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36章 各有算盤

    

顧不了那麼多了,立刻拿起電話通知一下醫院辦公室主任,讓他通知醫院領導立刻去醫院門口集合迎接領導視察。打完電話之後,他立刻起身走出大門,隨即,立刻從走廊另外一側一個電梯急匆匆下樓。魏義軍到了醫院大門口的時候,其他醫院領導也紛紛下來了。眾人湊在一起,焦急的等待著。就在這個時候,6輛長城哈弗H6在一輛掛著通源縣一號牌照汽車的引導下來到醫院門口。汽車一直駛入醫院大院,停下之後,前麵的一號車上,通源縣縣委書...韓淞任聽顧俊明這樣說,微微一笑:“顧俊明同誌,你的顧慮我理解,所以呢,我這裡希望賈連慶、梁天華同誌回去給交通局參與專案組的同誌們再三提醒一下,他們這次參與專案組的調查,必須要一切行動聽指揮,他們可以懷疑李天逸的年紀和經驗,可以懷疑李天逸的一切,但是,對於李天逸在調查301案件上所釋出的指示必須要堅決貫徹和落實,如果貫徹落實不到位,李天逸可以直接向我進行反映,我直接撤換做事不到位的人員。”

說道這裡,韓淞任看了賈連慶梁天華兩人一眼,梁天華立刻表態:“韓書記,回去之後我立刻向王誌成同誌交代清楚。”

賈連慶也隻能無奈的點點頭。

隨即,韓淞任又看向劉曉寧一眼:“你們市紀委那邊也是一樣。”

劉曉寧點頭道:“明白。”

“好了,事情就到這裡吧,散會。”說完,韓淞任直接站起身向外走去。

或許賈連慶在某些涉及到重大利益關係的事情上會和韓淞任掰一掰手腕,但是,在平時的時候,對於韓淞任這位一把手的表態,他還是不敢輕易否定的。哪怕是他在鳳凰市很多事情上可以一手遮天,但是,對於一把手的權威,他也保持著相對的尊敬。

散會之後,顧俊明跟著賈連慶回到市長辦公室,關上房門之後,顧俊明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賈市長,您說韓書記到底在玩什麼把戲?為什麼他要讓李天逸這麼一個官場菜鳥擔任專案組專職副組長?我實在是想不明白啊。他就不怕李天逸做不好直接砸了他韓淞任的招牌嗎?”

賈連慶冷哼一聲說道:“哼,砸了他韓淞任的招牌?他纔不怕呢!你沒有聽出來嗎?韓淞任在會議上曾經提到了省交通廳廳長季廣傑,他明確指出,讓李天逸代表省交通廳出麵加入專案組,這纔是他推薦李天逸擔任專案組專職副組長的主要動機。他那番話收放自如。如果李天逸表現良好,那麼拍板李天逸擔任專職副組長就是他韓淞任的功勞,相反的,李天逸如果表現不好,那麼推薦他加入專案組的季廣傑廳長也是有責任的。即便是他有責任,也不需要一個人承擔,同時,你不要忘了,市紀委書記劉曉寧也表態希望李天逸以市紀委工作人員的身份加入專案組的。即便是李天逸做的不好,你認為,有他們三位廳級官員的腦袋頂著,誰敢說一個‘不’字?韓淞任當真是好算計啊。”

顧俊明一聽,頓時怒色滔天:“賈市長,韓淞任也太卑鄙無恥了吧?他這是根本沒有把您放在眼中啊。本來調查301公路案件應該是咱們市政府這邊來做,他這個市委書記非得要橫插一竿子,這不是隨便伸手攬權嗎?”

賈連慶看了顧俊明一眼,心中一陣冷笑。他知道,顧俊明這是害怕了。因為,在301公路當時,顧俊明是分管交通方麵的副市長,這個301公路也是他經手的。

顧俊明這麼說,無非是挑撥離間。

不過對此,他並不在意,因為顧俊明是自己的嫡係人馬,他的利益和自己是永遠綁在一起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老顧啊,你沒有看出來嗎?韓淞任明顯是想要以301公路為抓手,開始全麵在我們鳳凰市發出屬於他自己的聲音。但是,如果按照常規手段已經很難實現,而他在鳳凰市又沒有什麼可以放心使用的人。而這個李天逸雖然人比較年輕,但他能夠頂著巨大壓力把301公路勘察調研完成,並且還頗有心機的拍攝了全程影片和圖片,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個李天逸是一個做事比較有套路的人。

在這種情況下,韓淞任為了能夠牢牢掌握整個專案調查組的主導權,既不能讓市紀委那邊主導此事,又不能讓交通局那邊主導此事,因為任何一方擔任副組長都有可能引發對方的不滿而消極怠工。

因此,他藉著季廣傑推薦李天逸的機會,把李天逸推了出來,把他架在前麵當旗手,吸引各方的炮火,做得好了有功,做得不好了也於他無礙,這一招棋下得還是比較高明的。這一點上,咱們都得向韓淞任學習啊。以前的時候,很多人都認為韓淞任是一個比較窩囊的一把手,現在,你們都看出來了吧?

窩囊?能夠成為一把手的人有幾個是窩囊的,之前他韓淞任的低調隱忍隻是為了找到一個合適的出手時機,所以,今後我們必須要低調一些了。”

賈連慶說完,顧俊明連連點頭。今天的常委會讓他的確有些毛骨悚然。韓淞任的超常規表現讓他真正意識到高手的厲害之處。

韓淞任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內,相比於賈連慶和顧俊明那邊的猜忌和不安,他顯得十分平靜。

坐下喝了杯茶水,這纔拿起桌子上的電話撥通了省交通廳廳長季廣傑的電話。

電話:“老季啊,你這次推薦讓我重用李天逸,可是給我埋了一顆地雷啊。”

季廣傑哈哈大笑道:“怎麼著?老韓,你真的要重用李天逸?”

“當然了,你老季在我召開市委常委會之前給我打電話說你們省廳要任用李天逸擔任調查組的副組長,我怎麼能不重視你的意見,說實在的老季,對於你別的方麵的才華我都嗤之以鼻,唯獨對你識人用人這方麵的才華,我是高度認可的,尤其是你給我推薦的這個梁天華,確確實實是一個乾將。所以,我在今天的常委會上直接提議,讓李天逸擔任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這麼好的人才總不能讓你們省廳給搶走不是?”

“我靠,老韓,你瘋了吧,我隻是打算讓他擔任我們省廳這邊調查組的副組長而已,隻是打算讓他跟著歷練一下,你竟然讓他擔任你們鳳凰市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該不會是你擔任組長吧?”

“就是如此。”

“你……你……老韓啊,我是真的服了你了,你也太有魄力了?你熟悉李天逸嗎?你知道他的脾氣秉性嗎?你知道他的人品道德嗎?”季廣傑也被韓淞任給嚇了一跳。

韓淞任嘿嘿一笑:“老季啊,你這個人哪裡都好,就是有時候做事太保守,而我呢,做事則大開大合,這就是為什麼我能當市委書記而你隻能當交通廳廳長的原因。既然你那麼看好李天逸,而李天逸在過山村甲肝疫病事件和之前的301公路勘測事件中表現那麼好,我相信此人的人品,而且我也專門透過關係和清華那邊取得了聯絡,從他的老師和同學的反饋資訊來看,這是一個品德方麵絕對優秀的人。他從小在農村長大,深諳人民的疾苦,心懷遠大抱負,所以,我打算打破常規重用一下這個年輕人,如果他能夠經受住這次301公路事件的考驗,我打算好好的栽培一下,這樣的年輕人如果能夠好好培養一下的話,一定會成為國家棟梁的。”

季廣傑聞言,苦笑著說道:“老韓啊,行了,你也別吹噓了,我服了你還不行嗎?你這是公然截胡我看重的優秀人才啊。”

韓淞任道:“咱倆還分什麼你我啊,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誰讓咱倆是黨校的老同學呢。得了,不多說了,就一句話:謝謝啊。”

說完,韓淞任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嘴角上洋溢著得意的笑容。

雖然也是五六十歲的人了,但是和老同學季廣傑聊天的時候,他還是會展現一下自己年輕時那種小狡猾的性格。

當然了,也就是季廣傑他們彼此之間太熟悉了,如果換一個人,絕對不會看到韓淞任這麼幽默的一麵的。

韓淞任也知道,季廣傑當初完全可以讓李天逸把材料直接交到省廳,這樣省廳就可以出麵直接調查,但是那樣一來,自己就比較被動。

而季廣傑卻偏偏讓李天逸把材料交到市交通局,同時沒有告訴交給誰,這是季廣傑對李天逸的一種考驗,而這也是季廣傑在幫助自己甄別李天逸是不是一個人才。他是在用這種方式幫助自己。他肯定是知道自己在鳳凰市所麵臨的嚴峻形勢。

這纔是真正的為自己著想的好兄弟啊!這纔是真正的雪中送炭啊。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季廣傑也笑了。他也看出來了,這次,自己的這位黨校老同學是真的憋了太久了,終於找到對賈連慶反擊的機會了。

不過真正讓他佩服的是,韓淞任竟然敢如此大膽的啟用李天逸這個菜鳥擔任專案調查組的專職副組長。這種魄力自己是不具備的。隻是不知道李天逸能否能夠承擔起韓淞任賦予他的重任呢?畢竟,他實在是太年輕、太沒有經驗了。而專案組裡不僅有賈連慶的嫡係人馬,他們能否聽從李天逸的指揮?是否會故意向外洩密?李天逸如何平衡大局?這些,都是對李天逸的考驗。

散會之後,市紀委書記劉曉寧找到李天逸,暫時為他在市紀委招待所安排了一個房間住下,並且給了準備了一個證件,這是他市紀委書記特批的呼叫證件,持有這個證件,他就可以作為市紀委的工作人員來行使一些紀委人員特有的權力。與之一起的,還有一份正式公文。

然而,李天逸萬萬沒有想到,第二天,301公路專案調查小組第一次召開小組會議,他就遭遇了意想不到的困難!應他事成之後要給他200元的,所以,我得先把這事情給辦了!作為一名國家公務人員,我欠什麼也不能欠農民工兄弟的血汗錢啊!”梁天華笑了,看向李天逸的目光中欣賞的意味越發濃重起來。這是一個言而有信的人。這個細節雖然不起眼,卻最能反映一個人的人品。與此同時,市交通局斜對麵的街道上,那位農民工羅立強看到李天逸轉給他的200元錢,臉上頓時笑開了一朵花:“這個小夥子實在人啊,還好,哥們也不傻,如果你小子不給我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