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68章 深刻教訓

    

路稍微修了兩三公裡的麵子工程之外,其他很多地方最好的也就是修了路基,甚至大部分地方隻是劃好了線,連修都沒有修!以李天逸的專業知識來估算的話,到目前為止,整個專案上所花費的建築成本絕對不會超過800萬!也就是說至少有1億元以上的錢不知去向!這些錢去了哪裡?越想,李天逸越感覺到整個301公路裡麵所隱藏的嚴重的腐敗現象!作為一名選調生,作為一名村支書,他深深的感覺到,如果自己不把這次的腐敗大案給揭穿的話...李天逸坐在那裡,一遍遍的把所有自己的安排進行重新回憶,意圖查詢到自己第一次安排劉曉寧市長行程的工作是否存在一些疏漏之處。

這是他第一次作為秘書來正式展開工作,容不得一點錯誤。

李天逸思考了半天,依然沒有查詢到問題所在,但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天逸的心情卻越來越焦躁,他心中總是感覺哪裡不對勁。

李天逸索性低下頭來,讓別人無法注意到自己的臉上表情,然後閉上眼睛,把所有的場景在大腦中回放了一遍。

這是他的特長。他擁有超常的記憶能力,如果有必要的話,他可以把之前自己見到過的場景在大腦中進行回放。當然了,這個回放的準確度是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準確性下降的。

此時此刻,李天逸的身體很平靜,外間,市長劉曉寧正在講話,其他人也紛紛發言,但是對於這些,李天逸全都聽不到了,他的腦海中,之前發生的場景一遍遍的回放著:市政府秘書長施明強看似熱情實則暗藏殺機的眼神、市長劉曉寧滿臉含笑高深莫測的表情,從市政府到開發區一路上他透過車窗所看到的一切場景。

突然,李天逸的想到了一個細節。那就是來開發區路上曾經有一座中學。早晨他們出發的時候,中學的門口已經停放了一些車輛,三五成群的家長們聚在校門口聊著天。

想到此處,李天逸突然感覺身體一顫,難道問題出在這裡。

意識到可能的問題所在,李天逸沒有絲毫猶豫,根本就顧不得此刻開發區主任正在彙報工作,他直接拿出自己的手機上網查詢了一下那座中學的名稱和相關的規定,看完之後,頓時汗如雨下。

原來,那座中學是鳳凰市第38中學,他們中學實施的是軍事化的管理,該校學生全部住校,不允許走讀,一個月隻能回家一次,當然了,為了體現人性化的一麵,該校放假的時間定在每個月最後一週的週五中午。

根據網上的新聞報道,幾乎是每到這個時候,該校門前的道路10點之前就會堵得水洩不通,要想汽車行駛非常緩慢。

想到,李天逸的腦門上立刻就冒汗了。

要知道,11點鐘省委常委領導就要到市委市政府聽取書記、市長的工作彙報了,如果不考慮堵車因素,那麼他們正常速度行駛半個小時就足以到市政府大院了。但是,一旦堵車,時間就不好去確定了。

劉曉寧作為剛剛提拔上來的市長,如果被省委領導下來調研的時候你故意遲到,這是非常嚴重的政治事故。

這是一次深刻的教訓!李天逸第一次見識到官場上殺人不見血的大招!

抬手看了看時間,已經是9點40左右了。距離會議結束還有20分鐘的時間。

而根據新聞媒體的報道,每到38中放假的時候,大量家長會把私家車停在學校門口兩側,因此,這條路從上午10點開始就會進入擁堵高峰期,通行十分緩慢。

李天逸猶豫了一下,握緊了拳頭,站起身來,在眾人十分震驚的目光中,走到劉曉寧的身邊,伏在劉曉寧的耳邊低聲說道:“市長,咱們得走了,過一會兒省委領導要聽取您和賈書記的工作彙報的。”

劉曉寧有些詫異的看了李天逸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欣慰之色。

他輕輕點點頭,隨即掃向其他兩名準備彙報工作的開發區的領導說道:“各位,非常不好意思啊,市政府那邊等會兒有個十分重要的會議,我得向省委領導彙報工作,這樣吧,剩下沒有發言的同誌們,麻煩你們把你們的工作彙報以書麵材料的形式提交到李秘書那裡,由他轉交給我。我先走一步了。”

說著,劉曉寧站起身來,拿起水杯和手包向外走去。

李天逸緊隨其後。

上了汽車,來到38中門口的時候,這裡的交通幾乎已經快要癱瘓了。

車流速度超級緩慢。

他們來的時候,透過38中這短短200米長度的路段用時還不到1分鐘,但這一次,他們走過這個路段卻整整花費了35分鐘的時間。

坐在車上,李天逸腦門上汗水涔涔。

他想起來就有些後怕啊。

幸好這次會議提前20分鐘就結束出來了,如果要是按照之前預定安排的1個小時的時間去開會的話,那麼等他們趕回市委市政府大院的時候,肯定是11點之後了。

而要想從開發區那邊前往市政府,最近的道路就是這條路,想走其他道路的話需要繞行很遠。

車上,劉曉寧笑著看了李天逸一眼,突然說道:“天逸,現在你是什麼感受?”

李天逸苦笑著說道:“市長,我被施秘書長給算計了。我千算萬算,沒有算到38中這邊的情況。”

劉曉寧笑道:“其實,我看到行程安排之後就知道你被施明強給算計了,但是我並沒有提醒你,我原本打算是透過這件事情給你一個教訓的,甚至連汽車我都已經聯絡好了,如果你要是忽略了此事的話,我就會啟動預備方案。

不過我沒有想到,你竟然在最後時刻發現了這個問題,這很好,這說明你是一個比較細心的人。”

說道這裡,劉曉寧道:“天逸啊,現在,你應該明白咱們現在的處境了吧?”

李天逸表情凝重的點點頭:“市長,既然您知道施明強秘書長不是很靠譜,為什麼還要任用他擔任秘書長呢?他可是前任市長賈連慶同誌在任時最信任的秘書長啊?不是都說一朝天子一朝臣嗎?”

劉曉寧苦笑著說道:“你以為我不想啊,但現在的問題是手頭上沒有多少可用之人啊,畢竟我之前一直在紀委係統工作,不可能我剛剛擔任了市長就立刻把之前我在紀委那邊畢竟信任的人全都調過來啊,那樣一來有些不像話,二來反而會遏製了那些人的發展前途,而且即便是要用他們,也必須要等到我有足夠的能力可以給他們一個真正發揮自己的才華的平臺的時候才會考慮。”

李天逸輕輕點點頭:“市長,您有心了。”

他明白了劉曉寧的良苦用心。

此刻,市委會議室內,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朱雲成正在和市委書記賈連慶以及其他鳳凰市的常委們在聊著天,氣氛顯得十分輕鬆。

大家都在等著11點這個時間的到來。

市政府秘書長施明強列席會議。

其實,本來眾人是應該在10點50左右到這個會議室集合的。

但是,賈連慶為了故意彰顯出自己的積極主動,要求所有市委常委們10點45左右就到了這個會議室。

本來,常務副省長朱雲成的專車應該是10點55左右才會到市委大院的。

但是誰都沒有想到,朱雲成的車10點50就到了。賈連慶率領市委常委們一起迎接朱雲成進入會議室。

朱雲成看到市長劉曉寧並沒有在迎接的隊伍裡,當時臉色很是平靜,隻是淡淡的問了一句:“劉曉寧同誌怎麼沒有來啊?”

賈連慶立刻解釋道:“據我所知,劉曉寧同誌是去開發區那邊開會去了,他剛剛上任,對開發區的工作比較重視。”

這句話粗略一聽,沒有任何問題。但是要分對誰說,在什麼時候說。

這個時候他說出來,聽在朱雲成的耳朵裡就有了多種解讀了。他可以理解成劉曉寧工作比較認真負責,也可以理解成劉曉寧並沒有把他這個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放在眼中,在他劉曉寧的眼中,省委領導沒有沒有開發區的工作重要。

賈連慶一直觀察著朱雲成副省長的表情,看到他皺眉的時候,賈連慶便知道,朱雲成肯定是按照後一種方式去解讀了。

畢竟,劉曉寧一直都是以剛正不阿、卓爾不群而聞名白雲省的。

隨後,賈連慶便引導著朱雲成直接去了會議室。

到了會議室之後,賈連慶再次出招。

“朱省長,您看咱們是現在開會還是等劉曉寧同誌回來再開會?”這是一記神補刀。

表麵上,這是一種詢問,其實是一個提醒。

如果朱雲成說現在開會,那麼劉曉寧不管能否趕到,都把朱雲成給得罪了,因為他沒有及時趕過來,而副省長都已經到了,這是不給朱雲成麵子。

而如果等劉曉寧回來,這個坑更深。如果劉曉寧回來,那麼他也肯定會被朱雲成厭惡的,因為他讓副省長這麼大的領導等著他來開會,這是不尊重領導,如果劉曉寧一直沒有回來,這是打臉啊。太不給朱雲成麵子了。

朱雲成隻是淡淡的看了賈連慶一眼,笑著說道:“大家先隨意聊聊吧,我看行程單上定的不是11點開會嗎?咱們就按照行程單上規定的時間走好了。”

朱雲成能夠做到常務副省長,心胸還是有的。賈連慶接二連三的給劉曉寧下套,他自然是看得出來的,當然不願意被賈連慶當槍使。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距離11點還有不到3分鐘的時間了。

施明強興奮起來。他相信,劉曉寧、李天逸他們肯定趕不過來了。經此一事,李天逸的能力肯定會受到劉曉寧的質疑的。,也是非常好的。但有一定,市局局長這麼重要的位置,絕對不能草率了,更不能完全任由賈連慶做主,因為現任公安局局長就是賈連慶任命的,結果現在市公安局係統問題多多,賈連慶用人不當是跑不了的。市公安局局長不作為也是跑不了的。”劉曉寧聽李天逸說道這裡輕輕點點頭:“嗯,你說得很有道理,那麼你認為,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李天逸拿出一份材料遞給劉曉寧說道:“市長,您看,這是我透過多個渠道得到的關於這次辱母案的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