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28章 攔截【加更】

    

們的手中全都拿著一張照片。李天逸的心臟狂跳,心說這次要麻煩了,看來,自己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啊,該來的總是要來的。想到此處,李天逸反而鎮定了下來。既然他們非得緊追不捨,那麼自己也無所謂了,大不了被帶回去。估計他們應該不敢把自己怎麼樣?畢竟自己現在所做的事情並不是什麼違法的事情,隻不過是觸動了某些人的利益罷了。警察一邊看著圖片,一邊認真的比對每一個乘客,然後調查他們的物品。他們距離李天逸越來越近了...杜海波恨透了李天逸,再加上他對曾立祥性格的瞭解,因此,在大舅麵前,直接遞上了狠話:“大舅,根據我的估計,李天逸肯定是受了人指使纔敢這樣做的,你想想看,他不過就是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他有什麼膽子敢這樣做?除非有足夠的利益誘惑!”

曾立祥是一個陰謀論的擁護者,在他看來,任何事情,事出反常必為妖!正常情況下,像李天逸這樣一個初出茅廬的大學生絕對沒有膽子敢去調查301公路事件的,但是,如果有足夠的利益就不一樣了。

順著這個思路往下推想,曾立祥感覺到渾身冷汗直冒,氣得臉色通紅,猛的一拍桌子:“海波,你去把派出所所長給我喊過來。”

杜海波轉身向外走去。

“等等。”曾立祥喊住了杜海波:“行了,你直接回去吧,不用你喊了,我直接給他打電話。”

說完,曾立祥立刻一個打了出去:“老吳,你立刻派人去攔截李天逸,他帶著301公路相關的材料去市裡了,他想要揭穿301公路的瘡疤,快,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把他給我攔下來!具體情況,你去找杜海波諮詢一下。”

吳振東,青龍鎮鎮委委員,鎮派出所所長。曾立祥的鐵桿嫡係人馬。

聽到曾立祥的吩咐之後,他嚇了一跳。雖然在301公路上他算是局外人,但是,他多少也知道這件事情,更知道301公路牽扯極大,因此,他感覺到後脊背一陣陣發涼,接到指示,他立刻指揮著派出所的人員開始行動起來。

一方麵,他立刻派人去鎮汽車站去瞭解情況,另外一方麵,親自給杜海波打電話瞭解了一下情況,隨即,立刻部署人員開車以最快速度前往市裡進行布控,另外一方麵,則派人去追蹤剛剛發出去的、前往鳳凰市的汽車,想要盡一切可能把李天逸給攔截下來。

30分鐘前,李天逸上了一輛車牌號為白B358C9的汽車,這是一輛前往鳳凰市汽車站的汽車。

青龍鎮到鳳凰市差不多有2個小時的路程。

汽車上,李天逸手中提著一個黑色的塑膠袋,塑膠袋裡裝著的是301公路的調研材料。

李天逸的臉色十分凝重。他相信,雖然表麵上那些監控自己的人已經消失了,但是,自己這次突然離開青龍鎮前往市裡,很有可能會引起對方的注意。

這時,李天逸的手機響了。

電話是王長水打來的。

李天逸立刻接通。

“天逸,你要小心啊,我看到剛纔派出所裡接連開出了好幾輛警車,全都是前往鳳凰市方向的,我估計他們很有可能是衝著你去的。”

李天逸聞言表情更加凝重了,他點點頭:“好的,老王,我知道了,你自己也小心些,不要被那些人給盯上了,現在他們很有可能會狗急了跳牆。”

“嘿嘿,沒事,我是土生土長的青龍鎮的人,還沒有人敢把我怎麼樣。”王長水信心十足的說道。

如果說以前他是被李天逸這個年輕的村支書的能力給感染了,對他給予支援的話,那麼現在,他是被李天逸這位年輕的村支書的膽氣和魄力給感動了。

他從來沒有想到過,一個鎮長助理、一個名牌大學的前途無量的大學生公務員,竟然願意為了過山村修路而敢於去揭穿301公路這個瘡疤,他雖然隻是一個小小的村裡副主任,但是基本的見識還是有的。他非常清楚,301公路的事情絕對不是一起小事,一旦揭穿,會觸動很多人的利益。

李天逸這是在拿自己的性命在為過山村博一個未來。

汽車一路走,一路停,不停的上人、下人,這是普通長途客運汽車的弊端。有人要上就停車,有人要下也停車。

距離鳳凰市市區還有20公裡的時候,李天逸聽到了後麵傳來的一陣急促的警笛聲,頓時臉色大變。

“難道是鎮派出所的人追上來了?”

“前麵的汽車立刻停車!立刻停車!”警車上,擴音器裡傳來了一陣充滿了威嚴和威懾性的聲音。

李天逸的臉色立刻變得蒼白起來。

怎麼辦?現在自己怎麼辦?難道就這樣任由他們抓住自己嗎?豆大的汗珠順著他的額頭劈裡啪啦的往下掉。

汽車司機是一個明白人,聽到擴音器裡傳來的聲音,再看看後麵警笛如劍、燈光閃爍的警車,立刻打右轉向燈,開始減速,靠邊停車。

兩輛警車如狼似虎的衝了過來,一前一後把汽車夾在當中。

車門開啟,警車上下來七八名荷槍實彈的警察,他們要求汽車上的乘客一個個的下來,然後一個個的檢查每一個乘客所攜帶的物品。

如此狹小的空間,李天逸避無可避,隻能硬著頭皮跟在乘客們一起下了汽車。

車門口處,兩名警察一組,逐個對下車的乘客進行檢查。

警察們檢查的非常仔細,李天逸看得大汗淋漓,心臟狂跳,他不停的向後躲。

一個,兩個,三個,李天逸前和後麵的人越來越少。

這時,一名負責檢查的人注意到了李天逸的異樣,立刻用手一指李天逸,充滿警惕的說道:“你,過來,接受檢查了,往後躲什麼躲?”

李天逸無奈,隻能臉色蒼白著硬著頭皮走了上來,把手中的材料遞了過去,張開雙手接受搜身。

李天逸看到那名警車接過材料仔細看了一會兒,這時候,他感覺到自己的腿肚子都有些發軟。但是,卻很堅強的站住了,臉上努力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

那名警察看了李天逸一會兒之後,把材料遞給李天逸冷冷的說道:“你是上訪的吧?我告訴你,你再怎麼上訪都沒有用,最終還是會把你的材料都打回原地的,沒有人願意為了你們訪民去得罪下麵的領導。”

說完,李天逸被帶到了旁邊。後麵的人繼續接受搜查。

就在這個時候,李天逸注意到倒數第二個下車的人在看到警察之後,立刻把手向著他的衣兜裡揣去,與此同時,兩名警察飛快的撲了過去,把那個人壓倒在地,隨即一陣搜尋,從那天身上搜從了一隻手槍,同時,從他隨身攜帶的箱子裡搜出了三袋白色的粉末,李天逸估計應該是毒品。

隨即,此人被警察們戴上手銬給帶走了。其他人這纔再次紛紛上車,汽車繼續向前駛去,車廂內,眾人還在討論著剛才發生的那驚險一幕。

此時此刻,李天逸這才長長的鬆了一口氣。好傢夥,剛才真是虛驚一場啊。

汽車向前行駛了3分鐘後,一個人拿著箱子下車了。繼續繼續前行。

過了差不多有十多分鐘的時間。李天逸靠在座位上想要眯一會兒,卻沒有想到,他這邊剛剛有了點睡意,後麵立刻警笛聲大作。三輛警車風馳電掣的撲了過來。

李天逸再次被驚醒。

向著外麵一看,發現警車已經不是之前那兩輛警車了。

李天逸的心情立刻再次緊張起來。壞了,看這警車樣子有些破舊,該不會是青龍鎮派出所的警車吧?

這一次,汽車司機反倒是非常鎮定,很嫻熟的靠邊停車,開啟車門。

車上的人聽著,都坐在車上不要動,接受檢查。

隨即,警察們從警車上走了下來,幾名警察封鎖了汽車出口,另外幾名警察則結隊上車,開始從前到後進行檢查,他們的手中全都拿著一張照片。

李天逸的心臟狂跳,心說這次要麻煩了,看來,自己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啊,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想到此處,李天逸反而鎮定了下來。既然他們非得緊追不捨,那麼自己也無所謂了,大不了被帶回去。估計他們應該不敢把自己怎麼樣?畢竟自己現在所做的事情並不是什麼違法的事情,隻不過是觸動了某些人的利益罷了。

警察一邊看著圖片,一邊認真的比對每一個乘客,然後調查他們的物品。

他們距離李天逸越來越近了。

李天逸甚至可以看到他們照片上模模糊糊的樣子,那一刻,李天逸感覺到自己的心在下沉。

因為他模模糊糊的注意到,警察手中照片的樣子似乎和自己很像很像。

該來的終於還是來了。

一名身強體壯的警察滿臉嚴肅的來到李天逸的旁邊,拿著手中的照片認真的比對著,看看照片,又看看李天逸,看看李天逸,又看看照片。

“你叫什麼名字?”警察問道。

“李天逸。”李天逸語氣平靜,這一刻,他無怨無悔。

“把你的身份證拿出來看一下。”警察說道。

李天逸很乾脆的拿出身份證遞給警察。

警察拿起李天逸的身份證和手中的照片對比起來。

“你從哪裡上的車?”

“青龍鎮?”

“你到哪裡下車?”

“鳳凰市。”

“你到鳳凰市去做什麼?”

“辦事。”

“辦什麼事情?”

“警察叔叔,這個好像你們沒權過問吧?”

“你跟我們下車吧。”那名警察臉色嚴肅的說道。願自己學習,也不願意隨便拜一個二把刀的老師為師,因為現在,很多所謂的中醫博士就敢妄稱大師,實際上,實操水平非常有限,往往是先讓病人用西醫的各種檢測裝置去診斷病情,然後他在根據檢測結果去開藥方,甚至各種病症對應不同的藥方都是現成的,也就說,這種做法已經程式化了,失去了中醫應有的靈動,這種做法雖然穩妥,但同時,也讓醫生失去了中醫賴以生存的技巧——診脈!有些時候,有些醫生診脈往往就是裝裝樣子!最終診斷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