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72章 秘書攻勢

    

自己投資賺回來的,當然了,其買房的錢也來自受賄所得,但是,其用於購置房產的贓款滿打滿算也才500萬左右,所以,黃成虎在301公路案中受賄金額最高也不會超過1500萬,但現在的問題卻是整個301公路案中,有一個多億的錢不見了,施工方之所以停工是因為他們沒有收到施工款,也正因為如此,依然有1個多億下落不明?那麼這一個多億到底哪裡去了?我認為,301公路案不僅應該調查下去,而且我認為,301公路案很有可...雖然侯利群心中不爽,但是結果出來了,他已經無法改變,又不想捏著鼻子認了,略微思考了一下,決定還是要拿下這個政績。

當天晚上,侯利群請李天逸來到了一個十分豪華的酒店,笑著說道:“小李啊,這遼源市也算是我的故鄉了,你到了遼源市,我這個東道主得好好的招待你一番,來,不要客氣,今天我請客。服務員,來兩瓶茅臺。”

李天逸連忙伸手阻止道:“服務員,茅臺就不要上了,飯菜隨便上幾個就可以了,中央的八項規定明確指出我們領導幹部必須要厲行勤儉節約,雖然是候市長您請客,作為領導幹部,八項規定我們還是必須要嚴格執行的。對我來說,飯菜能夠吃飽就好。至於酒嘛,我已經戒酒很久了,更何況現在我們屬於因公出差,這個時候是不適合喝酒的。來壺茶吧。”

侯利群聞言,臉色有些難看,不過看到李天逸那堅定的神色,也隻能點點頭:“好,那就來壺上好的龍井茶。”

飯菜上桌,喝著茶水,侯利群笑著說道:“天逸啊,到了遼源市我有些忙,沒有能夠全程跟你去跑這件事情,我得向你道歉啊。”

這話,侯利群說的時候把姿態放得足夠低。

李天逸自然把一切都看在眼中,從侯利群前倨後恭的表現他可以推測出侯利群是有求於自己,否則的話,以他一個副市長的身份向自己道歉,那幾乎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他要親自掏腰包請自己吃飯?

“候市長,您太客氣了,您能夠陪我一起來就是給我壯膽、為我壓陣了,我非常感謝。畢竟,劉市長把這麼重要的膽子交給我,我不敢辜負劉市長的期待啊。好在終於把事情辦成了。”

李天逸笑吟吟的說著,卻語氣中暗藏玄機。

他這番話的用意十分明顯,這次前來,自己纔是整個事情的主導,而副市長不過是給自己壓陣、陪同的。

侯利群的臉色更加難看了,聲音中多了幾分嚴肅:“天逸啊,你這話說得有問題啊,我這次過來可不單單是為你來壓陣的,我是來做事的,更何況咱們兩人之間我纔是主導,你其實根本不需要有這麼大的壓力的,有什麼問題我會一力承當的。”

這話說得就有些卑鄙了。

事情沒有辦成之前,他屁都沒有放一個,更別說承擔壓力了,現在事情辦成了,想要爭奪主導位置了,明顯是想要摘桃子嘛。

李天逸笑了笑,打了個太極:“候市長,其實誰主導誰從屬這都不是事,最關鍵的是我們要想法設法把事情辦好。”

李天逸看出了侯利群的真實意圖,乾脆不和他去討論這個話題了,畢竟彙報工作的時候,不管他侯利群如何大膽,也不敢跟領導說這個事情是他一力促成的。

李天逸雖然隻是一個小小的秘書角色,但是,他最討厭的就是侯利群這種什麼事情都不願意做卻偏偏看到成績後還想要去摘桃子的官員。

對於這種人,他是絕對不會讓對方如願的。這是他做人的原則!

侯利群也是一個聰明人,聽話聽音,從李天逸的言辭之中,他聽出了李天逸的意思,很明顯,李天逸不想讓自己摘桃子。

因此,接下來,兩人吃飯的氣氛就顯得十分沉悶,晚飯後,侯利群直接離去,兩人約定第二天早上一起乘車回鳳凰市。

李天逸回到鳳凰市,剛剛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便看到市長劉曉寧從他的辦公室內走了出來,他的臉上有些激動,走到李天逸身邊,使勁的拍著李天逸的肩膀說道:“天逸啊,不錯,你幹得非常不錯,你當真是我的福星啊。”

李天逸嘿嘿一笑:“市長,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得了,別跟我貧了,給你兩天假,好好的去放鬆放鬆,休息休息,跟女朋友約會一下。可不能因為工作耽誤了人生大事。”

說道這裡,劉曉寧話音一轉:“天逸啊,聽說你到現在還沒有女朋友,要不要我給你介紹一下,我認識的優秀年輕女幹部可是不少的。市紀委就有兩三個和你年紀差不多的女幹部。”

李天逸撓了撓後腦勺憨笑道:“那個市長啊,我已經有目標了。”

劉曉寧立刻眼前一亮:“哦?有目標了,她是哪裡人啊,有時間帶我家裡來讓我見識見識唄?”

李天逸苦笑著說道:“那個……那個,是我看上了人家,人家沒有看上我。”

“啊?人家沒有看上你?不會吧?你這麼優秀,怎麼可能會有女人看不上你呢?”

這一次,輪到劉曉寧不解了。

李天逸嘆息一聲說道:“我認識她的時候,她是過山村的一名小學老師,是支教大學生,她長得很漂亮,很有氣質……”

李天逸回憶著兩人相識的過程,臉上充滿了無限的嚮往和傷感。

這是李天逸第一次對一個女孩動心,然而,這也是他遭遇的第一次拒絕。

“都說初戀是苦澀的,也最令人刻骨銘心,看來這句話一點都不假啊。天逸,你還年輕,我相信以你的聰明才智,一定會有更多美麗的女孩願意和你共度一生的。”劉曉寧輕輕拍了拍李天逸的肩膀輕聲安慰道。

李天逸苦澀的點點頭:“市長,您不用給我放假,我現在還年輕,我需要積累大量的工作經驗來讓自己變得更加出色。我希望有朝一日再次看到她的時候,能夠向她證明,我足夠出色、足夠優秀,不管她有什麼身份和背景,我都配得上她。”

李天逸還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

劉曉寧聞言,這纔有些恍然大悟,看來,李天逸認為他看上的那個女孩之所以沒有接受他可能和女孩的家庭背景有關。

劉曉寧也隻能心中暗歎一聲,不再多言,他相信,時間可以治癒李天逸心中的情感創傷。

中午食堂吃飯的時候,李天逸神情有些不振,有一口每一口的吃著。

這時,市委書記賈連慶的秘書吳俊豪和其他幾個市委常委的秘書們打好了飯菜,有說有笑的在李天逸旁邊的桌子上坐下。

他們這些人作為領導的秘書,平時經常碰麵,所以彼此之間還是比較熟悉的。平時在機關食堂吃飯的時候,往往都湊在一起吃。

眾人落座之後,吳俊豪看著李天逸心不在焉的樣子笑著說道:“李天逸,你這是怎麼了?看起來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我們可是聽說了,這次你和候市長去遼源市公關的時候可是立了大功的。可以說,你用一己之力拿下了2500萬的專項修路資金,為東萊村的脫貧致富立下了汗馬功勞,市委領導們對你的出色表現十分欣賞,都說你是咱們秘書幫裡能力最強的一個人。”

李天逸連忙擺擺手說道:“吳俊豪,你這句話我可不敢當啊,我要是承認了,你們幾個人還不得吃了我啊,我不過是運氣不錯而已,我剛剛當秘書,和各位相比能力還很欠缺啊。”

“得了,李天逸,說說吧,你到底有什麼心事,如果是什麼不好解決的事情的話,咱們哥幾個湊一起幫你想想辦法,我相信,咱們這些人合在一起,一般的事情應該難不住咱們。”吳俊豪話說得十分大氣磅礴。

李天逸擺擺手:“沒什麼,就是想起了一些不開心的事情。”

“好,既然你不肯說,那我也不勉強,李天逸,我們幾個商量了一下,鑑於你第一個在咱們秘書幫裡獲得所有常委領導們的一致認可,給我們秘書幫提了氣,長了威風,所以,哥幾個決定,今天晚上好好的為你慶祝一下,我請客,今天晚上,咱們醉仙樓不醉不歸。

當然了,我知道,你小子是一個嚴守組織紀律的人,對於中央的八項規定嚴格遵守,所以呢,我今天晚上請客的地方雖然名字聽起來大氣磅礴,其實消費不高,而且酒呢,咱們也不講究,就喝二鍋頭,一瓶不超過20塊錢,我自己掏腰包。怎麼樣,你不會不給哥幾個麵子吧?”

吳俊豪說完,其他眾人全都目光看著李天逸。

李天逸看得出來,這是他們幾個早就商量好的結果。

如果自己這個時候拒絕了他們,那麼今後他們之間就很難再相處了,然而,作為各個領導的秘書,他們之間有很多工作需要相互協調的,如果僅僅是因為一場酒局就把彼此之間關係鬧得很僵,對今後工作開展還是有些不利的。

既然吳俊豪說他親自掏腰包,而且還是普通的消費,李天逸便點點頭:“好,那今天晚上,咱們不見不散。”

敲定此事,眾人之間談笑風生,根本看不出剛才眾人集體逼宮的氛圍。

這是秘書最基本的素質。沉穩、鎮定、隨機應變。

飯後,李天逸第一個離開了。

等李天逸離開之後,一名秘書看向吳俊豪說道:“吳哥,難道你今天晚上真的要宴請這個李天逸不成?以他的性格和出身,根本不可能融入到我們這個團體中的。而且他明顯是劉曉寧的嫡係人馬,更不可能投靠到我們這邊的。你宴請他不是白費力氣嗎?”

吳俊豪嘿嘿一陣冷笑:“白費力氣?你什麼時候見我做過虧本的買賣?我吳俊豪的免費飯菜酒水豈是那麼好吃好喝的?我今天晚上擺的是鴻門宴!”又看向王二柱:“孫家的那頭牛是你弄死的嗎?”王二柱搖搖頭:“當然不是,那頭牛是孫家成家最值錢的東西,我弄死他做什麼?”李天逸點點頭:“到這裡我就有點明白了,這樣吧,王長水,孫家山,你們把給你們打進來的電話號碼告訴我。”兩人分別念出了那個電話號碼,不念不知道,一念嚇一跳。兩人的電話號碼是同一個!李天逸看著這個電話號碼,臉色陰沉了下來:“孫家山、王長水,你們看到沒有?給你們打電話的是同一個人,而且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