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78章 陰差陽錯

    

誰都沒有想到,李天逸在那麼多人搜查無果的情況下竟然還想要再親自搜查一遍。王誌成皺著眉頭說道:“李天逸,我看我們沒有必要再搜查了吧,這麼多同誌們都已經搜查好幾遍了,什麼都沒有發現,不如我們去下一個地方去搜查吧。”李天逸微微一笑:“王局長,我知道同誌們都辛苦了,不過呢,根據吳誌宏同誌調查得到的資訊,這個別墅裡有古怪,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第一站就來到這裡的原因。”王誌成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李天逸,你能保證...然而,對於施明強的吹噓,網民們卻不買賬了:“草,辯論會就辯論會,你吹捧領導做什麼?馬屁精。”

“就是就是,這個市政府秘書長一看就是一個靠拍馬屁當上的領導。”

“這個人做事也太務虛了,我懷疑這次辯論會的真實性。”

一時之間,各種議論之聲此起彼伏,彈幕鋪天蓋地都是批評施明強的論調。

這時,賈連慶看到現場直播的大螢幕上不斷閃過的彈幕言辭,立刻提醒道:“施明強,直接進入正題。”

施明強這才結束這次吹捧話題,說到:“好了,現在,辯論會正式開始。首先,我們請吳俊豪等被害者一方亮明觀點。”

吳俊豪因為臉被老婆抓破相了,不能出麵,姚天福繼續代替他出頭:“各位網友們,我是姚天福,也是此次事件的受害者之一,我們全都是被李天逸給灌醉了,灌倒了,後麵的影片直播全都是李天逸一手安排的,這是對我們的栽贓陷害,這是一種十分卑鄙的手段。”

姚天福說完,吳俊豪、趙金波等人紛紛表示贊同,一時之間,氣勢高漲。已經有不明真相的網民開始同情和支援他們,這一點,從彈幕上指責李天逸卑鄙無恥的言辭就可以看得出來。

不過即便是這個時候,也有一些理智的網民紛紛指出:李天逸隻是一個,怎麼可能一個人灌倒五個人,除非這五個人全都是傻瓜!否則,隻要智商稍微正常一點就不可能被李天逸一個人給灌倒的。

這時,施明強聽完五人的話之後輕輕點點頭,表情嚴肅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對於他們五個人的話,你有沒有什麼要反駁的?”

李天逸笑著說道:“我想要聽聽那幾個女主播和審訊人員到底是怎麼說的?”

施明強點點頭,看向那幾個女主播說道:“你們也說說吧。”

這個時候,那幾個女主播表現得出奇的淡定,沒有一點點的緊張,他們立刻十分順暢的講了一段故事,故事的大意是他們正在做直播的時候,有人找他們私聊,說想要請他們做一場特別的直播,每個人給好幾萬塊錢,她們一聽就毫不猶豫的同意了,而這個找他們進行特別直播的人就是李天逸。

當這些女主播出來之後,網路輿論一片譁然,尤其是影片直播彈幕更加瘋狂了,甚至有一些人說出了很多十分露骨的詞語,有誇這個女主播身材好的,有誇那個女主播技術好的,各種評頭論足不一而足。

當然了,與之同來的,還有對李天逸鋪天蓋地的聲討聲,甚至是鄙視的聲音。

李天逸聽完之後,依然滿臉淡定。

施明強再次看向李天逸:“李天逸,現在你還不想說什麼嗎?”

李天逸笑著搖搖頭:“我想要聽聽審訊人員是怎麼說的?”

審訊人員也很有默契,紛紛講述了自己的審訊過程,其大意是他們嚴格按照程式進行審訊,他們的審訊結果和女主播們所交代的內容完全一致。

等審訊人員全都說完了,施明強看向李天逸眼神冷厲的說道:“李天逸,你現在還有什麼要說嗎?你應該知道,現在所有的證據對你來說都十分不利,如果你不能拿出什麼有力的證據的話,那麼你今天必須要承認自己的錯誤行為,並向這幾名當事人道歉。”

李天逸笑著點點頭,這纔不緊不慢的站了出來,來到一名女主播的麵前,笑著說道:“你好,我們又見麵了,你剛才提到,是我聯絡的你們,是我給你們的錢,那好,現在我不想和你們做這筆交易了,請你把錢還給我。”

“那不可能!”那名女主播斬釘截鐵的說道。

“不可能?怎麼不可能,你根本就沒有完成我交給你們的任務,你們憑什麼收我的錢。”

“誰說我們沒有完成你交給我們的任務,你不是讓我們直播李天逸和他的朋友們的床戲嗎?現在我們都已經直播完了,你憑什麼還要把錢要回去,對了,其他姐妹的錢你還沒有支付呢,你總不能讓我們白白被幹吧!”

李天逸微微一笑:“這筆錢你應該去找李天逸去要啊,找我要做什麼?一切都是他策劃的啊。你應該聽過他的聲音吧。”

“聽過。”

“那還不去向他要錢去?”李天逸充滿鼓勵的說道。

女主播為了錢也是拚了,她徑直向著吳俊豪走去:“李天逸先生,麻煩你把我們姐妹的辛苦錢給我們吧,你答應我們的,每個人10萬塊!”

事情發展到這種程度,讓所有人全都大吃一驚!

不管是負責主持整個辯論會的施明強也好,旁邊圍觀等待決策的鳳凰市市委領導們也好,還是此刻看著眼前那隻香噴噴軟綿綿白嫩嫩的小手的吳俊豪也傻眼了。

傻眼的還有那些審訊人員。

在吳俊豪他們前往這邊的路上,他曾經給市局的朋友打電話,讓他們必須要求那些女主播說他們是被李天逸指使才那樣做的。

那些女主播在有些人的威逼利誘之下,最終隻能屈服,表示會按照他們的要求去參加這次辯論會。

但是,不管是那些負責審訊的人也好,吳俊豪也好,他們誰都沒有想到,這個女主播和李天逸曾經在醉仙樓見過麵,對李天逸的觀感也還不錯,因為當時李天逸並沒有佔她們的便宜,也沒有留下來,隻是給他們指明瞭方向。

此時此刻,網路上那些觀看影片直播的人也全都有些傻眼了。

這是什麼情況啊這是?

怎麼出現了兩個李天逸?到底誰纔是真的李天逸?

網民們不知道,但是現場的大部分人都清楚啊,尤其是鳳凰市的各位市委領導們,他們怎麼可能分不清誰是誰?

此刻,賈連慶的臉色黑的猶如黑鍋底一樣,他突然意識到,事情的發展恐怕超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

吳俊豪此刻也有些蒙圈了,他沒有想到,這個美女直播竟然要向自己要錢。他連忙用手一指李天逸的方向說道:“這位姑娘,你找錯人了,我不是李天逸,我是吳俊豪,他纔是李天逸,你要找李天逸要錢的話,你應該去找他要。”

美女主播牡丹卻撇撇嘴說道:“得了吧,你也別忽悠我,當時跟我聯絡的人可不就是你嘛?我不管你叫什麼名字,當時花錢請我們來直播和李天逸床戲的人是你吧?怎麼,當時要我多喊幾個姐妹來陪你們玩的人是你吧?怎麼著啊,現在吃幹抹淨就不認賬了啊?我告訴你,如果你真的那樣做的話,你就是人渣,連我們女孩子的皮肉錢都想要抵賴!”

這話說得可夠狠的!

吳俊豪的臉色也變得異常蒼白起來,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自己當時和美女主播牡丹聯絡的時候,都使用變聲軟體了,結果還是被對方給聽出來了。

不過這個時候,他是絕對不能承認的,便說道:“美女,你肯定認錯人了,我可不認識你啊。”

牡丹聞言立刻氣得粉臉通紅,她們姐妹都是外地人,在鳳凰市打拚可是不容易啊,雖然平時都老老實實地的進行直播賺錢,但是如果遇到大買賣,也是可以考慮做一次外圍的,這一次就是這種情況。

但是沒有想到,竟然碰上了吳俊豪這麼一個極品。

她氣壞了。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機說道:“你不是口口聲聲不承認你和我聯絡過嗎?我這裡有你的聯絡電話和通話錄音,我知道,你使用變聲軟體變聲了,但是你卻忘了我們是幹什麼的了。我的手機裡安裝了三款目前主流的變聲軟體,所以,如果你的聲音是經過變聲之後打過來的電話,我這手機一下子就能夠識別出來,而且我安裝的變聲軟體是付費使用版本的,這個版本是擁有聲音還原功能的,也就是說,不管你之前使用了那種各式的變聲,隻要你使用的是這三款軟體中的一種,那麼對不起,我最終接電話的時候,我聽到的就是你的原聲。我們之所以這樣做就是怕被人給黑了。”

說著,牡丹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播放了一段電話錄音。

等播放完之後,牡丹白嫩嫩的玉手繼續伸到吳俊豪的麵前:“不要再抵賴了,拿錢吧,我的10萬,其他姐妹的40萬,你說好了幹完活立刻給錢的。”

“我沒說!”吳俊豪咬著牙抵賴著。

“你說了,每個人10萬!”

“不可能!”

“就是每個人10萬!”

這時,李天逸突然說道:“吳俊豪,你也太無恥了吧,你既然跟人家談好的是每個人10萬,為什麼否認呢?”

“我靠,李天逸,你別站著說話不腰疼,我跟他們談好的是3萬,不是10萬!”吳俊豪被逼的有些急眼了,一下子沒有收住嘴,實話脫口而出!

如果是以往,以吳俊豪的聰明機智,要想讓他出現這種低階失誤根本是不可能的,但是現在,原本計劃好的讓女主播們倒戈一擊卻突然變成了對自己的圍剿,讓他心神有些淩亂,再加上李天逸突然站出來幫助女主播們強調是10萬元每個人,他的情緒一時時刻。

等他說完,會議室內一片沉寂。氣氛顯得有些詭異。

這個時候,即便是反應再遲鈍的人也看出來到底是怎麼回事了。

雖然吳俊豪說隻答應了三萬,但是問題在於,這些美女主播到底是誰找來的事情已經一目瞭然了!連慶的臉色更加陰沉了:“曉寧市長,這起事件我也關注過了,不過是一起普通的故意傷害案罷了,法院方麵不是已經判決了嗎?媒體還炒作什麼?我已經責令市委宣傳部方麵對於媒體展開公關行動了,如果再有媒體胡亂報道,將要承擔法律責任。”說話的時候,賈連慶的臉上明顯帶著幾分怒氣。劉曉寧搖搖頭:“賈書記,恕我直言,現在以這起事件的影響力,單憑我們鳳凰市市委宣傳部根本無法也無力去阻止事件的發酵了,而且這是一起涉及我們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