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55章 以理服人,以利誘之

    

聽您的。”一眾年輕人大聲說道。李天逸到達過山村的時間雖然不長,但是經過村口攔截孫大拿、給出喝熱水、熬中藥的解決方案並讓過山村甲肝發病率快速降低之後,他在過山村村民中的威信直線上升。而現在,李天逸竟然要帶著大家去調查水源是否被汙染的真相,村民們全都熱血沸騰。大家知道,這次李天逸為了過山村老百姓也是拚了!當李天逸帶著這些年輕人走出孫大拿家門,浩浩蕩蕩向著村口方向進發的時候,讓李天逸沒有想到的一幕出現了...李天逸看著魏發財那聲色俱厲的憤怒,微微一笑:“我不敢?你可以試一下!不過我需要事先提醒你一下,我是一個選調生,隻要我不犯錯誤,沒有人會無緣無故的收拾我的。就算是想要收拾我,也得拿出證據來才行。

再說了,我取消你家的低保指標沒有任何問題,因為現在你家的兩個孩子都已經成家了,而且現在還過得相當不錯,你卻偏偏給他們申請了低保指標,這樣做是不行的,如果你今天去上訪,我今天就立刻走程式去取消他們的低保指標。”

“你……你……你太卑鄙了,我……我現在就給市民政局局長打電話,讓他收拾你。”魏發財咬牙切齒的說道。

“哦,那你隨便,我就站在這裡等著,哦,還有啊,忘了告訴你了,這次301公路之所以能夠順利開始修建,是因為我的調研和調查,在這個過程中,我和市委書記、市紀委書記都見過麵,你說要是有事了,他們會向著你這樣一個上訪專業戶呢還是會向著我這個能幹事的人呢?”

李天逸說完,魏發財徹底傻眼了。

他就這麼三板斧!上訪、糾纏、用上麵的人往下壓。

現在,李天逸把這三條路都給他堵死了。

他這次上訪的真正目的其實就是為了弄點零花錢,如果真的因為這次上訪導致自己家兩個低保名額丟了,這可是得不償失啊。

此時此刻,魏發財真的是有些猶豫了。他沒有想到,這個年輕的村支書做事風格這麼強勢。

似乎是看出了魏發財的猶豫,李天逸乘勝追擊,淡淡的說道:“魏發財,再跟你說一件事,以前的村長村支書拿你沒轍,是因為他們思路比較狹窄,做事瞻前顧後,而是你們都是鄉裡鄉親的,做事有諸多顧忌。

但是我不一樣,我是大學生村官,我的視野足夠開闊。所以,就算是你用各種各樣的謊言來編製我的罪名去上訪,我隻需要在網上發一個帖子,把你的情況詳細的描述一下,我相信,你一定會受到社會輿論的譴責的,到那個時候,你就出名了,沒有一個領導敢再見你,更不會向你妥協,因為向你妥協就意味著失去了原則。

魏發財,你知道為什麼這些年來你上訪為什麼能夠屢屢得逞嗎?是因為有些領導怕事,是因為他們嫌你太麻煩,所以就想用小的代價來弄走你。當然了,你也很聰明,從來都遊走在法律的邊緣,從來不碰觸底線。

但是,你知道嗎?你的這種行為已經嚴重乾擾了國家機關的正常辦公。這事可大可小,隻要經過媒體報道,你的事情性質就變了。

你知道當初咱們過山村的甲肝疫病為什麼會引起省裡的關注嗎?就是因為網路輿論報道和監督,這才倒逼有關部門去調查的。你的這個事情也是一樣的。”

說完,李天逸目光灼灼的盯著魏發財。

魏發財腦門上頓時冒汗了,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

“李書記,你不覺得你這樣做太陰險了,你這是要把我往死裡逼啊,你信不信我直接跟你拚命。”魏發財咬著牙說道。

李天逸搖頭:“不,你不會的。因為我有辦法讓你透過正常辦法來賺錢。”

魏發財使勁的搖搖頭:“我年紀大了,身體也不好,幹不了什麼重活。”

“魏發財,我問你,你透過專業上訪一年能弄多少錢?”李天逸笑著問道。

魏發財沉默不語。這個事情他可不願意告訴別人。這是他的獨門生意。

“我估計著你一年最多也就弄個萬八千的吧?”李天逸道。

“沒有那麼多,去年弄了5000,今年到現在才弄了2000多一年,這年不好過啊。”

李天逸笑著點點頭:“我知道,我要你乾的不是重活,而是讓你當領導,手下有人幹活,你負責對外交涉,隻要你幹好了,一個月弄個四千六千的都不是事啊。至少一年我保你一兩萬的收入,妥妥的。”

聽李天逸這麼說,魏發財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李書記,你忽悠三歲小孩呢?天下哪裡有這麼好的事情?”

李天逸道:“忽悠不忽悠我現在不跟你爭論,我隻是告訴你,我絕對有辦法讓你達到目標。你就說你同意不同意吧,你不同意,我立刻著急村委會開會,研究取消你們家低保,同時把這個好事交給別人。”

魏發財看著李天逸那年輕卻充滿朝氣的麵孔,想一想李天逸到了過山村之後為過山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想想他平時的工作作風,還真從來沒有忽悠過別人,魏發財有些心動了。

他成為專業上訪戶目的就是為了弄錢,如果有一個可以穩定的收入,他幹嘛要去上訪呢。再說了,上訪也是有很大風險的,稍微不慎就會觸犯法律,被抓起來坐牢。甚至被直接關進精神病醫院。

想到此處,魏發財看向李天逸問道:“李書記,你到底看上了我什麼?為什麼要給我指引這麼一個發財之路?”

李天逸道:“我看上了你百折不撓的精神,看上了你死纏爛打的手段,看上了你和別人打交道說服別人的能力,而這些能力是做生意的一些基本素質。怎麼樣?現在能做決定不去上訪了嗎?”

魏發財猶豫了半晌,最終一咬牙:“好,李書記,我魏發財信任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李天逸點點頭,目光轉向了甄珂蓮:“甄大姐,你能不能不去上訪?”

甄珂蓮搖搖頭:“不去上訪,我老公會被氣死的,這些年來,支撐他躺在床上堅持不嚥氣的最大動力就是我每年的上訪。”

李天逸聽完之後,不由得一陣陣心酸。

甄珂蓮一家人的情況和魏發財完全相反,甄珂蓮一家人之所以走到今天這麼悲慘的地步,完全是被人強取豪奪,完全是遭受了莫大的冤屈,他們家人的心靈深處自然充滿了對這個世界深深的痛恨和絕望。但是,他們依然相信,法律或許還能給他們一絲細微的曙光。所以,甄珂蓮的上訪就成了支撐他們整個家庭生存下去的動力。他們要爭的始終都是那一口氣。

李天逸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甄大姐,你對我這個村支書信任不信任。”

甄珂蓮毫不掩飾自己的信任:“小李啊,我信你,當初你說你能想辦法幫村裡修路,那個時候,村裡沒有人信,但是你為了修路,差點被人打死,被人砸了玻璃,但是你最終卻辦成了這件事情。透過此事,我就看出來了,你是一個想要為我們老百姓做事的領導。不過小李啊,就算是我信任你,我也還是要去上訪的。”

李天逸能夠感受到甄珂蓮此刻內心的矛盾,他笑著說道:“甄大姐,既然你這麼信任我,那麼我也給你交個底,隻要你不去上訪,我保證,一年之後,採石場會回到你們家人的手中,同時,會為你們辦理正常的開採手續。當然了,考慮到你們家的難題,我現在會給你安排一份工作,保證月收入不低於2000,幹還是不幹。”

甄珂蓮頓時臉上露出一絲紅潤,充滿希冀的看向李天逸:“小李,你真的能做到?”

李天逸很嚴肅的點點頭:“除非我死了,否則我肯定做到。做不到我辭職。”

“不用不用,李書記,不管成不成的你都不用辭職,我知道我們家的採石場是被鎮領導甚至是縣領導給瓜分了,你隻是咱們村支書,拿他們沒有什麼辦法的,隻要盡力去做就可以了。”甄珂蓮充滿感激的說道。

她雖然隻是一個村婦,但是她卻心裡通透,她知道,李天逸一個村支書敢於說出要幫自己拿回採石場的話來,這本身就是一個一般人不敢去做的事情,更何況李天逸還是一個一口吐沫一個釘的人,說了事情從來都會不折不扣的去實現。她不希望李天逸這樣一個肯為鄉親們做事的村支書因為得罪鎮領導甚至縣領導而被迫離開。

畢竟,隨著修路的開始,將來過山村鄉親們要想發家致富,還需要李天逸的帶頭。

李天逸聽到甄珂蓮這發自內心的言語,心中頗有些感動,她家都已經落魄到那種境地了,還能為自己著想,這就是山裡人的樸實啊。

李天逸緊握右拳說道:“甄大姐,你放心吧,現在是法治社會,沒有任何人可以強取豪奪欺壓老百姓,不管對方是鎮領導還是縣領導,他們都必須要為他們欺壓老百姓的行為付出代價。我們現在需要做的是等待機會,機會合適,我一定會替你們家討還公道的,我是過山村的村支書,守護一方、造福百姓是我這個村支書義不容辭的責任!”

這時,一直在旁邊憋了半天的魏發財突然問道:“李書記,現在路還沒有修通呢,你打算讓我們做些什麼啊?我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在我們這個山溝溝裡能夠有什麼賺錢的生意。”敲打著玻璃窗,窗戶被狂風吹得咯吱咯吱的作響,偶爾傳來的幾聲狗叫聲也很快被狂風的呼嘯聲淹沒了。躺在冰冷的會議桌上,單薄的被褥難以遮擋五更的寒意。此刻,李天逸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他想了很多。他想到了父親為了採藥而跌落山崖血肉模糊的模樣,他想起了家裡那滿滿一書架子的國學書籍,他想起了父親酒醉之餘,痛罵那些貪官汙吏的犀利言辭,他想起了老家那些鄉親們貧困的生活!雖然現在大家吃飽穿暖都沒有問題,但是,那日子卻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