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41章 廁所的秘密

    

誰啊?”人群中,王大牛怒聲問道。“我是醫院急診室主任周曉晨,剛剛我接受院長委託,仔細瞭解了一下情況,發現說不給李天逸治病是我們醫院的醫生郭峰擅作主張自行決定的,對此,我們醫院方麵也十分不滿,請大家放心,我們縣醫院是全縣老百姓的醫院,我們不會放棄治療任何一個我們通源縣的老百姓,經過我們醫院研究決定,我們會立刻停止郭峰一切工作,另外派一名主任醫師專門負責為李天逸同誌治療,請大家放心!”周曉晨說完,過山...王誌成一愣,黃成虎先是一愣,隨即又放鬆下來。在他看來,沒有任何人能夠找到自己藏匿贓款的地方,因為那個地方絕對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李天逸注意到了黃成虎嘴角上流露出來的那種不屑和得意,邁步向前走去。其他人緊隨其後。

眾人跟隨李天逸竟然來到了廁所。

黃成虎的臉色已經有些不太自然了,訕笑著說道:“李天逸,你帶著我們來廁所幹什麼啊?”

王誌成也充滿質疑的說道:“李天逸,你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李天逸用手一指廁所說道:“大家看啊,這是一間麵積很大的廁所,處於臥室套間之內,卻偏偏沒有洗浴裝置,此為疑點之一。

隻有一套蹲式馬桶,而非坐式馬桶,此為疑點之二。

疑點三,如果大家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這個廁所裡新風係統一直開著,廁所內幾乎沒有任何使用過的痕跡。然而再看臥室,明顯是經常住人的,那麼我的疑問就來了,既然這是一個經常使用的臥室,為什麼臥室內的廁所一直這麼幹淨呢?就算是主人再幹淨,也不可能從來不使用廁所吧?”

說道這裡,李天逸用手一指外麵的公用廁所說道:“如果是認真觀察的人去外麵的公用廁所觀察一下,就會發現,那裡廁所有洗浴裝置,而且從那裡的環境來看,明顯是經常使用的,有些地方明顯還有著水漬。

看到這裡,大家有沒有感覺到這是一種十分不合常理的細節呢?

身為整棟別墅的主人,有誰會捨近求遠呢?”

李天逸說完,立刻有人去不遠處的公用廁所再次核實了一遍,回來後確認了李天逸所說的屬實。

這一下,現場眾人的興趣立刻被提了起來,而黃成虎的臉色明顯變得蒼白起來,雙腿也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王誌成皺著眉頭說道:“李天逸,按照你的意思,黃成虎難道會把贓物藏匿在這間廁所不成?這裡也沒有地方可以藏啊。這裡可是一目瞭然的。”

李天逸微微一笑:“王副局長,如果從你的角度看,自然看不出這間廁所的異樣之處,但是,如果從一個建築專家的角度來看,這間廁所就非同尋常了。

首先,這個頓時馬桶所處的平臺明顯比普通的正常家庭的頓時馬桶要高出10厘米左右。這種臺階往上走的時候是非常麻煩的,沒有人會注意這樣去做。任何人建廁所的目標都是為了方便。

這是疑點之一。

其二,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廁所的馬桶和地磚其實是一體構建的,而並不是一般家庭裡的那種普通貼瓷磚工藝。”

李天逸說道這裡,王誌成立刻走上前去仔細端詳著地麵的瓷磚說道:“這不太可能啊,我看這看起來我我家的差不多啊,沒有什麼區別啊。”

李天逸道:“那是你沒有認真去觀察。王副局長,你可以開啟沖水裝置看一下,我現在可以斷定,沖水裝置裡肯定沒有水。”

“這不可能吧。”王誌成有些詫異的走上前去,開啟沖水裝置的蓋子往裡麵一看,頓時呆立當場。

李天逸說得沒錯,這沖水裝置裡麵的的確確沒有水。

黃成虎連忙解釋道:“這個沖水裝置裝修的時候就出了問題,我一直沒有使用,也沒有時間去更換。這也是為什麼這間廁所一直沒有使用的原因。”

李天逸卻不屑一笑,說道:“咱們一起把這個地方砸開,我相信大家會大飽眼福的。”

李天逸說完,黃成虎連忙憤怒的說道:“李天逸,你不能這樣,這是我家的私有財產,你這樣做是違法犯罪的。”

王誌成也點頭說道:“李天逸,我們這樣做好像的確不妥啊。”

李天逸冷冷的說道:“砸,出了事情我負責。”

說著,他從身後工作人員手中接過一把早就準備好的錘子狠狠的砸在瓷質馬桶上,隨即又將地磚敲碎。

幾錘子下去之後,已經有人發現了端倪。因為此狀碎了之後,等李天逸把一層薄薄的水泥砸開,下麵竟然露出了一層厚厚的鋼板。

鋼板?廁所為什麼要用鋼板?

隨即,李天逸親自動手把其他地方全部砸開,很快的,一個用鋼板打造的平臺便展露出來,看到這裡,黃成虎顫抖的雙腿再無力氣支撐他身體,臉色慘白的癱軟在地上,神情沮喪到了極點,身上已經被汗水給溼透了,褲腿下麵,一股淡淡的騷味瀰漫四周。

眾人這時也注意到了事情的怪異之處了。

隨即,李天逸在其他人的幫助下,將這個鋼板製成的平臺搬了出來。

這個時候大家才注意到,這竟然是一個特質的箱子,箱子裡麵還有密碼鎖,向黃成虎要到密碼後開啟,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驚呆了。

這裡麵竟然有一半是整捆的人民幣,還有一些黃金、珠寶、首飾等物品,都是十分保值的東西。粗魯估算了一下,所有物品加在一起,至少有上千萬。

此刻,陳可諫的目光隻是從這金光燦燦的物品中掃了一眼之後,便把目光定格在李天逸的臉上。

這個時候,他突然發現,市紀委書記劉曉寧頂著巨大的壓力給李天逸一個市紀委特殊工作人員的身份到底是多麼具有先見之明。李天逸是個人人才啊。

要知道,剛才那麼多人搜查了好幾遍都沒有發現這間廁所的異常之處,而李天逸卻偏偏隻是走馬觀花的賺了一圈就發現這裡的秘密,這需要多麼強悍的觀察能力、計算能力啊。這樣的人如果要是到了市紀委,別的先不說,單隻負責搜查贓款這麼一項工作,就能夠把市紀委的工作效率提高N多倍啊!

至於說李天逸的領導能力,雖然現在明顯看出還比較稚嫩,但是,他卻能夠硬生生的頂住王誌成和黃成虎等人的壓力,艱難的推進整個調查組的工作,從這一細節可以看出,李天逸的抗壓能力非常強,而且隨機應變的本事也不錯,這樣的人隻要用心栽培,很有發展前途的。

這時,李天逸笑著看向陳可諫說道:“陳書記,您看,現在人贓並獲,黃成虎已經無法抵賴了,下一步的跟進,隻需要你們市紀委就可以了。”

陳可諫點點頭,森冷的目光看向黃成虎說道:“黃成虎,我相信,事情發展到現在,你應該無話可說了吧?”

黃成虎聲音顫抖著說道:“這……這些錢不是我的,這些都不是我的。”

陳可諫冷冷的說道:“我當然知道這些都不是你的,就憑你那點工作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東西,至於到底是誰的,你還是跟我們去市紀委訊問室去說吧。”

說完,陳可諫大手一揮,兩名市紀委的工作人員立刻走了過來,滿臉嚴肅的說道:“黃成虎,跟我們走一趟吧,市紀委的茶水和餐點已經向你免費開放了。”

黃成虎此刻已經麵如死灰,他知道,自己徹底完蛋了。

黃成虎被帶走了,現場眾人看著這裝修得富麗堂皇的別墅,全都感覺到心情沉重。

尤其是王誌成,他的臉色十分不自然。黃成虎的落馬對他的心理衝擊非常大。

此刻,他已經預感到,市交通局這一次恐怕要陷入一片腥風血雨之中了。尤其是他自己,此刻更是感覺到了森森寒意。

隨著第一波次調查結束,市委層麵召開了一次市委常委會。

常委會上,市長賈連慶認為既然黃成虎這個301公路案的主要負責人已經被紀委控製,那麼此案就應該到此為止了。畢竟,現在正是鳳凰市招商引資最為關鍵的季節,每年的招商引資洽談會都會在這個時節舉行。為了確保本年度招商引資能夠順利進行,為了為本年度招商引資洽談會營造一個良好的環境氛圍,此次案件到此為止。

然而,這個提議遭到了市紀委書記劉曉寧的強烈反對。

雙方為此爭執不休。

關鍵時刻,市委書記韓淞任出麵,說招商引資的確是本年度的重頭戲,的確應該要努力為本次招商引資營造良好的社會氛圍,當然了,韓淞任也表示,301公路案也不能放棄調查,專案組依然繼續存在,還是由李天逸負責領導,不過他們必須要低調的展開調查,不能鬧得滿城風雨。同時,在這次常委會上,韓淞任對李天逸在黃成虎問題的調查上展現出來的能力給予了充分肯定和表揚。

事情到了這種程度,不管是劉曉寧也好,賈連慶也罷,誰也不能再說什麼了,韓淞任的決定是目前最好的一種處理方式了。

散會之後,市紀委書記劉曉寧把李天逸喊了過來,讓李天逸再彙報一下黃成虎案的詳細情況。

其實,陳可諫已經向劉曉寧提前進行了彙報,不過從李天逸嘴裡說出來,卻讓劉曉寧聽出了不同的東西。

李天逸彙報完調查黃成虎的過程之後,猶豫了一下,說道:“劉書記,有句話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劉曉寧看向李天逸道:“有什麼不能說的,你是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有什麼事情儘管說。”

李天逸點點頭:“好,那我就說了,劉書記,雖然我們查出了黃成虎,但是,以黃成虎家中所搜查出來的資產來看,其實際資本滿打滿算也纔不過3000萬,而且其中房產價值2000多萬,而這2000多萬的房產的的確確是人家黃成虎自己投資賺回來的,當然了,其買房的錢也來自受賄所得,但是,其用於購置房產的贓款滿打滿算也才500萬左右,所以,黃成虎在301公路案中受賄金額最高也不會超過1500萬,但現在的問題卻是整個301公路案中,有一個多億的錢不見了,施工方之所以停工是因為他們沒有收到施工款,也正因為如此,依然有1個多億下落不明?

那麼這一個多億到底哪裡去了?我認為,301公路案不僅應該調查下去,而且我認為,301公路案很有可能會涉及到級別高於黃成虎的人,所以,如果繼續調查下去,我們將會麵臨巨大的壓力,甚至您都有可能要承受巨大壓力,我現在想要知道,您是否支援我們繼續調查下去?”一件接著一件啊。這邊李可可老先生給自己設下的局還在逐漸往坑裡跳呢,吳德亮那邊又出事了,也不知道這幕後到底有多少黑手啊。李天逸和劉壯兩人來到省中醫藥會議大廳的時候,整個會議大廳內正在舉行著一場場的競爭演講,30多位來自全省各地的在中醫領域的各個醫院的頂尖高手齊聚大廳,每個人都在講述著自己的光輝事蹟,展現著自己對中醫的理解。在主席臺上,坐著5位評委,最中間坐著的是李可可老先生,他的左邊是穀國進,右邊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