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5章 孫大能人

    

走回,曾立祥把今天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向馬鴻昌進行了彙報,馬鴻昌聞言臉色有些難看:“什麼?李天逸竟然敢私自帶人外出?這小子簡直是膽大包天,沒有把組織紀律放在眼裡,我看你們的處理有些輕了,這樣的人就應該直接清理出組織隊伍。”曾立祥苦笑著說道:“我本來是那個意思,不過您是不知道啊,這次鎮長閆成峰好像是發瘋了一般,說什麼都要死保李天逸,再加上李天逸是他的鎮長助理,而且他還要求會議上每個人的發言都要詳細記...雖然孫家山和王長水兩人說話的聲音比較低,但是李天逸年輕,耳朵好使,卻也聽得明白,此刻,他的臉色帶著幾許苦澀中卻漸漸露出幾分堅定和執著,他的目光漸漸變得冷靜而堅毅,原本有些慌亂的表情這一刻逐漸歸於平靜。

從基層起步,到最艱苦的地方去工作,這條路是他自己選擇的,他無怨無悔,至死不渝!

真的勇士敢於直麵慘淡的人生,敢於正視淋漓的鮮血!

李天逸的腰桿越發挺得筆直,緩緩向前邁出兩步,迎著幾十號滾滾碾壓而來的車輛和人群健步前行。

身後,孫家山和王長水兩人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李天逸的目光中充滿了震驚。

這小子,還真不怕死啊!現在村民這種求生的慾念之下,誰攔誰倒黴啊!不過作為副支書和副主任,兩人隻能硬著頭皮跟在李天逸的身後向前行走。

李天逸正前方,幾十號村民急匆匆的前行。

人群中,走在中間靠前位置的是一個開著一輛有些破舊的二手吉普車的中年男人。他身上穿著八成新的有些褶皺的西裝,頭髮打理得油光水滑,腳上還穿著一雙皮鞋。他的這身打扮在一群村民中顯得十分紮眼。

他汽車四周的車窗都開著,一邊不緊不慢的開著,一邊回答村民的問題。

“我說孫大拿啊,你說我們這次能走得了嗎?我可是聽說了,今天上午,鎮政府那邊就已經派人封鎖了咱們村子的出入口,隻準進不準出了。”

孫大拿聞言不屑一笑說道:“為什麼不能走呢?我們是普通公民,享有行動自由的權力,沒有任何人能夠禁錮我們行使我們的正當權力。大家都跟著我走,我看誰敢攔我們!”

“孫大拿就是孫大拿,不愧是我們過山村的頭號大能人,就是比我們這些泥腿子有見識啊。好,大家都聽孫大能人的,咱們都跟著孫大拿走。”人群中,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漢子大聲吆喝道。

“沒錯沒錯,孫大拿就是厲害!我們村現在混的比較好就要數前麵開著三輪的王鐵柱了,但是王鐵柱跟人家孫大拿一比,可就差得多了,人家開的可是四個輪子的汽車,這車可高檔了。”

人群中,一個三十多歲的婦女滿眼羨慕的看著孫大拿的四輪吉普車誇獎道。

人群中又傳來一陣附和之聲。

前麵開著三輛車的王鐵柱聽完之後便哈哈大笑著說道:“大拿叔就是我的偶像,我已經跟大拿叔說好了,等今年過了秋收之後,我也跟著大拿叔出去打工去,我將來也要買一輛四個輪子的汽車回來。”

聽到王鐵柱這麼說,立刻有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大聲說道:“大拿哥,咱們可是一大家子的,你今年出去打工也帶上我唄,我也不能總是窩在村子裡種地了,種地賺得那點錢,還不夠給我爹買藥的錢呢。”

孫大拿是村子裡第一個也是目前唯一一個出去打工賺回來錢的人,所以,他在村子裡很有威望和人氣,很多村民都很佩服他,有人稱他為孫大能人。

眾人說著,笑著,距離李天逸他們越來越近。

這時,開著三輪車走在最前麵的王鐵柱突然大聲說道:“大拿叔,前麵有個年輕人和副支書、副主任迎著咱們過來了,看他們的意思,是不想讓咱們過去啊。”

孫大拿頓時牛眼一瞪:“我靠,他們敢!直接撞死丫的!現在村子裡麵甲肝流行,這個時候我們這些還沒有被傳染的如果再不及時離開村子,等到被傳染了可就晚了,我可是聽說了,要想去醫院把這病治好,沒有幾千塊錢根本不可能,你們誰家願意掏這麼多錢去治病?”

“不願意!”

“不願意!”

“誰敢攔住我們,就是和我們過不去!就是想要讓我們死在這裡!就是幫醫院從我們的錢包裡掏錢!我們絕對不能容忍!”孫大拿再次大聲喊道。

“沒錯,誰也不能阻擋我們!我們今天必須離開!”有人大聲吼道。

幾十號人的情緒被孫大拿簡簡單單的幾句話一下子就調動了起來,離開的意願變得非常強烈。在他們看來,離開村子是最正確的抉擇,不僅可以保證自己的小命安全,還能夠節省數千塊錢的花銷,這個時候誰敢阻攔他們就是和他們過不去!

距離李天逸他們越來越近,這群人的離開的慾念已經達到了頂點,而且他們的意誌高度一致,團結一心。

此刻,李天逸距離衝在最前麵的王鐵柱的三輪車已經不到50米的距離了,人群中大聲討論的聲音李天逸已經可以聽到了。

看著越來越近的聲勢浩大的人群,李天逸的臉色越來越凝重。

李天逸身後,孫家山和王長水已經嚇得臉色慘白,兩人快走幾步,來到李天逸身邊,孫家山低聲說道:“小李啊,這次集體離開是我們村的孫大拿組織的,他在村民中很有威望,他很擅長鼓動人心,看今天這樣子,村民們的鬥誌已經完全被他給鼓動起來了,我們想要攔住他們很難了。要不我們讓他們走吧?他們人太多了。”

“走?”李天逸聞言瞪起眼睛,冷哼一聲:“絕對不能讓他們離開,他們一旦離開,那些接受他們的村子的村民怎麼辦?萬一傳染擴大化怎麼辦?”

孫家山搖搖頭說道:“小李啊,就憑咱們三人想要攔住他們這麼多人,簡直是螳臂當車啊!”

李天逸不為所動,依然穩步前行,眯縫著眼睛看向前方,聲音沉穩有力:“明知道螳臂當車也要擋,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

說著,李天逸加快了腳步!孫家山和王長水卻沒有加快腳步,而是慢慢的落在了李天逸的身後,在他們看來,李天逸這個名牌大學出來的大學生村官還是太稚嫩了,做事太理想化了,他哪裡知道,現實世界和他們理想中的那種信念是格格不入的,你拿那些書本上的語言想要說服一心離開的老百姓,這是不可能的!

老百姓做事都有自己準則的!他們有自己的智慧!這可不是李天逸這樣的書呆子能夠擺平的。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

嘎吱一聲急剎車!王鐵柱的三輪車停在李天逸前麵不到半米遠的地方!

“我草,小兔崽子,你丫找死是吧,沒看到我們著急趕路嗎?”王鐵柱大聲罵道。

過山村的村民民風彪悍,說話粗俗,脾氣暴躁是有名的。更何況這可是過山村,王鐵柱麵對一個陌生人,自然不會客氣。

這時,王長水看到王鐵柱罵李天逸,連忙大聲嗬斥道:“王鐵柱,你嘴巴給我乾淨一點,這位可是咱們過山村新上任的村支書兼村長。”

王鐵柱是王長水的本家晚輩,所以他說話沒有什麼忌諱,他也是為了王鐵柱好,雖然李天逸年輕,但畢竟是鎮裡派下來的人,能不得罪還是不得罪的好。

王鐵柱瞪著兩隻牛眼充滿驚訝的上下打量著李天逸道:“長水叔,你不會是在忽悠我吧?我看這小子也就二十歲敢出頭,毛都還沒有長齊呢,他能當我們村的村支書?還兼任村長?”

王長水立刻說道:“臭小子,你說話給我規矩一點。小李可是清華大學畢業,是鎮組織委員杜文昌親自送到咱們村口的,我和家山剛剛接過來。”

“哎呦,還真是村支書啊,小子,對不起啊,不知者不怪,麻煩你把路讓一讓,我們要出去。”王鐵柱看到王長水不斷的站在身後給自己使眼色,知道長水叔是不想讓自己得罪這個年輕人,說話便客氣了幾分。

“你們要去哪裡?”李天逸表情平靜,並沒有去責怪王鐵柱言語上的粗俗,因為他從小就在村子裡長大,自然知道村民們平時的表現,對此根本不在意。

“當然是要離開村子,投親靠友去啊,現在村子裡甲肝流行,我們得趁著還沒有被傳染,趕快離開,否則一旦被傳染了,可就晚了。”王鐵柱實話實說。

李天逸搖搖頭:“對不起,你們不能離開。”

一句話,頓時整個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立刻有一個婦女怒罵道:“小夥子,你可別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就算你是村支書,也沒有權力約束我們的自由。”

她倒是把孫大拿剛才的話理解了七七八八。

李天逸沉聲道:“對不起,你們不能走。鎮裡已經下達了指示,整個過山村從現在開始全部封閉,隻準進不準出,外麵還有派出所的人持槍站崗,誰也不能出去。”

婦女被李天逸這麼一說,倒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其他人這個時候全都看向了孫大拿。他是這群人的主心骨。

孫大拿開啟吉普車車門,從裡麵走了出來,揹著手眯縫著眼睛來到李天逸的麵前,冷冷的說道:“怎麼著,你想要阻止我們離開?”

李天逸點點頭:“沒錯。你們不能離開!”

“那我們如果非得要離開呢?”孫大拿雙眼中流露出幾分挑釁的意味。

“那你們就要從我的身上碾壓過去,否則的話,你們一個人也別想走!”李天逸說這句話的時候,語氣平靜,但是,臉上卻帶著一股決然和堅定!

“小白臉,你不怕死?”孫大拿揹著的雙手已經放了下來,交叉抱在胸前,雙眼盯著李天逸問道。

“我怕死!但是為了不讓更多人麵臨死亡的危險,我必須阻止你們。因為我是過山村的新任村支書!”李天逸靜靜的說道。

“好!不怕死你我就成全你!反正今天不離開,我們早晚也都是一個死!你們把路讓開,我在前麵開車,我倒是要看看誰敢攔我,誰攔我,我就撞死誰!”

孫大拿的目光和李天逸對視了幾秒鐘,突然轉身向自己的吉普車走去,邊走便大聲的吼道。

走在前麵的王鐵柱等人立刻紛紛把車靠向路邊,中間給孫大拿騰出了前進的道路。

孫大拿之所以能夠在過山村有威望並不是偶然,有些時候,他還是很有擔當的。

一陣汽車發動機顫抖過後,孫大拿狠狠踩了幾腳油門,吉普車冒出一股股難聞的尾氣。

這是一種心理上的震懾。

聽到發動機的轟鳴聲,原本站在李天逸身後的孫家山和王長水紛紛跳向路邊。

李天逸不怕死,他們可怕死!他們可是知道的,孫大拿有些時候做事還是很彪悍的!

孫大拿坐在吉普車駕駛室內,透過玻璃窗看著麵前不遠處平靜站立在那裡的20歲剛出頭的年輕人,眼神中流露出一絲震驚之色。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種情況下,還有如此膽氣的年輕人。

不過在他看來,眼前的這個年輕人應該是外強中乾,隻是在勉強支撐而已,等到自己的汽車一到,他會立刻跑得比兔子還要快!

鬆開手剎,吉普車緩緩向前,孫大拿踩下了油門,吉普車加速向前,距離李天逸越來越近!越來越近!車速越來越快!

“跑啊!小李快跑啊!被汽車撞上了會死人的!”孫家山大聲警告道!

“孫大拿,你給我停住,撞死了小李,你會坐牢的!”王長水大聲衝著孫大拿吼道。

孫大拿冷笑著說道:“如果今天不能離開,我們早晚也是一個死,反正都是死,不如大家一起死!”說著,孫大拿繼續加速!

汽車轟鳴著向著李天逸疾馳而來!20米……10米……5米……3米……

很多人村民已經閉上了眼睛,他們不想看到李天逸被撞飛的那一幕!

汽車距離李天逸隻有2米了!

李天逸的目光和孫大拿對視著。

李天逸目光平靜的看著孫大拿,就好像是在看著一個朋友一般,目光平和溫煦,似乎他絲毫沒有意識到,死亡,距離他隻有2米的距離!

孫大拿的目光中流露出一絲兇悍之色。

“小李!快跑!”孫家山聲嘶力竭的吼道!

PS:今天10章更新!上午更新5章,下午3點左右更新2章,晚上7點左右更新3章!今天每增加一個盟主粉絲,夢夢加更2章(一週之內加更到位)!引起您的高度慎重。那麼問題又來了,目前的鳳凰市雖然內部波濤洶湧,但實際上,表麵上看起來卻是十分平靜,那麼有什麼事情能夠讓您如此慎重呢?而且還要把市長喊過去?而基於您的這種高度防範意識,我認為,在鳳凰市唯一能夠讓您這位省委常委顧忌的恐怕也隻有市委書記賈連慶了。其他人應該都沒有必要讓您如此顧慮。因此,我判斷,您喊劉市長到省裡來應該和市委書記賈連慶有關,您不想讓他知道您和劉市長到底談了什麼,您甚至擔心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