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47章 證明與勸告

    

該是咱們市政府這邊來做,他這個市委書記非得要橫插一竿子,這不是隨便伸手攬權嗎?”賈連慶看了顧俊明一眼,心中一陣冷笑。他知道,顧俊明這是害怕了。因為,在301公路當時,顧俊明是分管交通方麵的副市長,這個301公路也是他經手的。顧俊明這麼說,無非是挑撥離間。不過對此,他並不在意,因為顧俊明是自己的嫡係人馬,他的利益和自己是永遠綁在一起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老顧啊,你沒有看出來嗎?韓淞任明顯是想要以...李天逸回青龍鎮,乘坐的是市委派給他的專車。而且是市委書記的一號車。

專車停在青龍鎮鎮委大院內,李天逸走下汽車。

此刻,鎮委書記曾立祥已經帶著鎮委領導們全都下樓來了。

曾立祥在青龍鎮有很多耳目,當李天逸他們的一號專車進入青龍鎮的時候,曾立祥便已經得到訊息了。他嚇了一跳。立刻雞飛狗跳的通知所有鎮委委員們到鎮委大院外麵集合,準備出去迎接,他以為是市委書記親自過來視察來了。

等到他看到李天逸竟然從市委書記的一號專車上走下來的時候,他的臉色立刻就變了。

這時,司機搖下車窗,笑著看向李天逸說道:“天逸,沒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王哥,謝謝了啊。”

“跟我客氣什麼?以後多聯絡。”司機老王和李天逸招了招手,開著車徑直離開了。

曾立祥等人看著離開的汽車,孤零零站在那裡的李天逸,頓時全都目瞪口呆。

黨政辦主任趙華義冷冷的看著李天逸問道:“李天逸,怎麼就你一個人下來了?韓書記沒在車上嗎?”

李天逸聞言微微一笑:“趙主任,各位領導,這次就我一個人下來,韓書記沒有跟著下來。是韓書記派司機送我回來的。”

趙華義哦了一聲,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那你趕快回過山村去吧,那邊現在已經鬧得不可開交了。”

這時,曾立祥出聲道:“李天逸,這些天在擅自外出沒有向組織請假,這是一種違反組織紀律的行為,鎮委決定,給你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希望你能夠清醒的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以後多多注意。”

李天逸聞言,臉色立刻變了,看向曾立祥說道:“曾書記,不知道你說的這個處分是你個人做出的決定還是鎮委班子集體做出來的決定?”

曾立祥冷冷的說道:“有什麼區別嗎?”

李天逸道:“沒什麼區別,因為不管如何,我都要把這個處分銷掉,因為這幾天我應該算是因公出差,根本不是什麼擅自外出。這一點,市委書記韓淞任、市交通局局長梁天華、市紀委書記劉曉寧都可以證明,要不這樣吧,我現在立刻給市紀委副書記陳可諫同誌打一個電話,讓他給我證明一下?”

曾立祥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他其實也知道李天逸在市裡混成了調查組組長的事情,但是,畢竟李天逸的關係現在就在青龍鎮,所以,他收拾李天逸也是理所應當。

當然了,他心中此刻對李天逸已經有了三分忌憚,畢竟李天逸已經和市委書記、市紀委書記都混熟了。

但是,處分李天逸的決定並不是他想要給的,而是有人施壓他纔不得不這樣做的。

此刻,聽李天逸這麼說,曾立祥立刻把牙一咬:“你一離開就是好幾天,鎮裡根本聯絡不上你,還以為你失聯了呢,如果沒有足夠的證明的話,鎮裡會堅持給你處分。”

李天逸點點頭:“好,既然如此,那我就給市紀委副書記陳可諫同誌打個電話,讓他為我證明一下清白吧。”

說著,李天逸撥通了陳可諫的電話:“陳書記,我是李天逸啊,現在我剛剛回到鎮裡,我們鎮委書記曾立祥說我因為擅自外出,要給我一個黨內嚴重警告處分,你看我是不是太冤枉了啊。您能不能給我證明一下。”

說著,李天逸把手機遞給了曾立祥。

曾立祥皺著眉頭接過電話,聲音有些怯懦:“您好,請問您是……”

“我是市紀委副書記陳可諫,你是曾立祥?”

“是的,我是曾立祥。”

“曾立祥,關於李天逸同誌的外出問題,這個的確是有些意外,本來李天逸同誌到市裡來是趕在週末過來的,不過正好市裡有些事情需要李天逸同誌配合一下,便把他留在市裡幫忙了,現在呢,聽說你們鎮裡要處分李天逸,給他黨內嚴重警告處分,要不你看這樣行嗎?我們市紀委派人給你們青龍鎮送去一份關於李天逸以我們市紀委特殊工作人員的身份參與301公路調查組的證明檔案?”

陳可諫語氣十分和善,十分的低調,說話的語氣也是以商量的語氣來的。

但是,聽在曾立祥的耳中,卻猶如看到了一枚重磅炸彈從天而降一般,瞬間渾身是汗。

陳可諫那是什麼人啊?人家可那是堂堂的市紀委副書記,位高權重,最讓他沒有想到的是,李天逸現在竟然混到了一個市紀委特殊工作人員的身份,這個身份可不是隨隨便便就給的。

雖然陳可諫口口聲聲說親自派人給青龍鎮送過來一份證明,但是,他可不敢託大,他撐死了就是一個青龍鎮的鎮委書記,頂多也就是正科級,你讓陳可諫派人給他送過來一份證明檔案,他也敢收啊。

如果他真的敢收,即便是陳可諫當時不說什麼,不排除事後算賬。人家可是堂堂的市紀委副書記,想要收拾他一個鎮委書記,分分鐘的事情。

想到此處,曾立祥連忙說道:“不用不用,陳書記,主要是我們青龍鎮對幹部的管理一向比較嚴格,既然您親自出麵給李天逸證明瞭,那麼這個處分我們青龍鎮撤銷了就可以了。這是一場誤會,誤會。”

陳可諫這才淡淡的說道:“哦,誤會啊,既然是誤會,那這事情就到此為止吧。”

說完,陳可諫結束通話了電話。而曾立祥卻已經是嚇得滿頭大汗了。

聽到電話裡傳來嘟嘟嘟的忙音,他這纔敢放下電話,遞給李天逸的時候,眼神中明顯有多了幾分忌憚,他怎麼都沒有想到,李天逸這出去一趟,竟然結識了這麼大的人物,最讓他想不通的是,市委書記的一號專車竟然親自送李天逸回來,這裡麵的訊號可是耐人尋味啊。

身為官場中人,他可是非常清楚的,市委書記的一號專車,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做的。

現在市委書記派一號專車送李天逸回來,是不是意味著李天逸獲得了市委書記的器重呢?

想到此處,曾立祥暗暗決定,今後儘量不去為難李天逸,以免給自己招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唯一讓他有些苦惱的是,由於之前接連和李天逸交惡,兩人之間的關係已經無可緩和。

“好了,大家都回去吧。”說完,曾立祥轉身走向辦公樓。

這時,鎮長閆成峰把李天逸叫到自己的辦公室,落座後表情嚴肅的說道:“天逸啊,這兩天你在市裡的事情我也聽說過一些,雖然你做得不錯,但是我得批評你幾句,你這次的所作所為十分驚險你知道不?你現在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好在這次你有驚無險的安全回來了。我告訴你啊,市裡的那潭水深著呢,遠遠比你看到的要深。

這次你既然回來了,我勸你一句,儘量不要往市裡湊了,那邊的人吃人不吐骨頭啊。你想想看,為什麼你在那邊剛剛調查有了些眉目過山村這邊就出事了,這兩者之間難道真的是巧合嗎?”

李天逸聽完閆成峰的分析之後,立刻臉上露出凝重之色:“閆鎮長,您也是這個觀點?”

閆成峰問道:“怎麼,你也覺得這裡麵有事?”

李天逸點點頭:“是啊,閆鎮長,我感覺到過山村的事情應該絕對不是偶然,而是裡麵大有文章,因為在我離開過山村之前,過山村不管是王家也好,孫家也罷,兩家之間關係還是相對來說比較平穩的,尤其是王長水和孫家山,兩人為了我的事情沒少前後奔波,早已經摒棄前嫌,至少,他們在我麵前表現得都是比較平和的。但是短短這幾天的時間就鬧到如此不可開交的地步,這裡麵肯定有事。”

閆成峰點點頭:“嗯,你能夠想到這一層,說明你還是有一些政治敏感性的,你知道為什麼曾立祥說要給你一個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嗎?”

李天逸問道:“難道這裡麵還有文章?”

“當然有文章,自從你離開之後,也曾經派人去想要把你給帶回來,不過卻以失敗給告終,曾立祥雖然十分憤怒,卻也沒有多說什麼,但是,就在今天上午,我聽人說他接了一個電話之後,就離開召集鎮黨委會,要求給你處分,雖然我極力反對,但是曾立祥因為在鎮黨委會上支援的人數比較多,所以強行透過了給你處分的決定。

所以,我認為,現在,已經不單單是曾立祥看你不順眼了,甚至還有更高層的人看你不順眼想要收拾你,所以我才奉勸你這次回來一定要低調一些。你剛剛進入官場,還不清楚這裡麵的彎彎繞。如果僅僅是曾立祥看你不順眼,我還可以幫你抵擋一二,曾立祥看在我的麵子上也不會對你做得太過分,但是,如果真的有上麵的人看你不順眼,那麼以你一個剛剛進入官場的基層公務員的身份,人家要想收拾你真的很容易,我也無能為力。”

聽到閆成峰這樣說,李天逸心中頗為感動。

他知道,閆成峰這是真心的吧自己當做是後生晚輩來培養的。

他站起身來,向著閆成峰恭敬的鞠了一躬:“閆鎮長,謝謝您。”

閆成峰擺擺手:“不用謝我,我雖然想要幫你,但是效果並不是很好,我隻是希望你自己今後一定要注意一些,不要著了人家的圈套,尤其是你這次回過山村更是要小心,對方既然能夠挑動孫家和王家內鬥,未必沒有後手。你要處處小心。”韓淞任的宣戰,這是段明貴在用生命之火來表達對韓淞任的強烈不滿。這是鳳凰市第一次出現這種情況,這是在場的幹部誰都沒有想到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一旦這封遺書發出去,那麼一定會在省委層麵引發巨大的反響。韓淞任的用人一定會受到省領導的強烈質疑。麵對這篇段明貴用手生命寫成的遺書,韓淞任會如何反應?顧俊明唸完之後,賈連慶聲音悲憤的看向韓淞任說道:“韓書記,我認為的目光的說法雖然有些偏激,但是,其中很多觀點還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