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65章 變臉比翻書還快

    

人堵在走廊裡,影響到了醫生的工作和病人的休息。所以,院長派了一名副院長找到病房內,把情況跟李天逸說了。李天逸聞言,看向王長水和鄉親們說道:“王主任,你帶著鄉親們先回去吧,村裡還有不少事情等著大家去做呢,我這邊沒事的,甲肝是可以治癒的,大家不用擔心的。大家不能總是在走廊裡待著,這樣會影響到其他病人和醫生的。”鄉親們一聽也是這個道理,便跟著王長水向外走去,臨走之時,王嬸說道:“娃啊,你儘管放心住院,錢...縣委辦主任吳思遠是最瞭解馬鴻昌的。

看到書記臉色黑了,便立刻明白書記的意思了,他怒視著李天逸說道:“李天逸,你這個小同誌到底是怎麼回事?還有沒有一點組織紀律性?沒有看到馬書記正在講話嗎?難道你平時就是這樣工作的?如果是這樣的話,你今後如何做好偌大一個青龍鎮的工作?你要知道,這青龍鎮鎮長和你那個村支書完全是兩個概念,如果你要是不想幹的話最好早點說,縣委可以立刻安排別人接替你的位置。

你千萬不要以為當上了鎮長就可以為所欲為了,你這個青龍鎮鎮長還是在縣委領導下的青龍鎮鎮長,縣委啥時候想要把你拿下來,就可以把你拿下來。”

吳思遠又是一番充滿了強烈暗示和批評的言辭。

李天逸這個時候也已經看清楚了,不管是馬鴻昌也好,吳思遠也罷,他們今天的根本目的其實就是過來砸場子的。這明擺著是要給自己一個下馬威,要自己在青龍鎮威信掃地啊。

而真正讓李天逸心中苦澀的是,目前這種狀況他縱容是有經天緯地之才也是無解。

因為人家根本不按套路出牌,直接使用的是強大的實力進行碾壓,作為一個才剛剛被破格提拔的鎮長,李天逸一點脾氣都沒有。

這就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啊!

此刻,身為縣委常委的閆成峰雖然心中對馬鴻昌和吳思遠十分不滿,但對於他們兩人今天的所作所為除了剛開始抗議一下之外,也沒有太多的辦法,畢竟他們是領導,對李天逸這個下屬進行訓斥還是沒有問題的。而且他們都是找到了理由的,哪怕是這些理由有些牽強。

李天逸雖然心中不爽,但是性格執拗。

吳思遠越是訓斥他,他心中的那種強烈的反感就越是強烈。

所以,聽著手機不停的響著,原本還想要結束通話的李天逸立刻放棄了這個想法,而是冷冷的看了吳思遠一眼,直接接通了電話,那一刻,馬鴻昌的臉色黑的猶如烏鴉羽毛一般,吳思遠更是氣得渾身發抖。

他們誰都沒有想到,李天逸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韙硬頂著吳思遠的訓斥還是接通了電話。

“你好,我是李天逸。”李天逸直接自報家門。

“你是青龍鎮的李天逸吧?”電話那頭傳來了一個確認的聲音。

“是的,我就是青龍鎮的李天逸。”李天逸肯定的回答。

“李天逸……”吳思遠再次嗬斥,想要讓他結束通話電話。

卻沒有想到,李天逸卻是冷冷的瞪了吳思遠一眼,為了爭這口氣,他直接開啟了擴音。

這時,電話裡傳來了一個充滿了威嚴的男人聲音:“李天逸同誌你好,我是鳳凰市市政府秘書長施明強,現在代表市長劉曉寧同誌諮詢一下你的意見。由於之前你在301專案組擔任副組長期間的出色表現,劉曉寧市長認為你是一個工作能力很強、品德兼優、很有前途的年輕人,所以,劉曉寧市長想要讓你擔任他的秘書一職,不知道你對此是否願意?”

電話那邊人一說完,李天逸愣住了,吳思遠和馬鴻昌以及其他人全都愣住了。

施明強他們可是知道的,他的聲音馬鴻昌和吳思遠也都能聽得出來,聲音的確是施明強的聲音。他現在是市政府辦的主任。

但誰都沒有想到,市長劉曉寧竟然竟然會點名讓李天逸過去擔任他的秘書。

眾人的目光立刻聚焦到了李天逸的臉上。

要知道,擔任市長秘書和擔任青龍鎮鎮長完全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如果李天逸是青龍鎮鎮長,那麼馬鴻昌可以隨意的揉捏李天逸,但如果李天逸是市長秘書,那情況可就完全不同了。市長秘書,在外出的時候,可是代表市長行事的。誰都得給市長一個麵子。

李天逸心中此刻頗為猶豫。對現在的他來說,如果繼續留在青龍鎮,自然是可以為青龍鎮的老百姓多做一些好事和實事的。但是,從今天馬鴻昌和吳思遠等人親自過來打壓自己的情況來看,即便是自己留在了青龍鎮,那麼在馬鴻昌和吳思遠等人的打壓之下,也未必能夠真正幹出什麼事情。畢竟,很多事情要想實事還需要經過縣委的批準。沒有縣委的支援,他這個鎮長要想幹出成績很難。

尤其是在301公路案和之前的甲肝疫病案這兩次事件中,他將馬鴻昌得罪得死死的,兩人之間的矛盾根本沒有任何轉圜的餘地。

因此,與其留在青龍鎮擔任鎮長,還不如前往鳳凰市擔任市長秘書一職。因為如果留在青龍鎮擔任鎮長,他未必能夠保護好過山村美好的發展成果。

但是,如果自己當了市長秘書,有了這個身份,馬鴻昌等人未必敢對過山村那邊的事情插手太多,否則的話,自己不介意在某些時候給他馬鴻昌穿些小鞋。這一點,他甚至是可以直接擺明車馬的和馬鴻昌說的。

對於小人,有些時候就不能太過於君子。

電話那頭,市政府辦主任施明強見李天逸好長時間不說話,便有些不太高興:“怎麼,李天逸,你不願意。那我這邊可就直接回復劉市長了。”

李天逸連忙說道:“施秘書長,你誤會了,我願意,我非常願意,不過我有些猶豫的是,我沒有什麼經驗,就是擔心給領導添麻煩。”

施明強聞言笑著說道:“沒有經驗不算什麼,隻要你勤奮好學就可以了,沒有誰天生就什麼都會的。那這樣,我這就把檔案發到你們縣裡,把你的檔案和資歷調過來。你準備做好交接工作吧。”

說完,施明強結束通話了電話。

這一下,縣委書記馬鴻昌、縣委辦主任吳思遠全都傻眼了。之前其他那些跟著縣委書記起鬨批評李天逸的人也全都傻逼了。

這麻雀轉眼之間就變成鳳凰了。

市長秘書啊,這可不是一個簡單的角色。往大了說,是可以代表市長直接和下麵溝通的,即便是再往小了說,那也是有著讓很多人畏懼的天然優勢的,這可是可以在市長麵前說上話的人,尤其是施明強剛纔在電話裡也說了,劉曉寧市長之所以選擇李天逸擔任市長,是因為他看重的是李天逸在301公路案上的出色表現,這說明劉曉寧市長對李天逸非常欣賞,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李天逸未來很有可能會取得劉曉寧市長的信任和重用。

有了劉曉寧市長的信任和重用,哪怕劉曉寧目前在鳳凰市市委裡被賈連慶書記壓製得死死的,但李天逸的個人前途還是非常遠大的。

此刻,閆成峰的臉上已經露出了欣慰的笑意。

他看得出來,李天逸剛才的猶豫和最後時刻的果決。能夠在正確的時間正確的地點做出正確的抉擇,這說明李天逸已經成熟了。李天逸已經不再是剛開始到青龍鎮那個毛頭小子了。

閆成峰真心為李天逸高興。

相反的,馬鴻昌和吳思遠心中氣得要死,但是麵對眼前殘酷的現實,他們不得不有所行動。

馬鴻昌上前一步,滿臉含笑著拍了拍李天逸的肩膀說道:“天逸啊,恭喜恭喜,你成了市長秘書以後,千萬不要忘記咱們通源縣縣委對你的大力培養啊!至於我剛才批評你的那些話,你千萬不要往心裡去,我那也是為你們青龍鎮經濟發展過程中出現的狀況感到著急,你作為一個想要為老百姓做事的年輕人俊才,應該可以理解我的。”

李天逸心中暗道:“理解?理解個屁,你丫的剛才就是想要砸我的場子給我下馬威的,你以為老子眼睛瞎啊?”

不過雖然李天逸心中那樣想著,臉上卻已經擠出了一個十分虛偽的笑容:“馬書記,我理解的,你的高瞻遠矚深謀遠慮的確值得我們青龍鎮幹部學習啊。”

聽李天逸這樣說,馬鴻昌先是有些錯愕,因為此刻,他心中已經做好了李天逸不給他麵子的準備,卻沒有想到,李天逸竟然這麼給他麵子,和他虛以委蛇起來。

這樣也好,大家省得撕破臉了。哪怕是此刻大家都希望狠狠的收拾對方,但雙方都在竭力控製著自己的情緒。

這一刻,李天逸感覺自己真的心好累。不過,為了過山村老百姓,為了過山村未來的前途,他不得不如此。

“馬書記,我馬上就要去市裡了,所以有件事情想要擺脫您一下。”李天逸笑著說道。

“好,有什麼事情你儘管說。”馬鴻昌也心情愉悅的說道。

“馬書記,是這樣的,我來青龍鎮上任之前聽有人說縣裡打算派專人前往過山村擔任村支書,要將過山村作為一個特殊的縣直管村來管理,甚至要把過山村當成一個鎮來對待。恕我直言,我認為這樣做是十分不妥當的,我認為,過山村目前還沒有發展到那種地步,目前的過山村正處於事業穩定上升期,需要的是穩定和團結,如果縣裡直接派人下去,恐怕很難融入過山村,一旦過山村內部亂了,改革發展的大計也就危險了,所以,為了過山村未來的發展,我希望縣裡步子不要邁得太急,給過山村留出幾年全力發展的黃金時間,你看可以嗎?”

馬鴻昌猶豫了。

說實在的,李天逸聽到的這個訊息是真的。畢竟,整個通源縣這麼多年就出了過山村這麼一個耀眼的明星,這是最顯赫的政績,馬鴻昌不想摘桃子是不可能的。

但是現在,剛才自己把李天逸得罪的那麼狠,他都忍了,目的就是為了給過山村爭取一個自由發展的空間,他能拒絕嗎?

如果自己拒絕了,那麼李天逸今後會不會給自己找麻煩。要知道,今後,他可是市長秘書了。

猶豫了一下,馬鴻昌最終還是捏著鼻子點點頭:“嗯,李天逸同誌是從過山村出來的,你對過山村是最瞭解的,你放心吧,縣裡一定不會輕易去幹涉過山村的發展的,畢竟,我們大家都希望過山村能夠快速發展嘛。”

隨後,青龍鎮方麵為李天逸準備了熱烈的歡迎儀式,至於工作交接,完全沒有那個必要。因為李天逸還沒有正式上任呢。現在李天逸需要做的就是等鳳凰市的任職檔案下來,把檔案關係轉一下就可以了。

鳳凰市。

市委書記賈連慶的辦公室內。

市政府辦主任施明強滿臉諂媚的向賈連慶彙報工作:“賈書記,剛才劉曉寧市長讓我通知青龍鎮的李天逸,準備錄用他擔任市長秘書。”

“李天逸答應了?”賈連慶聞言不由得眉頭一皺,問道。

對於李天逸這個名字,賈連慶並不陌生,這傢夥當初在原來的市委書記韓淞任的辦公室內為了保護301公路的材料,為了保護梁天華,竟然敢直接頂撞自己這個堂堂的市長,這絕對是一個膽大包天的傢夥。

最關鍵的是,這是一個十分有心機的傢夥。301公路案最終竟然真的被這傢夥給理順了,自己這一係的人馬因為301公路案損失慘重。

因此,對於李天逸,賈連慶印象十分深刻,十分惡劣。

“是的,李天逸答應了。估計明後天他就會過來履職了。”施明強說道。

“哦,這樣啊,施明強同誌,等李天逸同誌來了之後,你作為市政府的老牌秘書長,必須要好好的指導指導我們這些年輕的晚輩們,要讓他們學會尊重領導,學會尊重組織紀律,學會按照政治規矩去做事,明白嗎?”賈連慶說得輕描淡寫,聽起來沒有一點毛病。

不過施明強卻聽清楚了。

賈連慶這是在暗示自己等李天逸來了之後,要好好的教訓教訓他啊,很顯然,賈書記和李天逸之間有過矛盾啊,對於李天逸怒懟賈連慶的那個事件,他也是有所耳聞的,他今天過來,也是向賈連慶來邀功的。

他等的就說賈連慶的這句話。

聽完之後,他立刻信誓旦旦的說道:“賈書記,請您放心,等李天逸同誌到了我們鳳凰市之後,我一定親自好好的指點指點他的,作為一個後生晚輩,不尊重領導不尊重組織紀律怎麼行呢?”

兩隻老狐狸相視一笑。

李天逸並不知道,他人還沒有到位,已經有人早就給他在鳳凰市挖好了坑,就等著他往裡麵跳了。下,你竟然讓他擔任你們鳳凰市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該不會是你擔任組長吧?”“就是如此。”“你……你……老韓啊,我是真的服了你了,你也太有魄力了?你熟悉李天逸嗎?你知道他的脾氣秉性嗎?你知道他的人品道德嗎?”季廣傑也被韓淞任給嚇了一跳。韓淞任嘿嘿一笑:“老季啊,你這個人哪裡都好,就是有時候做事太保守,而我呢,做事則大開大合,這就是為什麼我能當市委書記而你隻能當交通廳廳長的原因。既然你那麼看好李天逸,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