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29章 虛驚一場

    

位鄉親們,大家也小心一些,如果你們真的在胡不成那裡存款了,是沒有任何法律保護的,一旦他捲款潛逃,你們的錢可就打了水漂了,你們一定要想清楚啊。”“可是我聽說鎮委書記曾立祥在他的信用合作社裡也有股份的,曾書記怎麼也不敢坑害我們吧?”一個村民說道。李天逸嘿嘿一笑:“我說趙小四,你摸摸你的光頭仔細想一想,現在中央早有明文規定,領導幹部不得經商,他曾立祥有這麼大的膽子參股胡不成的信用社?即便是他有膽子參與,...李天逸聽聞此言,心中懸著的那隻靴子終於落地了。

他沒有絲毫猶豫,直接站起身來,滿臉平靜的跟著這名警察向外走去。

來到車外麵,李天逸剛一下車,就被下麵的警察給圍住了,黑洞洞的槍口指著他的腦門。

李天逸有些詫異的望著這些人。

這時,下麵的一名警察拿著手中的照片對著李天逸看了幾眼之後,皺著眉頭說道:“老張,你是不是找錯人了啊?這個人不是李二苟。”

“不會吧?我看他就是照片上這個人啊?”那個讓李天逸下車的警察有些質疑的說道。

“老張,你看,從照片上看,這個人雖然和李二苟長得挺像的,但是根據剛才我們抓到的那個人交代,李二苟身高也就一米78左右,這個人看身高至少一米八五以上,從身高上就相差很大,這相貌可以造假,但是身高卻不能造假啊。”

那名警察看了看李天逸,又對比了一下雙方的身高,最終苦笑著摸摸自己的腦袋,拍了拍李天逸的肩膀說道:“我靠,不好意思啊哥們,是我搞錯了。對了,你有沒有看到一個和你長得有七分像的人?”

這個時候,李天逸感覺心中有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又是虛驚一場!

這哥們也太坑人了。您認人能不能準確一些啊。

不過李天逸也看出來了,這些警察的的確確是非常負責任非常認真的警察,尤其是之前看到的那一幕,如果不是那兩名警察及時撲上去製止了那名毒販掏槍,一旦被毒販把槍給掏出來,他們肯定會有人員傷亡的。

警察,是一份充滿了危險的職業。而他們這些人,明知道逮捕毒販比較危險,卻依然凜然不懼。

雖然他們搞錯了,但是,李天逸心中卻對他們這些人充滿了敬意。尤其是剛才這位把自己帶下來的警察,看著他那滿臉憨厚道歉的樣子,李天逸微微一笑:“我沒事。你們說的那個人我好像見過,不過他在10分鐘前就已經在路邊下車了。”

李天逸回憶著說道,他的手中提著一隻黑色的小皮箱。

“沒錯,就是他。”為首的一名警察大聲說道:“小兄弟,你再好好回憶一下他到底是在什麼地方下的車?”

“好像是在李釗莊!”李天逸回憶著說道。

“好,謝謝你了小兄弟!”那個壯碩的警察拍了拍李天逸的肩膀,立刻上了警車,和其他同事們一起風馳電掣的調頭向著來時的方向疾馳而去。

李天逸再次上了汽車,迎來無數詫異的目光。

李天逸苦笑著解釋了一句:“他們認錯人了。”

眾人這才恍然大悟,車內的氣氛立刻回覆了正常。

汽車繼續前行。距離市區還有20分鐘的車程。

後麵,吳振東親自帶著青龍鎮派出所的人一路風馳電掣加速趕來。

吳振東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問司機:“小吳,李天逸乘坐的那輛汽車現在到什麼位置了?我們還有多長時間能夠追上?”

司機小吳一邊檢視汽車上的定位器,一邊說道:“吳所,從我們接入的公共汽車定位係統來看,我們距離那輛車還有不到3分鐘的車程。我正在加速,估計不超過5分鐘,我們就能夠追上他們。”

“好,加速,追上他們。”吳振東立刻大聲做出指示。

小吳腳下油門狂踩,汽車猶如發瘋了一般躥了出去。

5分鐘之後,三輛警車呈品字形追上了那輛車牌號為白B358C9的汽車。

隨即,一輛警車超過汽車緩緩減速,一輛警車堵在了汽車的後麵,還有另外一輛汽車堵在汽車的左邊。

吳振東拿起車上的喇叭大聲喊道:“前麵的汽車立刻停車,立刻停車,我們要蹬車檢查!”

那輛汽車緩緩停下,吳振東立刻帶著手下之人把汽車包圍起來,隨即派了幾個人拿著李天逸的照片上車去找人。

這時,車上的乘客紛紛抱怨起來:“我說,你們警察到底在幹什麼啊?怎麼我們這輛汽車走了這一道,被警察逼停了三次,你們還讓不讓我們走了。再不快點走,我就要晚點趕不上火車了。”

青龍鎮派出所的眾人拿著照片尋找了一圈之後,全都臉色難看起來,其中一人下車向吳振東彙報道:“吳所長,我們沒有在車上發現李天逸。”

“沒有發現李天逸?不會吧?你們確定嗎?”吳振東有些吃驚了。

“我們確定。”

這時,車上有派出所人員仔細檢查了一遍之後,還是沒有發現李天逸,隨即,有人拿著李天逸的照片問了一下車上的乘客,其中一人立刻說道:“這不是上次被警察帶下去的那個人嗎?他十幾分鍾前就下車了,打了一輛計程車走了。”

“什麼?打計程車走了?”聽到這個訊息,吳振東氣得臉色鐵青,咬牙切齒的說道:“沒有想到李天逸這個傢夥反偵察能力還挺強的,快,我們立刻去市裡,同時,我們要想辦法弄清楚李天逸到底要把那份材料送到哪裡去?”

一邊說著,吳振東一邊拿出手機撥通了鎮委書記曾立祥的電話,把這邊的情況彙報了一遍。

曾立祥聞言,沉思片刻說道:“這樣吧,老吳,你兵分兩路,一路去市交通局門口那邊給我盯著,另外一路去市紀委門口給我盯著,我估計李天逸拿著那份材料隻有市交通局和市紀委這兩個去處,他去別的地方沒有任何作用。”

“好,我立刻派人去盯著!”

不得不說,曾立祥立刻的確是個人才。他的分析沒錯。

李天逸到了鳳凰市之後,先是找了一個快遞公司,將一份材料直接以快遞的方式發給了市紀委,隨即,拿著另外一份材料乘坐計程車趕到了市交通局附近。

不過,李天逸並沒有下車,因為他注意到,市交通局門口外麵停了一輛警車,門口兩邊都站著兩名警察,這四人不斷的左右掃視著過往人群,很明顯,他們是在找人。

這時,計程車司機提醒到:“先生,交通局到了。您不是要在這裡下車嗎?”

李天逸一拍腦門:“哎呀,我忘了我還得辦另外一件事情,這樣吧,你過了這個十字路口,然後左拐,我在路邊下車,先去辦別的事情。”

“好勒。”司機自然希望多拉一段。

拉著李天逸到了李天逸指定的地點,下車後,李天逸穿過一個住宅小區,七拐八拐的,從後門來到了市交通局對麵的一家快捷酒店裡,定了一個鐘點房之後,進了房間。

站在房間視窗處,李天逸望著交通局門口那四個人充滿警惕的派出所人員,臉上寫滿了愁色。

怎麼樣才能把材料送到交通局局長的手中呢?隻有完成了這一步,自己纔算是完成了交通廳廳長季廣傑交給自己的任務。

然而,季廣傑廳長在交給李天逸任務的時候,隻是提到了要把彙報材料交給交通局,但是卻沒有指定交給誰。更沒有給出任何聯絡方式。

李天逸知道,這是季廣傑廳長對自己的一種考驗。

對李天逸而言,他此刻也很猶豫,要想把材料交給交通局不難,但是如果所託非人,那結果肯定是大相徑庭。

不過根據李天逸的分析,既然季廣傑要求自己把材料交給交通局,那麼對交通廳廳長而言,能夠和他直接聯絡上的恐怕隻有市交通局的一把手,否則的話,季廣傑肯定會向自己指定人員的。所以,他認為,自己隻需要把這份材料交給市交通局局長即可。

但現在的問題是,他不認識交通局局長,又沒有對方的聯絡方式,那麼這種情況下,要想把材料交給對方,隻有一種途徑,直接見到對方。而且必須要在上班的時間見到對方。

那麼問題又來了。現在,交通局門口有四個人站在那裡虎視眈眈,等著自己自投羅網,這種情況下,怎麼把材料送進去呢?

一時之間,李天逸頭大如鬥。

窗外,街道上,車流如織。

李天逸愁眉不展。

他的目光漫無目的在街道上掃視著。

突然,他的目光落在街道旁一名攬活的農民工的身上,他突然眼前一亮。

半個小時之後。

派出所門口,四名青龍鎮派出所的工作人員正在搜尋著過往行人,他們剛剛接到指示,李天逸來交通局這邊的可能性是最大的。所長跟他們承諾了,隻要這次他們能夠抓到李天逸,回去之後立刻獎金翻倍,福利翻倍,將來優先提拔。

正因為如此,現在這四個人把眼睛都瞪得大大的,生怕自己漏掉了李天逸。

就在這個時候,四人看到一個穿著藍色牛仔褲、灰色休閒裝、帶著有著長長帽簷的帽子的男人,低著頭,手裡拿著一個資料夾要往裡走。

對方走著走著,抬起頭來,突然看到四個人,看到他們之後,這個人猶如受驚的兔子一般,撒腿就向旁邊跑了出去。

“我靠,是李天逸!”

“你看清楚了嗎?”

“肯定沒錯,你看那身高,那身衣服,還有那資料夾,都是李天逸的,肯定錯不了的。”

一邊說著,一名警察已經追了上去,其他三人一聽是李天逸,二話不說,立刻快步向著李天逸逃跑的方向追了過去。字,或者是金錢、權力、美色、名氣這些元素,對我來說,名氣都是虛無縹緲的,沒有任何用途,對於美色,我的觀點是喜歡一個人,就要一輩子愛她,和她在一起,我是一個愛情專一的男人,美色與我無緣,但是我會追求一個我喜歡和喜歡我的女孩,當然了,肯定是美女。至於說權力,我身在官場,就已經擁有了權力屬性,我不否認我追求權力的雄心壯誌,但是,我追求權力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權力越大,能夠為老百姓做的事情也就越多,至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