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48章 內訌之謎

    

到自己的辦公室,把李天逸喊了過來,把常委會上麵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然後笑著問道:“天逸啊,如果是你,你這個時候,你打算怎麼應對?對於這次針對市建設局的調查性質你怎麼看?”李天逸略微沉吟了一下,說道:“市長,我認為,這次穆瑞峰他們調查市建設局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麵上是調查建設局的作風問題,實際上,是把矛頭直接指向了建設局局長葉子豪同誌,而他恰恰是您比較信任的人,他們明顯是想要打掉您的這個堅定盟...李天逸從閆成峰那裡出來,心中多了幾分沉重。

經過閆成峰的點撥,他已經意識到,因為301公路案件,他已經捲入到了一起錯綜複雜的泥淖之中,想要從中拔出來的辦法非常簡單,那就是徹底退出這個案件,就不會有那麼多的陰謀算計。

但是,作為過山村的村支書,作為一名大學生村官,他現在非常希望能夠幫助貧困的過山村村民把公路修好,隻要修好了公路,村民們走向致富就多了幾分保證。他就能夠有多種辦法幫助村民走向富裕。

一邊想著,李天逸一邊騎著自己那輛二手腳踏車順著青龍鎮通往過山村那點撥的山路向著過山村的方向緩慢的騎行。

前麵,是一處拐彎的的山路,李天逸有意放慢了速度,因為這段山路是雙向車道。

就在這個時候,他的後麵響起了摩托車的轟鳴聲,對此,李天逸並沒有在意。隻是把車子向著靠近山壁的一方避讓了一下,以便讓後麵的摩托車過去。

摩托車越來越近,李天逸聽到摩托車的聲音意識到情況有些不太對勁。

因為對方竟然徑直向著自己這個方向疾馳而來。

因為已經有了深夜砸窗戶和電話威脅、橋邊被打的經歷,李天逸十分警惕,當他意識到情況不妙之後,看準了前麵路邊一顆歪脖樹,靠近之時,猛的從腳踏車上站起,伸手抓住了一個比較粗的樹枝,把身體蕩了起來。

幾乎就在與此同時,他就看到自己的腳踏車被摩托車撞得直接飛出去七八米遠,然後稀裡嘩啦的順著旁邊的峭壁懸崖一路翻滾著摔了下去。

這時,他也看到了摩托車上。

對方帶著頭盔,看不清真實麵容,對方也注意到了李天逸及時逃脫的事實,他轉過頭來,陰冷的目光冷冷的盯著李天逸一字一句的說道:“李天逸,今天沒撞死你算你命大,如果你再敢參與301公路案,我保證,下一次可就不是我一個人行動了!”

說完,對方油門一踩,向前疾馳而去。

從歪脖樹上跳下,李天逸渾身冷汗涔涔。

這已經不是對方第一次給自己警告了。而且警告一次比一次升級。

自己到底該怎麼辦?

這一次,李天逸真的有些害怕了。一邊小心翼翼的向過山村的方向走去,李天逸一邊盤算著自己的未來。

接二連三的生命威脅不得不讓李天逸高度警惕。

一路戰戰兢兢的回到過山村的時候,天色已經黑了下來。

李天逸身心俱疲。

不過,他不敢休息,他擔心孫家和王家之間的矛盾突然之間激化。

回到村委會,李天逸立刻分別給孫家山和王長水打了個電話,讓他們帶著本家之間發生衝突的兩家人和一些家族的代表到村委會來參加協調會。

半個小時後。

過山村村委會破舊的會議室內,昏黃的燈光下,瘸了一條腿同木棍頂住的會議桌南北兩側,各坐著王家和孫家的三個人,三人身後則站在七八名各自宗族的壯漢。

李天逸坐在會議桌西側,看了一眼一進來就怒目而視、吹鬍子瞪眼罵罵咧咧的王家和孫家雙方人員,眉頭緊皺。

“好了,大家都不要吵了,現在正式開會了。”李天逸看了王長水和孫家山一眼,兩人縮了縮脖子,衝著身後喊了一嗓子,會議室內立刻安靜了下來。

李天逸這才說道:“王長水,你先說一說,為什麼你們王家要和孫家鬧得不可開交,甚至要大打出手?”

王長水立刻充滿憤怒的瞪了孫家山一眼,大聲說道:“李書記,如果不是他們孫家做得太過分,我們王家是不會和他們鬧起來的。”

“什麼叫我們孫家做得過分?是你們王家做得過分好不好。”

王長水一句話還沒有說完呢,孫家山便拍著桌子站起身來,用手指著王長水。

王長水怒視著孫家山:“難道我侄子家的兩頭豬不是你們孫家人毒死的?”

“那我堂哥家的那頭牛就不是你們給弄死的?”

“不是!”

“你胡說八道!”

“你他媽的嘴巴給我乾淨一點。”

“我就不乾淨了,你能咋地?”

氣氛幾乎在一瞬間就變得緊張起來,雙方之人也全都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李天逸頓時臉色一沉,大聲喊道:“都給我閉嘴。尤其是你孫家山,我現在讓王長水發言,沒你什麼事情,你對他說的話有什麼不同意見,等他說完之後,我會讓你發言的,他發言期間任何人不準說話,你發言的時候,其他人也不準說話,你們雙方把事情全都說清楚了,我才能判斷到底誰是誰非。”

對於李天逸的權威和公平,眾人沒有異議。

很快的,王長水便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原來事情起因是孫家山的堂哥孫家成翻蓋房子時順便想要把圍牆給調整一下。因為他們家的圍牆以前是向內傾斜的,現在他們想要把圍牆給調直了。

但問題是,一旦他們調直了圍牆,那麼圍牆外麵王長水的侄子家進出家門的道路就變窄了,就會影響到王家農用車的進出,王家自然不幹,就不讓孫家成去調整圍牆,要求他們必須按照以前的圍牆去進行翻蓋。

孫家不同意,因為他們家圍牆向內傾斜是歷史原因,而按照通用的鄉裡鄉規,圍牆就應該是直的,他們家向裡傾斜是因為老一輩的時候,雙方關係比較好,所以當時砌牆的時候孫家讓了一步,以方便王家進出。

雙方僵持不下。就在一天晚上,王長水接到一個電話,對方告訴王長水,如果王家要是不同意孫家把把圍牆調直,就會讓他們得不償失。隨後第二天早晨,王長水的侄子起來一看,發現自己家唯一的兩頭豬被毒死了。

王家人自然大怒,找到孫家討厭說法。開始孫家堅決否認那兩頭豬是他們弄死的,到後來王家不斷的叫囂,孫家也怒了,說這豬就是我們毒死的,你能咋地?

雙方為此差點打起來。

當天晚上,孫家山也接到了一個電話,電話裡對方告訴孫家山,王家的兩頭豬不會白死的,他們一定會報復的。

第二天早起,孫家成發現自己家唯一的一頭大黃牛被毒死了,孫家山便帶人找到王家。

因此,雙方再次對峙起來。

隨後,李天逸讓孫家山又說了一遍,基本上和王長水說得大同小異,不過兩人都提到了接到以電話,然後第二天對方家裡的牲畜便死了。

李天逸看向孫家成問道:“王家的豬是你們下的手嗎?”

孫家成搖搖頭:“當然不是,我還不知道王二柱就等著那兩頭豬過年賣錢呢?我弄死了那兩頭豬,他不和我拚命纔怪?”

李天逸又看向王二柱:“孫家的那頭牛是你弄死的嗎?”

王二柱搖搖頭:“當然不是,那頭牛是孫家成家最值錢的東西,我弄死他做什麼?”

李天逸點點頭:“到這裡我就有點明白了,這樣吧,王長水,孫家山,你們把給你們打進來的電話號碼告訴我。”

兩人分別念出了那個電話號碼,不念不知道,一念嚇一跳。

兩人的電話號碼是同一個!

李天逸看著這個電話號碼,臉色陰沉了下來:“孫家山、王長水,你們看到沒有?給你們打電話的是同一個人,而且是你們都不認識的一個電話號碼打來的,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有人在其中利用你們雙方之間砌牆的矛盾在挑撥離間啊,你們雙方打起來,甚至打得頭破血流了,那麼就有人會倒黴了,你們猜猜看,你們雙方真要是鬧出人命來了,這個最倒黴的人是誰?”

孫家山和王長水對視一眼,臉上全都露出沉思之色,最終兩人全都看向了李天逸。

王長水道:“李書記,您說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挑唆,是衝著您去的?”

孫家山也道:“是啊,李書記,難道他們想要讓您承擔責任?”

李天逸點點頭:“你們知道我這些天為什麼沒有在村裡嗎?”

眾人搖搖頭:“明白的告訴你們吧,我這些天一直在市裡,我已經把301公路的事情向市領導反映過了,市領導對此事相當重視,讓我負責調查此事,我之所以願意留在市裡把這事情調查清楚,就是希望能夠儘快把301公路修成,到那個時候,我們過山村的鄉親們就可以把村裡的農產品順利的銷往外地,而且隻要把路修通了,我有把握帶領全村的人一起發財致富。

所以,問題的關鍵在於301公路。

但是,301公路案涉嫌嚴重腐敗行為,國家劃撥了1個多億的資金下來,結果301公路卻實際隻投入了不到2000萬,剩餘的一個多億資金全部消失不見了。

我剛剛查到一點線索,便被告知過山村你們雙方要大打出手甚至要進行械鬥了,鎮裡和縣裡都說希望我回來把你們之間的矛盾化解。所以,我不得不回來了。”

話說道這個份上,孫家山和王長水全都聽明白了。

兩人對視一眼,雙眼中全都露出怒火:“李書記,您說我們雙方是被人給算計了。”

李天逸點點頭:“不僅僅是你們被人給算計了,我也被人給算計了,在回來的路上,我差點被一個騎摩托車的人給撞死,對方還威脅我說如果我要是再摻和301公路的事情,就會想辦法幹掉我。”

“李書記,那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辦?”王長水有些憂慮的看著李天逸問道。孫家山的目光也看向了李天逸。

作為過山村的兩個村委領導,他們太清楚如果301公路能夠修通會給他們村裡帶來的巨大變化了,他們盼望這條路修通已經盼望了幾十年了,尤其是上次集資修路的時候,為了能夠把路修上,他們都拿錢出來了,哪怕是家裡再窮的就算是借錢也拿錢了,但是最終結果卻是公路沒有修通。

現在,李天逸書記為了修路差點被人撞死,他還會繼續想辦法為過山村修路嗎?畢竟,這可是生死威脅啊。事情對他們是最為不利的。王亞倫冷冷的看了吳俊豪一眼,眉頭微皺:“吳秘書,你怎麼又牽連進來了?”吳俊豪隻能苦笑著說道:“王局,我能打個電話嗎?”王亞倫猶豫了一下:“可以。”“王局,那我也需要打個電話。”“王局,不能讓他打電話。”趙金波立刻站出來反對。王亞倫冷冷的看了趙金波一眼,隨即說道:“既然我允許你們一方打電話,另外一方肯定也是允許的,隻有這樣才公平。”吳俊豪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隻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