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69章 再次做局

    

麼,我的鎮長助理,趙主任你也要幫我決定嗎?”“不敢不敢。”趙華義連忙解釋,額頭上嚇得全都是汗水。閆成峰這句話還是挺重的。“那就好,這事情就這麼定了。你去通知一下李天逸就可以了。”說完,閆成峰端起茶杯來喝了一口,趙華義趕快告辭出去了。來到門外,趙華義使勁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臉色有些難看,快步來到書記辦公室內,把剛才的情況跟書記曾立祥說了一遍,曾立祥聞言眼睛眯縫了起來,眼神中有寒芒閃過,冷哼一聲說道:...鳳凰市市委會議室內,隨著時間的推移,眾人聊天的聲音越來越小。

鳳凰市幾乎所有的常委們此刻心中都充滿了震驚,誰都沒有想到,市長劉曉寧竟然如此膽大包天,竟然敢如此在省委領導麵前託大,竟然讓常務副省長等了他那麼長時間。

就在這個時候,會議室的房門突然被人推開了,劉曉寧氣喘籲籲滿頭大汗的跑了進來。

進門之後,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主持席上的常務副省長朱雲成。

此刻,朱雲成正在和市委書記賈連慶聊著天,看起來表情十分平靜。

他連忙走了過去,一邊走一邊大口大口的喘氣,嘴裡同時說道:“朱省長您好,非常抱歉啊,我這次開會的時候沒有料到回來的路上在38中學門前堵了半個多小時,所以雖然我提前20分鐘結束了開發區的會議,但是回來的還是有些晚了,讓您和各位同誌們久等了。”

劉曉寧走上前去,主動向朱雲成伸出手來。

朱雲成站起身來和劉曉寧握了握,看看他那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的模樣,他知道,劉曉寧雖然遲到了,但是,他明顯是一路小跑上來的,由此可見他對今天的這個會議還是比較重視的,尤其是他能夠提前20分鐘就結束那邊的會議,說明他對今天自己開的這個會議還是比較重視的。

雖然劉曉寧的這番話很簡單,但是他的行為配合他的言辭,基本上化解了朱雲成心中的那一絲絲不滿。

握了握手,朱雲成笑著說道:“好了,你先坐下歇會兒吧,看你跑得,滿頭大汗的。”

劉曉寧聽朱雲成這麼一說,便徹底放下心來。

對於這位朱雲成常務副省長,劉曉寧還是有所耳聞的,這是一位才華橫溢、能力超強但也極其有個性的領導,他上任常務副省長三年多的時間,白雲省的經濟已經比之從前提高了50%左右。

不要小看這百分之五十。要知道,白雲省這些年來的經濟已經有所起色,經濟總量還是比較龐大的,而能夠在這樣的基礎上讓白雲省的經濟以每年17%的速度遞增,他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不過這位副省長同樣也是個性鮮明,做事果決,曾經有一位地級市分管建設的副市長自從八項規定出臺之後,他也不貪了,晚上也不喝酒了,但是平時也不做事了,因此,上班的時候他往往是幾份報紙,一杯濃茶,渾上一整天,結果,該市建設係統接連出了幾次事故,這位副市長根本就沒有把這些事情放在眼中,在他看來,隻要自己不貪不腐就不會出事。

然而,這位副省長朱雲成在前往該市調研了兩天之後,回來就在省委常委會提議就地免去此人副市長的職務,直接調到了省報社,當了一位副總編,而且還是沒有實權的副總編。

對於這樣性格特點十分鮮明的人,劉曉寧還是比較尊敬的。

李天逸也跟著劉曉寧進來了,他很明智的找了一個最不易被人覺察的角色,拿出了筆記本做好了記錄的準備。

會議的過程很平淡,按照流程進行彙報就可以了。

李天逸的注意力焦點一直放在賈連慶和市政府秘書長施明強的身上。

他注意到,在劉曉寧市長氣喘籲籲的向朱雲成道歉的時候,賈連慶曾經和施明強之間有眼神上的交流。

李天逸立刻就明白了。這施明強絕對是賈連慶的人。尤其是他看到賈連慶在看到劉曉寧的那一剎那,臉色變得十分難看。

李天逸心中不由得暗暗感嘆,這市裡的鬥爭還是比較激烈的嘛,不過這種層次的鬥爭往往是悄無聲息之間就將對手斬落馬下。

好在劉曉寧市長還是很機智的。其實,他們到市政府大樓下的時候,距離開會還有10分鐘的時間,如果他們是乘坐電梯上去的話,可能一兩分鐘就到會議室了。

但是,劉曉寧卻拉著李天逸直接走得樓梯,而且是一路跑上去的。因此,他們到的時候,距離正式開會時間還有兩分鐘的時間。

但是,他們到了之後全都氣喘籲籲、滿頭大汗了。

透過這個細節,李天逸又學到了很多東西。與領導相處,最關鍵的是要讓領導看到你尊重他的行為和態度。

中午的午飯是在市委機關食堂吃的。全都是自助餐。

這是朱雲成副省長的要求。他說得非常明確,觀察落實中央的八項規定、三嚴三實必須要領導以身作則!

吃過午飯之後,是領導的休息時間,朱雲成被安排在市委招待所休息。

下午2點半,賈連慶、劉曉寧親自陪同朱副省長上了汽車之後,原定是前往鳳凰市開發區去看看的,但是,朱雲成突然說道:“你們安排的地方就不要去了,我這次既然是調研,就隨即選地方吧,咱們直接去鳳凰市、青丘縣、東萊村進行考察,那裡是出生的地方。我已經有好多年沒有回去過了。”

聽到這裡,不管是賈連慶也好,劉曉寧也罷,全都有些傻眼了。

因為他們對於這個情況也並沒有瞭解多少。因為根據他們瞭解的情況,朱雲成是省會遼源市的人。他的檔案資料也是這樣寫的。

似乎看出了鳳凰市兩位主要領導的疑惑,朱雲成笑著解釋道:“小的時候,我父母在鳳凰市東萊村插隊,他們在那裡相識、相知、相愛,並結婚生了我,我是小學3年級以後才隨著父母返城的。所以,我小學三年級以前,一直都是在東萊村長大的。”

賈連慶和劉曉寧這才恍然大悟。

不過既然朱省長提出來了,他們也不敢違背,隻能硬著頭皮安排車隊一路前往青丘縣、東萊村。

鳳凰市到青丘縣的公路還是不錯的,但是,出了縣城,進入通往東萊村的道路的時候,賈連慶和劉曉寧全都傻眼了。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前往東萊村的山路那麼顛簸,一路上到處都坑坑窪窪的,正好前兩天剛剛下了一場雨,水坑裡全是水,而這條路也是通往東萊村唯一的一條路,因此,來往的車輛行人比較多,往往車速稍微快一些,坑裡的泥水便會噴濺出來,噴灑到旁邊行人的身上,引來一陣怒罵。

車上,朱雲成望著外麵那有些陌生、有些熟悉的山山水水,眼神中流露出一絲回憶和一絲傷感。

這裡,曾經是他從小長大的地方,這麼多年過去了,雖然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但是,從這山路、這房子來看,這裡依然是白雲省比較貧窮的地方。

尤其是這條通往東萊村的道路,依然像以前那樣顛簸。

朱雲成皺著眉頭看向旁邊的賈連慶說道:“賈連慶同誌啊,你們鳳凰市的工作做得不到位啊,省裡不是幾年前就已經搞了村村通工程了嗎?為什麼這東萊村的道路這麼破也沒有修整過?”

賈連慶連忙說道:“朱省長,其實這個事情我們早就注意到了,前些天剛剛開過了書記辦公會,曾經研究過青丘縣的情況,作為國家級貧困縣的青丘縣由於各種各樣的因素,很多地方並沒有完全達到村村通的標準,因此,我們市委市政府決定拿出2000萬的專項資金來解決東萊村的道路問題。朱省長請您放心,我們一定會盡快解決這些問題的。這些事情是劉曉寧同誌親自負責主抓的。”

劉曉寧聽完了,差點沒有氣死。這賈連慶太坑人了。

的確,之前他曾經向市委提交過關於解決青丘縣一些鄉村村村通工程的建議,不過那個時候,賈連慶以資金不足給否決了。

然而,今天,賈連慶竟然舔著臉說召開書記辦公會研究確定了方案,這也太能吹了。

他完全可以選擇現在把賈連慶的話揭穿,但是轉念一想,如果自己現在揭穿了,不僅在省委領導麵前表現出了他和賈連慶之間的不團結,更會影響到今後這條路的修建工作。

不過,他也不甘心被賈連慶給坑了,所以,他立刻笑著說道:“是啊,朱省長,我們之前的確商量過此事,不過當時說的是要一同把東萊村以及周邊幾個道路狀況不好的村莊道路問題一併解決。這個事情我親自負責,請領導放心。”

賈連慶笑了,他自然看出了劉曉寧的不爽,但是他不得不親自往自己設計好的坑裡跳。

現在,既然劉曉寧承認了這個事情,那麼後麵,就有他頭疼的了。2000萬資金啊,這筆錢可不是一筆小數目。鳳凰市的財政是肯定拿不出來的。

這時,已經進了村子。

村裡人很是詫異和疑惑的看著這群開著轎車而來的西裝革履的眾人,一臉的不解。

他們想不明白,為什麼會有這麼一群人來到他們的村子。

直到朱雲成下車之後,看到圍觀的人群中有一個自己熟悉的人立刻上前打招呼,熱情的交談之後,東萊村的眾人這才恍然大悟。

等朱雲成考察調研結束之後,劉曉寧的頭已經變得頭大如鬥。

因為他又多了一項新的任務,親自主抓如何幫助東萊村脫貧致富。這同樣是賈連慶為他挖的一個坑。

送走朱雲成,劉曉寧第一時間來到市委書記賈連慶的辦公室。

“賈書記,您讓我修路沒有任何問題,我非常願意,但問題是,這修路至少需要2000萬的修路資金,這問題您得給我解決啊。”劉曉寧一針見血的指出了問題的關鍵。

賈連慶立刻板起臉來說道:“劉曉寧同誌啊,組織為什麼要把我們這些人放在書記、市長的位置上,就是因為我們有能力,有魄力,對於鳳凰市的財政狀況咱們都是清楚的,我們手中並沒有這筆資金,但是沒有資金就能夠成為不辦事的理由嗎?這是絕對不行的。你身為鳳凰市的市長,就必須承擔起責任來,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把這件事情做好。你我都很清楚,朱雲成同誌身為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他的支援對我們鳳凰市的發展十分重要,如果我們連為朱雲成同誌從小長大的家鄉修一條公路都做不到,我們又如何有臉麵去請朱省長支援我們鳳凰市的工作呢?”和穆國富。”閆成峰點點頭:“好,小李啊,這些日子你辛苦了,身在疫區,要保重身體。”“謝謝閆鎮長。”聽到最後這句話,李天逸的心理暖暖的,他到過山村工作十多天了,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要自己保重身體。此刻,坐在閆成峰旁邊的曾立祥看到閆成峰三言兩語搞定李天逸,心中那叫一個氣啊,心說李天逸這小子還真他媽的邪門了,竟然不敢我一把手麵子,反而給閆成峰麵子。不過對於結果,他還是滿意的。不過離開閆成峰辦公室後,他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