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42章 再次受阻

    

,你這裡隻列出了兩個選調生,另外一個選調生難道還沒有來報到嗎?”趙華義連忙說道:“另外一個選調生是剛剛過來的,還沒有正式上班呢,所以我就沒有把他的名字列入名單中。”“這樣吧,你把他的材料給我拿過來看一下。”閆成峰不動聲色的說道。“好,我這就去拿。”趙華義不情不願的離開了。看著趙華義離去的背影,閆成峰嘴角上露出一絲冷笑。過了一會兒,趙華義拿著李天逸的資料走了進來,放在閆成峰的桌麵上。閆成峰拿起李天逸...聽完李天逸的分析,劉曉寧眉頭緊皺。

過了一會兒,他才沉聲問道:“李天逸,你難道發現了什麼新的線索?”

李天逸道:“劉書記,新的線索我們倒是沒有發現,但是,我認為,要想悄無聲息的把那1個多億的資金給神不知鬼不覺的弄沒了,光憑黃成虎一個人是做不到的,而且他也沒有那麼大的膽子。所以,我強烈懷疑這是一起窩案。”

“窩案?”劉曉寧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對於李天逸的分析,他還是部分認可的。

“你接著說。”劉曉寧示意。

“劉書記,我們想想看,黃成虎不過就是一個交通局的副局長而已,而且事發當時,他好像是公路處的處長,以他的職務,根本沒有足夠的決策權去貪汙那麼大的一筆钜款。

還有,為什麼301公路案件一直沒有被曝光出來?為什麼之前省紀委的人調查301公路案的人發生了離奇車禍?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可以讓如此一筆钜款神秘消失後依然沒有人願意或者說去敢於調查這個案件?”

劉曉寧的臉色更加凝重了:“你繼續說。”

李天逸道:“我認為,不管上麵到底有哪隻大老虎坐鎮,但是,在我們鳳凰市層麵,301公路建設之初,分管301公路的副市長肯定難辭其咎,因為很多事情都是他來主持的,我不相信作為一個分管副市長,對於301公路修建到哪個程度一無所知,對301公路的問題一無所知。如果沒有當時分管副市長的默許甚至是縱容,黃成虎怎麼敢侵吞或者受賄那麼大的一筆钜款?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對當時負責301案的副市長進行調查。”

不得不說,李天逸的這番話確實把劉曉寧給震到了。

其實,李天逸能夠想到的,劉曉寧早就想到了,隻是他沒有想到,李天逸竟然真的敢提出去調查當時分管副市長,也就是現在鳳凰市的常務副市長顧俊明。

那可是實實在在的市委常委啊。

劉曉寧的目光緊緊的盯著李天逸的眼睛問道:“李天逸,你知不知道當時分管的副市長是現在的市委常委、常務副市長顧俊明?”

李天逸點點頭:“我知道,但是,我依然懷疑他,我希望能夠對他展開調查。”

“你有證據證明顧俊明副市長涉嫌此案嗎?”

“沒有!”李天逸苦笑著說道。

“天逸啊,你知道嗎?根據我們市紀委的辦案程式,我們是沒有權力去直接調查顧俊明,而是應該將辦案線索上報省紀委,由省紀委決定是否啟動調查程式,即便是省紀委要調查顧俊明,也需要諮詢省委領導的意見。所以,調查不調查顧俊明,不是我能夠決定的,主導權握在上級領導的手中,即便是我們市紀委向省紀委建議調查顧俊明,也需要拿出確實可靠的證據或者線索來,省紀委才能決定是否對顧俊明啟動調查程式。而你現在僅僅是憑著你的分析判斷就要啟動對顧俊明這樣一個重量級的市委常委的調查,你認為這可能嗎?”

李天逸聞言,隻能深深嘆了一口氣。

他是一個官場菜鳥,雖然對一些條文已經認真學習過了,但到了細節方麵還是不夠精通的。

聽劉曉寧說完之後,他才意識到自己可能是太理想化了。

劉曉寧看著李天逸那垂頭喪氣的模樣,笑著說道:“李天逸,這事情你也不用太過於沮喪,因為我們紀委辦案,必須要講究公平公正,必須要以證據為主,所以,301公路案你該怎麼調查還是怎麼調查,隻要在我們市紀委和專案組調查範圍之內的,我和市委韓書記都會大力支援你的。”

李天逸點點頭,帶著一些情緒離開了劉曉寧的辦公室。

李天逸離開之後,劉曉寧立刻打通了市委書記韓淞任的電話,苦笑著說道:“韓書記,剛才李天逸提到想要調查顧俊明同誌,我告訴他相關的程式之後,他的情緒有些不穩定。”

韓淞任笑著說道:“沒事,年輕人嘛,情緒有點波動是很正常的,不過他們現在必須要培養起一種按照程式辦事的習慣,混官場,必須要講究規則,否則按照自己性子做事早晚會出問題的,哪怕是他一心一意為老百姓做事,如果不按照程式辦事,一旦被別人抓住把柄狠狠的攻擊,也照樣不會有好的結果的。現在就讓他好好的自己去化解和領悟這些事情吧,我們幫不了他。”

李天逸心情不爽的返回住處,躺在床上思考了整整一個晚上。

雖然李天逸是初入官場的菜鳥,但他的悟性還是很高的,想了一晚上,便想明白了劉曉寧的立場是正確的,程式本身也沒有問題。而他自己想要做事的心情雖然可以理解,但是必須要按照程式辦事,畢竟沒有規矩不成方圓。

這天晚上,李天逸一直在思考,直到淩晨5點左右才昏昏沉沉睡去。

早晨7點半,他準時起床,梳洗完畢吃過早飯之後,便立刻趕到市紀委專門為他們專案組準備好的獨立辦公室,組織所有專案組成員開會。

這次會議,隻有李天逸和吳誌宏等四名基層工作人員。

李天逸笑著說道:“各位,前段時間調查黃成虎一案大家都辛苦了,所以,接下來我們的調查就沒有那麼麻煩了,我們現階段的任務就是努力尋找有價值的線索,同時,我們也要低調行事,不能影響到市裡招商引資的大局。所以,從今往後,咱們就一起行動,出去碰運氣去尋找線索吧。

當然了,考慮到我們專案行動的保密性和統一性,我希望今後我們大家不要隨意的把專案組的調查結果向外界公佈,必須要統一彙報。如果要是有哪位認為自己管不住自己的嘴,現在可以退出專案組,否則一旦被發現私自向外界透露專案組的調查進展,我會立刻上報專案組的組長——市委書記韓淞任同誌,我相信,韓書記一定會給那位同誌一個畢生難忘的深刻印象。”

李天逸說得輕描淡寫,但話裡話外卻多了幾分濃濃的殺氣。

剩下這四個人哪一個年紀都比李天逸大,自然聽明白了李天逸話裡話外的意思,吳誌宏心中暗暗豎起了大拇指:“這個年輕的小組長有點意思啊,竟然還懂得玩心理戰了。比剛剛進入專案組的時候成熟了一點啊。”

其他的老狐狸們自然隻是笑笑,沒有人退出。

隨後,李天逸帶著眾人上了一輛劉曉寧專門派給他們的公車,徑直向外駛去。

一邊開車,司機一邊問道:“天逸組長,我們去哪裡?”

李天逸直接把一張提前寫好的紙條遞給司機,司機看完之後,有些詫異的看了李天逸一眼,也沒多說什麼,開著車就疾馳而去。

這一次,所有專案組組員全都注意到了這個細節。

李天逸並沒有直接跟司機說去哪裡,而是給了司機一個紙條?這說明什麼?這說明李天逸對眾人並不信任。

為什麼不信任?以李天逸的年紀,他應該還沒有那麼深沉的心機吧?難道他察覺了什麼?

當司機把車穩穩停在市財政局門前的時候,車上其餘四人臉上全都露出了詫異之色。尤其是吳誌宏。

作為一名有著十多年工作經驗的老紀委,從李天逸第二場戰鬥開場就選擇在市財政局這個細節上他意識到,李天逸雖然之前嘴裡口口聲聲說隨便碰運氣,實際上,這絕對不是碰運氣那麼簡單啊。看來,李天逸還是頗有頭腦的。

其他人也都是老狐狸,自然也一眼看穿了李天逸的真實算盤。

李天逸的目光從在場四人臉上一一掃過,這四個人分別是市紀委的吳誌宏和王浩,市交通局的姚瑞剛和段誌勇。

下了汽車之後,李天逸笑著說道:“各位,從現在開始,我們五人必須時刻一起行動,任何人沒有我的執行,不準接打電話,不準私自使用手機,大家彼此相互監督,以確保我們的調查資訊和調查進度不向外洩露。”

說完,李天逸帶頭向前走去,來到市財政局門口,直接出示了專案組的證件,要求進入市財政局展開調查。

門衛看到證件之後嚇了一跳,不過還是十分強硬的表述,這事情必須要向上級領導彙報之後才能確定能否放他們進去。

李天逸無奈,也隻能等著。

過了一會兒,門衛說道:“你們進去是可以進去,不過我們局長沒有在單位,有些事情必須得等我們局長回來之後才能批示。”

李天逸笑著點點頭:“好,沒關係,我們可以等的。”

說完,填寫完表格之後,李天逸帶著四人徑直進入市財政局,徑直來到了市財政局的支付中心,出示相關工作證件之後,李天逸直接說道:“各位,麻煩先把支付中心關於301公路的支付資訊全部拿出來,我們要展開調查取證。”

支付中心主任郭麗麗聽到李天逸的命令之後,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啊李組長,根據我們市財政局的管理慣例,支付中心的任何檔案性材料,必須有我們財政局局長親自批示才能對外公開,你應該理解的,畢竟支付資訊也是屬於我們的機密資訊,是不能輕易對外的。”

李天逸點點頭:“郭主任,你說的我們理解,不過呢,現在請你先把檔案材料拿過來,我們就在現場等著你們局長回來,等他批示之後我們再進行稽覈檢視,這樣做總沒有問題了吧?”

郭麗麗搖搖頭:“不好意思啊李組長,我們從來沒有這個先例,要不你看這樣行嗎?你們先回去,等我們局長回來,我請示完他批示之後,我再打電話喊你們過來。”定決心,要幫助我家鄉的鄉親們走出貧困落後的狀態。這次,選調生分配,我被分配到了青龍鎮,分配到了過山村,從那個時候起,我就把大家當成了我家鄉的鄉親,當成了我的親人,或許有人覺得我說話浮誇,但是我想要告訴大家的是,當我看從鎮裡一路走來,走了三個多小時纔到達鎮裡的時候,我就已經下定決心,等我們度過這次疫病,我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修路!把咱們過山村通往鎮裡的那段路修通了,到那個時候,我們村子裡漫山遍野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