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30章 調虎離山

    

了甲肝病毒!這裡麵,到底有什麼內幕?這個時候,之前影片的內容立刻變得十分重要起來。這個時候,人們才知道,原來,之前的那個影片就是李天逸帶著人深夜去陳莊鎮海鮮加工廠採集水樣的影片,這是足以證明他們取樣過程的影片。而真正引起所有人高度重視的是,這批帖子下麵很快出現了另外一篇帖子。這篇帖子的發帖者是省環保廳的一名普通公務員劉壯,他指出,這個影片是他昨天晚上親自拍攝的,水樣也是他拿著去省疾控中心送檢的,而...幾個人追得越兇,前麵跑得越快!

前麵跑得越快,後麵的人越著急,追得越猛!

前麵的人心中牢記一點,不能輕易被對方追到,否則的話,情況不妙。

後麵的人非常清楚,一旦讓對方跑掉,再想抓到,就如同大海撈針。

一開始雙方都在不停的加速,到後麵,雙方的速度就慢了下來,全都氣喘籲籲了,雙方的速度也是越來越近,但距離卻越來越遠。

最後,其中一人大聲喊道:“李天逸,你給我站住,再跑我可要開槍了。”

說著,他直接把手槍拿了出來。

前麵的人一聽掏槍,頓時嚇得腿肚子發軟,腳下一個沒留神便跌倒在地,後麵幾人咬著牙追了上去,把此人圍在當中,黑洞洞的槍口直接指向了對方。

“你……你們這是要幹啥?”一個帶著濃濃本地口音的問話頓時讓幾個人呆立當場,其中一人一把掀掉此人頭上的帽子,頓時全都傻眼了!

此人竟然不是李天逸!不過對方看身材、個頭倒是和李天逸差不多。

“你跑什麼跑?”一名警察怒聲問道。

“你們追我就跑啊!你們追我幹什麼?”對方語氣中帶著幾分不滿,氣喘籲籲的問道。

“你跑我們就追啊。”那個人回答道:“你叫什麼名字?是幹什麼的?和李天逸是什麼關係?”

“李天逸是誰?我不認識他。我叫羅立強,是在路邊攬活的農民工。”對方哭喪著臉說道:“各位警察同誌,你們能不能先把槍收起來,我看著害怕。”

“你不認識李天逸,為什麼穿著李天逸的衣服?”為首之人問道。

“是他給我的。”農民工羅立強滿眼得意的說道。

“那我們追你你跑什麼啊?你傻缺啊?”為首的哥們更怒了。

“你才傻缺呢!你們全家都傻缺!沒事追我幹什麼啊?我還以為你們是城管呢,還那麼多人,不怕咋地?怎麼著,你們想要追的是那個給我衣服的人吧?”羅立強眼神中閃爍一絲狡猾的光芒。

“是啊,你知道他在哪裡?”為首警察陳三秒立刻激動起來,問道。

“差不多吧,我看到他向一個賓館走去了。”羅立強說道。

“哪個賓館?”陳三秒這哥們又興奮了。

“我可不能告訴你們,那個人說,隻要我不告訴你們,回頭他就給我300塊錢。”羅立強做出一副十分嚮往的樣子說道。

幾個人青龍鎮派出所的人麵麵相覷,最後,陳三秒咬著牙說道:“好,你告訴我們他在哪裡,我們給你300塊錢。”

羅立強搖搖頭:“那可不行,做人要講究原則的,我們農民工是最講究原則的了。”

陳三秒立刻把眼睛一瞪:“請你配合我們警方的工作。”

羅立強憨厚的撓撓頭:“好,我配合。”

陳三秒臉上一喜。

“不好意思啊,我忘了。”羅立強很狡猾的笑著,用一種很氣人的語調說道。

這個時候,陳三秒也看出眼前的這個農民工看起來很憨厚,實則很狡猾。

無奈之下,他隻能咬了咬牙說道:“告訴我李天逸的去處,我們給你500元!”

羅立強猶豫了一下,還是搖搖頭,撓了撓後腦勺:“這個,我感覺這樣做有些對不起那個人,他還白送了我一身衣服。”

“600元!再不答應我們直接給你戴上手銬。”陳三秒怒視著羅立強說道。

羅立強眼珠轉了轉,點點頭:“好吧,作為一名有理想有抱負的愛國農民工,我決定配合你們警方的工作,不過呢,必須現金結賬。”

“好!”陳三秒咬著牙,從口袋裡掏出了600元錢遞給了羅立強。

羅立強接過錢之後,很認真的當著幾個人的麵數了數,這才笑著說道:“告訴你們吧,他去的那家酒店叫隆興賓館,就在市交通局西側斜對麵。”

“快!隆興賓館!”陳三秒聞言,撒腿就跑。其他人緊隨其後。

“陳隊,要不咱們打車回去吧?跑著太累了。”

“打什麼車,有那時間,我們都跑回去了。快,控製李天逸要緊。上麵說了,抓住李天逸是大功一件,抓不住的話,回去要挨批的。”

“好吧。”那個人苦笑了一下,隻能跟著陳三秒向著羅立強指示的方向跑去。

而此刻,農民工羅立強看著陳三秒幾個人離去的方向,嘴角上露出了一絲狡猾得逞的笑容,從口兜裡拿出手機開啟微信,便看到微信上多了200元錢,立刻眉開眼笑起來。心中暗道:“那個人真是好人啊,不僅給了自己一身不錯的衣服,還讓自己眨眼之間就多賺了600元,真是自己的貴人啊,尤其是那個人說話很算數,沒有坑自己,答應自己隻要交通局門口的人引開就給自己200元錢,再加上之前支付給自己的200元定金,這傢夥整整給了自己400元,自己不過是跑了一會兒就賺了1000元錢,今天是小發一筆。

此刻,農民工羅立強開始回憶起自己在路邊攬活時的情形,那個時候,他正在發愁自己今天能不能有活幹呢,他是一個菜鳥農民工,剛剛出來找活幹,所以活比較少,眼看著身邊的農民工兄弟一個個都找到活跟著僱主走了,他卻隻能默默的等待著、煎熬著。

這個時候,一個長相帥氣的年輕人走到自己麵前,說想要給自己找個活,拉著他到偏僻的角落跟他說,隻要他能夠把門口的那幾個人引開,就給他400塊錢,先付200元定金,而且還保證他至少可以多賺300元,羅立強比較單純,什麼都不說就答應了。開玩笑,他累死累活幹一天也就才能賺兩三百元,現在這帥氣的小夥活沒幹就給自己200元定金,這活不錯。

所以,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隨後,帥氣小夥直接微信轉給他200元,說另外200元引開之後支付。對方還說,如果自己能夠把對方拉住20分鐘以上不回來,一個小時之後,還可以再給他200元!

這也是為什麼羅立強如此拚命往前跑的原因,他還想要多賺200元呢。

這個帥氣小夥正是李天逸。他和羅立強談好之後,先把自己的衣服給了對方,又給對方買了一個長沿帽子交給了對方戴上,然後告訴他如何把對方引開。剩下的就是羅立強的自由發揮了。

不得不說,羅立強的確是一個很有悟性新時代的農民工,看多了電視劇上演員們的表演之後,他的表演比那些專業演員更加走心。

一個調虎離山之計,李天逸搞定了陳三秒這些人。

等那些人被引走之後,李天逸不慌不忙的走到市交通局門衛值班處,告訴他要見市交通局局長,對方不讓見,李天逸直接很嚴肅的對門衛說道:“你告訴你們局長,就說是省交通廳廳長季廣傑讓我過來見他,我給他帶了一份重要的檔案,他不見我立刻就走!”

門衛一聽是省交通廳廳長讓李天逸來的,再看看眼前的這個年輕人雖然歲數不大,但是氣質不凡,便有了三分懼意,便直接聯絡了市交通局局長梁天華。

梁天華聽門衛彙報完之後,略微沉吟了一下,說道:“你問問他叫什麼名字?”

門衛看向李天逸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李天逸報出名字。門衛傳過去。

梁天華點點頭:“好,你讓他進來吧。”

李天逸很順利的進入市交通局,按照門衛的指點來到了3樓梁天華局長的房間。”

敲響房門,裡麵傳來了一個很爽朗威嚴的聲音:“進來吧。”

李天逸推門而入。

房間裡麵,辦公桌後麵,坐著一個五十歲左右戴著眼鏡的男人,看到李天逸進來,此人抬起頭來,臉上的表情很是嚴肅:“你是李天逸?”

李天逸點點頭。

“我們好像不認識吧?你來找我做什麼?”梁天華單刀直入。

“梁局長,我們的確不認識,但是我認識季廣傑廳長,季廳長曾經委託我對301公路沿線進行調研,記錄下301公路沿線的情況,他還告訴我,說要我如果有機會把調研報告拿出來的話,一定要先把調研報告送給市交通局。所以,我今天就來了。”李天逸也很直接。

梁天華聽到是301公路的事情,當時臉色就變了,尤其是聽到後麵,得知李天逸竟然拿到了301公路的調研報告,直接站起身來,語氣中帶著幾分嚴肅和激動:“你真的有301公路的調研報告?你是怎麼調研的?資料準確嗎?”

李天逸把手中的檔案袋遞給梁天華說道:“梁局長,這是我的調研報告,您可以先看一下。”

梁天華也沒有客氣,十分焦急的接過報告開啟看了一會兒,一開始的時候,他的表情還是帶著幾分質疑的,但是看到後來,卻是表情越來越凝重,眼神越來越犀利!

等他看完之後,他直接狠狠一拍桌子站起身來,咬牙切齒的在辦公室內走來走去的,一邊走一邊說道:“過分!太過分了!好好的投資一個多億的扶貧公路竟然被他們修成了這個樣子!太過分了!太腐敗了!太囂張了!”個人不是李二苟。”“不會吧?我看他就是照片上這個人啊?”那個讓李天逸下車的警察有些質疑的說道。“老張,你看,從照片上看,這個人雖然和李二苟長得挺像的,但是根據剛才我們抓到的那個人交代,李二苟身高也就一米78左右,這個人看身高至少一米八五以上,從身高上就相差很大,這相貌可以造假,但是身高卻不能造假啊。”那名警察看了看李天逸,又對比了一下雙方的身高,最終苦笑著摸摸自己的腦袋,拍了拍李天逸的肩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