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86章 以勢壓人

    

”李天逸滿臉苦澀的說道:“老兄,不是我不知進退,而是我沒有選擇啊,如果我們過山村的路修不成的話,我們村的老百姓就沒有出路啊,作為過山村的村支書,我知道我人微言輕,但怎麼著我也得努力的去爭取一下。”“你是過山村的?”保安說這話的時候,口音直接從普通話轉為方言,聽口音,李天逸感覺到很熟悉。“是啊,我是過山村的村支書。怎麼,老兄,你知道我們過山村?”李天逸有些詫異的問道。“你?過山村村支書?不會吧?那王...賈連慶沉默了一會兒,緩緩抬起頭來:“劉曉寧同誌,你剛才說得非常精彩,非常慷慨激昂,我聽了之後都感覺到熱血沸騰,但是你可曾想過,雖然我們公安係統內部存在個別的害群之馬,但畢竟是少數的,我們有必要大張旗鼓的搞你所說的各種行動嗎?那樣做會不會給外界留下一個更加不好的形象,認為我們鳳凰市公安係統存在嚴重的問題?

還有,你說要實施打黑除惡行動,我感覺你這個定位詞語就不對,我們鳳凰市並沒有黑社會,你去打誰的黑,除誰的惡?”

劉曉寧道:“賈書記,我所說的打黑除惡並沒有說是要打擊黑社會,而是要打擊帶有黑社會性質的犯罪團夥,而像杜明貴等人那樣那些採取非法拘禁、淩辱等手段威脅他人生命財產安全的犯罪組織,都是這次打黑除惡的主要目標?怎麼,賈書記你不同意嗎?”

說道這裡,劉曉寧話鋒一轉:“你不同意也沒有關係,但是今後,責任咱們必須要劃分清楚,如果今後要是再次出現類似的事件,你賈連慶要承擔主要責任,而不是我劉曉寧。”

說完,劉曉寧坐在那裡,老神在在,輕鬆自然,根本看不出他剛才那張義憤填膺的樣子。

李天逸就坐在列席位置上,默默的看著劉曉寧和賈連慶等人鬥法。

剛才劉曉寧最後那句話讓李天逸感覺到有些心馳神往。

那句話看似輕描淡寫,實則需要極大的魄力。

他相信,此刻劉曉寧的內心一定是驚濤駭浪、波濤洶湧。他這是在和賈連慶進行心理的博弈。

李天逸猜對了。此刻的劉曉寧隻是表麵上看起來比較輕鬆而已。

實際上,他的內心深處十分緊張。他不知道賈連慶會如何選擇。但是現在,在自己人單勢孤的情況下,隻能採取這種拚力一搏的方式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賈連慶眉頭緊皺,內心深處也是起伏不定。此刻,他恨死了這個劉曉寧。這傢夥太狡猾了。竟然玩出這麼一招。但是不得不說,這一招的確很見效。

因為身在官場,最害怕的就是承擔責任。官越大,越是害怕承擔責任。因為他們損失不起。

現在賈連慶有些為難了,剛才把話說得有些滿了,這個時候他不能妥協,否則的話,隻會損失他在市委常委會上的威信。但是,如果不妥協,那麼將來一旦出現責任他就被動了。尤其是作為鳳凰市的一把手,他對鳳凰市的狀況有著深刻的瞭解。

對於鳳凰市某些警察擅自參股高利貸和催債行業的內幕資訊他也是清楚的。

如果這次鄭祺母親遭受淩辱事件沒有爆發的話,他打算一點點的以一種十分溫和的方式把這個毒瘤給切掉。

但是非常可惜,就在他計劃著的時候,事件突然爆發了,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就在這個時候,市委副書記範明德突然說道:“各位,我說幾句吧。”

範明德的話打破了會議室內沉寂,眾人目光紛紛看了過來。

範明德說道:“我認為,劉市長的提議很有道理,但是,有些偏激,而賈書記的擔心也有其合理之處,所以,我認為,對於劉市長的提議我是原則上贊同,但是呢,在一些細節上必須要注意方式方法,尤其是在打黑除惡的時候,我們一定要大力宣傳,充分向全市老百姓證明,我們鳳凰市公安局和政法係統對於腐敗是零容忍的,對於害群之馬的清除是毫不手軟的,對於那些犯罪分子是雷厲風行的。唯有如此,才能做到真正的依法治國,才能真正的做到為人民做實事、做好事。”

“我同意範明德同誌的意見。”範明德剛剛說完,劉曉寧便立刻表態。

賈連慶聽到這裡,也算是找到了一個臺階,便淡淡的說道:“我也同意範明德同誌的意見。”

看賈連慶都同意了,郭炳達也不敢再堅持,因為他現在對公安局記憶體在的一些害群之馬也充滿了憎恨。

這次市委常委會雖然火藥味十足,但是劉曉寧由於全麵採納了李天逸提出來的意見,尤其是使用了李天逸提供的充分材料,最終大獲全勝,他的幾個關鍵提議最終全部透過。

而李天逸冷眼旁觀了整個常委會較量之後,他又有了新的領悟,那就是在和官場上的政治對手在進行博弈和較量的時候,自己要想取得最終的勝利,有兩個關鍵點,第一,自己的立場要始終和人民站在一起,必須要時刻注意維護人民群眾的利益。

第二,心中要有浩然正氣,做事要正派,隻要你始終光明正大的站在正義的一方,那麼你就不害怕對方玩什麼小花樣。

李天逸不知道的是,今天列席常委會的領悟對他的一生影響非常大,這讓他一生都在嚴格踐行著這兩個為官處事的原則。

散會之後,市紀委書記陳可諫先去了一趟賈連慶的辦公室,聽取了他對於市紀委專項巡視市公安局係統的指示,隨後他又來到了劉曉寧的辦公室內。

“老書記,你說吧,接下來我們市紀委該怎麼做?”對於劉曉寧這位老紀委書記,陳可諫還是非常尊敬的。因為他之所以能夠當上市紀委書記,主要是得力於劉曉寧的大力推薦,當然了,上次在301公路案上,市紀委的出色表現也為了增分不少。

劉曉寧笑著說道:“談不上什麼指示,隻要你們市紀委能夠嚴格依法辦事,不管遇到什麼人,隻要他違反了法律法規,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不需要擔心他背後有誰。怎麼樣,敢不敢做到?”

陳可諫笑了:“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既然做了紀委書記,我隨時都做好了抵抗壓力的準備。”

離開市長辦公室之後,陳可諫回到市紀委,立刻召開了市紀委專題會議,部署針對市公安局展開專項巡視行動。

與此同時,鳳凰市各大媒體全都開始大規模宣傳起來,主要是宣傳鳳凰市將會展開為期三個月的專項打黑除惡行動,尤其是針對高利貸、催債等行為進行嚴厲打擊。

透過這種宣傳,鳳凰市各大媒體將鳳凰市公安局樹立成了一個公正廉明、大公無私的高大上人民衛士形象。

不過這隻是在表麵上,而市公安局在行動的時候,卻是雷聲大,雨點小,除了抓了幾個私人放高利貸、沒有什麼背景的人之外,那些真正有背景的、尤其是有警察參股的公司一個都沒有抓。

當然了,由於各方麵配合得比較好,各大媒體上全都是一片讚揚的聲音。

與之相反的,市紀委這邊的巡視行動卻顯得低調很多。市紀委巡視人員進駐市公安局之後,一直沒有什麼大的動作。

然而,一個星期之後,市紀委書記陳可諫突然接到了一個電話:“陳可諫,你的女兒陳玉芳現在在我的手中,如果你想要讓她平安,立刻趕到雲貴省邊城縣親自向我賠禮道歉、磕頭認錯,否則的話,我會讓你的女兒生不如死的。”

隨後,陳可諫接到了對方的影片電話邀請,透過影片電話看到了他的女兒被綁在一把椅子上神情驚恐的模樣。

他的女兒今年才剛剛16歲。

看到這種情況,陳可諫氣得臉色鐵青,一方麵向公安局報案,另外一方麵,則是安撫妻子和父母,思考著對策。

他沒有想到,在這個巡視鳳凰市公安局的關鍵時刻,竟然會發生這種事情。

陳可諫女兒被綁架的事情猶如長了翅膀一般,很快就在鳳凰市傳開了。

劉曉寧辦公室內。

李天逸坐在劉曉寧對麵的椅子上,劉曉寧眉頭緊皺說道:“天逸啊,對於陳可諫同誌的女兒被綁匪劫持這件事情你怎麼看?”

李天逸沉聲道:“這個事情的詳細經過我瞭解了一下,是陳可諫的女兒放學途中騎車回家的路上,被幾名劫匪強行帶上一輛停在路邊的中巴車,而這個劫匪的身份也已經弄清楚了,是一名被陳可諫書記雙規的官員的兒子,他劫持陳玉芳的目的是想要逼著陳可諫向他賠禮道歉。”

“對方沒有勒索贖金的要求?”劉曉寧問道。

李天逸搖搖頭:“沒有,對方隻說要陳書記去雲貴省賠禮道歉,從這一點細節可以看到出來,對方十分精通法律,隻要沒有勒索贖金,即便是被抓住了,就夠不上綁架勒索罪,頂多也就是一個非法拘禁的罪名。

但是我現在最擔心的是,對方綁架陳玉芳的時機有些敏感。

您想想看,現在市紀委巡視組已經進駐市公安局有一個多星期的時間了,我估計這麼長時間了,市紀委那邊應該發現了一些重要線索,而卻偏偏在這個時候陳可諫的女兒被綁架了,這兩者之間有沒有一些必然的聯絡?如果陳可諫同誌真的要前往雲貴省的話,對市局的巡視工作會不會受到不好的影響。”

劉曉寧聽完之後臉色有些變了,輕輕點點頭說道:“如此看來,恐怕是市紀委那邊的調查進展取得了一定的突破,觸及到了某些人的敏感神經,所以他們不得不出此下策了。天逸啊,你說說看,這個時候,陳可諫同誌應該怎麼選擇?”他們看來,此刻的李天逸看起來比較可愛而純潔,比起那些官場老油條來,相處起來很是舒服。李天逸自然清楚朱雲成是在開玩笑,但如何回答同樣是考驗一個人的智慧。如果直接拒絕,那麼雙方都沒有麵子,如果直接答應,說明他是一個唯利是圖的人,朱雲成肯定不會信任他。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實話實說,用自己的誠心來化解一切。當晚上吃飯的時候,李天逸和副市長侯利群碰麵的時候,侯利群聽到李天逸竟然在一個下午的時間搞定了朱雲成,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