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71章 誠心破局

    

你參與不參與本次調查,隻要301公路案查明瞭,301公路肯定會重新修建的。而據我所知,你所說的過山村應該也屬於301公路沿線的一個點位。”說道這裡,季廣傑表情嚴肅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現在你可以再慎重思考一下,是否要參與到這次調查之中。這件事情真的有生命危險!”李天逸沉吟了片刻,隨即緩緩說道:“季廳長,我願意參與調查,一為我們過山村的老百姓,二是為了揭穿整個301公路案的真相!因為我最痛恨的...李天逸想來想去,也沒有想到很妥當的辦法。

不過這個時候,他手機的鬧鐘已經響了。看看時間,已經是下午4點左右了。

李天逸起身,到酒店外麵攔了一輛計程車直奔省委常委宿舍區。

在門口外麵,李天逸用門衛處的電話再次聯絡了朱雲成副省長家,待門衛確認李天逸的確是受邀而來之後這才放行。

李天逸來的時候,雙手空空,沒有攜帶任何禮品。

朱雲成看到李天逸空手而來,眼中一亮,看向李天逸的目光中多了幾分異樣。

笑著招呼李天逸在客廳落座之後,有保姆為兩人端上了茶水。

朱雲成笑著看向李天逸說道:“小李啊,你這次過來所謂何事?”

李天逸聽朱雲成這麼問,心中頓時就是一顫,雖然朱雲成的臉上是笑的,但是他的目光深邃,深不見底,很顯然,這句話也是頗有深意的。

李天逸猶豫了一下,隨即緩緩說道:“朱省長,我這次來主要有三個目的,第一,我要向您解釋一下,關於東萊村修路的這件事情並不是市委市政府之前就已經商定好的事情,之前劉曉寧市長曾經向賈連慶書記遞交過一份報告,要求修建以東萊村為終點、串聯其他幾個村直通縣城的一條公路,總預算在3000萬左右,不過當時,賈書記否決了這份提案。

直到您去東萊村考察,賈書記才突然提及要修這條公路的事情,並且提到了需要2000萬資金來修路。

我個人認為,如果這條路隻修東萊村,雖然2000萬綽綽有餘,但是對整個東萊村脫貧致富並沒有太大的幫助。”

聽到這裡,朱雲成的眉頭向上挑了挑,臉色變得嚴峻起來。事情的內幕超出了他的預料之外。

看來,鳳凰市一把手和二把手之間鬥得很厲害啊。

這時,李天逸接著說道:“朱省長,我要向您彙報的第二個目的就是關於如何確保東萊村脫貧致富的。

我認為,東萊村之所以一直處於貧困狀態,其根本原因有三個,一個是東萊村的交通問題,二是東萊村的自然資源問題。三是東萊村村民的生活習慣問題。

交通問題我相信您是知道的,東萊村雖然屬於山區,但是並沒有太好的風景或者煤炭等自然資源,要想脫貧致富,必須另闢蹊徑,而最大的障礙就是東萊村村民普遍比較懶,這一點,從村裡到處都是老爺們老孃們三五圍坐一起打麻將、打牌就可以看得出來。所以,如果不解決這三個問題,東萊村脫貧致富就很難實現。”

“哦?你有什麼好的辦法嗎?”朱雲成問道。

李天逸點點頭:“我目前隻是有一個比較粗略的想法。雖然東萊村各方麵沒有什麼優勢,但是東萊村有很多的山地和林地,雖然無法發展旅遊產業,但是卻可以發展養殖、畜牧產業,而且東萊村由於地理位置的原因,距離我們白雲省省會以及鄰省的省會距離都差不多,而這兩個省份恰恰都有大型肉類加工企業和奶製品企業,如果有資金注入,有配套產業政策扶植,再加上土地流轉、集中發展等諸多辦法,東萊村村民脫貧致富並不是什麼問題。

甚至整個青丘縣的情況也差不多,我觀察目前青丘縣打出的口號是招商引資,大力發展工業,但是效果並不是很好,因為青丘縣由於地理位置、交通、能源等諸多條件的限製,發展工業並不是最好的選擇,而發展農業、畜牧業纔是青丘縣最好的出爐。”

聽完李天逸所說的這些之後,朱雲成陷入了沉思之中。

很顯然,李天逸所說的這個情況他是深有體會的。

過了一會兒,朱雲成問道:“小李啊,你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但是你考慮過沒有,你想到的這些青丘縣領導不可能想不到,但是到今天為止,卻並沒有能夠實現,這裡麵深層次的根源是什麼?”

李天逸道:“這個我也曾經想過,也曾經研究過青丘縣一些相關的公開資料,青丘縣在8年之前就有領導提出要大力發展青丘縣的農業和畜牧業,但是最終卻無疾而終,其根本原因有兩個,一個是省裡的產業扶植政策不到位,青丘縣本身雖然提出了這樣的設想,卻並沒有下大力氣去推動,隻是喊出了一個口號而已。

第二個,就是農民對於這樣的口號早已經司空見慣,根本不買賬。因為之前青丘縣曾經發生過縣委縣政府號召大傢俱體養羊、甚至承諾政府包賣的事件,而恰恰在第二年,農民們積極響應政府號召大力養羊,結果之前一直都是羊肉、羊毛一路上漲的行業,到了這一年突然來了一個大轉折,羊肉、羊毛價格全麵下跌,養殖農戶損失慘重。養的越多,賠的越多。

而當時政府承諾的包賣服務是基於當時羊肉價格一路上漲、供不應求的基礎之上的,當羊肉價格下跌、供大於求的時候,政府的承諾便成了一紙空文,當時還曾經發生過一次比較轟動的群體**件,而最終的結果就是這次事件之後,再也沒有多少農民願意相信青丘縣方麵的各種政策了,大家都是各行其是。”

朱雲成有些詫異的看了麵前這個年輕人一眼,他沒有想到,這個年輕人雖然人比較年輕,但是說話做事尤其是分析起事情來有理有據,頭頭是道,甚至連歷史事件都能夠拿出來說道,這說明這個年輕人對於今天的這次見麵是進行了大量的準備工作的。

朱雲成道:“好了,你說說你的第三個目的吧。”

朱雲成道:“我今天找您的第三個目的我估計您應該也猜到了,那就是要政策、要資金。俗話說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目前就是這種情況,隻要省裡能夠給我們鳳凰市3000萬的修路資金,再給我們一些好的招商引資政策,我們鳳凰市就有足夠的信心把青丘縣的脫貧致富工作做好,尤其是可以確保東萊村能夠儘快走上脫貧致富之路。”

“你的信心很足嗎?那要是給了你們資金你們做不到呢?”朱雲成直言不諱的問道。

“劉市長把東萊村脫貧致富的工作交給了我,我敢保證,隻要能夠把這條路修通,隻要有好的政策扶植,我會促進青丘縣東萊村和通源縣過山村結成戰略合作聯盟,青丘縣出產的綠色有機畜牧產品、肉製品可以直接拿到過山村這個電商平臺來進行銷售,這對於雙方都有好處。等到青丘縣透過過山村這個平臺發展起來之後,甚至完全可以打造自己的品牌。”

朱雲成聽完之後,沉默了好一會兒。

最後,哈哈大笑起來,用手指著李天逸說道:“李天逸啊李天逸,你小子還真是一個有心人啊,都當了市長秘書了,還不忘為你曾經待過的過山村做廣告、做宣傳、拉生意啊。不過你這個想法很好,對於過山村來講,他們的品牌已經有了,但是生產發展空間有限,需要的是產業基地提供優質的產品,而對東萊村而言,他們如果能夠生產出產品,需要的是銷售產品的渠道,那麼兩個村子優勢互補,便可以一起做大做強。”

李天逸有些愧赧的笑了笑。

他非常清楚,麵對朱雲成這樣的省委領導,他必須要實話實說,給領導傳遞最正確的資訊。

“小李啊,你真的可以確定資金和政策到位之後,你說的可以實現嗎?”朱雲成問道。

“朱省長,要說確保青丘縣脫貧致富,這個我不敢保證,因為我的影響力根本達不到那裡,但是,隻要給我充分的授權,我可以確保帶著東萊村的老百姓脫貧致富,這個沒有任何問題。”

“好,不驕不躁,有自知之明,年紀輕輕就有如此覺悟,殊為不易。”

說完,朱雲成拿出手機撥出了一個電話號碼:“小季啊,你到我家裡來一趟。”

過了20多分鐘,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風塵僕僕的趕了過來。

“朱省長,您找我。”

看到進來的這個人,李天逸頓時愣住了,因為此人正是他和副市長侯利群想了很多辦法想要見卻偏偏見不到的省交通廳廳長季廣傑。雖然李天逸認識季廣傑,但李天逸這次是以共事的身份來的。季廣傑不可能因為私交而在公事上有所讓步。

朱雲成用手一指李天逸對季廣傑說道:“小季啊,這位是鳳凰市市長劉曉寧的秘書李天逸,你們好好聊聊。”說完,朱雲成便轉身回書房去了。

隨後,李天逸和季廣傑很認真的再次講述了一下自己關於東萊村發展的發展思路以及需要的相關交通政策和資金。

季廣傑聽完之後,立刻明白了朱雲成喊自己過來的真實用意。

他笑著看向李天逸說道:“小李啊,你是一個很有想法、做事很執著的人,我很欣賞你,不過有一點我要明確告訴你,省交通廳雖然有扶植名額和扶植資金,但是很多都是之前早就規劃好的,機動資金有限,所以,我能夠給你們鳳凰市提供的資金隻有2000萬,剩餘的1000萬你讓鳳凰市方麵去想辦法,而且這筆資金必須要專款專用,當然了,如果你們要想引入外力資金投資,政策方麵省廳會給予大力支援的。”

李天逸又磨了半天,最後,季廣傑這才答應給2500萬,李天逸最後自然是千恩萬謝。

等李天逸和季廣傑談完之後,朱雲成這纔再次走了出來,笑著說道:“小李啊,你很有才,要不這樣得了,你到省裡來吧,給我當秘書怎麼樣?”

李天逸隻能苦笑著說道:“感謝朱省長美意,不過我剛剛從青龍鎮調到鳳凰市,各項工作還沒有熟悉,給您當秘書我的能力目前還無法勝任,而且目前劉市長在鳳凰市情況十分嚴峻,還需要我去衝鋒陷陣,恐怕隻能辜負您的美意了。”

聽李天逸這麼說,朱雲成和季廣傑全都笑了起來。

在他們看來,此刻的李天逸看起來比較可愛而純潔,比起那些官場老油條來,相處起來很是舒服。

李天逸自然清楚朱雲成是在開玩笑,但如何回答同樣是考驗一個人的智慧。如果直接拒絕,那麼雙方都沒有麵子,如果直接答應,說明他是一個唯利是圖的人,朱雲成肯定不會信任他。

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實話實說,用自己的誠心來化解一切。

當晚上吃飯的時候,李天逸和副市長侯利群碰麵的時候,侯利群聽到李天逸竟然在一個下午的時間搞定了朱雲成,當時目瞪口呆。心中,猶如有10000匹草泥馬從心中狂奔而過,唯有滿腹鬱悶和創傷。

這麼大的政績啊,竟然全都讓李天逸一個人給拿走了。他那叫一個不爽啊。心中對李天逸便開始嫉恨起來。避我們的調查。”“那你們有什麼好的辦法來讓他們把材料拿出來給我們看嗎?”李天逸問道。兩人同時搖搖頭。“李組長,那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姚瑞剛問道。李天逸沉吟了一下,說道:“大家都上車,我們去下一個地點。我還就不信了,這天底下還能有不透風的牆。”依然是老習慣,上車之後,李天逸立刻寫了一張紙條遞給司機,司機看了紙條之後,立刻開車一路疾馳,竟然直接來到了市交通局。這次,李天逸直接找到了市交通局局長梁天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