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3章 捂蓋子

    

個陣營的,他們會不會找程詩琪的麻煩?會不會在窮兇極惡之下,用程詩琪的性命來威脅你?到那個時候,你如何選擇?李天逸,你知不知道,這次為了救你?程詩琪和趙華義鬧翻了,硬是頂風冒雨從鎮委大院跑向你傳送的位置!她的身上都已經溼透了!為你救你,她硬是強忍著身體的不適為你輸血!李天逸,你能不能成熟一些,你能不能照顧一下別人的感受。”李天逸沉默了,過了一會兒,他才緩緩說道:“穆國富,我知道程詩琪是個好女孩!但是...青龍鎮,鎮委會議室內。

李天逸坐在靠牆邊最後麵的座位上。掃視著一個個表情嚴峻的鎮裡的頭頭們,心中充滿詫異。

他沒有想到,自己剛剛到青龍鎮還不到一天呢,竟然趕上了青龍鎮擴大會議。看樣子,似乎是青龍鎮有大事情發生了,否則的話,怎麼可能進來的頭頭們全都表情如此嚴肅呢?

杜海波很有心眼,在通知李天逸等人的時候,並沒有告訴他們發生了什麼事情,隻是通知他們到這裡來開會。

李天逸對麵,杜海波滿臉陰險的看著傻乎乎的坐在那裡的李天逸,心中暗暗得意:孫子,你等著吧,也許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過了十多分鐘的時間,鎮長閆成峰和鎮委書記曾立祥先後來到辦公室內,會議正式開始。

曾立祥主持會議。

坐在主持席上,曾立祥滿臉嚴肅的說道:“同誌們,我剛剛接到訊息,現在我們青龍鎮過山村爆發嚴重甲肝疫病,情況已經十分危急了,下過山村已經有30多人感染疫病,其中有2人在住院期間死亡,現在,鎮醫院已經實施嚴格的封閉措施,隻準入不準出。大家說說,這個事情我們該怎麼處理。”

“我認為,這個事情我們必須要先壓下來,不能讓這件事情傳播出去,以免造成民眾恐慌。”副鎮長廖成義義正詞嚴的說道。

“我認為這樣做不妥!”鎮委副書記張旭東使勁的搖著頭說道:“甲肝是具有傳染性的,我們現在要做的是把事情公開,逐個篩查近期到過過山村的人以及與過山村之人有過接觸的人,以防止疫病擴大,這是我們當務之急。至於說把事情壓下去,這樣做會耽誤事的。

張旭東話音剛落,組織委員杜文昌立刻說道:“我不贊同張書記的意見,我認為,廖成義作為分管衛生係統的副鎮長,他對出現在衛生係統的事情是最有發言權的,而且在這種事情麵前,穩定民眾的情緒是重中之重,而且曾書記也說過了,目前,鎮醫院已經採取了封鎖措施,隻要我們後續的篩查工作做到位,根本沒有必要把這件事情搞得滿城風雨,讓縣領導以為我們青龍鎮的領導什麼事情都做不好。”

隨後,其他人紛紛表態,不過11名鎮委委員,有6名全都支援廖成義的說法,隻有武裝部部長張勇表示棄權。

曾立祥目光看向鎮長閆成峰:“閆鎮長,對於廖成義同誌的提議,這事情你怎麼看?”

“我不同意!”鎮長閆成峰冷著臉語氣中帶著怒火大聲說道:“曾書記,同誌們,現在可是甲肝疫病,現在過山村已經有30多人傳染了,這事情可不是小事,如果想要捂蓋子,一旦出事,責任重大,我們必須要及時彙報。必須要想盡一切辦法防止事情擴大化!”

廖成義抬起頭來笑著說道:“閆鎮長,你誤解我的意思了,我隻是說要防止事情大範圍擴散造成群眾恐慌,而沒有說要捂蓋子,這蓋子捂是捂不住的,我們還是要透過某些渠道向上級領導反映的,但是,怎麼彙報,如何措辭,是需要進行斟酌的,尤其是這件事情我們不能鬧得盡人皆知,我是這個意思。”

閆成峰冷笑著說道:“我看不是吧,你隻向領導彙報,不向群眾廣而告之,這就是捂蓋子。群眾不知道此事,就沒有防備,沒有防備就麵臨著被傳染的風險,捂蓋子和不讓群眾知道是一回事,你不能把他們割裂開來算。”

“你……簡直是強詞奪理!”廖成義充滿憤怒的說道。

雖然廖成義隻是副鎮長,閆成峰是鎮長,但是廖成義今年已經五十多歲了,而閆成峰才三十多歲,所以,他對閆成峰,並不是特別尊重。

“好了,這件事情既然閆成峰同誌有不同意見,我看還是舉手投票,民主表決吧,同意閆成峰同誌意見的請舉手。”曾立祥掃視全場一眼,淡淡的說道。

閆成峰和張旭東舉起手來。其他人一片沉寂。

閆成峰臉色鐵青,深深嘆息了一聲,無奈的搖搖頭。

這些動作全都被曾立祥看在眼中,嘴角上露出一絲淡淡笑意,接著說道:“同意廖成義同誌意見的請舉手。”

刷刷刷,7個人同時舉起手來!

曾立祥沒有舉手,點了一下人數,說道:“好了,現在有7個人同意廖成義同誌的意見,閆鎮長可以有不同意見,但我們還是以多數同誌的意見為主,這事情就按照廖成義同誌的意見去操作吧。下麵,我們再討論一下過山村的問題。現在過山村那邊村支書和村長全都染病住院,村支書已經住進ICU病房了,基本上很難康復了,就算是康復了也很難再繼續工作,現在過山村群龍無首,需要有一個有能力、身體素質好的人去負責過山村的工作,大家看誰合適啊。”

曾立祥這話一說出來,常委會上立刻就安靜了下來,剛才還慷慨陳詞的各位委員們大部分全都低頭不語。

按照一般慣例,這個時候,應該至少有一名鎮委委員帶隊親自前往過山村坐鎮處理整個事件,以策萬全。作為鎮委、鎮政府的一把手事情繁多,自然不需要親自過去,一般由一個鎮委委員、副鎮長去是最合適的。既能夠代表鎮委鎮政府,又能夠及時作出決策。而分管衛生的副鎮長是最合適的。

眾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卻紛紛把目光看向了剛才慷慨陳詞提出建議的副鎮長廖成義。

感受到四周火辣辣的目光,廖成義先是一聲長嘆,說道:“本來這件事情我去是最合適的,但是最近這段時間,我的痔瘡又犯了,坐臥不安,兩個星期前剛剛檢查出心臟病,醫生要我多休息,不能太過於操勞,唉,真是對不起領導對不起群眾啊。”

沒有了剛才慷慨陳詞,隻有長籲短嘆,但有限的言辭中,卻很乾淨利索的將自己從整個事件中摘了出來。

這就是老油條的本事啊。

聽到這裡,副鎮長郭桂榮連忙說道:“我老伴最近身體不好,兒女又不再身邊,我得照顧她,離不開身啊。”

眨眼之間,兩位最應該上陣的副鎮長全部臨陣脫逃。貌似理由充分。

他們都怕死啊。那可是甲肝,雖然是可以治癒的,但是一旦被傳染,就有死亡的機率,這個時候,沒有人願意為了些許的前途去搏一把。對他們而言,把利益留給自己,把風險留給他人纔是最合適的。

此刻,就連曾立祥都心中暗罵廖成義和郭桂榮沒有骨氣。但是,作為他們的後臺老大,這個時候,他還真不能說他們什麼,畢竟,這是他們個人的選擇。

曾立祥隻能掃視一下全場其他人:“有誰願意去?”

鎮委副書記張旭東很想站出來表態自己去,但是他的身體最近這些年一直不怎麼好,而家裡還有八十多歲的母親需要照顧,所以,他隻能保持沉默,臉上寫滿愧疚之色。

鎮長閆成峰看到眾人低頭不語,直接站出來說道:“都不願意去,我去吧。我比較年輕,身體素質比較好,我也是一鎮之長,這事情我去處理也是理所應當。”

曾立祥搖搖頭:“這事情你去不合適,你是鎮長,鎮政府必須要由你來坐鎮。你不能去。”

曾立祥可不敢讓閆成峰去,畢竟閆成峰是從鳳凰市市委那邊空降下來的,雖然不知道這傢夥有什麼背景,為什麼要空降到青龍鎮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但是,他不願意把閆成峰得罪得太過,更何況萬一要是閆成峰出現什麼健康問題,他真沒有辦法向市裡交代。

說完之後,曾立祥立刻向趙華義使了一個眼色。

鎮委委員、黨政辦主任趙華義便笑著說道:“書記鎮長,我倒是有一個建議,大家可以先聽一聽。”

“華義同誌有什麼好的建議儘管說,我們一切都是為了把工作做好嘛。”曾立祥立刻配合說道。

“我認為閆鎮長親自出馬肯定是不成的,但是呢,李天逸同誌卻可以代表閆鎮長前去,原因有三點:

第一,李天逸同誌是鎮長助理,代替鎮長、為鎮長分憂前去理所應當。而且作為鎮長助理,前往過山村去坐鎮,有什麼事情可以及時和閆鎮長進行溝通,方便快捷,提高辦事效率。

第二,李天逸同誌人年輕,身體素質好,免疫力比我們這些老頭子要強得多。

這第三點,李天逸同誌是選調生,省裡把他們這些選調生派到我們基層來就是來鍛鍊他們的,他們都是黨的後備幹部,將來是要走上更高領導崗位的,越是局勢複雜的地方,越是艱苦的地方越能鍛鍊人才,而且據我所知李天逸同誌可是我們省這一屆選調生培訓考覈時分數最高的,他之所以最終選擇到我們青龍鎮來工作,就是為了鍛鍊自己。

綜合以上三點,我認為,派李天逸同誌去過山村擔任村支書並代理村長職務是最合適的。”

趙華義這個意見一說完,立刻會議室內一片贊同認可之聲。

尤其是廖成義和郭桂榮,更是大聲表示支援,並罕見的表揚了李天逸幾句。

李天逸坐在最後麵的位置上,聽到這裡,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鎮委領導們爭來爭去,最終這個位置竟然落在了自己的頭上。

杜海波此刻臉上一片喜色,看向李天逸的目光充滿了怨毒和幸災樂禍。心中暗道:李天逸啊李天逸,你最好直接死在過山村。

程詩琪聽到這裡,則是滿臉憂色。她對趙華義的提議十分不滿,在她看來,這麼重要的事情,應該至少由鎮委委員們來出麵才合適。但是她在這裡沒有話語權。隻能忍著。

閆成峰聽完趙華義的提議之後,眉頭微皺,以他的智慧,自然能夠猜到趙華義提出這個建議背後必有深意,絕對一箭雙鵰。既可以化解廖成義、郭桂榮等人的尷尬處境,賣個人情,又可以把自己剛剛網羅到的可以湊合使用的一個人才從自己身邊支走,讓自己再次成為光桿司令。

高招!這絕對是一記高招。

雖然對趙華義此舉充滿了鄙夷,但是,閆成峰知道,這個事情,自己必須要有所表態,因為自己親自去肯定不合適,畢竟去過山村是要擔任村支書並代理村長的,所以,趙華義的這個提議還是具有其合理性的一麵的。

想到此處,閆成峰的目光落在李天逸的臉上,表情嚴肅的說道:“李天逸,趙主任的提議你怎麼看?這事情你不用為難,你選擇去與不去都很正常。沒有人能指責你。”

說話的時候,閆成峰給李天逸留下了退路。

李天逸看了趙華義一眼,又看了對麵一直衝著自己表達怨氣和幸災樂禍的杜海波一眼,站起身來挺直了腰桿大聲說道:“閆鎮長,我願意去。”

一句話,全場寂靜無聲。上的人?”李天逸突然說道。對方立刻陷入到了沉默之中。李天逸知道,自己猜對了。對方竟然同樣也是仕途之人。然而,對方竟然願意為了吳德亮捲入到這次的漩渦之中,看來,吳德亮對此人的確是有大恩啊。“你對吳德亮如何評價?”李天逸問道。“他吧,就是一個已經洗白上岸的大混混,手底下養著一幫小弟跟著他吃飯,他就放高利貸、經營娛樂場所等擦邊球的生意,他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呢,他這個人有一個優點,那就是在人性的惡之中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