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87章 省紀委來電

    

知道你李天逸是一個想要為老百姓做點實事的人,你想要揭穿這個蓋子讓301公路事件早點曝光,這樣你們過山村就可以儘快修路了,但是你可曾想過,一旦這個蓋子揭開,會有多少人因此而受到牽連,會有多少貪官落馬,你認為,那些牽連到此事中的人會讓你順順利利的把這個蓋子揭開嗎?”說道此處,穆國富更加憤怒了:“李天逸,就算是你不為你自己著想,你也得為程詩琪著想嗎?現在整個青龍鎮鎮委鎮政府的人都知道程詩琪喜歡你,都知道...李天逸思考了一下,回答道:“市長,我認為不論是於情於理,陳書記都不應該在這個時候繼續留在鳳凰市,而是應該按照綁匪的要求前往雲貴省。

一來呢,對任何一位父母來講,親人的性命永遠高於一切。我們不能為了所謂的工作而泯滅親情,更不能要求別人去泯滅親情,如果我們真的那樣做了,雖然口頭上我們可以說得冠冕堂皇,說什麼為了國家和人民,但是,我認為那樣是虛偽的,卑鄙的甚至是無恥的。到底誰是內鬼的問題,我們早晚都能查出來的。而生命對每個人來說都隻有一次。

二來呢,陳可諫書記作為一名市紀委書記,有著相當高的政治覺悟,是我們鳳凰市十分寶貴的人才,而且您對他相當瞭解,他算得上是您的政治盟友,對於朋友,我們於情於理也隻能幫助而不能相害,這是原則性問題。

三呢,對於我們來說,如果做什麼事情都在一根繩子上吊死,是極其不理智也不科學的行為,那樣做隻會束縛住我們的思維方式和行動方式,隻能讓我們麵對對手層出不窮的手段疲於應對,會越來越累,最終輸掉一切。

所以,我認為,我們必須要本著“仁”的精神,一切以人性為重,一切以人為本,放手讓陳可諫書記去救他的女兒,而這一切也正是我們的對手希望我們去做的。”

聽到李天逸的建議,劉曉寧思考了一下,隨即緩緩點頭:“你說得沒錯,任何時候,我們都要以人為本,不管是為官還是為人。”說完,劉曉寧立刻給陳可諫打了一個電話。

“老陳啊,你放心的去雲貴省吧,鳳凰市這邊的事情你暫時先不用管了。”劉曉寧說道。

陳可諫聞言,心中頗有些感動,他沒有想到劉曉寧會說出這樣的話來,他苦笑著說道:“劉市長,我懷疑這一切是有些人早就策劃好的,目的就是不希望我們市紀委對有關部門的繼續調查下去。應該是我們現在的調查進度引起了某些人的警覺。”

說道此處,陳可諫咬著牙說道:“劉市長,雖然他們調虎離山把我調走,但是我可以讓下麵的副書記繼續主持對市局展開調查,而且要加大力度展開調查。”

劉曉寧搖搖頭:“這樣不好,這樣吧,你先把市紀委的人撤回來吧,對方選擇這種調虎離山的方式是一種警告,如果我們不減輕一下他們的壓力,即便是你去了雲貴省,也未必能夠救出你的女兒,我們不能把他們逼入牆角。

和腐敗分子作鬥爭嗎?就是要有進有退,要講究策略,既然他們快要被逼得走投無路狗急跳牆了,那麼我們不妨後退一步,且看他們打算怎麼樣?我估計他們使用這一招的真實目的應該是逼走市紀委的人暫時撤退,然後想辦法抹除一切證據,隻要他們達到目的,你的女兒就安全了。”

陳可諫咬著牙說道:“這些人可真是卑鄙啊,但他們越是如此,等我救回我的女兒之後,我越是要好好的查一查他們。這些人都敢綁架我的女兒,還有什麼事情是他們不敢幹的?”

劉曉寧點點頭:“好,這事情等你救回女兒之後再好好商量一下。”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劉曉寧嘆息一聲說道:“看來,我們這次行動的的確確是打到了某些人的痛點上了。他們有急眼了。”

李天逸點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劉曉寧的手機響了,拿出手機一看,立刻站起身來,十分恭敬的說道:“高書記您好,我是劉曉寧。”

“曉寧啊,你抽時間到省裡來一趟,直接來我辦公室,我聽說你物色了一個出色的秘書?把他也一起帶過來吧,我有事情要跟你交代。”對麵,傳來一個十分威嚴的聲音。

劉曉寧連忙說道:“好的,高書記,您看您什麼時間方便嗎?”

“你現在就過來吧,這事情很重要。”

“好的,我馬上過去。”劉曉寧不敢怠慢,連忙說道。

“我等你。”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劉曉寧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道:“天逸啊,你收拾一下,立刻跟我去省委,省紀委書記高京翔同誌要見咱們。”

“見咱們?應該是見您吧?我可不認識高書記啊。”李天逸有些詫異的說道。

劉曉寧笑著說道:“這個我就不知道了,不過在電話裡,高書記的的確確是點名讓咱們兩個一起過去的。就連我都不知道高書記是怎麼知道你的。看來啊,你小子真是有福啊。”

這一次,就連劉曉寧都被李天逸不知道從哪裡得來的福分給震驚了。

不過李天逸是一個比較放得開的人,既然想不明白,乾脆就不去想了。

省會遼源市。

省紀委書記辦公室內,省交通廳廳長季廣傑笑著坐在省紀委書記高京翔的對麵。

高京翔說道:“我說老季啊,你怎麼也跟年輕人開起了玩笑,李天逸那小子如果知道我突然點名讓他過來,還不得嚇壞了啊。”

季廣傑笑著搖搖頭說道:“高書記,如果你真的這樣想得話,那你肯定是想錯了,我之所以向你推薦李天逸就是因為這個年輕人的的確確非常出色,否則的話,您認為以劉曉寧同誌的眼光,他可能會直接把李天逸從青龍鎮那麼偏僻的地方提拔上來擔任他的秘書嗎?”

高京翔點點頭:“嗯,你這個說得倒是很有道理,劉曉寧我是比較瞭解的,他雖然為人處世相對保守,但是原則性很強,而且在用人上也的確有獨到之處。你這麼一說,我倒是對這個李天逸有些興趣了,怎麼著,你的意思是把他作為我們省紀委係統未來的棟樑之才來培養?”

季廣傑點點頭:“高書記,我不敢這樣說,但我要說的是,如果你不盡快把這小子籠絡住的話,那麼未來,他很有可能會被朱雲成副省長給籠絡過去,我可是聽說了,上次李天逸單槍匹馬到省會來竟然頂著巨大的壓力說服了朱雲成副省長親自喊來交通廳廳長來為鳳凰市修路撥款,你想想看,朱雲成那可是常務副省長啊,他的眼光之高、城府之深非一般人可比,而且做事原則性也很強,但是他卻偏偏為李天逸破例開了一個口子,親自打招呼讓交通廳撥款修路,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朱副省長對李天逸是相當欣賞和滿意的。

對於朱副省長的個性您應該是比較瞭解的,那也是一位愛才如命之人啊,您認為,如果他一旦對李天逸有興趣了,能不想辦法把這樣的年輕俊才收歸翼下嗎?到時候您要是再想下手可就難了。而且根據我和李天逸接觸的這幾次來判斷,這個年輕人做事十分果決,一旦他決定站在哪個陣營,那麼絕對不會再有所改變,至死不渝。所以,我才給您提出這個建議的。以我的判斷,李天逸絕對是我們白雲省他這個年齡段中,最為優秀最為出色的年輕人!沒有之一!”

高京翔有些意外的看著季廣傑。

他和季廣傑也是十幾年的老交情了,對季廣傑這位老朋友非常瞭解,他或許缺少乾坤獨斷的魄力,缺少掌控一地的氣場,但是,他看人的眼光超級厲害,和他打交道這麼多年了,在用人上,他幾乎很少出錯的。

想到此處,高京翔笑著說道:“好,既然你老季這麼強烈的推薦這個年輕人,這次我倒是要趁此機會好好的考察考察了。我們省紀委現在最缺的就是年輕的、能夠獨攬一麵的領軍人物。嗯,你幫我好好的琢磨琢磨,這次見麵,我應該怎麼設計一下考題考驗考驗他呢?”

季廣傑使勁的搖搖頭:“別別,高書記,我奉勸您一句啊,您的那種考察方式可不是一般年輕人能夠承受得了的,您三年前交給我的任務我這次好不容易纔完成,你要是把李天逸給嚇跑了,我可不負責再給你找一個同樣優秀的年輕人才了。”

高京翔卻表情嚴肅的說道:“如果他連我設計的考驗都透過不了的話,要想受到我們省紀委的重用和提拔?想都別想!”

季廣傑看到高京翔認真了,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隻能苦著臉沉默不語。

在他看來,他這位老朋友高京翔雖然平時說說笑笑的十分風趣幽默,但是,一旦到了工作上,那絕對是按部就班、一板一眼,絕對容不得半點疏漏和錯誤。也正是因為如此,白雲省的紀委工作一直都是做得非常出色的。

李天逸做夢都沒有想到,他人還在鳳凰市呢,在遼源市這邊,已經有一位超級大佬準備好了一個個巨大的坑來等著他往裡麵跳了。而這件事情,就連市長劉曉寧都不知道。

一路風塵僕僕,李天逸陪同市長劉曉寧趕到了省會遼源市。他們趕到遼源市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晚上8點鐘了,省委大院裡,省紀委書記高京翔辦公室的燈光孤獨的亮著。於那2000萬的修路資金,也交給你去想辦法,這是對你的一次重大考驗!”聽到市長劉曉寧的吩咐,李天逸苦著臉說道:“市長,那可是2000萬的資金啊,我可沒有辦法啊。”劉曉寧笑著說道:“天逸啊,我知道你肯定沒有辦法解決這2000萬資金的問題,我也無法解決,但是呢,我可以給你指出一條明路。”李天逸立刻瞪大了眼睛:“市長,您不是開玩笑吧?您無法解決的事情我能夠解決?”劉曉寧笑著點點頭:“我相信你可以的,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