是他沒有想到,李天逸竟然能夠透過蛛絲馬跡,真的將他今天想要跟劉曉寧說的話跟分析出來了。

這一刻,高京翔心中有些緊張,也有些興奮。他緊張的是,如果像李天逸這麼優秀的人纔要是走上了邪門歪道,成為腐敗分子中的一員,那麼今後他們紀委係統要想查處李天逸這樣邏輯分析能力超強的腐敗分子,其壓力是相當大的,難度是相當高的。

他興奮的是,李天逸這樣的年輕俊才竟然被自己給發現了,而且是搶在朱雲成之前發現的。

他非常清楚,朱雲成也是一個愛才如命的人,好在朱雲成沒有及時發現李天逸的才華,否則的話,他肯定是下大力氣拉攏李天逸的。

想到此處,高京翔笑著豎起了大拇指:“好!說得非常好!我給你100分!曉寧啊,你真的是很有眼光啊。將來絕對是為我們紀委係統量身定製的好苗子啊。我代表我們白雲省紀委係統感謝你啊!”

劉曉寧苦笑著說道:“高書記,老領導,咱能不能不當著我的麵挖人啊,我知道您老愛才如命,但這個秘書我剛剛提拔上來,還打算讓他幫著我在鳳凰市開啟局麵呢,短時間內您老想都不要想啊。”

“看你那摳門勁,和以前還是一點變化都沒有了。你放心吧,天逸這小子今後我們省紀委是要定了,當然了,也不是現在就要,他現在各方麵還不成熟,還需要在基層好好的打磨一下,就算是你現在給我送過來我也不能要啊,為了這小子未來的發展前途,他必須要留在你身邊好好的鍛鍊鍛鍊,如果直接進入我們省紀委,對他的前途發展是一種製約。”

說道這裡,高京翔笑著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啊,有沒有興趣將來等你成熟一點的時候加盟我們省紀委,好好的收拾收拾白雲省的那些腐敗分子?”

李天逸微微一笑:“有您這麼大的領導看重我,我為什麼不呢?而且成為一名紀委人員,也是我曾經的夢想。”

“好!你放心,我們省紀委的大門永遠向你敞開,隻要你感覺時機合適,隨時都歡迎你到我們省紀委來效力!”

李天逸心中也有些興奮,連忙說道:“好,沒問題。”

“李天逸,你現在有多少錢?將來希望有多少錢?”看著李天逸那興奮的表情,高京翔問出了最後一個最為犀利的問題。的工程師,不僅在帖子中拍了很多地鐵施工時候的照片,還有對線纜的拍照,以及提供了一些比較簡單的檢測報告,從這篇帖子的內容來看,發帖者應該是一名參與了地鐵建設的工程師,對方對電纜方麵有著很深的專業知識,這篇帖子一經發布,立刻在網路上引起軒然大波,雖然到現在還不到一個小時,已經被各大入口網站進行轉載了!我們鳳凰市有麻煩了。”“我草,這動作也太快了!”一邊破例爆了一句粗口,賈連慶一邊對話筒說道:“趙弘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