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51章 李代桃僵

    

想來這經歷都讓他感覺到有些不可思議。李天逸知道,自己這個專職副組長其實就是一個虛職,甚至隻是韓書記的一杆槍,但是,他非常清楚,自己必須要把這個工作做好,因為隻有把301公路案徹查清楚,他才能親眼看著過山村的那段公路修好,才能帶著過山村的村民一起走向致富之路。這就是他一個官場菜鳥的執著。同一時間,市財政局8樓樓頂天台上。財政局局長段明貴望著天上的那輪朦朧的彎月,心情沉重到了極點。就在剛才,他接到了一...馬鴻昌看著蔣偉龍臉上的表情,笑了笑,站起身來,拿出一根菸遞給蔣偉龍,親自給他點上,在蔣偉龍受寵若驚和不安的表情中,他給自己點燃,狠狠的抽了幾口之後,這才緩緩說道:“老蔣啊,301公路案已經遮掩不住了,現在市裡已經查到我們通源縣了,我們必須要想辦法了。”

聽到這裡,蔣偉龍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心在不斷的下沉。

他隱隱聽明白馬鴻昌的意思了。

蔣偉龍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馬書記,您的意思是?”

馬鴻昌語氣中帶著幾分失落的說道:“老蔣啊,301公路案市裡肯定不會輕易放過的,上麵的領導已經跟我打過招呼了,我們通源縣必須要有一個足夠分量的人站出來承擔責任,把所有的過錯全都攬過去。你感覺誰最合適呢?”

聽到此處,蔣偉龍心中恨不得直接罵娘了,心說你馬鴻昌也太虛偽了,這不是明擺著讓我去頂雷嗎?還非得裝出一副諮詢的樣子,太虛偽了。

他當然不願意去頂雷,那樣的話他的政治前途就徹底完蛋了。

“馬書記,我感覺讓下麵的人去承擔責任比較好。”蔣偉龍也想要抽身事外。

馬鴻昌嘆息一聲搖搖頭:“如果是以往,我們隨便推出來一個可能就可以結案了,但是這次不行啊,這次是顧市長和韓書記之間一次最直接的對話,你認為,韓書記第一次向顧市長髮動進攻,他可能無功而返嗎?如果我們隨隨便便推一個下麵的人過去,不僅於事無補,很有可能導致更大的麻煩,我已經和顧市長透過電話了,顧市長的意思是讓我們通源縣推出一個足夠分量的人過去,我們商量了一下,找來找去隻有你最合適,而且301公路當時也正好是你重點負責的。”

蔣偉龍立刻充滿不滿的說道:“馬書記,事情可不能這樣說啊,雖然301公路當時是我負責的,但是我的一切行動可都是在您的指示下進行的啊?”

馬鴻昌拍了拍蔣偉龍的肩膀說道:“老蔣啊,你說的沒錯,但問題是,咱們總不能讓301公路案把咱們兩個人都陷進去吧?如果是那樣的話,顧市長將會徹底失去對通源縣的掌控權,你認為顧市長會同意嗎?

而且我在通源縣經營這麼多年,上上下下很多都是我的人,如果我倒了,你能夠控製得住那麼多人嗎?

還有,一旦我倒了,上麵勢必會派一個韓書記派係的縣委書記過來,到時候如果對方十分強勢的話,你認為,你能夠以縣長的身份掌控整個縣委班子嗎?

基於種種因素考慮,顧市長的意思是讓你把所有的事情承擔下來。”

聽馬鴻昌說道這裡,蔣偉龍的臉色有些難看,身體微微顫抖著。

馬鴻昌看出了蔣偉龍的不情願,便接著說道:“當然了,顧市長也考慮到了你所做出的巨大的犧牲,所以,顧市長提出了三點補償。

第一,解決你兒子的正科級問題,他現在剛剛上位副科級不到一年,但是顧市長保證,明年這個時候就會解決你兒子的正科級問題,而且保證在實權正科,縣交通局、工商局、建設局、房管局等熱門局長位置隨便挑;

第二,你進去之後,顧市長會透過政治運作,儘可能的減輕你的罪責,並會在合適的機會,運作你保外就醫,這樣一來,你雖然被判刑了,但是絕對不會在牢裡待太長時間。

第三,你坐牢期間,每坐牢一天,就會補償你1萬塊錢,這筆錢會每半年以各種名義發到你指定的銀行卡上。你看怎麼樣?”

聽到馬鴻昌提出的這三點條件,蔣偉龍沉默了。

他知道,馬鴻昌是在用這種方式來向自己表明立場。一是他去頂雷並不是白頂的,他馬鴻昌和顧市長會解決他所有的後顧之憂。

“馬書記,現在我的問題是,一旦我去頂雷,那麼我的仕途之路就徹底終結了,那麼我出來之後,我做什麼?”蔣偉龍問道。

“這個還不簡單嗎?你出來之後雖然不可以做官了,但是你可以經商啊,你不要忘了,隻要我在通源縣屹立不倒,那麼等你出來之後,通源縣的生意你想做什麼不行啊?到時候我會全力支援你的。以咱們之間的關係,你做什麼生意不賺錢啊?再說了,到時候有顧市長的支援,別說是通源縣了,就算是整個鳳凰市的生意你也大可做得啊。

你不要忘了,顧市長現在已經是常務副市長了,等過幾年,弄一個市長甚至市委書記都不是不可能的,到那個時候,隨隨便便批給你一塊地搞個房地產你可就賺大發了,到時候我恐怕還得讓你給我一口飯吃呢。”

為了自保,馬鴻昌使出了渾身解數,為蔣偉龍描述出了一副美好的前景。

蔣偉龍心中其實是非常不願意的,但是他清楚,自己目前已經沒有任何選擇。

畢竟,自己當初之所以能夠走上縣長的位置,就是馬鴻昌透過顧俊明幫忙運作上來的,所以,自己在當上縣長之後才能對馬鴻昌言聽計從。

而現在,出了事了,以自己的人脈關係,肯定很難自保,早晚都會查到自己的頭上,相反的,馬鴻昌的路子比較野,顧俊明恐怕也隻是他在明麵上的靠山而已,不排除其背後還有其他重量級的靠山。

所以,蔣偉龍猶豫了一下,最終隻能滿臉苦澀的點點頭:“好,我答應了。”

“好,那偉龍啊,為了能夠減輕你的罪責,你還是儘快自首吧,這樣,顧市長運作的時候也可以更有底氣。”

“好。”蔣偉龍咬著後槽牙答應了下來:“不過馬書記,我希望你剛才所說的那些條件能夠兌現。”

馬鴻昌拍了拍蔣偉龍的肩膀:“老蔣啊,我馬鴻昌什麼時候說話不算數過?”

蔣偉龍從馬鴻昌辦公室出來的時候,垂頭喪氣,滿眼憔悴。

鳳凰市市委常委會會議室內。

眾人正在討論著301公路案的時候,會議室內的專線電話響了,韓淞任安排人接通。

電話是通源縣縣委書記馬鴻昌打來的:“韓書記,我們通源縣這邊針對301公路也正在展開內部自查自糾工作,在調查過程中,我縣縣長蔣偉龍同誌因震懾於中央高壓反腐的態勢,主動投案自首,他交代了夥同縣交通局局長、副局長等人上下其手大肆受賄的行為,現在縣交通局局長、副局長等一乾責任人已經被我縣紀委給雙規了,蔣偉龍同誌由於屬於市管幹部,所以如何處理還請市委示下,我們通源縣會全力配合做好相關善後工作。”

說道這裡,馬鴻昌接著說道:“韓書記,鑑於我縣出了蔣偉龍和301公路事件,我這個縣委書記也是有責任的,請領導對我進行處分。”

聽完馬鴻昌的彙報之後,會議室內頓時一陣沉默。

韓淞任點點頭說道:“好了,這事情我知道了。”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韓淞任的大腦已經飛快轉動起來,蔣偉龍的主動投案自首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但是,以他多年的官場生涯他自然看得出來,現在恐怕是對方的棄卒保車之舉,而且丟的卒還是足夠分量的卒。

“韓書記,我認為既然301公路案通源縣方麵最大的黑手已經投案自身,通源縣方麵應該可以結案了,據我所知,蔣偉龍正是301公路修建時的總指揮,也是最高責任人,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對蔣偉龍展開進一步的調查,查清楚那些贓款的去向,儘可能的減少國家的損失。同時,鑑於蔣偉龍同誌能夠主動投案自首,尤其是他已經舉報了通源縣交通局等一乾人等,有重大立功表現。隻要他能夠主動把受賄的金額全部還出來,我們應該對他從輕處理。”

“嗯,我贊同顧俊明同誌的意見,我們必須要給犯錯人員一個悔過自新的機會嘛?”賈連慶也開口說話了。

隨後,其他一些賈派領導們紛紛發言聲援。

韓淞任卻是眉頭緊皺,沉吟片刻,這才緩緩說道:“現在我們談其他的都為時尚早,我認為,如果處理蔣偉龍,還是要看市紀委最終的調查結果,一切以市紀委的調查結果為準。我認為,法律麵前,不容私情,任何人包括我們市委常委們都沒有資格在沒有任何調查結果的情況下就擅自為蔣偉龍的處理開綠燈,一切,我們都必須要依照法律辦事。當然了,如果他蔣偉龍的的確確有重大立功表現和自首情節,我們自然會依法酌情給予減輕處罰。”

隨後,眾人又商量了一下關於專案組的去留問題,最終一致決定,由於301公路案到此基本上已經差不多可以結案了,至於說市財政局那6000萬的最終去向之謎,由於調查取證難度非常大,已經超出了專案組的能力和時間範疇,便轉交到市紀委繼續展開後續調查。而專案組也因為出色的表現贏得市委常委們的一致表揚。而成立不過幾天的專案組也到此正式解散,各自迴歸原單位。

散會之後,市委書記韓淞任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內,把早就被他秘書喊過來的李天逸給叫進了辦公室。

秘書給李天逸倒了一杯茶之後便出去了。

韓淞任看向李天逸笑著說道:“天逸啊,剛剛市委常委會上已經決定解散專案組了,你這個階段的使命也完成了。關於你的去留問題,現在你有兩個選擇。

一呢,你繼續返回青龍鎮擔任你的鎮長助理、過山村村支書。

二呢,則是留在市裡,去市紀委監察室工作,市紀委書記劉曉寧對你這段時間在專案組的表現十分滿意,強烈要求把你留在市紀委,並承諾調過來就解決你的副科級問題,畢竟你是研究生學歷,對此,你是怎麼想的?”

李天逸會如何做出抉擇呢?喘息的聲音。“你少來,就你那懶樣,能沒事跑到鳳凰市來找我,我不信。”“老大,你剛剛下火車,正往你宿舍那邊走,下班了趕快回去,請我喝酒。”“我靠,你不是來真的吧?”這次,輪到李天逸吃驚了。“嘿嘿,老大,實話跟你說吧,我這次來你們鳳凰市是專門過來對環保領域展開專項巡視工作的,這是我向省環保廳提出的建議,建議省環保廳向省紀委學習,組建幾個環保專項巡視小組,對全省各個地市的環保問題展開專項巡視,發現一起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