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84章 再次過招

    

四周立刻傳來一陣熱烈的歡呼聲!眾人充滿激動的衝向了李天逸。大家知道,這一切都是李天逸的功勞。眾人看到,原本一直站在那裡指揮的李天逸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眾人繼續向李天逸衝了過去。就在這個時候,李天逸的手機響了。李天逸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接通了電話:“你好,我是李天逸。”電話那頭傳來組織委員杜文昌的聲音:“李天逸,現在我正式代表青龍鎮鎮黨委通知你,鑑於你在過山村事件中嚴重違反組織紀律,擅自曝光整個事...聽到李天逸最後這句話,劉曉寧的臉色變得異常嚴肅。

李天逸說得沒錯,從上次女主播改變口供指責李天逸是主謀者事件發生之後,劉曉寧就意識到,鳳凰市的某些警察在工作中嚴重失職。

雖然鳳凰市警方每年都破獲大量的案件,保護了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甚至還有警察同誌因公犧牲,但是,在這些成績的背後,也存在著諸多的醜惡現象。

整頓,已經到了必須要進行整頓的時候了!

想到此處,劉曉寧沉聲說道:“天逸啊,你說得沒錯,鳳凰市的警方的的確確到了必須要展開大力整頓的時候了。不過如何下手,如何出手,卻需要我們慎重謀劃,畢竟,僅憑這一起個案,我們很難獲得足夠的理由去調整鳳凰市公安局主要領導的分工的。更何況,關於市局局長的任命,省廳也是有一定話語權的。”

李天逸點點頭:“市長,我的想法和您的不太一樣,我認為,這次的辱母案恰恰是您整頓調整市公安局主要領導的大好機會,首先,我認為,鳳凰市之所以會出現如此嚴重的高利貸放貸、催債事件,其背後的邏輯和鳳凰市公安局高層人員管理的疏忽有著直接的關係,甚至不乏有市公安局高層領導參與其中為這些人員提供保護傘的可能性。

其次,正是因為省廳對市公安局的局長任命有一定的話語權,這反而對我們來說是一個機會。如果運作得當,也許我們可以借力讓省廳派下來一個充滿正義感的市公安局局長。當然了,如果您有合適的人選,也是非常好的。但有一定,市局局長這麼重要的位置,絕對不能草率了,更不能完全任由賈連慶做主,因為現任公安局局長就是賈連慶任命的,結果現在市公安局係統問題多多,賈連慶用人不當是跑不了的。市公安局局長不作為也是跑不了的。”

劉曉寧聽李天逸說道這裡輕輕點點頭:“嗯,你說得很有道理,那麼你認為,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

李天逸拿出一份材料遞給劉曉寧說道:“市長,您看,這是我透過多個渠道得到的關於這次辱母案的內幕情況,透過這些內幕資料來看,鳳凰市公安係統問題重重,我建議,您發起召開一次市委常委會,然後……”

李天逸把自己的想法說完之後,劉曉寧使勁的點點頭,臉上露出了笑容。李天逸這個年輕人很有想法,雖然李天逸的提議依然有些地方不夠成熟,但是已經超出了他的想象,而且有些提議還是給他很大的啟發的。

隨後,劉曉寧親自來到市委書記賈連慶的辦公室。

賈連慶對於劉曉寧的到來十分意外:“曉寧市長,你怎麼有時間到我辦公室來了,有什麼事情直接打個電話不就得了。”

劉曉寧沉聲說道:“賈書記,這次的事情實在是太嚴重了,我必須要過來一趟,我認為,對於這件事情,我們必須要舉行一次市委常委會來展開深入討論,否則的話,恐怕我們鳳凰市會隨著這次事件新聞輿論的發酵而名聞全國。”

賈連慶聞言臉色也沉了下來:“你說的是哪件事情?”

劉曉寧便把李天逸向他彙報的辱母事件跟賈連慶詳細的講述了一遍,等他講完之後,賈連慶的臉色更加陰沉了:“曉寧市長,這起事件我也關注過了,不過是一起普通的故意傷害案罷了,法院方麵不是已經判決了嗎?媒體還炒作什麼?我已經責令市委宣傳部方麵對於媒體展開公關行動了,如果再有媒體胡亂報道,將要承擔法律責任。”

說話的時候,賈連慶的臉上明顯帶著幾分怒氣。

劉曉寧搖搖頭:“賈書記,恕我直言,現在以這起事件的影響力,單憑我們鳳凰市市委宣傳部根本無法也無力去阻止事件的發酵了,而且這是一起涉及我們有關部門嚴重失職、甚至是瀆職的案件,隨著越來越多內幕資訊被披露,我們鳳凰市肯定會越來越被動,我建議,立刻召開市委常委會討論此事,並對相關責任人給予嚴肅處理。否則的話,我們很難平息此處事件啊。”

賈連慶皺著眉頭道:“沒有那個必要吧?”

“很有必要,賈書記,如果您這邊不召開市委常委會的話,我這邊就要召開市政府黨組會議來解決此事,總之,這件事情必須要認真對待,絕對不能拖延甚至意圖封殺此次事件,那樣肯定會越弄越糟糕。”

賈連慶聞言,沉吟片刻,心中權衡了一下,他知道劉曉寧所言非虛,最終點點頭:“好,那就立刻舉行常委會討論此事吧,半個小時後市委常委會會議室展開討論。”

說完,他立刻給市委秘書長打電話讓他安排此次會議。

等劉曉寧離開之後,賈連慶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趙天宇,你們市公安局方麵到底是怎麼搞得?連一個小小的討債的案子都鬧得盡人皆知,還上了多家新聞媒體的報道,你這個市公安局局長是不是不想幹了?”

電話那頭,市公安局局長趙天宇正急得焦頭爛額呢。

他也沒有想到,半年前發生的案子竟然突然之間被曝光在了媒體上,並且被很多媒體挖出了很多內幕,而非常不幸的是,由於在這起案件中,當地派出所工作人員存在嚴重的失職和瀆職行為,這讓他這個公安局局長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此刻,聽到賈連慶的怒罵之後,他腦門上立刻就冒汗了:“賈書記,對不起,我也沒有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情,我正在展開內部調查,一定會給媒體一個交代。”

賈連慶道:“怎麼向媒體、向老百姓交代那是你的事情,但是我要告訴你,劉曉寧市長對此很是不滿,要求召開市委常委會討論此事,你自己好自為之。”

說完,賈連慶結束通話了電話。

趙天宇頓時傻眼了。隨即他立刻憤怒起來。他聽出來了,很有可能是劉曉寧市長對於自己隻聽賈連慶書記而不聽他的有些不滿了,這是藉機想要找事修理自己呢?

趙天宇冷哼了一聲,臉上滿是不屑之色。

劉曉寧雖然是市長,但是,他可是賈連慶親自提拔起來的,他做事一向規矩分明,派係感很強,既然自己是市委書記的人,自然要站在書記的那一邊。對於劉曉寧的指示,他要麼陽奉陰違,要麼硬頂著不辦。至於說剛剛曝光出來的這起案件,他雖然十分頭疼,但是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在他看來,這起案件頂多就是把那幾名現場出警的警務人員處理一下也就得了,根本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半個小時候。

鳳凰市市委常委會辦公室內。

賈連慶主持了這次緊急常委會。

“同誌們,這次常委會的召開是應劉曉寧市長的要求特別召開的,下麵,就請劉曉寧同誌來介紹一下情況。”說完,賈連慶看向劉曉寧。

劉曉寧也不客氣,拿過話筒後便將整個事情詳細的講述了一遍。

為了讓他能夠把整個事情講得更清楚,李天逸特別利用這半個多小時的時間,緊急做了一個PPT檔案來給講述所用。

不得不說,李天逸的這個PPT檔案做得還是相當到位的,劉曉寧一邊看著PPT一邊講,一邊引述著各個媒體的新聞報道,效果出奇的好。

等劉曉寧講完之後,他沉聲說道:“同誌們,整個事情的經過我講完了,但是,這起事件卻並沒有結束,因為隨著我們鳳凰市中級法院判決結果出來,這次案件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的反響,而更多的內幕也隨著這次判決結果的出爐而曝光出來。”

說道這裡,他語氣有些低沉的說道:“各位,現在媒體輿論的焦點主要集中在以下這麼幾個方麵,大家可以認真思考一下,媒體的這些質疑是否合適?

第一,在此次事件被曝光出來之後,我們鳳凰市公安局某派出所負責出警的工作人員表示,事發時他們就在現場。但是後來媒體曝光出來的監控影片顯示,他們出警後隻是去周金紅母子被非法拘禁的房間內轉了一圈就出去了。雖然後來警方辯解稱他們並不是乘車出去了,而是出去尋找證據材料去了,而且他們很快就回來了。因此,他們認為,事發時,他們並不算是離開現場,而是就在現場。

基於這個邏輯,新聞媒體的疑問是,既然警方說在場,那麼為什麼沒有阻止這起悲劇的產生?為什麼沒有當場製止其母受辱?如果當場製止,會有這樣的悲劇產生嗎?他們這些出警人員到底是基於什麼原因沒有當場製止杜明貴等人的淩辱行為?”

劉曉寧僅僅是把第一個疑問拋了出來,現場很多人的臉色就變得難看起來。包括賈連慶在內。

這個問題實在是太值得深究了。

“第二個疑問,既然警方當場沒有阻止的行為,憑什麼法院的判決中認為警方已經到場因此整個事件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因此斷定此次事件並不屬於正當防衛?那麼請問,當時那種狀態下,鄭祺身為一個男人,看到母親受到如此慘無人道的淩辱,他到底應該怎麼去做?請問,人的尊嚴到底重要不重要?如果是你老媽被當麵淩辱,你會怎麼做?報警了?不管用?你怎麼辦?要不要進行反抗?警方在這個時候到底在幹什麼?為什麼會離開?”

兩個問題丟擲來,全場徹底鴉雀無聲了。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反正是吳俊豪個人掏腰包,不違反八項規定和各項法律法規。按照吳俊豪電話裡的提醒,他來到316包間。這是一個充滿了文雅氣息的包間,包間很大,裡麵有屏風,有書法、有字畫,其中不乏一些名人之作。看到李天逸走了進來,吳俊豪帶著其他幾個人滿臉含笑迎了上來,熱情的寒暄著。李天逸則虛以委蛇,滿臉含笑虛偽的應付著。雙方落座之後,吳俊豪把選單遞給李天逸,李天逸看了一眼選單,臉上明顯露出一絲錯愕,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