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62章 命運

    

電話的方式連通李天逸,讓我們聽一聽李天逸的意見,曾書記,你說呢?我們是不是應該聽一聽李天逸的解釋呢?”“完全沒有必要!”曾立祥直接給出了他的答案:“李天逸已經被處分了,沒有資格列席我們這種級別的會議,他的話不值得信任!”曾立祥話音剛剛落下,閆成峰卻狠狠一拍桌子說道:“好,既然曾書記這樣說,那我不客氣了,你搞投票表決可以!但是有些話我必須要提前說清楚!第一,我認為,對於李天逸傳過來的檢測報告,如果你...這天的年輕人聚會因為穆國富的突然離開,因為程詩琪和張夢菡複雜的心理而變得有些怪異。

程詩琪在過山村隻呆了半天便離開了。

而第二天上午,鎮長閆成峰給李天逸打來電話,告訴李天逸他馬上就要被調離青龍鎮了,縣委書記馬鴻昌已經在縣委常委會上提出了調整閆成峰工作的意見,雖然新來的縣長極力反對,但支援馬鴻昌的意見比較多。

雖然當時的常委會因為縣長的強烈反對而作罷,但是,馬鴻昌說了,下次常委會直接投票表決。

因此,閆成峰被調離青龍鎮是遲早的事情,很有可能是被調到縣文體局去擔任局長。據說縣委書記馬鴻昌的秘書很有可能調到青龍鎮擔任鎮長。

李天逸聽完之後心裡很不是滋味,有些憤怒,卻又有些無奈。

馬鴻昌和曾立祥一係列的動作已經再明顯不過了,他們這是要摘桃子了,先是把自己從過山村調離,這樣,一個蓬勃發展的過山村便成了青龍鎮鎮領導的掌中之物,可以隨意揉捏,甚至是攫取利益,而這個時候,唯一能夠在鎮黨委會上提出反對意見的鎮長如果再被調離,換成了馬鴻昌的秘書,那麼青龍鎮豈不是完全成了曾立祥的天下?到那個時候,以曾立祥的性格會不會對過山村胡亂伸手,最終將過山村蓬勃發展的勢頭徹底打亂?

縱觀歷史,每一個蓬勃發展的大的國有企業之所以會快速垮臺,除了部分市場因素之外,其根源往往是一個胡亂做出決策的企業一把手、一批涸澤而漁、隻知道索取不知道建設的蛀蟲!

夜涼如水。

李天逸站在上過山村的山頂上,望著下麵燈光璀璨、即將走向小康之路的過山村,他的心拔涼拔涼的,如同吹拂而過的冰涼刺骨的秋風。

難道自己懷著滿腔熱血、帶著過山村老百姓艱苦拚搏所打拚出來的美好局麵就要因此而落敗嗎?

就在這個時候,李天逸的手機響了。電話是曾立祥打來的。

“李天逸同誌,明天上午你到鎮委來一下,你的調職檔案明天上午就要到了,你正式被任命為青龍鎮的副鎮長了,恭喜你啊。”曾立祥說話的時候,語氣中帶著幾分戲謔、幾分得意。

李天逸隻是淡淡的說道:“哦,知道了。還有別的事情嗎?”

“你這幾天把過山村的事情準備準備,做好交接準備工作,過幾天,鎮黨委新任命的過山村的村支書就會下去和你進行交接的。”曾立祥道。

“知道了。”李天逸不想和虛偽到極點的曾立祥虛以委蛇,曾立祥也不在乎。因為他知道,從今之後,隨著閆成峰這個最大的障礙被調走,李天逸在青龍鎮隻有兩個選擇,要麼碌碌無為一生,要麼拚命去工作,而他拚命工作得到的政績將會被他曾立祥輕輕鬆鬆拿到手中,變為他晉升縣委常委的資本。

即便是他調走了,還有縣委書記的秘書來接著對李天逸進行壓製,他一個副鎮長根本玩不出什麼花樣。

李天逸身邊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俏麗窈窕的身影。

張夢菡望著此刻表情凝重中帶著幾分悲憤、幾分無奈的李天逸,眼底深處流露出一絲絲的溫柔。

這一刻,她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男人真夠堅強的,哪怕是已經山窮水盡,卻依然不曾放棄夢想,卻依然想要進行最後的掙紮,卻依然對穆國富心存一絲希望。

“李天逸,你現在後悔進入官場嗎?”張夢菡問道。

“不後悔。”李天逸不用轉頭,隻是聞著那讓他心中十萬八千個毛孔眼都舒服的想要呻吟的體香、隻是聽到那猶如黃鶯出穀的悅耳動聽的聲音,他便知道,站在自己身邊的人是張夢菡,他李天逸心中的女神。

“看樣子是有人想要摘桃子了,經過此事之後,你還打算在青龍鎮繼續拚了命的去做事嗎?”

“為什麼不呢?既然選擇進入官場,我就是為做事而來的,或許我做了依然會被摘桃子,但那又如何呢?隻要是能夠幫助青龍鎮的老百姓走向小康生活,隻要是能夠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我心足矣!”李天逸的話很肯定、很堅決。

山頂,一男一女,山風陣陣。頭上,一輪碩大的圓月散發著幽冷的光輝,將兩人的身影拉得很長很長。

藉著幽幽月光,張夢菡這才注意到,一年半以前那個剛剛到達過山村的白麪書生那稚嫩的麵孔正在漸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膚色漸漸向古銅色轉變的、挺拔堅毅的男人!

一個心誌堅定、似乎不會被任何風吹雨打徹底打倒的男人!

“其實,找一個這樣的男朋友也挺不錯的,隻是可惜啊,自己不能選擇李天逸。”張夢菡的目光從李天逸那已經開始展現出一絲男人氣質的臉龐上移開,目光望向山下那已經完全變成了兩個世界的下過山村,目光中漸漸多了幾分迷離,幾分幽怨,還有幾分惆悵。

她是親眼看著過山村這一年半以來所發生的巨大變化的。

她記得剛到過山村支教的一天晚上,她也是站在相同的位置上,望著山下那黑黝黝的隻是偶爾有一兩點燈光的下過山村,心中充滿了無限感嘆,這裡真的好窮啊,不知道這裡什麼時候能夠變得富裕起來,這裡的學生和家長什麼時候能夠真正不再為上學而發愁。

如今,就因為眼前的這個年輕的男人來了,一年半的時間,她曾經的希望都已經實現了。

但是現在,這個曾經締造了過山村奇蹟的男人卻要被官場傾軋和潛規則給無情的碾壓了。他一個人的力量在這官場洪流中顯得是那樣的渺小,那樣的脆弱。

然而,即便是身處如此窘迫的境遇,眼前的這個男人卻不曾放棄心中的那份為老百姓做事的執著和理想。

這是一個值得敬佩的男人。

她見過很多優秀的男人,但是,李天逸是唯一一個讓他產生欽佩感的男人。

隻是可惜啊,他不能成為自己的男人!

“張夢菡,能夠告訴我,為什麼你不願意接受我嗎?”李天逸突然問道。

張夢菡身體微微一顫,她沒有想到,一直以來,一直都很含蓄的李天逸竟然會問出這樣的問題。

張夢菡猶豫了。

想了想,她還是說道:“李天逸,你就別問了,現在我還不能告訴你,如果你我有緣,將來能夠在燕京市相見的話,那個時候我會告訴你原因。”

張夢菡的目光有些幽怨,有些閃爍,卻同樣說的十分堅定。

李天逸點點頭,沒有再去追問,他知道,每個女孩的心中都有一份屬於自己的空間,都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堅持。

男人也一樣。

這一夜,兩人並肩站在山巔呆了很久,直到瑟瑟秋風吹得張夢菡身體有些發抖,李天逸這才脫下身上的外套不由分說很強勢的給張夢菡披在身上,然後兩人並肩走下山巔,李天逸把張夢菡送到了學校宿舍後這纔回來。

站在宿舍樓窗前,張夢菡望著李天逸離去的背影,眼神中多了一抹溫柔和苦澀的笑容。

第二天上午,李天逸來到青龍鎮鎮委大院。找到了組織委員杜文昌。

杜文昌直接把一份任職檔案丟給李天逸便出去了,李天逸拿上了任職檔案,徑直來到了鎮長閆成峰的辦公室內。

兩人相對無言。

以前的時候,閆成峰還能為李天逸提供一些庇護,但是現在,隨著閆成峰即將被調離的訊息傳開,在鎮政府裡,願意聽閆成峰指揮的人已經很少了,現在他幾乎成了光桿司令。

“天逸,你還年輕,不要被眼前的困難嚇倒,隻要你堅持下去,堅持為老百姓做實事做好事,早晚都會被組織看到的。那些人就算是總是想要摘你的桃子,但也正因為如此,他們也不敢過分虧待你,哪怕是為了讓他們自己摘取更多的桃子。

其實,你們雙方之間是存在著一定的辯證博弈關係的,隻要你有能力,隻要他們有上進之心,那麼他們就永遠需要有你這樣能夠做事的人存在。李天逸,你現在的處境就如同《易經》裡的乾卦,要待時而動,要善於儲存自己,不可輕舉妄動,隻要等到機會,就可以一飛沖天,飛龍在天!

李天逸看著鬢角已經有些斑白的鎮長閆成峰,心中充滿了感激。

這一年半的時間裡,過山村之所以能夠有如今蓬勃快速的發展,離不開這位閆鎮長的支援。閆成峰頂住了來自曾立祥等各方鎮委領導的掣肘,對李天逸和過山村的發展給予全麵扶植,從政策上、資金上,竭盡所能,他就如同撐在李天逸頭上一頂可以遮風擋雨的大傘,為李天逸擋住了太多的掣肘和束縛,讓李天逸可以在過山村放手施為,最終創造出了過山村奇蹟!

這是一個和自己有著相似理想和抱負的官員。

這是一個讓他欽佩的領導和長輩。

然而,這也是一個命運帶著一些悲劇色彩的官員。

他做了很多事情,做了很多貢獻,但是在馬鴻昌等官僚的操弄下,卻最終要從一個實權的鎮長調到鎮裡做一個文體局局長,這不是升遷,而是平調,其實是一種發配。

這就是權力的力量。

李天逸心中對閆成峰充滿了同情,卻也充滿了感慨和無奈。此時,他們的命運其實是一樣的。等待他們的都將會是調離!:“韓書記,我們通源縣這邊針對301公路也正在展開內部自查自糾工作,在調查過程中,我縣縣長蔣偉龍同誌因震懾於中央高壓反腐的態勢,主動投案自首,他交代了夥同縣交通局局長、副局長等人上下其手大肆受賄的行為,現在縣交通局局長、副局長等一乾責任人已經被我縣紀委給雙規了,蔣偉龍同誌由於屬於市管幹部,所以如何處理還請市委示下,我們通源縣會全力配合做好相關善後工作。”說道這裡,馬鴻昌接著說道:“韓書記,鑑於我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