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24章 帶血的饅頭

    

我相信,事情發展到現在,你應該無話可說了吧?”黃成虎聲音顫抖著說道:“這……這些錢不是我的,這些都不是我的。”陳可諫冷冷的說道:“我當然知道這些都不是你的,就憑你那點工作怎麼可能有這麼多的東西,至於到底是誰的,你還是跟我們去市紀委訊問室去說吧。”說完,陳可諫大手一揮,兩名市紀委的工作人員立刻走了過來,滿臉嚴肅的說道:“黃成虎,跟我們走一趟吧,市紀委的茶水和餐點已經向你免費開放了。”黃成虎此刻已經麵...第二天上午,東方剛剛露出魚肚白!

一夜幾乎未眠的李天逸雙眼上佈滿了黑眼圈,頂著第一縷晨曦,他再次騎著腳踏車上路了。

這就是他思考一夜的結果!

縱然是再苦再累,縱然前麵是刀山火海,他也一定要完成對301公路的勘測調研,他要把調研報告交給市交通局,唯有如此,才能讓301公路案件可以儘快大白於天下,也唯有如此,過山村的村民才能早日走上致富之路!

在經過一個富裕村子的時候,李天逸在村裡的小超市買了三個饅頭三包榨菜三瓶礦泉水,這就是他一天的夥食。隨即便趕到上次的勘測地點,沿著301公路的規劃路線繼續向前勘測。

當李天逸勘測到盧家窪一帶的時候,他被這邊的情況徹底給震驚了。

如果說過山村一帶山路坑坑窪窪不好修是可以理解的,但是,這盧家窪一帶卻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這邊路的一邊是懸崖峭壁,另外一邊是深深的河穀,有一段從盧家窪村延伸出來的公路路麵相當平坦,沿途風景秀美,山勢雄峻,是很好的旅遊景點打造之地。

然而,李天逸跟路過的村民瞭解了一下情況之後才知道,原來,這看起來平坦的公路隻修了不到2公裡便沒有了!而就是這條路,坑苦了盧家窪的村民!

這也是301公路其中的一段,當初因為知道這條公路動工並且修建的訊息之後,很多村民都在自家的山地上又加種了蘋果樹和桃樹,再加上原來就有的果樹,很多村民都指望著路修好之後把這些水果賣到現場和更遠的地方去賺錢呢。

然而,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這條路修了兩三公裡後,施工隊便撤了。

李天逸向前騎行了三公裡之後,徹底被眼前的路況給驚呆了!

因為就在前麵,硬化的路麵就突然中斷了,接下來的路段都隻有路基部分,李天逸騎著破舊腳踏車一路顛簸繼續在坑坑窪窪的路基上前進,沿途他碰到不少拉著石料的卡車穿梭經過。他一路走,一路拿著手機拍照,在筆記本上記錄下相關的路況資訊。

再向前行駛到蒼耳鎮的路段時,更加讓李天逸震驚的一幕出現了。短短幾公裡內,李天逸竟然看到了多處山體滑坡,石頭滾落在路麵上,挖溝機正在處理著塌方的石頭。

這是蒼耳鎮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條路!

雖然昨天的雨勢不小,但也不應該這麼誇張吧,幾公裡內竟然有多處山體滑坡?

李天逸和蒼耳鎮的一些村民聊了有半個多小時,便搞清楚了事情的大致情況,原來,當時為了修路,蒼耳鎮鎮政府便決定在下屬的祁山村炸山修路,山是炸了,石頭也源源不斷的往外運,但最終的結果卻是路隻修了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便停止了,所有李天逸隻看到了路基部分!

然而,路雖然不修了,但是,炸山後形成了大大小小數個採石場,這些採石場一直都沒有停業,在停止修路之後,依然不斷的炸山開採石材,然後透過汽車源源不斷的運往外界!據村民說,那些開採石場的老闆們現在都發財了!哪一個都有幾千萬的身價!而這邊由於炸山修路,隻要一下雨就會有地方發生山體滑坡事件,而以前,為了炸山修路,蒼耳鎮鎮政府曾經答應祁山村村民會集中安置他們,但是,這個承諾到現在卻遲遲沒有兌現!

從開始修路到現在已經五六年過去了,路沒有一絲一毫的進展,而村民們當年種下的果樹也全都倒了收穫的季節!

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果樹,有些果樹上的果子已經沒有了,但也有一些果樹上還掛著紅彤彤的果實!然而,這些果實卻因為山路難行根本都賣不出去!即便是有人進來收,連外麵五分之一的價格都賣不出去!

現在,已經有一些村民開始把這些果樹給砍了!有一些地方已經看到了光禿禿的半截樹幹!

看到這一幕,李天逸感覺到自己的心都快要碎了!

那麼粗的果樹啊,就這樣給鋸斷了!這是村民們五六年的等待、五六年的期待、五六年的心血啊!但是就因為這條路不通,逼著農民們砍掉果樹,去種一些勉強可以餬口的糧食!有一些種植大戶更是因為道路不通而賠的血本無歸甚至傾家蕩產,他們欲哭無淚!

塌方路段前擠滿了圍觀的村民,他們有些人在憤怒的指責,有些人在指著蒼耳鎮鎮政府的方向大聲咒罵,有些人則蹲坐在地上,痛苦的抓著頭髮,還有的人則滿臉漠然,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對整個事情沒有一點辦法!

一路走來,李天逸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滴血!

尤其是當他等到塌方地段搶通之後,來到下一個地段的時候,他臉色更加蒼白!

這裡是一個建在路邊的建築工地,工地上有很多彩鋼板搭建的工人宿舍,旁邊還堆放著一些石材、建築材料,前麵不遠處是一個剛剛建設了一半的橋樑,這是整個301公路路段上一個重點專案!到現在為止,整個工程的進度隻是完成了拱圈的基礎工程,但是橋麵還沒有鋪設完畢,在一旁豎著的專案標示牌中,李天逸注意到,這項工程的竣工日期是3年前,然而現在時間已經過去兩年多了,這座關係到整個301公路關鍵節點的大橋依然沒有完工!

工地上現在似乎沒有一個人!

太陽昇到中天,已經是中午了,太陽似乎像在玩捉迷藏一般,一會兒鑽進雲層裡不肯出來,一會兒發出萬丈光芒。

又渴又餓又累的李天逸拿出一個饅頭就著榨菜嘎嘣乾脆的就啃了一個。然而,吃完這個饅頭之後,他感覺到肚子裡依然空空如也,無奈之下,他隻能拿出最後一個饅頭,掰開,把榨菜夾在饅頭中間,一手抓著饅頭,一手抓著礦泉水瓶,就這樣在工地上轉悠了起來。

他想要透過對工地的考察,看看能不能推測出一些停止施工的資訊。

然而,讓李天逸沒有想到的一幕出現了!

工地裡突然衝出了一群穿著各異手中拿著木棍、鋼管的年輕人,這些徑直衝向李天逸,其中一人大聲喊道:“兄弟們,有人來咱們工地偷東西,給我打!”

李天逸見此情況,立刻大聲喊道:“我沒有偷東西,我是過來考察的,我是過山村的村支書!”

然而,此時此刻,沒有人聽他解釋,這些人根本不和他講理,衝上來之後,手中的棍棒便朝著李天逸身上招呼!

李天逸隻是一個剛剛畢業的大學生村官,他沒有柳擎宇的身手,頂多隻是身體健康而已。在這麼多手持武器的人麵前,他幾乎沒有什麼還手之力。

不過一會兒,李天逸便被打得躺倒在地上,身上鮮血淋漓。

“好了好了,不要再打了,再打就要出人命了。”這時,為首的一個光頭脖子上戴著大金鍊子胳膊上紋著紋身的三十歲左右男人嘴裡吆喝著走到李天逸的麵前,其他人紛紛停手閃避兩旁,光頭男子彎腰伸手拍打著李天逸的臉蛋說道:“孫子,你給我聽清楚了,如果你還想要活命的話,最好不要讓我們哥們在301公路沿線任何地方看到你,否則的話,下一次我們再出手,可沒有今天這麼輕易的放過你了!”

李天逸雙眼已經腫了起來,視線一片模糊,憑著記憶,在地上摸索著找到那半塊饅頭,一口一口的塞進嘴裡,咧嘴嘴血肉模糊的盯著那個光頭男人語氣堅定的說道:“我還會來的,不把事情做完,我不會離開的。”

“我草,你小子真是不怕死啊,打,給我繼續打,打服他為止!我還就不信這個邪了,難道你就不怕死!”光頭男氣得臉色鐵青,猛的一腳踢在李天逸的身上,大聲吼道!

李天逸直接被打暈了過去!

“停手停手!”看到李天逸一動不動了,光頭男嚇了一跳,連忙製止手下,看到李天逸血肉模糊的樣子,他掃視眾人一眼,眼神陰狠的說道:“現在也不知道這小子是死是活,但是今天的事情,大家誰也不準說出去,回去之後,大家立刻趕往外地避一避風頭,錢我會讓人轉賬到你們的銀行卡上的。這次一人2萬!過段時間風平浪靜了大家回來繼續跟我混,保證大家都能出人頭地!從今以後,我們哥們也算是有大靠山的人了!至少在整個通源縣我們哥們可以橫著走了!”

說完,光頭男人帶著一乾手下離開了!

走出幾步,光頭男回頭看了一眼,看到李天逸手中竟然還抓著那半塊沾染了他自己鮮血的饅頭!他不屑的撇撇嘴,呸的一聲吐出一口吐沫:“草,就這逼樣還敢跟縣領導作對,弄不死你!”

說完光頭男轉身離去,沒有絲毫罪惡感,彷彿隻是做了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

此刻,太陽鑽進烏雲之後,一直沒有出來。

起風了,然後是細密的雨點從空中悄然掉落!最近,風雨比較多。

等光頭男他們走了五多分鐘之後,李天逸被雨點和風的涼意給刺激醒了!

他感覺到自己渾身疼痛,想要動一下都很費勁!

尤其是隨著身上鮮血的流失,他感覺到身體一陣陣虛弱無力,眼前發黑!

作為一名自學成才的半吊子中醫愛好者,李天逸意識到,此刻自己的情況十分危險,必須要進行急救。

他艱難的勉強透過腫脹的雙眼看到了手中的那半塊帶血的饅頭,緩緩把饅頭送進嘴裡咀嚼了兩口硬生生嚥下,然後,他吃力的翻騰出自己的手機,開啟微信,給程詩琪發了一個位置共享,然後打了幾個字:救我,看微信位置!

寫完之後,李天逸的力量再也拿不住手機,任由手機掉落在地上,李天逸咬著牙吃力的把剩下的饅頭塞進嘴裡,然而,他隻咀嚼了幾口,便感覺到眼前一陣陣發黑,直接暈死過去!在在哪裡?”“鳳凰市。”李天逸有種想要吐血的感覺。上次是在燕京市上大學,自己問隔壁老王在哪裡,對方告訴他在燕京市,這次自己在鳳凰市,問隔壁老王他在哪裡,結果這傢夥竟然說自己也在鳳凰市。李天逸確定,這傢夥肯定沒有跟自己說實話。這天晚上,李天逸躺在賓館的床上,輾轉反側,難以入眠。一方麵,他心中一直在琢磨著這個隔壁老王到底是誰?他雖然可以感覺到隔壁老王對自己沒有任何的惡意,但是有這麼一個對自己什麼情況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