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27章 不要玩火

    

廊過道的地板上,太涼了,太不人道了。”陳醫生解釋道:“這不是人道不人道的問題,而是醫院上麵有暗示下來,對方沒有交錢之前什麼都不能給予特殊照顧,否則要受到處分的。”小護士看了一眼門外的方向,又看了一眼陳醫生,銀牙咬了咬,最終還是抱起被子和褥子走了出去,陳醫生連忙起身想要攔住小護士,小護士轉身十分認真的說道:“陳醫生,謝謝你的提醒,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作為一名護士,救死扶傷照顧病人是我的指責,我不能眼...李天逸看著穆國富那滿腔怒火的樣子,心中微微有些感動。

他知道,按照穆國富以前的立場,是絕對不會說這樣的話的。現在他既然願意跟自己說這樣的話,說明他認可了自己的行為。現在,他的憤怒是因為關心。

李天逸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穆國富,你為什麼要跟著程詩琪一起過來營救我呢?你不應該不知道,鎮委書記曾立祥可是欲把我除之後快的,你可是他的鎮委書記助理,你就不怕你過來他會不再信任你嗎?”

穆國富有些惱怒的說道:“愛咋地咋地,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倒是你,這次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險?李天逸,就算是你不說,我大體上也知道你到底在幹什麼?但是我要嚴肅的奉勸你一句,關於301公路的事情,並不隻有你是明眼人,隻要有點頭腦的人都能夠想得到這條公路裡麵貓膩很多,但是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花了那麼多錢卻偏偏沒有把這幾十公裡的扶貧路給修好?為什麼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人敢調查此事?你到底想過沒有?

是!我知道你李天逸是一個想要為老百姓做點實事的人,你想要揭穿這個蓋子讓301公路事件早點曝光,這樣你們過山村就可以儘快修路了,但是你可曾想過,一旦這個蓋子揭開,會有多少人因此而受到牽連,會有多少貪官落馬,你認為,那些牽連到此事中的人會讓你順順利利的把這個蓋子揭開嗎?”

說道此處,穆國富更加憤怒了:“李天逸,就算是你不為你自己著想,你也得為程詩琪著想嗎?現在整個青龍鎮鎮委鎮政府的人都知道程詩琪喜歡你,都知道程詩琪和你是一個陣營的,他們會不會找程詩琪的麻煩?會不會在窮兇極惡之下,用程詩琪的性命來威脅你?到那個時候,你如何選擇?

李天逸,你知不知道,這次為了救你?程詩琪和趙華義鬧翻了,硬是頂風冒雨從鎮委大院跑向你傳送的位置!她的身上都已經溼透了!

為你救你,她硬是強忍著身體的不適為你輸血!

李天逸,你能不能成熟一些,你能不能照顧一下別人的感受。”

李天逸沉默了,過了一會兒,他才緩緩說道:“穆國富,我知道程詩琪是個好女孩!但是現在,我必須要和她保持距離!因為現在青龍鎮的局勢十分複雜,尤其是301公路這個事,哪怕是拚死,我也要把他揭穿,因為這條路早些修好,公路沿線多個鄉鎮的老百姓就能夠早些走上致富之路。”

“您……你簡直不可理喻!”穆國富憤怒的拍著床頭吼道。

李天逸沉默不語。他做事有自己的原則,一旦決定了去做就絕對不會後悔和回頭!

李天逸和穆國富都沒有注意到,此刻,在病房門口外麵,程詩琪俏生生的站住那裡,門已經被推開了,兩人的對話她完全聽在耳中,從兩個男人的對話中,他可以聽得出來,兩人對自己滿滿都是關心。

穆國富勸李天逸不要調查301公路事件是為了自己著想,李天逸和自己保持一定距離也是為了自己著想,這兩個選調生培訓班的同學不愧是選調生中比較優秀的代表,他們是真正的男人!

程詩琪故意在推開房門的時候發出了聲音,然後走了進去。

房間內李天逸和穆國富兩人陷入了沉默之中。

三天後,李天逸和程詩琪同時出院了。李天逸出院是因為他感覺自己受到都是外傷,雖然被打得厲害,但畢竟沒有傷筋動骨,而且他心中還在惦記著301公路的事情,他希望早點把這個事情調查清楚,拿出調查報告來提交上去。至於說接連兩次的死亡威脅,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就是這種倔強的性格,你越是不想讓我去做的事情,我就偏要去做。

雖然醫生要求李天逸再住院休養一個星期,但是李天逸拒絕了,直接出院。因為住院也需要花錢啊。而他沒錢。

程詩琪出院是因為李天逸出院了。

李天逸鼻青臉腫的回了過山村。身上多處還結著血痂。

然而,李天逸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他回到村裡之後,便注意到一個奇怪的事情,以前鄉親們看到自己就會熱情的上前打招呼,然而今天,卻隻有少數幾個鄉親們跟自己打招呼,而很多人看到自己之後反而和其他人竊竊私語起來,還不時的向著自己指指點點的。

李天逸頓時心中疑惑起來。自己不在村子的這幾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回到村委會住處,李天逸把王長水喊了過來,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王長水聽李天逸說完之後,上下打量了李天逸幾眼,問道:“李書記,聽說你和鎮上的一個公務員為了一個叫程詩琪的美女大打出手,受傷住院,可有此事?”

李天逸一聽,立刻狠狠一拍桌子:“謠言!絕對的謠言!”

王長水苦笑道:“現在的問題是這個事情已經鬧得盡人皆知,成為村民們的談資,還說得有鼻子有眼的。李書記,這個事情影響很惡劣,現在很多村民對你能否做好村領導產生了懷疑。”

李天逸沉吟片刻,緩緩說道:“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

說完,李天逸便拿出自己之前整理的資料開始研究起來。王長水見狀便離開了。

隨後的幾天,李天逸一直都在村裡休養,也很少外出。

一個星期之後,李天逸身上的傷勢都好得差不多了,這天晚上11點左右,整個過山村的人大部分都熟睡了,他卻騎著腳踏車悄悄的出門了。

淩晨5點左右,天還沒有亮的時候,李天逸便趕了回來。繼續回房間睡覺。

如此持續了差不多2個月左右的時間。

李天逸終於把301公路沿線所有路段全部考察完畢,材料整理好,用手機把彙報材料寫了出來。

看著寫出來的彙報材料,李天逸臉色異常嚴峻。他現在終於明白為什麼那麼多人不希望自己去調查301公路的路況了,從調查的結果來看,整個301公路投資了1個多億之後,除了有限幾個顯眼位置路段公路稍微修了兩三公裡的麵子工程之外,其他很多地方最好的也就是修了路基,甚至大部分地方隻是劃好了線,連修都沒有修!

以李天逸的專業知識來估算的話,到目前為止,整個專案上所花費的建築成本絕對不會超過800萬!

也就是說至少有1億元以上的錢不知去向!這些錢去了哪裡?

越想,李天逸越感覺到整個301公路裡麵所隱藏的嚴重的腐敗現象!

作為一名選調生,作為一名村支書,他深深的感覺到,如果自己不把這次的腐敗大案給揭穿的話,恐怕過山村要想有公路通向鎮裡甚至縣裡隻能是癡心妄想!因為隻要那些腐敗分子還繼續存在,那麼修路資金隻要一下來,很快就會被他們給貪汙掉!

必須要想辦法揭穿這個瘡疤!

第二天上午,李天逸騎著腳踏車趕到了鎮裡,找了一家列印店把手機裡的彙報材料列印兩份之後,便上了一輛通往鳳凰市的汽車。

然而,李天逸卻並不知道。他上了汽車之後不到半個小時之後,列印店的老闆便把他的那份彙報材料電子版發給了青龍鎮黨政辦的杜海波,因為這家列印影印店就是他開的,人也是他僱傭的,主要承辦的都是青龍鎮各個機關單位的業務。這裡的店員都是他的眼線。有什麼敏感的材料這些人都會及時告訴他。

當杜海波看到李天逸的這份彙報材料之後,嚇得直接出了一身冷汗,他直接在黨政辦列印出來之後拿著便急匆匆的衝向了鎮委書記曾立祥的辦公室,直接推開房門便闖了進去。

此刻,曾立祥辦公室內正有財政所的人在彙報工作,杜海波闖進去之後直接對財政所所長馬偉明說道:“馬所長,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您能不能迴避一下,我有重要事情向曾書記彙報。”

馬偉明一愣,曾立祥看到杜海波的表情和手中的材料,看向馬偉明點點頭:“老馬啊,今天就到這裡吧,你說的情況我都清楚了,你幹得不錯,繼續努力。”

見此情況,馬偉明立刻起身笑嗬嗬的說道:“好的,那曾書記您先忙著,我回去了。”

等馬偉明離開之後,杜海波把手中的材料放在曾立祥的麵前聲音焦急的說道:“大舅,你看這份材料,這是今天上午李天逸在我的影印店裡列印出來的,我瞭解了一下,他已經帶著這份材料上了汽車,趕往鳳凰市了,我們必須要儘快把他攔回來,否則的話,一旦這份材料到了市裡引起有關部門的注意的話,那麼301公路這件事情很有可能被全麵起底!”

聽聞此言,曾立祥嚇得直接站起身來,臉色蒼白手哆嗦著看向杜海波說道:“你說什麼?李天逸竟然膽大包天要揭穿301公路這件事情?他想死嗎?”的果樹,很多村民都指望著路修好之後把這些水果賣到現場和更遠的地方去賺錢呢。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條路修了兩三公裡後,施工隊便撤了。李天逸向前騎行了三公裡之後,徹底被眼前的路況給驚呆了!因為就在前麵,硬化的路麵就突然中斷了,接下來的路段都隻有路基部分,李天逸騎著破舊腳踏車一路顛簸繼續在坑坑窪窪的路基上前進,沿途他碰到不少拉著石料的卡車穿梭經過。他一路走,一路拿著手機拍照,在筆記本上記錄下相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