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73章 鴻門宴

    

天算是看出來了,之前吳俊豪等人擺的是一道鴻門宴,現在,賈連慶演出的也是一場逼著自己單刀赴會的曲目啊。李天逸的倔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他冷冷的看向賈連慶說道:“賈書記,既然您和劉市長讓我說,那我就說說看。首先,我們來分析一下力量對比。我是一個人去參加這次酒局的,請客的人雖然是吳俊豪,但是大家都很清楚,吳俊豪、姚天福、趙金波幾個人平時好的可以穿一條褲子,他們平時都是共同進退的,他們邀請我一個人去赴宴,地...聽吳俊豪這麼一說,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從機關食堂回到市委書記辦公室,吳俊豪見書記賈連慶在辦公室內,便敲門走了進去。

“賈書記,今天晚上的鴻門宴已經敲定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今天晚上,就是李天逸身敗名裂的大好機會。不過書記,我有些不明白,這李天逸不過就是一個毛頭小子而已,咱們有必要這麼處心積慮的對付他嗎?我怎麼看他怎麼都是一個不值一提的小角色啊,根本不可能進得了您的眼簾的啊,更不值得您如此重視。”

作為賈連慶最為信任的秘書,吳俊豪和賈連慶之間的關係是透過這些年的積累一點點的建立起來的。所以,很多事情他都從來不藏著掖著,不懂的地方就直接請教。

賈連慶最欣賞吳俊豪的就是這一點,勤奮、好學,是他這個秘書最突出的優點,他總是在不失時機的跟自己學習各項為官技能,而且吳俊豪的能力也非常強,自己安排他做的各種事情,他幾乎很少出現錯誤。

“小吳啊,你說得沒錯,原則上來說,李天逸這個小角色的的確確不值得我親自去關注他,但是啊,作為一名官員,你要想在官場上混得風生水起,有一點必須要記住,那就是謹慎謹慎再謹慎,一定要想法設法把對你所有的威脅扼殺在萌芽之中。

而李天逸雖然很年輕,沒有什麼工作經驗,但是,我卻能夠感受到,在這個年輕人的身上蘊藏著極其強大的爆發力和潛力,而非常不幸的是,他是隸屬於劉曉寧陣營中的人,如果說第一次301公路事件中,他誤打誤撞最終揭開了301公路案件的真相靠的是運氣的話,那麼這一次,他再次幫助劉曉寧成功化解了我這次精心策劃的一次攻勢,這就有些不簡單了。

不管這次李天逸靠的是運氣也好,實力也罷,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自從李天逸到了我們鳳凰市之後,劉曉寧在鳳凰市的地位和威信正在一點點的恢復,在這裡麵,李天逸這個年輕人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因此,儘快將李天逸從我們鳳凰市趕出去就成了當務之急,這個事情你既然安排好了,我也就不多過問了,但是我隻有一個要求,那就是你所有的行為必須要合理合法,不能被別人抓住一點點的把柄。明白嗎?”

“明白。請書記放心,對付李天逸這種小角色,手到擒來,今天晚上,就是他李天逸仕途中的最後一站!”

賈連慶滿意的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麼,繼續低頭看起了檔案。

李天逸從機關食堂回到辦公室,便立刻投入到緊張忙碌的工作中去了。對於今天晚上的飯局,他並沒有多想。因為對他而言,他雖然個性鮮明,但卻也清楚,要想做好秘書工作,就必須要顧全大局,必須要在一定程度上融入到秘書這個係統內,不能太特立獨行。

對他而言,他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學習各方麵的知識,瞭解市委市政府的執行機製,瞭解各種各樣的國家政策和官場規則。

又是一個忙碌而又充實的下午。

下班之後,李天逸便接到了吳俊豪的電話:“李天逸,你那邊下班了嗎?下班的話,直接到醉仙樓來吧,醉仙樓就在咱們市委大院前麵那條街向東走700米向北拐彎前行200米路西。”

“好的,我這就過去。”接完電話,李天逸看到市長劉曉寧已經走了出來,便沉聲說道:“市長,吳俊豪他們幾個請我去醉仙樓喝酒。”

劉曉寧聞言愣了一下,隨即笑著說道:“不錯,你能夠這麼快就和他們打成一片這很好。不過有一點我要提醒你啊,有些時候,宴無好宴,酒無好酒,凡事多留個心眼。”

李天逸聽劉曉寧這麼一說,也是一愣,他一開始還真沒有往別的方向去想,因為那個時候,他主要思考的是如何融入到這個秘書團體中。但經過劉曉寧這麼一提醒,他突然意識到,自己似乎有些太想當然了。

他想要融入秘書幫的想法是沒錯的,但是,有些時候,你想要融入人家,但是人家是否願意接納你,是否真心接納你,這些都是要打上一個問號的。

更何況吳俊豪是賈連慶的秘書,而自己是劉曉寧的秘書,而賈連慶和劉曉寧現在正處於掰手腕的關鍵時刻,吳俊豪這個時候宴請自己,肯定不可能僅僅是為自己慶功那麼簡單啊。

想到此處,李天逸充滿感激的看了劉曉寧一眼,點點頭:“市長,您放心吧,我沒有那麼好忽悠的。

宴無好宴,終究是宴,酒無好酒,終究是酒。

不管是鴻門宴也好,十麵埋伏也罷,哪怕是龍潭虎穴我也要闖他一闖,想當年關公單刀赴會,今天我也要孤身赴宴,我很想見識一下,他們能夠玩出什麼樣的花樣出來。”

聽李天逸這麼說,劉曉寧笑了。

此刻的李天逸可謂豪氣乾雲,氣衝雲霄,霸氣十足!

作為一名年輕人,就應該有李天逸這種大刀闊斧勇往直前的氣魄和膽量。

“好,你去吧。我相信你。”劉曉寧笑著離開了。

李天逸也跟在後麵出了市委市政府大院,步行前往醉仙樓。

當他來到醉仙樓前,不由得嘴角撇了撇,看來,這個吳俊豪還是沒有和自己說實話。

他嘴裡說醉仙樓並不是什麼比較豪華的地方,但是以他的目測,僅僅是從外觀上來看,這醉仙樓就不是一般的地方。因為外麵停車場內停放的汽車幾乎大部分都20萬以上的好車。

而且醉仙樓外觀裝修得古香古色的,給人一種厚重、古樸卻帶著幾分低調的奢華。

僅僅是看外觀和停車場就可以看得出來,這裡的消費肯定不簡單。

不過既來之,則安之,反正是吳俊豪個人掏腰包,不違反八項規定和各項法律法規。

按照吳俊豪電話裡的提醒,他來到316包間。

這是一個充滿了文雅氣息的包間,包間很大,裡麵有屏風,有書法、有字畫,其中不乏一些名人之作。

看到李天逸走了進來,吳俊豪帶著其他幾個人滿臉含笑迎了上來,熱情的寒暄著。

李天逸則虛以委蛇,滿臉含笑虛偽的應付著。

雙方落座之後,吳俊豪把選單遞給李天逸,李天逸看了一眼選單,臉上明顯露出一絲錯愕,因為這裡的飯菜的的確確不貴,因為選單上,飯菜的價格一般都是二三十塊錢左右,即便是比較好的大菜,最貴的也不過五六十左右,這種價格比其他那些小餐館裡的價格都要便宜一些。這裡的酒水也是平價的,基本上就是市場價格。

李天逸也不客氣,點了自己比較愛吃的鐵鍋燉魚之後便把選單遞給了吳俊豪。

吳俊豪一口氣點了七八道菜這才罷休。

最後,他又點了三瓶二鍋頭,2兩箱啤酒。點完之後,吳俊豪笑著說道:“李天逸啊,今天大家都為你高興,所以啊,我們得好好敬你,今天晚上我們大家不醉不歸!”

李天逸看到這個場麵,又掃視了一下眾人臉上的表情,尤其是當他注意到其中有一個人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戲謔和陰險的神色之時,立刻意識到了今天這場酒宴果然是鴻門宴。

李天逸心中暗暗冷笑起來。

李天逸笑著對服務員說道:“服務員,三瓶二鍋頭太少了,我們今天有6個人,這樣吧,再來9瓶。”

服務員頓時愣住了,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喝二鍋頭這種高度數的白酒一點就是9瓶的。

吳俊豪也有些蒙圈,詫異的望著李天逸說道:“天逸啊,你是不是點的有些多了?”

李天逸笑著擺擺手說道:“吳俊豪,既然你們今天是來給我慶功的,那麼今天喝酒咱們就要放開了喝,這裡不是叫醉仙樓嗎?說明他們的酒水肯定是真的,咱們今天晚上不醉不歸。這句話可是你說的啊,你不會否認吧?怎麼著,你慫了嗎?”

“草,喝酒誰怕誰啊。服務員,上酒。”吳俊豪聽到李天逸叫板,暴脾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在他看來,他們五個人再怎麼著車輪戰也絕對能夠把李天逸給灌倒。畢竟,他們每個人都是至少一斤以上的酒量。隻要能把李天逸灌倒,後麵的安排就足夠李天逸身敗名裂的了。

所以,他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李天逸的要求。

女服務員是帶著滿臉疑惑的把兩項二鍋頭給搬了過來。她開啟一瓶二鍋頭想要給眾人倒到酒杯裡,卻被李天逸給攔住了:“服務員,給每個人的麵前都擺上一瓶酒。”

服務員迷迷糊糊的案子李天逸的安排給眾人麵前擺上一瓶就,然後開啟蓋子。

李天逸拿起一瓶酒來,滿臉含笑看著眾人一眼,最後目光落在吳俊豪的臉上,說道:“吳俊豪,感謝你和各位兄弟們為我慶功,我非常高興,當然了,作為今天酒局的主角,我應該有權來決定咱們怎麼喝酒吧。我這個人做事一向講究豪氣,而且今天在場的都是爺們,所以,咱們喝酒也要爺們一點。這樣吧,咱們每個人先幹一瓶,這瓶酒喝完了,你們願意怎麼喝都行,我奉陪到底,如果哪個哥們慫了、軟了、怕了,沒關係,今天你就不要找我喝酒了,因為我李天逸是響噹噹的爺們,是站著撒尿的主,我這個人喝酒講究的是棋逢敵手將遇良才,這瓶酒我先幹了,你們看著辦!”

說著,李天逸拿起二鍋頭酒瓶,對著嘴直接倒下,一飲而盡。

這一刻,所有人全都傻眼了。尤其是吳俊豪。

吳俊豪做夢都沒有想到,李天逸竟然玩了這麼一手!

這可是一瓶56度的二鍋頭啊!這傢夥竟然直接一口全都給悶了!那可是一斤白酒啊!

推薦一本女性職場小說《鴕鳥進化記》,作者雲深無跡,有辦公室政治,有婚戀,有晉升有陰謀,文筆超強的一部作品。籲籲了,追李天逸的腳步也慢了下來。這個時候,正在向前跑的李天逸腳步一滑,突然一個轉身錯位,變成了和姚天福麵對麵,姚天福措手不及,下意識的想要收住身體,然而,李天逸卻伸出腳尖向後一帶,姚天福站立不穩,立刻摔倒在地,隨即,李天逸立刻欺身上前,一腳踩在姚天福的腰眼上讓他無法動手,然後掄起拳頭沒頭沒腦的砸了下去。這一番動作其實並不快,李天逸也是第一次做,但是,李天逸的反應很快,所有動作的時間點拿捏的相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