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83章 悲劇的背後

    

給對方看病。對於李天逸這個名字,魏義軍也聽說了,知道就是這個人曝光了青龍鎮捂蓋子甚至弄虛作假隱瞞甲肝疫病不報的事情,這起事情讓通源縣很被動!這是有人要報復李天逸!甚至想要致他於死地!作為一名醫院的院長,魏義軍對於這個要求感覺到很為難,但是,卻不敢不執行!因為打電話的人他不敢得罪!做不好就會被摘掉官帽子!所以,當孫大拿他們還在路上的時候,魏義軍第一時間召集了幾個門診科室的主任開了一個簡短會議,在這次...聽到李天逸這樣說,劉曉寧臉上的表情十分嚴肅,說道:“新聞我就不看了,你給我講講到底的什麼事情讓你如此憤怒,對我們鳳凰市公安局如此不滿?”

李天逸點點頭:“市長,首先,我要承認的是,市公安局作為我們鳳凰市人民的保護神,的的確確阻止和破獲了很多關係到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大案要案,甚至有很多警察同誌為了破案,為了抓獲犯罪分子,犧牲了寶貴的生命,從我的內心深處,對於警察同誌是充滿尊敬的。

但是,就這次發生在我們鳳凰市的這起被定性為故意傷害罪的案件,我表示無比的憤怒,對於市公安局、市法院等的判決表示強烈質疑。”

李天逸說道這裡,劉曉寧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已經隱隱意識到,李天逸要說的恐怕不是一起簡單的案子,便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李天逸的身邊,靜靜的聽了起來。

李天逸道:“市長,您知道嗎?大約在半年之前,我們鳳凰市東開發區昆竹工業園區,一位生產汽車剎車片的民營企業家周金紅在兩年前,向社會人士吳德亮借款136萬元,雙方約定還款月利息為10%。

根據周金紅提供的資料顯示,截止到7個月前,她共還款188萬元,並將一套141平米價值71萬的房子抵債。

然而,由於經濟形勢不好,周金紅在把房子抵債之後,還剩最後18萬欠款,公司實在還不起了。而悲劇,也在這個時候正式拉開了序幕。”李天逸說道這裡的時候,心情變得異常沉重起來。

半年前的一天,周金紅到已抵押的房子裡拿東西。在房間裡,周金紅被吳德亮帶著人堵住,吳德亮讓手下拉屎,並將周金紅的頭按進馬桶裡,要求還錢。由於周金紅實在拿不出錢來,吳德亮等人羞辱了周金紅一番後離開。

但是,第二天,對方討債升級。周金紅和兒子鄭祺被限製在公司財務室,由四五人看守,不允許出門。

隨後,負責幫助吳德亮催賬的杜明貴帶著幾名手下用各種難聽的髒話侮辱周金紅,甚至杜明貴還脫下鄭祺的鞋子,捂在周金紅的嘴上。母子兩人瑟瑟發抖,鄭祺試圖反抗,被杜明貴抽了一耳光。杜明貴還故意將菸灰彈在周金紅的胸口。

隨後,侮辱行動升級,杜明貴脫下褲子,一隻腳踩在沙發上,用極端手段汙辱周金紅。被按在旁邊的鄭祺看到母親在自己麵前受辱咬牙切齒,幾近崩潰。”

聽到這裡,劉曉寧咬著牙罵出了一句:“垃圾!”

隨後問道:“那後來呢?”

李天逸接著講道:“幸好工廠內有一名職工不錯,他透過窗戶看到了裡麵的情況,連忙跑出去報警,過了好長時間,一輛警車才施施然開進了公司內,走進了辦公大樓。然而,真正讓我感覺到憤怒的卻是這些警察進入了辦公大樓到了案發現場看到母子被侮辱、被控製的場麵之後,隻是輕描淡寫的說了一句要債可以,但是不能動手打人。說完之後,他們就離開了。根本就沒有製止當時杜明貴等人的違法行徑,更沒有去保護周金紅和他的兒子鄭祺。”

說道此處,李天逸的聲音變得十分低沉:“市長,我以前在燕京市上學的時候也見過很多110警察出警,那些警察出警的時候,到了現場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將矛盾雙方分開,確保雙方之間不能夠再發生衝突的可能性,然後是調查雙方的責任,協調化解矛盾衝突,再進行最終處理。在燕京市,幾乎是110警察到了現場,矛盾便迎刃而解,警察同誌的責任心非常強,也正因為如此,纔有了朝陽群眾積極配合警察工作的情況出現。

這就是民心和民意。警察認真負責,而人民自然也是自發的去幫助警方,警民魚水情表現得淋漓盡致。

然而,非常悲劇的是,在我們鳳凰市,尤其是在這起事件中,我沒有看到這樣的情況,我看到的隻是一句讓周金紅、鄭祺母子傷心、絕望的冰冷到骨子裡的輕描淡寫的無足輕重的一句話。

而更令人憤怒的是,期間曾經有工廠職工拉住一名女警察的手試圖攔住警車,並且大聲的呼喊:‘如果你們警察這時候走了,他娘倆隻有死路一條。你們要走就把我軋死。’

然而,更令人憤怒的卻是,警車向後倒了一把,然後繞過那名職工徑直離開了。”

李天逸講到這裡,劉曉寧已經氣得拍案而且,雙眼瞪得大大的,咬牙切齒的說道:“可惡!可惡至極!什麼是人民警察?人民警察是為人民服務的!是保護人民生命財產安全的,他們這樣做等同於縱容犯罪分子,這是對人民生命財產的漠視,這是對他們肩上警徽的一種褻瀆,這是對他們職業道德的一種嚴重背離。此等敗類不除,何以淨化我們公安隊伍!”

李天逸這個講述的人此刻也已經是義憤填膺了:“市長,這個事情發展到這裡並沒有結束,而真正讓人憤怒的還在後麵,當週金紅和鄭祺母子眼睜睜的看著他們最後的希望——警察離開之後,他們的情緒十分激動。鄭祺更是大聲呼喊著警察叔叔幫幫我們,幫幫我們!那個時候,他還隻是一個剛滿18歲的男孩!那個時候,他始終相信這個世界上,警察叔叔是最具正義感的人!然而,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這個男孩心中的世界徹底崩塌了。因為,他盼星星盼月亮盼來的警察叔叔並沒有幫助他們母子從被侮辱的困境中解救出來,反而隻是看了一眼之後就離開了。

這個時候,杜明貴等人侮辱鄭祺母親周金紅的手段再次升級,甚至涉嫌侵犯周金紅了,鄭祺因為悲憤,因為看到警察離開受到了嚴重刺激,拚命的掙紮著,卻還是被那些催債人給拉住了。他的母親繼續遭受著淩辱。

終於,鄭祺鼓足了最後一口氣,掙脫眾人的束縛,順手抄起桌子上的一把平時削水果的刀子,直接將幾個人給捅傷了。隨後,鄭祺手持水果刀站在母親的身邊,怒視著周圍眾人,保護著辛辛苦苦把他養大的母親。

這時,有人報警,4分鐘後,警察返回。迎麵正遇到被捅了一刀杜明貴,杜明貴一手捂著肚子一邊用有些意外的口氣說道:“這小子膽子不小,竟然玩真的。”說完,他找到自己的汽車,開車前往醫院進行醫治。

這時,第二輛警車也來了。第二輛警車上的人沒收了鄭祺的水果刀並把他帶到了派出所進行審訊。隻是誰也沒有想到,杜明貴在去醫院的時候,在醫院門口和人爭吵,並最終因為流血過多而休剋死亡。

2個月前,我們鳳凰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此案。”

說道這裡,李天逸看向市長劉曉寧說道:“市長,您說,站在旁觀者的角度,在此案中,對於鄭祺傷人的行為應該如何定性?”

劉曉寧略微沉吟片刻,皺著眉頭說道:“這是典型的正當防衛!頂多算是防衛過當,更何況,事發當時,杜明貴並沒有死亡,還能夠開車離開。”

李天逸點點頭:“您說得沒錯,幾乎所有的律師界的朋友們、幾乎所有的新聞媒體和稍微懂點法律常識的人都認為,鄭祺的這種行為屬於正當防衛且防衛過當。

然而,杜明貴的家屬卻提出,鄭祺構成故意殺人罪,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並索賠830餘萬元。

鄭祺的辯護律師則提出,鄭祺有正當防衛情節,係防衛過當,要求從輕處罰。

我們鳳凰市中級人民法院卻最終判定:鄭祺麵對眾多討債人長時間糾纏,不能正確處理衝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構成故意傷害罪;鑑於被害人存在過錯,且鄭祺能如實供述,對其判處無期徒刑。”

說道這裡,李天逸慘笑道:“市長,法院的判決結果是否公平公正我們先不去管,我隻想要從情感上問一問您,如果是您站在鄭祺的角度上,如果當時您是鄭祺,您會怎麼做?”

劉曉寧沉默不語。他明白李天逸的意思,如果是他,他會毫不猶豫的和鄭祺一樣採取行動。

李天逸咬著牙說道:“如果我是鄭祺,我可能做得比鄭祺還要激烈!誰敢動我母親一根汗毛,我和他死拚到底!因為,那是我的母親!在親情和尊嚴麵前,任何事情都必須退讓!”

劉曉寧點點頭:“李天逸,你說得好,這纔是一個真正的男人!我必須要為鄭祺的行為點贊!或許站在官員的立場我們不應該這樣做,但是,作為一個大寫的人,我們應該這樣做!百善孝為先,如果看到母親在自己麵前受辱而能夠無動於衷,那是畜生!”

這時,李天逸聲音低沉的說道:“市長啊,我認為,我們可以姑且不論法院的判決結果如何,而真正值得我們注意的是,我們鳳凰市的警方在這次行動中,他們的所作所為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行為?他們所採取的執法方式,對刺激鄭祺最終走上用暴力手段來保護母親不受辱有沒有起到激化的作用?鳳凰市的警方在這次執法行動中到底存在不存在過錯?還有更為嚴重的是,為什麼我們鳳凰市大量存在著類似於吳德亮這種靠放高利貸和討債業務為生的灰色甚至黑色的產業鏈。鳳凰市的警方在這種變態產業鏈的背後,到底扮演了什麼樣的角色?您認為,我們鳳凰市的警察係統,是不是到了必須要大力整頓的時候了?”?”穀國進滿臉陰沉,看向老師李可可,卻發現老師眼皮子翻了翻,根本沒有任何表示,他隻能咬著牙說道:“不換。”“好,李天逸,下麵,就看你的了。年輕人嘛,隨便表現一下亮亮相就可以了。”樸太正貌似十分體貼的說道。然而,他的字裡行間卻表現出了對李天逸強烈的鄙視。李天逸不動聲色的看了樸太正一眼,衝著主席臺上的李可可大聲喊道:“李老,如果我要是背誦不下來的話,你可不能怪我,我是被趕鴨子上架。”李可可鼻子裡發出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