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32章 怒懟賈連慶

    

房間內的三人全都站起身來,滿臉含笑打招呼:“趙主任來了。”趙華義笑著點點頭,用手一指李天逸說道:“來,我給大家介紹一個人,這位,是我們黨政辦剛剛過來報到的同誌李天逸。”李天逸立刻笑著和大家打招呼:“大家好,我是李天逸。”趙華義隨後又分別給李天逸介紹了一下,靠窗做的男人叫杜海波,他前麵的女孩叫程詩琪,臨近走廊靠裡麵坐的叫穆國富。介紹完之後,趙華義把李天逸安排坐在靠近門口方向座位上便離開了。趙華義剛剛...梁天華左右為難,額頭上的汗珠嘩嘩的往下掉。

賈連慶也不著急,就那樣伸著手,滿眼含笑若有深意的看著梁天華。他相信,梁天華就算膽子再大也不敢得罪自己。

時間,雖然隻過去幾秒鐘,但就是這幾秒鐘的時間,卻讓梁天華渾身都溼透了。因為他交與不交,都將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就在這個時候,誰都沒有想到,李天逸卻站了出來,伸手從梁天華手中拿過檔案袋,笑著對賈連慶恭恭敬敬的說道:“賈市長,不好意思啊,這份檔案是我的,並不是梁局長的,這裡麵的資訊隻能給韓書記一個人看,至於韓書記是否會給您看,這得韓書記看完之後才能做出決策,在此之前,這份檔案不能讓別人看到,我相信賈市長您不會為難我這個小小的基層公務員吧。”

賈連慶的手緩緩收了回來,冷厲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李天逸的臉上,之前,他一直以為李天逸是梁天華的秘書或者跟班之類的角色,跟班就沒有把他放在眼中。

然而,他萬萬沒有想到,眼前的這個年輕人竟然在知道自己是市長的前提下,還敢說出這樣一番嚴重得罪自己的話出來。

他這明顯是抬出韓淞任書記來壓自己,他這樣做,自己肯定不能再去厚著臉皮去要求看這份材料,因為他根本不認識李天逸。

但問題是,李天逸這樣做,徹徹底底得罪了賈連慶。再也沒有一絲一毫的退路。

賈連慶有些驚詫的看了李天逸兩眼,隨即目光看向梁天華問道:“天華,這位是……”

梁天華此刻的內心也是波濤洶湧,一方麵,他內心十分感謝李天逸關鍵時刻幫自己解圍,但也開始為李天逸擔心起來,他可是知道這位賈市長的性格和脾氣的。賈市長那可是整個鳳凰市老資格的市長,在鳳凰市經營多年,可謂樹大根深,新來的韓淞任書記到任都快半年了,卻一直沒有在工作上開啟局麵,就是因為賈市長對韓書記的牽製太大了,在很多事情上,賈市長也不直接和韓淞任書記唱反調,表麵上還是比較尊敬韓書記的,但是,等下了常委會,賈連慶直接把韓書記的提議和決策放諸腦後,如果韓書記逼得急了,就直接向下麵傳達一下,但是做起事來依然是陽奉陰違。

賈連慶的強勢和柔韌讓韓淞任書記十分被動和頭疼。

這是對上級。對於下屬,賈連慶的強勢是不需要遮掩的。

幾乎是一言九鼎。下屬必須要嚴格按照他的意思去執行,出了差錯是要承擔責任的。

而且賈連慶是一個十分要麵子的人。曾經有一個下麵的處長因為一些事情讓賈連慶丟了麵子,後來,那位處長直接被找個理由給了一個嚴重警告處分,緊接著就被打到了清水衙門,混日子去了。

現在李天逸一個小小的村支書竟然敢直懟賈連慶,這不是找死嗎?

雖然梁天華想要保護李天逸,但卻沒有想到,李天逸已經看出了梁天華的意思,便不亢不卑直接看向賈連慶說道:“賈市長,我是過山村村支書李天逸。”

賈連慶這次可是徹底震驚了。

有些不可思議的望著李天逸這個年輕人。這人纔多大年紀啊,竟然擔任了過山村的村支書?最關鍵的是,這傢夥竟然對自己沒有一地啊畏懼心理,還敢主動出麵為梁天華解圍,當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啊。

賈連慶挑了挑眉毛,冷冷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你一個村支書跑到韓書記辦公室裡做什麼?”說話之間,賈連慶語氣嚴肅,官威陣陣,迎麵壓迫而來。

李天逸卻凜然不懼,語氣平靜的說道:“賈市長,我是過來向韓書記彙報工作的,因為不認識韓書記,所以請梁局長幫忙引薦一下。”

賈連慶臉色頓時一沉,冷冷的說道:“怎麼?你一個小小村支書的工作也想要越級彙報到韓書記這裡,你不覺得你的行為太不妥當了嗎?”

賈連慶說道這裡,梁天華和李天逸的腦門全都冒汗了。

氣氛一時之間變得有些僵硬起來。

李天逸雖然不服氣,卻沒有辦法反駁。

“李天逸同誌,你手中的材料是不是舉報我的啊?如果是的話,我就不看了。當領導的,要避嫌嘛!”賈連慶眯縫著眼睛笑吟吟的說道。

此刻,雖然賈連慶的表情是笑的,但是不管是李天逸也好,梁天華也罷,全都從賈連慶的這番話中聽到了凜冽的殺機。

現在,李天逸已經被推到了牆角。

要麼把材料交給賈連慶,要麼承認這份材料是他舉報賈連慶的。

梁天華太清楚賈連慶的為人了。他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從李天逸的手中一把搶過,就要遞給賈連慶,賈連慶的嘴角上已經露出了一絲得意的笑容。

然而,梁天華沒有想到的是,就在賈連慶伸手要去接這份檔案的時候,李天逸卻依仗著身高臂長的優勢,直接一伸手再次把檔案拿在了手中。

隨即,臉色陰沉著說道:“梁局長,你這是什麼意思?憑什麼把我辛辛苦苦得到的材料隨便交給別人,我說過了,我的這份材料隻交給韓書記,至於韓書記最終如何處理這份材料,那是他的事情。”

梁天華頓時無語苦笑,他沒有想到,李天逸的性格竟然如此剛硬。竟然敢當著賈連慶的麵直接說出這樣的話來。

他剛才搶過檔案要遞給賈連慶也是為了李天逸好,他怕把賈連慶得罪的太狠了。

但是現在看來,這種結果已經是註定的了。

房間內的氣氛一下子就變得有些緊張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辦公室房門一開,市委書記書記韓淞任推門而入。

韓淞任看起來也就五十歲左右的年紀,一張國字臉不怒自威,眼神鋒利,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看起來頗為精神。

進門之後,他頓時一愣,沒有想到,秘書辦公室裡竟然有這麼多人。

尤其是看到梁天華站在賈連慶麵前大汗淋漓的樣子,立刻意識到形勢不對。

“韓書記,您回來了。”這個時候,韓淞任的秘書大聲說道,與此同時,他的目光卻看向了梁天華。

韓淞任對秘書的風格非常瞭解,看秘書的表現,便知道事情有些不對頭,便笑著說道:“賈市長,你過來有事?”

本來,韓淞任進來的時候是急匆匆的,明顯是回來有事。不過看到賈連慶的時候,便立刻沉穩了下來。

賈連慶笑著說道:“主要是過來和韓書記商量一下最近一些縣委班子換屆的事宜。”

韓淞任臉色微變,眼底深處明顯掠過一抹怒意。

人事佈局這可是書記的業務範圍,韓淞任雖然是市委副書記,但最近插手人事工作的意圖十分明顯,這讓韓淞任十分不滿。

現在,賈連慶竟然當著這麼多人這樣說,明顯是想要顯示一下他的存在啊。

韓淞任掃視一圈之後,目光落在了李天逸的臉上,看著這個年輕人竟然和梁天華站在一起,他目光中微微有些驚詫。

目光很快收回,笑著看向賈連慶說道:“關於下麵有些縣委班子人事調整的事情我現在還沒有考慮好,這事情不急,以後再討論吧,梁天華,你身邊的這位是?”

梁天華連忙介紹道:“韓書記,他叫李天逸,是咱們鳳凰市通源縣青龍鎮過山村的村支書,這次過來是想要透過我向您彙報一下工作。”

韓淞任頓時露出了驚疑之色,看了看梁天華,又看了看李天逸,點點頭:“好,你們跟我進來吧?”

說完,韓淞任的目光看向賈連慶。

賈連慶立刻識趣的說道:“好,韓書記,你先忙吧,我那邊還有個會要開。”

說完,賈連慶轉身告辭。

看到賈連慶離去的背影,李天逸和梁天華全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

等三人進入韓淞任辦公室,韓淞任這纔看向梁天華問道:“怎麼回事?”

梁天華便把剛才發生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韓淞任頓時眉頭一皺。

李天逸立刻遞上那份檔案:“韓書記,這是我經過近兩三個月的調研拿出來的關於301公路的實際情況,從調研結果來看,之前各方聯合下撥的一個多億的扶貧修路資金,頂多能夠有1000萬用於實際的修路工作中就已經是頂天了。”

韓淞任聽完李天逸的總結之後,臉色陰沉,接過資料認真看完之後,猛的一拍桌子:“過分啊,太過分了。這事情不能就這麼結束了。”

李天逸沒有說話,隻是默默的等待著。

發飆過後,韓淞任直接一個電話打給了市委辦主任劉柏永:“劉主任,你立刻通知所有的市委常委們,三十分鐘之後,立刻到常委會議室參加緊急常委會。”

劉柏永接到這個通知也是大吃一驚。

要知道,韓書記上任之後,隻召開過兩次緊急常委會,一次是因為鳳凰市一爆竹加工作坊發生大爆炸,炸死炸傷10多人,另外一次是網路上曝光了一起發生在鳳凰市的城管打人事件,造成輿論大範圍關注。

現在,韓書記突然召開緊急常委會,到底要做什麼?

想到此處,他直接問了出來:“韓書記,此次會議的主題是?”

“為防止洩密,我會議上宣佈!”韓淞任斬釘截鐵的說道。

說完之後,韓淞任看向梁天華說道:“梁天華同誌,你這邊立刻透過交通係統,將這份材料上報給省交通廳,看看省交通廳那邊是什麼反應!”你們幫我們送檢,這總該沒有問題了吧?”趙樂天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說道:“這個沒問題。”李天逸立刻讓王長水帶人拿了兩個礦泉水瓶子,在村子裡不同的河段取了一瓶河水然後放在地上。趙樂天派人找了幾個乾淨的塑膠袋,拿塑膠袋把礦泉水瓶套了個裡三層外三層之後,這才又用一個大塑膠袋裝好之後拎走,派人送往鎮裡。做完這一切之後,趙樂天說道:“好了,李天逸,你們要求的我已經照做了,希望你們就不要在給我們的工作添麻煩了,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