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63章 穆國富的抉擇

    

給狗娃治病的時候也聽醫生們說了,喝涼水和吃生菜、不熟的食物是最容易感染甲肝病毒的,你們誰要是不怕死,不怕被傳染,你們就繼續那樣做,沒有人管你們的死活!就這樣吧!”李天逸做夢都沒有想到,就是老王頭這幾句話,竟然把他操心上火踏破鐵鞋都沒有搞定的村民工作輕描淡寫的解決了。村民們對他這個年輕書記的話不在意,對孫家山和王長水的勸說不在意,但是,老王頭幾句話之後,村子裡竟然再也看不到有人喝涼水了,每家做飯的時...在李天逸觀察閆成峰的同時,閆成峰也在觀察著李天逸。

他看到了李天逸眼神中流露出來的那種不甘、悲憤,也看到了李天逸眼底深處潛藏著的執著和淡定。

“真是一個心理無比強大的年輕人啊。”閆成峰心中感慨道。

就在這個時候,李天逸的手機響了。

他拿出手機一看,是一份檔案,是穆國富透過微信發給他的。

李天逸接收檔案,開啟看了了一眼,臉上立刻露出震驚和狂喜之色。

隨即,他仔仔細細的看完這份檔案,然後回覆了兩個字:“謝謝。”

“不謝。”這是穆國富的回覆。

男人之間不需要多說什麼,行動便是最好的回答。

穆國富用實際行動告訴了李天逸他的抉擇!

他穆國富要和人民和正義站在一起,他穆國富雖然當了近兩年鎮委書記曾立祥的書記助理,但是,他穆國富並沒有和曾立祥同流合汙,他依然是那個懷抱青春和夢想的選調生公務員!

李天逸笑了。

拿過手機,遞給閆成峰:“閆書記,這是關於曾立祥貪汙、受賄、私相授受的舉報材料,裡麵有曾立祥最近兩年來每一筆受賄記錄和權謀操作的詳情,您看對您有沒有幫助?”

閆成峰接過李天逸的手機仔仔細細的看完之後,笑了,衝李天逸豎起大拇指:“天逸,你小子真有辦法啊。行了,咱倆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了,一切都交給我吧,曾立祥想要把我調走,現在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誰會被調走!”

說道最後,他嘴角上露出一絲冷笑:“恐怕未必隻是調走那麼簡單啊?”

李天逸當即把那份檔案轉發給閆成峰一份,隨即便離開了鎮委鎮政府大院,回到了過山村。

至於說後麵的事情,李天逸非常清楚,那不是他們一個剛剛進入官場的菜鳥新丁可以參與的,即便是參與,也沒有任何用處。

李天逸相信,閆成峰能夠從市裡直接空降到青龍鎮,絕對不會是無根之水,無本之木。

李天逸的想法是完全正確的。

就在第二天上午,通源縣紀委一位副書記親自帶隊,將正在開會的青龍鎮鎮委書記曾立祥直接雙規了!在曾立祥被雙規的當天,鳳凰市紀委便在其官方網站上釋出了這一訊息。

李天逸注意到了這個細節,心中暗道:“看來,這位閆鎮長在市紀委也是有人的啊,否則的話,不可能縣紀委這麼快就採取行動,最關鍵的是,縣紀委這邊行動剛剛結束,市紀委那邊就釋出了訊息,這是一個看起來無關緊要,但是聰明人一眼就可以看到其中關聯的資訊,這個細節向外界透露的資訊是,曾立祥被雙規的背後,有市紀委的影子,李天逸相信,如果閆成峰隻是把那份舉報材料交給縣紀委的話,以馬鴻昌和曾立祥之間的關係,馬鴻昌是絕對不會被雙規的。那麼曾立祥被雙規了,就說明推動此事背後的力量,是馬鴻昌都不敢輕易去得罪的。

隨後,青龍鎮的一係列變化讓李天逸大感意外。

第一個變化就是隨著曾立祥被雙規,閆成峰從鎮長變成了鎮委書記,鎮長則是從外鎮調過來的,李天逸則成為了青龍鎮的副鎮長,鎮委常委,但依然兼任著過山村的村支書位置,平時依然以主抓過山村的發展為主。

而青龍鎮原本隸屬於馬鴻昌的幾個嫡係鎮委委員,有的被調離了青龍鎮,去了別的鄉鎮或者縣裡,有的則選擇了中立。

經此一役,閆成峰在青龍鎮徹底站穩了腳跟。

擔任了鎮委書記的閆成峰對李天逸在過山村所做的事業給予了全力支援,過山村幾乎是每個月都會有一番巨大的變化。

半年之後,過山村一個村的GDP已經比青龍鎮其他村子都加在一起還要多了,佔整個青龍鎮GDP的百分之60%!

僅僅兩年時間,過山村成為了整個通源縣最富裕的村子之一。而青龍鎮的GDP隨著過山村旅遊景點的火爆,也開始有了騰飛的跡象,幾乎是每個月GDP都在增加。

而閆成峰和李天逸也因為過山村奇蹟引起了市委很多領導的關注,隻是李天逸自己不知道罷了。而閆成峰則在2個月前被增補為通源縣的縣委常委!這是青龍鎮裡出來的第一位縣委常委!

2年的時間,以前那個貧窮落魄的過山村不見了。

寬闊的公路,來往不斷的汽車,車水馬龍,人流如織。但如此多的人流和車流之下,過山村依然乾淨整潔,綠水青山,小橋流水,空氣清新。

魏發財現在是真的發財了,大量的物流業務讓過山村物流中心收入不菲,作為物流中心的主要管理者和股東,魏發財年分紅超過七八萬,他已經買了一輛國產長城牌汽車,往來於青龍鎮和過山村之間,腰桿挺直,精神煥發。

至於說上訪?魏發財早就不幹那事了,而青龍鎮如果有哪個村子裡有人要去上訪,青龍鎮搞不定的,直接去找魏發財,魏發財過去一陣忽悠,對方很快就偃旗息鼓了,上訪能賺幾個錢?實實在在的做事業發財纔是根本!

甄珂蓮一家就更不得了了,曾立祥垮臺了,在李天逸的幫助下,甄珂蓮一家一紙訴狀將強佔了甄珂蓮一家採石場的曾立祥的親戚告上了法庭,在大量的事實和證據麵前,對方無可抵賴,不僅本身鋃鐺入獄,還不得不把採石場還給了甄珂蓮一家,並且對甄珂蓮一家進行了經濟補償。

而拿回了採石場和钜額的經濟補償的甄珂蓮一家,最終決定將採石場徹底關閉,確保過山村可以擁有綠水青山!

因為有了過山村物流中心的股份,甄珂蓮一家已經不需要採石場那種靠犧牲環境和資源所換取的錢財了。

整整兩年了,李天逸選調生試用期也徹底結束了!

由於李天逸在過山村的出色表現,經過縣委常委閆成峰的提議,縣委常委會討論透過,李天逸破格提拔為青龍鎮的鎮長!

這天早晨,天剛矇矇亮,天空中飄著濛濛細雨。

村委會那破舊的房間內,李天逸手中夾著鋪蓋卷和一個簡單的揹包從住了兩年的村委會老房子裡走了出來。

這兩年來,過山村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裡建了整個青龍鎮最大的超市賣場,建了整個青龍鎮最氣派的賓館、飯店,建了整個青龍鎮最大的停車場,建了整個青龍鎮第一家室內體育館和遊泳池,也建設了整個通源縣第一座村民別墅小區。

但是唯獨沒有變化的便是過山村村委會大院。

有很多人曾經建議李天逸把村委會大院重新修建一下,畢竟現在的過山村不差錢了。卻被李天逸拒絕了。

李天逸語氣凝重的對過山村村委們說道:“同誌們啊,我們過山村雖然已經發展起來了,但是不要忘了,我們過山村能夠有今天的發展是多麼的不容易,我們過山村雖然富裕起來了,但是我們周圍的鄉親們還有很多生活在貧困線上,我們必須要盡我們最大的努力,幫助鄉親們發展起來。我們自己也要時刻記住,我們曾經生活的困苦和艱難。

我們這些村幹部必須要記住,我們首要的任務是發展我們過山村的經濟,保住我們的綠水青山,這些纔是我們過山村能夠得以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我希望我離開之後的村支書和村長一定要牢記這一點,我們這些村領導必須要記住,村集體的錢,不是用來修建樓堂館所的,是用來發展村裡的經濟改善基礎設施的。”

就是因為這次會議,過山村這個逐漸從一個小山村走向通源縣走向鳳凰市的小山村永久的保留了村委會這個地方,後來歷任村支書都牢記了李天逸的這次講話,而過山村也逐漸從一個小山村發展成為了一個超級小鎮。

當然了,這是後話。

李天逸走出村委會大院,外麵,一輛鎮政府派過來的汽車已經停在外麵,準備接李天逸回青龍鎮就職。

隻是李天逸沒有想到,自己起的這麼早,外麵街道上汽車兩側卻已經站滿了過山村的村民。

大家沒有人高聲喧譁,全都默默的站住濛濛細雨中,靜靜的看著走出來的李天逸。

“李書記出來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

隨即,李書記李書記的呼喊聲響徹了整個過山村。

原本安靜的村民們一下子變得情緒激動起來。

村民們有人的人手中拿著一箱子過山村品牌的雞蛋,有的人手中拿著過山村品牌的土雞,有的人手中拿著過山村品牌的山貨,簇擁到了李天逸身邊。

“李書記,這是我家的土雞蛋,給您放在車裡吧?”

“李書記,這是我從山上採摘的野蘑菇,給您放在車上吧。”

“李書記……”

看著眼前的情形,李天逸有些頭疼了。他攔住一個正要開啟後備箱往裡麵放雞蛋的老者說道:“王大爺,您可不能坑我啊,中央可是有八項規定的,我們領導幹部是不能隨意接受別人的禮物的。”

老王頭很認真的看著李天逸說道:“天逸啊,中央的八項規定我也是知道的,不過我們可不是外人啊,我們是你的親人!我還從來沒有聽說給親人送點土特產就觸犯八項規定啊!再說了,當初我孫子在鎮醫院外麵重病需要住院治療的時候,那個胖醫生說我們沒錢不讓我們住院,是你拿出了2000多塊錢給了我,讓醫院給我孫子治病,這才保住了我孫子的性命,這可是救命之恩啊,這樣的大恩大德,送你一箱子雞蛋誰敢說個不行?我老頭子跟他拚命!

我可是聽說了,當年你到青龍鎮的時候,身上就帶著那2000多塊錢,就因為把那錢給了我,你後來那一個多月的時間了,你幾乎天天啃饅頭,吃泡麵。李書記,這就是恩情啊!

李書記,大道理我也不懂,但我知道,中央八項規定針對的是那些不守紀律的貪官汙吏,你李天逸書記為我們過山村做了這麼多的好事,我們是發自內心的想要表達一下我們對您的感謝,我相信即便是中央領導到了這裡,也不會勒令你不收的。因為你收下的並不是我們的禮物,而是我們的民心和民意啊!”

“是啊,李書記,你就收下吧,沒有你李書記,就沒有我們過山村的今天。我們過山村現在每年收入上千萬,而您呢,依然拿著財政發給您的死工資,您從來沒有從我們村集體中拿過一分錢的分紅,對於您這樣的官員,誰要是敢說您違反八項規定,我們過山村老百姓親自找他評理去!”

“李書記,要我說啊,您在我們過山村的所作所為,纔是真真正正的貫徹了中央的各項政策,纔是實實在在的遵守了中央的八項規定!”

“李書記,我們老百姓的眼睛是雪亮的!我相信,黨組織的眼光也是雪亮的!我們的心意你必須要收下!”

村民們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李天逸和村民之間深厚的友誼,在這些言語之中逐漸的展現了出來。

看著鄉親們的熱情,李天逸知道,這些村民的心意不收下是不行了。

李天逸眼中噙著淚花,點點頭:“好,好,我收下,收下。”

李天逸收下的不是禮物,而是過山村的民心和民意。

李天逸離開的時候,車上,載滿了過山村鄉親們送的各種土特產,然而,車並不大,連百分之一鄉親們的東西都沒有裝上就已經滿了。

很多過山村的鄉親們手中抱著自家的禮物,望著李天逸離去的汽車殘影默默的掉著眼淚。

這就是他們過去兩年的村支書啊,這就是那個剛到過山村就和他們村民發生嚴重衝突甚至對立的村支書啊,但是兩年過去了,李天逸已經成為過山村村民心中的一個標杆,一個保護神,他用他那單薄瘦削的身體,扛著整個過山村飛快的向前發展,他用錚錚鐵骨,保護著過山村的村民,保護著過山村的青山綠水。

李天逸雖然走了,但是他留給過山村的卻是綠水青山,是無限廣闊的發展前景。

他們捨不得李天逸走啊。但是他們知道,像李天逸這樣的年輕幹部前途無限,他們不能阻止李天逸的進步,因為他們知道,李天逸的官做得越大,能夠像他們這樣得到實惠的鄉親們越多。

魏發財看著李天逸離去的方向對現任村支書王長水說道:“老王啊,你說李書記這種性格能把官做大嗎?”

王長水嘆息一聲,搖搖頭:“難啊,李書記這個人哪裡都好,尤其是對老百姓最好,但是,他的這種性格在官場上混會非常吃虧的啊。官場講究的是和光同塵,講究的是你好我好大家好。李書記呢,一心想要為我們老百姓做事,將來一定會得罪人的。”

縣委書記辦公室內。

縣委書記馬鴻昌、縣委辦主任吳思遠坐在茶幾旁,臉色全都顯得十分凝重。

吳思遠拿出一根菸遞給馬鴻昌,然後拿出打火機給馬鴻昌點上,這才自己拿出一根點上,狠狠抽了幾口之後,這才說道:“馬書記,有一點我有些想不明白,您為什麼會同意破格提拔李天逸為青龍鎮的鎮長呢?雖然根據我們省組織部的相關檔案,像李天逸那樣擁有碩士學歷的選調生在2年基層工作期間成績十分突出可以破格提拔,但是,我們不提拔他也是沒有問題的啊。您把他提拔上來,他和閆成峰在青龍鎮一唱一和的,我們今後很難向青龍鎮伸手啊。”的額頭劈裡啪啦的往下掉。汽車司機是一個明白人,聽到擴音器裡傳來的聲音,再看看後麵警笛如劍、燈光閃爍的警車,立刻打右轉向燈,開始減速,靠邊停車。兩輛警車如狼似虎的衝了過來,一前一後把汽車夾在當中。車門開啟,警車上下來七八名荷槍實彈的警察,他們要求汽車上的乘客一個個的下來,然後一個個的檢查每一個乘客所攜帶的物品。如此狹小的空間,李天逸避無可避,隻能硬著頭皮跟在乘客們一起下了汽車。車門口處,兩名警察一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