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85章 浩然正氣

    

時間賣到縣城去。後來,縣裡還為了修路搞過一次集資,幾乎我們過山村家家戶戶都出了錢,國家也配套劃撥了一個多億的修路資金。”說道這裡,王長水臉色一暗:“然而,我們萬萬沒有想到,這條路修了一段時間之後,竟然再也沒有任何訊息了。而我們集資的錢也沒有了下文。李書記,您說,連縣裡大力組織的修路工程都能無疾而終,這條路怎麼可能修起來?”李天逸眉頭微皺:“按理說,如果是鄉道的話,即便是按照每公裡100萬的造價,也...劉曉寧說完之後,他掃視全場,最後目光落在政法委書記郭炳達的臉上:“郭炳達書記,你是主管政法口的,您能回答我剛才所說的這些質疑嗎?”

郭炳達的臉色黑的猶如鍋底一般,臉繃得緊緊的,心中猶如燃燒著一團火一般憤怒,卻又一時之間,找不出什麼說辭來反駁。

這時,穆瑞峰說道:“劉市長,我認為你剛才所說的那些媒體質疑或許聽起來有些道理,但問題是,法律是法律,人情是人情,在法律麵前,人情是沒有用的。從法律的角度上講,鄭祺的的確確是殺人了,既然殺人了,就必須要承擔責任,而且法官並沒有判處他死刑,就是考慮到之前的那些因素,否則的話,直接就給他判處死刑了。”

劉曉寧冷笑著搖搖頭:“穆瑞峰同誌,你的這些話跟我說是沒有用的,我剛才所講的那些質疑,並不都是我的質疑,而是新聞媒體和老百姓們的質疑,是華夏千千萬萬網民的質疑,而且那些質疑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我也不想再累述,那麼現在,我再次表達一個觀點,那就是在杜明貴當場被刺傷之後,他有沒有死亡?他當時屬於什麼傷勢?如果他屬於重傷,那麼請問,他還可以駕車離開嗎?如果他是重傷,他還有力氣在醫院門口和別人吵架嗎?

而醫生最終也判斷他是流血過多而死亡,那麼請問,如果他沒有在醫院門口和別人吵架並耽誤那麼長時間,他會流血過多而亡嗎?

在這種情況下,能不能把杜明貴的死亡完全歸罪到鄭祺的身上?

我們的刑法是怎麼規定的?

第二百三十八條非法拘禁他人或者以其他方法非法剝奪他人人身自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具有毆打、侮辱情節的,從重處罰。

犯前款罪,致人重傷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那麼我還想要請問,身為執法警察,他們在現場看到的那一幕難道沒有發現,杜明貴他們已經觸犯了法律,涉嫌非法拘禁他人並且具有毆打、侮辱情節嗎?這樣的行為難道不是犯罪嗎?出警的警察是幹什麼吃的?為什麼不當場阻止犯罪活動?”

劉曉寧說完,怒視著郭炳達和穆瑞峰。

穆瑞峰道:“劉曉寧同誌,我感覺你現在是不是有些憤青啊,你應該弄清楚,當時出警的同誌已經說得非常清楚了,他們出去是去尋找證據去了?”

劉曉寧冷笑著說道:“尋找證據?這種弱智的理由也就是偏偏那些官方的調查人員罷了,除了他們相信之外,你去問問,普通的老百姓有哪個相信?”

說道這裡,劉曉寧話鋒一轉,突然說道:“穆瑞峰同誌,我今天不想就這起事件中誰對誰錯做出結論,而是想要再告訴大家一些內幕資訊,這些資訊纔是我感覺到憤怒的。”

說道這裡,列席本次會議的李天逸立刻站起身來,把手中的資料一一分發給在場的每一位常委。

等他發完之後,劉曉寧沉聲說道:“各位,大家請看清楚了,這些資料都是經過調查覈實之後的材料。

第一份材料顯示,杜明貴在三年前曾經涉嫌駕車撞死了一名女大學生,那個女孩當時就被杜明貴撞得身首異處,事發當時正值下班高峰期,杜明貴想要逃跑,被圍觀的群眾給逮住了,隨後被趕來的警察帶走了。但是,後來杜明貴卻又從派出所消失不見了,警方給出的理由是杜明貴逃走了,而後來死者家屬嚴重抗議,派出所方麵給出的理由是正在全力抓捕杜明貴。

那麼我很奇怪,就連一些普通的市民都知道杜明貴一直都跟著吳德亮從事高利貸催債活動,就光明正大的生活在我們鳳凰市的地盤上,身為警察,難道他們就不知道杜明貴的事情嗎?更何況女學生的家屬曾經親自向警察舉報過杜明貴的家庭住址,告訴警方他平時就在家裡居住,但是警方卻依然沒有抓到杜明貴。

那麼我的疑問是,如果我們鳳凰市某些警務人員稍微負起責任來,將這個肇事逃逸的司機杜明貴給抓起來,那麼還會有他被鄭祺捅死的這件事情嗎?

還有,杜明貴撞死那名女大學生之後,委託中間人給女大學生家裡送了8萬元補償金,並且威脅女大學生家族不要再告了,否則就弄死他們。女大學生家族而已曾經向警方反映過這個問題,但是警方卻連立案都沒有立案,隻是記錄了一下就完事了。

那麼我想請問,這是我們鳳凰市警方應該具有的態度嗎?

而杜明貴死亡之後,其家屬向法院起訴,要求周金紅賠償各種損失費達到900多萬元,而法院竟然全部支援了。

我感覺到非常的悲哀!

同誌們啊,一個花季的女大學生,她被杜明貴撞死了竟然就值8萬元,而一個潑皮無賴、一個肇事逃逸的犯罪嫌疑人死了,竟然被判賠償900多萬元?

天理何在?公平何在?法律的威信何在?難道我們鳳凰市的警方就是這樣踐行依法治國方針政策的嗎?”

說道這裡,劉曉寧狠狠的拍了桌子!直接將自己的水杯狠狠的摔在地上,化為片片碎片。

此刻的劉曉寧怒氣衝冠,怒視著現場的每一個人,很他們憤憤的對視著。

此刻,沒有人敢去看劉曉寧的眼睛。

此刻的劉曉寧正氣凜然,勢不可擋。

這就是正義的力量!這就是浩然正氣貫穿長虹!

看到沒有人敢和自己對視,劉曉寧站起身來,挺直了腰桿看向賈連慶說道:“賈書記,現在大家可以再看看第二份材料,這是關於我們鳳凰市非法高利貸市場的情況。

根據調查材料顯示,近些年來,由於經濟形勢不好,民營企業融資困難,尤其是銀行方麵銀根收緊,很多民營企業為了發展,不得不再社會上借高利貸,然而,很多企業家最終因為高利貸被逼得家破人亡。

而根據一些資訊顯示,那些放高利貸的人,尤其是鳳凰市幾家比較大型的高利貸公司,幾乎每家的背後都有我們鳳凰市警方人員參股其中。那麼我很好奇,吳德亮的公司中有沒有我們鳳凰市警方人員參股?”

劉曉寧說完,目光凜冽的盯著郭炳達:“郭炳達同誌,你能否給我、給所有市民一個交代?”

郭炳達氣得臉色鐵青,沉吟片刻之後,緩緩說道:“這件事情我回去後會好好調查的,如果事情屬實,不管涉及到誰,都會一查到底,絕不姑息。”

劉曉寧輕輕搖頭:“郭炳達同誌,不管你調查也好,不調查也罷,現在的事情是老百姓對於這次事件的看法已經充分發酵,他們往往會採取管中窺豹的方式來推測事情的發展,尤其是像這次鄭祺母親被淩辱事件,由於憤怒,由於氣憤,老百姓會使勁的把警方往不好的方向上去想。

這次事件屬於一個害群之馬徹底抹黑了我們公安隊伍的整體形象!

說實在的,我曾經接觸過一些基層的警察,他們非常敬業、非常辛苦,尤其是那些刑警、特警們,他們工作在危險第一線,經常要和犯罪分子展開生死搏鬥,每年都有相當數量的警察同誌為了保護人民群眾的利益而犧牲生命。

可以說,警察,是我們這個社會穩定繁榮的基石之一,然而,就是因為有部分警察為了自身的利益,或者是工作責任心不強,無視人民群眾的正常需求,而最終徹底抹黑了我們整個警察群體,影響了人民群眾對我們警察同誌們的看法。

因此,我提議,對我們鳳凰市警察係統展開一次最為嚴格的自查自糾以及紀委專項巡視工作,將那些害群之馬踢出警察隊伍,同時,為了彰顯我們鳳凰市警方對於那些涉黑勢力尤其是那些放高利貸的不法分子的零容忍態度,我們鳳凰市警方要開展一起轟轟烈烈的專項打黑除惡行動!”

劉曉寧說完,郭炳達的臉色變了,賈連慶的臉色黑了,穆瑞峰的臉色綠了。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今天的劉曉寧格外的意氣風發,幾乎以連綿不絕的言辭一步一步的營造氛圍,並最終將整個會議的導向引向了最後的結論,必須要嚴查、嚴打、嚴辦。

然而,現在的問題在於,郭炳達作為政法委書記,現在市公安局、市法院都出現了問題,那麼他這個政法委書記是要承擔領導責任的,而市公安局局長、副局長、市法院院長、副院長很多都是賈連慶的人,一旦嚴查,萬一要是查到了這些人的身上,怎麼辦?

賈連慶第一時間的想法就是憤怒,在他看來,劉曉寧這是想要利用這次機會,對自己一直對他所採取的壓製策略進行反擊。他是想要透過這次打黑除惡行動來打破自己的權力壟斷,打擊自己的威信,樹立他自己的威信甚至培植他自己的力量。

這,是賈連慶無論如何都不能容忍的。之後,確認曾立祥的確在胡不成的信用社裡沒有任何股份,至於其他村村民在胡不成信用社的存款,縣公安局表示,會全力抓捕胡不成,抓到之後,會盡量為村民挽回損失。不過在抓捕到胡不成之前,村民們的損失隻能由自己承擔,因為胡不成的信用社明顯屬於非法集資,正常的國有銀行和商業銀行都不可能給出那麼高的利益的。每一個貪婪的人都必須要為自己的他貪婪付出代價,你不能每次都讓政府為你的貪婪買單!不管是縣委縣政府還是鎮委鎮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