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49章 再殺回馬槍

    

然向後退了小半步,把李天逸給凸顯出來。這也是他們兩人對李天逸的一次考驗!想當過山村村的村支書,沒有那麼容易!先過了安撫民心這一關再說!前麵,煙塵滾滾,想要外出的村民們馬上就到眼前。李天逸額頭上的汗水越來越多了。孫家山和王長水向後再退了兩步,低聲交流起來。“你看小李能搞定今天這事嗎?”“我看懸,這事情就算是咱倆一起出麵,也不可能攔下多少人的,現在村裡人已經人心惶惶了,想要攔住這麼多人,幾乎不可能,能...李天逸滿臉微笑著看了王長水和孫家山一眼,說道:“當然是繼續調查301公路案了,這個案件不調查清楚,上麵是絕對不會劃撥資金來修路的。”

說道這裡,李天逸話鋒一轉:“各位鄉親們,我相信大家都已經看出來了,你們都是被人給利用了,當然了,關於孫家成圍牆的調直問題,也的確是影響孫家和王家彼此關係的關鍵,我有一個想法,對於孫家來說,圍牆調直應該不應該呢?應該,畢竟,斜著實在難看。

但問題是,一旦圍牆調直了,就會影響到王家農用車的進出,畢竟直角拐彎的餘地非常小。

所以啊,我建議,孫家可以把圍牆調直,但是,在圍牆的牆角處必須要修成圓弧形,向內讓出一塊地方,這樣一來,王家的農用車就可以自由進出,並不受到影響。而且孫家因為圍牆調直所多佔的地方透過把圍牆建成弧形基本上也讓了出來,這樣一來,雙方各退一步,大家繼續和睦相處,你們說怎麼樣?”

說著,李天逸當場找來紙筆,把雙方的房子、圍牆、通道尺寸等全都羅列了出來,然後透過現場計算的方式,將圍牆應該怎麼調整,圓弧形應該修建成什麼樣子全都十分清楚的畫在了圖紙上,包括尺寸都標註清楚了。並且給出了一係列的計算公式和資料來說明,孫家按照他所給出的資料去調直圍牆,雙方誰也沒有佔便宜,誰也沒有吃虧,但是雙方的需求全都得到了保證。

如果是別人說出這番話來,不管是孫家也好,王家也罷,未必會認同這個方案。

但是李天逸不一樣。

因為大家都知道,李天逸可是清華的學生,他現場所羅列的計算公式都是非常簡單的計算公式,大家也能看得明白,不明白的地方,李天逸也講得十分透徹。

李天逸說完了,目光看向孫家山和王長水。

孫家山連忙表態說道:“我贊同李書記的意見。”說著,他推了一下孫家成,孫家成也連忙說我也贊同。

隨後,王長水和王家人也表示認同李天逸的提議。

到此,原本過山村孫王兩家劍拔弩張的形勢因為李天逸的突然迴歸而歸於平靜。

安撫好兩家之後,李天逸表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各位鄉親們,孫王兩家的矛盾化解了,下麵我們就需要考慮一下,到底是誰在這其中挑撥離間了,比如說這個電話到底是誰打來的?你們雙方的牲畜到底是誰弄死的?這個事情,你們一是要自己好好的調查一下,二是要去鎮上派出所報警,讓派出所好好的調查一下,畢竟牲畜死了損失是非常大的。”

雙方全都充滿憤怒的點點頭,現在,大家心中都憋了一團火。

“好了,各位鄉親們,今天的協調會就開到這裡吧,大家都回去各忙各的吧,孫家山和王長水你們兩人留一下,我還有事情和你們談。”李天逸說道。

其他鄉親們全都起身離開了,孫家山和王長水兩人表情有些凝重的看著李天逸。

他們已經猜到了李天逸留他們做什麼。

“二位,我今天晚上要馬上返回鳳凰市去,我必須要儘快把301公路案調查清楚,這樣才能儘快為咱們過山村修上公路,我不知道我這一去需要多長時間,所以,村裡的事情就拜託你們二位了,我知道你們孫家和王家一直以來在村裡爭鬥不斷,但是我要說的是,其實,不管是孫家也好,王家也罷,你們其實完全沒有必要這樣鬥來鬥去的,對雙方都沒有什麼好處,反而會讓別人漁翁得利。

就拿村支書和村長的位置來說吧,以前你們雙方鬥的就是這兩個位置,但是最終怎樣啊,鎮裡為了平衡你們雙方的關係,隻能給你們一個副職,而村長和村支書的職務全部都由外姓去擔任。如果你們雙方能夠化乾戈為玉帛,齊心協力的帶著鄉親們發財致富,或許,不用你們去爭,村民們就會自動擁護你們的。”

李天逸說完,孫家山和王長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全都很認真的點點頭。

“我不在的這些天,你們好好梳理一下咱們過山村的情況,比如優質土地情況,果樹種植情況,山地林地情況等,越詳細越好,最好是都有照片作為佐證,照片直接用手機拍攝就成,等我把301公路案調查完之後,我回來咱們就開始謀劃帶著鄉親們發財致富的事情。”

孫家山和王長水看向李天逸的目光中充滿了感動。

隨後,李天逸又跟兩人講述了一下如何梳理過山村情況的辦法和相關的標準,等談完之後,已經是深夜9點多了。

兩人告辭離去,等兩人離開之後,李天逸拿出手機撥通了孫大拿的電話,讓他開他的吉普車送自己去鎮上。

孫大拿沒有二話,立刻來到村委會,接上李天逸趕往鎮裡。

路上,孫大拿說道:“李書記,這麼晚了你還要去鎮裡啊?”

李天逸嘆息一聲說道:“沒有辦法啊,為了儘快把301公路案調查清楚,我必須要出奇製勝啊。說實在的,我這次回來是被人逼著回來的,他們總有人不想讓我去調查301公路案,但越是如此,我越是要把案子儘快調查清楚,案子調查清楚了,省裡就會立刻跟進幫助我們修路。我們過山村和周邊十幾個鄉鎮發家致富也就有了保證了。”

孫大拿點點頭:“李書記,我感覺,鎮裡甚至縣裡也下來過不少的扶貧小組,但沒有一個扶貧小組真正的想辦法為我們修路啊,隻有你這個大學生村官纔是實實在在的為我們過山村考慮啊。”

李天逸沒有說話,因為他也聽說過,現在很多所謂的扶貧小組說白了就是應付差事,雖然有一些扶貧人員的的確確為老百姓做了不少好事,但是,還是有相當一部分扶貧小組或者所謂的定點扶貧人員是在走形式,應付差事,這些人在老百姓之中產生了很不好的影響。

作為一名大學生村官,作為一名選調生公務員,李天逸認為,自己既然當了過山村的村支書,就必須要實實在在的為過山村的老百姓做一些事情。

“李書記,你的理想是啥?”汽車快要進入青龍鎮的時候,李大拿突然問出了這麼一句,大大超出了李天逸的意料之外。

李天逸略微沉吟了一下,腦海之中浮現出老爸在家裡牆壁上所懸掛的一副書法作品上麵的一行字,便緩緩說道:“我的理想嘛,就是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

孫大拿聽完了使勁的搖搖頭:“聽不懂。”

李天逸笑了,解釋道:“其意思是當官者其心當為天下而立,其命當為萬民而立,當繼承發揚往聖之絕學,當為萬世開創太平基業。”

孫大拿笑著點點頭,其實,他大致明白了李天逸這番話為國為民的意思,卻無法準確的掌握這些話的清楚含義,不過對他而言,明白不明白都沒有關係,因為他知道,李天逸是一個真正為老百姓做事的人。這就足夠了。

汽車把李天逸送到了青龍鎮通往鳳凰市的公路上,此刻,在公路邊上,靜靜的停放著一輛車。

這輛車赫然是白天那輛已經離開青龍鎮的市委書記一號車。

李天逸下了孫大拿的汽車,讓他去鎮長找個旅館住下明天再回去,隨後便上了市委書記一號車。

此刻,車上,司機老王正在車裡迷迷糊糊的睡著,聽到敲擊玻璃窗的聲音,這才醒來,開啟車門笑著說道:“天逸,你的動作夠快的啊,我以為怎麼著也得等到你淩晨三四點鐘呢。”

李天逸笑著說道:“讓王哥久等了。”

“沒事沒事,你等一下,我稍微洗把臉,精神精神,咱們立刻返回市裡。我估計啊,等明天早晨你突然出現在調查組裡,肯定會讓很多人大跌眼鏡的。”老王嘿嘿笑著說道。

李天逸也笑了。對於市委常委會上,有人故意想要逼著李天逸回過山村的事情,市委書記韓淞任自然不能反對,畢竟過山村那邊的事情還是比較重要的,如果不能很好的處理好,一旦發生群毆事件,追究起責任來,誰也承擔不起,所以,會上他最終選擇放李天逸回去。

不過他還是私下裡和李天逸溝通了一下,詢問了一下李天逸的意見,問他是否願意繼續在調查組裡工作,李天逸當即表示:“韓書記,我願意,因為我希望儘快把301公路案調查清楚,這樣我們過山村就能儘快通公路。”

有了李天逸這種表態,韓淞任當即表示:“這樣吧,我直接派市委書記一號車過去送你,然後讓老王找地方等你,你啥時候把事情處理好了直接跟他聯絡,讓他帶你立刻回來。”

老王從車上拿了礦泉水吸了把臉後,便開車直奔鳳凰市。李天逸上車之後便昏昏沉沉的睡去,這一天來回來去的奔波把他累的夠嗆。

不過第二天,當李天逸精神抖擻的突然出現在301公路專案調查組的專題會議上的時候,所有人全都大吃了一驚。

常務副市長顧俊明第一時間也得到了訊息,當時氣得拍案而起:“胡鬧!簡直是胡鬧!李天逸這小子到底想要做什麼?難道過山村的事情他這麼快就處理完了嗎?他是怎麼回來的?”的觀念,那就是服從上級,服從組織。而現在,局長趙天宇明顯是直接向市長劉曉寧叫板,根本沒有把劉市長的指示放在眼中,他是他最看不起的,最關鍵的是,劉市長的指示完全正確,並沒有任何不妥之處,而趙天宇反對的理由則是強詞奪理。不過作為一名副局長,他對於眼前的局麵無能為力。返回自己的辦公室之後,王亞倫坐在靠椅上眼前總是回想著會議上發生的那一幕。從今天的會議上他可以看得出來,劉曉寧是一個想要實實在在為鳳凰市老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