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43章 狐假虎威

    

對李天逸的性格是有所瞭解的,知道他並不是那種摳門之人,但看今天李天逸那滿臉為難的樣子,肯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毫不猶豫的站出來為李天逸解圍。李天逸隨即笑著說道:“既然杜哥如此豪爽,那今天晚上我可就不客氣了,這裡先謝過杜哥請客了。”收拾完桌子坐下,李天逸便拿出一本書看了起來。杜海波看李天逸還算挺給麵子的,也就順坡下驢:“好,小李啊,你這個人挺上道的,等我當了鎮長助理,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來找我。”說...李天逸聞言,隻是冷冷的看了郭麗麗一眼,淡淡的說道:“可以啊,你去請示吧,正好我也向市紀委劉書記彙報一下財政局這邊的態度問題。看看要不要親自請我們調查組的副組長親自出麵過來展開調查,如果你們財政局這邊連劉書記的麵子都不給的話,那麼我就隻能請我們專案調查組的組長、市委書記韓淞任同誌親自過來了。”

說完,李天逸則拿出了手機,裝出要撥打電話的樣子。

郭麗麗嚇了一跳。

她沒有想到,李天逸這個年輕的菜鳥根本就不上當啊。

她本來認為,李天逸是個菜鳥,自己隨隨便便幾句話就給忽悠過去了,隻要能夠先把對方穩住,然後忽悠忽悠,再來一個太極推手,也許就可以把李天逸給打發走了。

不過李天逸的反應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

郭麗麗連忙臉上堆出笑臉說道:“李組長,就這麼一點事情沒有必要麻煩劉書記和韓書記吧,再說了,我這邊也沒有不配合調查不是?”

李天逸冷哼一聲說道:“沒有不配合調查?難道你剛才說的那番話還不算是不配合調查嗎?你剛才的意思不就是想要讓我無功而返嗎?郭主任,我雖然是剛剛進入公務員隊伍,但是我並不傻,你剛才玩得小花樣我還是看得出來的。我這個人判斷事情的方式比較簡單,就是配合或者不配合,配合,就麻煩你按照我們調查組的要求去做,不配合,我們就各走各路,各自想辦法來展開較量。你看著辦吧,給你10分鐘時間去準備。”

李天逸說完,直接拿著手機玩了起來。

此刻,郭麗麗氣得幾乎想要罵娘了。因為李天逸的這番話實在是太直接、太粗暴了,根本就沒有官場人說話應有的含蓄。正常情況下,有經驗的官場人彼此之間是絕對不會撕破臉的,哪怕是心理恨不得直接動手打人了,但是臉上也依然會裝出一副關係友好的樣子,說話的時候也為對方留下三分顏麵。

但是,這個李天逸根本就不跟她玩這一套,直接就把一切攤在桌麵上。還直接抬出了劉曉寧和韓淞任來壓她,她還真不敢大意。

氣惱的瞪了李天逸一眼,郭麗麗轉身走出辦公室,很快來到了市財政局局長段明貴的辦公室內。

見麵之後,郭麗麗便氣鼓鼓的說道:“段局長,這個狗屁的調查組組織李天逸實在是太氣人了,一點教養都沒有,簡直就是一個愣頭青,真不知道韓書記到底是看上他什麼了,竟然讓他擔任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

段明貴聞言,嗬嗬一笑:“郭主任啊,你怎麼被一個年輕的毛頭小子給氣成這樣子,說說吧,這小子到底說了什麼。”

等郭麗麗把李天逸的那番話複述了一遍之後,段明貴的眉頭立刻緊皺起來,沉聲說道:“如此看來,這個李天逸不簡單啊?”

郭麗麗立刻撇了撇嘴說道:“不簡單,照我看,他這種性格早晚會吧自己玩死。”

段明貴搖搖頭:“郭主任啊,如果你真的這樣想的話,你還真被他給騙過去了。你想想看,既然市委書記韓淞任能夠把這麼重要的位置交給他一個剛剛進入官場沒有多久的菜鳥去幹,此人又怎麼可能沒有讓韓書記認可的東西?

更何況,你不要忘了,他們調查組裡,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劉曉寧不過也纔是副組長而已。韓書記這步棋下得很深啊。”

郭麗麗一愣:“段局長,為什麼韓書記不直接讓劉書記去擔任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呢?那樣做豈不是更有效果?”

段明貴搖搖頭:“當然不是!你想想看,劉曉寧身為市委常委,市紀委書記,日理萬機,哪裡有那麼多時間去調查這麼一件小事。所以,即便是讓他擔任專職副組長,他也不可能親自去調查。而且以前的時候,劉書記在市委常委會上,一直都是秉承中立的姿態,根本不參與到韓書記與賈市長之間的權利爭鋒之中去。韓書記肯定也擔心在處理301公路案的時候,劉書記會繼續和以前一樣採取中立的姿態。但是,這恰恰是韓書記不能接受的。

因為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次301公路案是韓書記對賈市長髮起的一次反擊行動,所以,他必須要啟用一個敢於大膽查案的人去展開這項工作。

而李天逸出現的非常及時,301公路案是他最先揭發的,而恰恰李天逸本身也希望301公路案儘快了結,以保障他們過山村那邊的公路能夠儘快修上。

韓書記抓住了李天逸這種心理,直接大膽啟用李天逸,同時,把劉曉寧拉進調查組擔任副組長,目的就是為了讓劉曉寧給李天逸撐腰。”

說道這裡,段明貴臉上露出凝重之色說道:“郭主任,你現在還認為這個李天逸是個簡單角色嗎?如果他真是簡單角色的話,又怎麼敢直接拿出劉曉寧和韓書記來壓你?此人精明啊。”

郭麗麗此刻也聽明白了段明貴的分析,臉上露出錯愕之色,有些為難的說道:“段局長,那我們怎麼辦?”

段明貴微微一笑:“還能怎麼辦?繼續拖!我們市財政局豈能被他狐假虎威給嚇到了。他不是給你10分鐘的時間嗎?你啊,今天就根本不要露麵了,他願意給誰打電話就給誰打電話去,想要看材料,那不可能!”

說完,段明貴揮了揮手,郭麗麗便十分機敏的離開了。

關上房門後,段明貴拿出手機撥通了常務副市長顧俊明的電話:“顧市長,李天逸帶著調查組到我們財政局來了,他們要調查301公路建設專案的支付檔案。”

段明貴說完,電話那頭頓時一陣沉默,過了一會兒,顧俊明的聲音傳了過來:“老段,這事情你是怎麼想的。”

段明貴連忙說道:“顧市長,您是分管我們財政局的,我聽您的。”

很明顯,段明貴直接把事情的主導權交給了顧俊明。

顧俊明自然明白段明貴的意圖,他是不想承擔責任,但他豈能讓段明貴如願:“老段啊,301公路案的具體情況,咱們都是知情人,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大家都清楚,這事情啊,你自己斟酌著辦吧,不過我要強調一點,不管任何時候,你做事一定要顧全大局!”

說完,顧俊明結束通話了電話。

聽著電話裡傳來嘟嘟嘟的忙音,段明貴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的。

一股無形的壓力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顧俊明的話雖然表麵上聽起來十分平淡,但是段明貴卻清楚,顧俊明這番話裡到底蘊含著多少深意。

一時之間,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10分鐘之後,一個電話打了進來,將他從沉思中喚醒。

看了一眼電話號碼,段明貴的臉色更加難看了。電話,竟然是市紀委書記劉曉寧親自打來的。

段明貴隻能接通電話:“劉書記您好。”

劉曉寧帶著幾分威嚴的說道:“段局長,我聽李天逸反映說,你們市財政局不配合他們調查組的工作,檔案資料不讓查,辦公室主任露了一麵就再也看不到人影了?要不這樣,你看我親自去,您這位大局長能不能給個麵子,把檔案材料拿出來讓我們調查組的同誌們覈查一下啊?”

話都說道這個份上了,段明貴也不敢太過分了,連忙說道:“劉書記,您太客氣了,就這麼一點小事,怎麼能麻煩您親自過來一趟呢?我剛才一直在外麵開會,還沒有來得及就此事跟下麵溝通,這樣吧,我這邊立刻讓辦公室配合專案組進行調查。”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段明貴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劉曉寧親自打電話了,這說明劉曉寧對301公路案十分關注,同時也說明,劉曉寧對李天逸這個年輕人十分看重。這也就意味著要想阻止專案組去調查301公路上的支付檔案材料是不可能的了。

怎麼辦?一時之間,段明貴的大腦飛快轉動起來。

市財政局辦公室內,李天逸滿臉淡定的坐在那裡,安靜的等待著。

過了一會兒,郭麗麗滿臉賠笑著走了進來,充滿歉意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組長,真是不好意思啊,剛才我有急事不得不出去一下,剛剛我接到我們段局長的指示,要我立刻帶著你們去檔案室去調取301公路的支付檔案,請你跟我一起去吧。”

李天逸笑著點點頭,跟著郭麗麗來到檔案資料室,郭麗麗滿臉嚴肅的說道:“小朱,把301公路的支付材料檔案給我找一下。”

小朱是一個二十六七歲的女人,聽到郭麗麗的吩咐之後,立刻滿臉為難的說道:“郭主任,301公路支付那可是好幾年前的材料了,恐怕不好找啊。”

“不好找也得給我找,沒看到李組長親自過來了嗎?快點給我找,別廢話。”在下屬麵前,郭麗麗還是很有威嚴的。

小朱不敢怠慢,立刻和兩名檔案資料室的人一起翻找了起來。

然而,他們整整找了一個多小時之後,小朱滿臉苦澀的看向郭麗麗說道;“郭主任,301公路的支付材料已經找不到了。”

“怎麼會這樣?你們檔案資料室都是幹什麼吃的?這麼重要的支付材料居然找不到?找,繼續給我找,不找到今天誰也不準下班。”郭麗麗滿臉憤怒的吼道。

小朱等人隻能繼續找,再次查詢了兩個多小時之後,小朱突然一拍腦袋,說道:“郭主任,我想起來了,2年前我們在推行檔案資料資訊化的時候,曾經對過往的檔案材料進行過一次統計,我查檢視,能否找到那份檔案材料。”

“趕快的。”郭麗麗大聲說道。

小朱連忙走到電腦前坐下,開啟檔案軟體查詢之後,滿臉為難的說道:“郭主任,我剛才查了一下,在我們2年前進行重新歸檔整理過往材料的時候,就沒有發現301公路的支付檔案材料。”

“什麼?2年前就沒有發現?”郭麗麗臉上露出憤怒之色,先把小朱等人訓斥了一番之後,滿臉慚愧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組長,你看,我真沒有想到,下麵的人辦事竟然這麼不給力,連一份檔案材料弄丟了2年了都沒有向我反映,要不你看這樣行不行,我這邊先內部調查,看看這份材料能否找到,不管找得到找不到,都會第一時間通知你們調查組,你看行嗎?”了一會兒,這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腿肚子都有些發軟。但是,卻很堅強的站住了,臉上努力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那名警察看了李天逸一會兒之後,把材料遞給李天逸冷冷的說道:“你是上訪的吧?我告訴你,你再怎麼上訪都沒有用,最終還是會把你的材料都打回原地的,沒有人願意為了你們訪民去得罪下麵的領導。”說完,李天逸被帶到了旁邊。後麵的人繼續接受搜查。就在這個時候,李天逸注意到倒數第二個下車的人在看到警察之後,立刻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