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23章 嚴重警告

    

你們村的人來幹。”李天逸眉頭一皺:“這樣吧,我們自己派人先在我們村的河水中進行取樣,你們幫我們送檢,這總該沒有問題了吧?”趙樂天猶豫了一下,點點頭說道:“這個沒問題。”李天逸立刻讓王長水帶人拿了兩個礦泉水瓶子,在村子裡不同的河段取了一瓶河水然後放在地上。趙樂天派人找了幾個乾淨的塑膠袋,拿塑膠袋把礦泉水瓶套了個裡三層外三層之後,這才又用一個大塑膠袋裝好之後拎走,派人送往鎮裡。做完這一切之後,趙樂天說...看到曾立祥怒髮衝冠的模樣,李天逸不疾不徐地站起身來:“曾書記,您忙著,我先走了。”

說完,李天逸向外走去。

他剛剛走出門口,便聽到裡麵再次傳來了重物落地的聲音!

李天逸嘴角上帶著笑容向外走去,隻是眼神卻變得有些凝重。從曾立祥的表現他已經感受到了一絲森森寒意。

這個時候,他已經開始理解為什麼交通廳的季廳長告訴自己,301公路雖然看起來不起眼,但是卻牽扯到了一個橫貫鳳凰市、通源縣、青龍鎮的腐敗關係網路了。

雖然現在他還不能肯定曾立祥是否和301腐敗案有關,但是,曾立祥的態度卻是十分明確的,那就是不希望自己繼續介入到301公路的勘察調研上。

按照正常的邏輯,自己進行勘察調研,拿到第一手材料,對鎮裡來說隻有好處沒有壞處,但是,為什麼曾立祥卻對自己的調查如此諱莫如深呢?甚至不惜動用摔杯子這樣極端的手段來向自己發洩他對此事的不滿?

李天逸走出曾立祥辦公室沒有幾步,手機便響了,拿出一看,是鎮長閆成峰打來的,李天逸連忙接通。

“到我辦公室來一趟。”閆成峰嚴肅的聲音從電話裡傳了出來。

“好的,我馬上過去。”

李天逸苦笑了一下,邁步向走廊另外一側的鎮長辦公室走去。

李天逸進門之後,閆成峰走過去把房門反鎖,雙方落座之後,閆成峰帶著幾分不滿問道:“聽說你在對301公路進行勘察調研?”

李天逸點點頭。

“我之前不是告訴過你,儘量不要碰301公路的事情嗎?這裡麵的水深得可以淹死很多人。”對於這位自己比較欣賞的年輕人,閆成峰並不吝嗇點撥。

李天逸雖然很想告訴閆成峰自己接受了季廣傑交給自己的任務,但是,想起季廣傑曾經說過自己隻和他單線聯絡的話,猶豫了一下,最終出口道:“閆鎮長,非常感謝您的點撥,不過我們過山村非常需要這條路,我現在隻是想要提前做些準備,希望有朝一日這些準備能夠用得上。”

閆成峰自然知道李天逸的做事風格,臉上充滿了憂慮,勸解說道:“天逸啊,你想要做事的心情我是理解的,但是你要知道,官場上的事情,並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我可以相信你勘測調研是為了將來301公路修建做準備,但是別人呢?別人會相信嗎?你知不知道,301公路是相當敏感的,曾經有一個省裡下來的調查組下來調查301公路最終都折戟沉沙,你認為,你一個小小的村支書承擔得起那麼嚴重的後果嗎?聽我一句話,立刻停止一切調查行動,否則的話,我擔心你會出現危險。”

話說道這種程度上,閆成峰已經算是到了極限了。

知道閆成峰身上所肩負任務的李天逸聽閆成峰說道這種程度,心中相當感動。他知道,閆鎮長這是真正的愛惜自己,欣賞自己。

李天逸感覺到自己很幸運,初入官場就能夠碰到這樣真心對待自己的領導。

“鎮長,您放心吧,我會盡力保護好自己的安全的。”李天逸隻能這樣說。

閆成峰知道李天逸沒有聽進去,隻能嘆息一聲。

李天逸離開閆成峰辦公室的時候,閆成峰的目光中多了深深的擔心,卻又無可奈何。

自己的這個鎮長助理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人!他可以為了過山村老百姓不顧生死冒著感染甲肝的風險進入疫區,僅從這一點就可以看出,這是一個性格極其固執的男人!

對於這樣的年輕人,他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儘自己一切能力去提醒他、提拔他、點撥他!

希望他能夠平安度過這次危機吧!

閆成峰也不是傻瓜!他能夠感覺出來,李天逸絕對沒有他外表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他既然敢去做這件事,其背後肯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動機!

這些,閆成峰沒有去深究,他隻是希望李天逸能夠平安。

這天晚上,又勘測了一段路線的李天逸拖著疲憊的身體返回村委會宿舍,這時,王大牛給李天逸端過來一碗熱氣騰騰的麵條,是西紅柿雞蛋麵,李天逸吃完飯之後,便關燈睡覺了!

他太累了。

李天逸睡得非常香甜!

月朗星稀!淡淡的月光透過有些破舊的玻璃窗照在李天逸那帥氣、白皙的臉龐上。

此刻的李天逸睡相懶散,完全沒有了白天那種霸氣十足的氣場,此刻的他,才恢復了那個才剛剛22歲年輕人所特有的稚嫩和頑皮!睡覺的時候,李天逸雙腿夾著被子,雙手抱在胸前,神態極其放鬆!

就在這個時候,砰的一聲巨響,隨後是重物砸在牆上然後掉落地上的聲音!

與此同時,一片片玻璃碎屑四散飛濺,有些掉落在李天逸的身上、被子上!

李天逸被這個聲音驚醒,拉開放在床頭的燈繩,昏黃的白熾燈燈光下,李天逸一邊揉著惺忪的睡眼一邊打量著周邊的情況。

一陣風吹了過來,李天逸感覺到渾身涼颼颼的。

這時,他已經看清楚了周邊的情況。

原來,自己房間的玻璃已經碎了一大塊,深秋的風正順著空洞洞的視窗呼呼的刮進來。

房間的地上包括自己的被子上、床上到處都是散落的玻璃碎片,在房間地上靠牆的地上有一塊磚頭,而磚頭距離自己的床隻有不到20裡麵的距離。也就是說,如果丟磚頭的人手勁小一些,那麼磚頭就會落在自己的床上,砸在自己的身上!

很危險!

看著滿地狼藉的房間,李天逸的睡意全消!

這時,又是一個東西順著空洞洞的視窗丟了進來!隨即便是一陣腳步聲漸行漸遠。

李天逸向窗外望去,朦朧的月光下,模模糊糊的可以看到一個黑影向著遠方跑去。

地上,是一塊白乎乎的東西,走過去撿起來一看,原來外麵是一張紙,裡麪包著一塊石頭,白紙上歪歪扭扭的寫著一行字:“再敢去折騰修路之事,小心你的小命!”

看著這張紙上的字,李天逸表情十分凝重。

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季廣傑廳長和自己交代此事的時候表情是那樣的嚴肅了,看來,301公路的確牽連不小,自己不過是想要為修路做些準備因此而進行調研,就引起對方如此巨大的反響和動作!

那麼問題來了,301公路裡麵到底有什麼貓膩呢?參與人都有誰?為什麼對方如此敏感?如鬥膽大包天?難道他們不知道,自己好歹也算是過山村的村支書吧?他們這樣做也太無法無天了吧?

但是,他們就這樣做了!手段粗暴、簡單卻又充滿了震撼!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李天逸陷入了深深的思慮之中。

一塊厚重的烏雲突然遮住了月亮,月光漸漸變得暗淡!

起風了!秋風呼嘯著順著視窗颳了進來,吹在李天逸的身上,涼颼颼的。

風越來越大,月光已經完全消失了,整個大地一片黑暗!

一道閃電劃破了漆黑的夜空,一閃而逝!

轟隆隆!一陣沉悶的雷聲突然響起!

風聲越來越大,吹進來的風中已經多了幾分潮氣!

緊接著,劈裡啪啦的雨點開始掉落下來。有一些雨點順著破碎的窗戶斜斜的砸落在房間地上,濺起陣陣灰塵。

李天逸找了幾個塑膠袋扯開,用膠帶黏貼在其他沒有破碎的玻璃上,總算是暫時阻止了狂風和驟雨的侵略。

然而,過了不一會兒,一陣狂風吹來,塑膠袋立刻被刮跑了。而此時,膠帶也用完了。

狂風呼嘯,雨點順著破碎的玻璃不斷的衝入屋內,有些已經濺落在床上。

情況十分嚴峻。

無奈之下,李天逸隻能抱起自己的被褥拿起一把雨傘走到隔壁的會議室內,直接把被褥撲在搖搖晃晃的會議桌上,然後躺了上去。

雨點劈裡啪啦的敲打著玻璃窗,窗戶被狂風吹得咯吱咯吱的作響,偶爾傳來的幾聲狗叫聲也很快被狂風的呼嘯聲淹沒了。

躺在冰冷的會議桌上,單薄的被褥難以遮擋五更的寒意。

此刻,李天逸輾轉反側難以入眠。

他想了很多。

他想到了父親為了採藥而跌落山崖血肉模糊的模樣,他想起了家裡那滿滿一書架子的國學書籍,他想起了父親酒醉之餘,痛罵那些貪官汙吏的犀利言辭,他想起了老家那些鄉親們貧困的生活!

雖然現在大家吃飽穿暖都沒有問題,但是,那日子卻依然過得緊緊巴巴的,如果誰家要想供出一個大學生,沒有親戚朋友幫忙是不可能的。父親就是為了供自己上大學為了賺錢纔不得不去上山採藥的。

他想起了從小就一直盤旋在心底的疑問:“為什麼家裡會有那麼多的國學書籍!”

還有,從小就十分疼愛自己的母親去哪裡了?為什麼這麼多年一直沒有見到她?

他還想起了季廣傑對自己交代的那些事情,想起了曾立祥憤怒摔碎水杯時的怒吼,想起了閆成峰鎮長對自己不厭其煩的勸誡。

深秋的寒意刺骨,卻同時也刺激著李天逸的思緒。

今天晚上的磚頭砸玻璃是對自己調查301公路的一種嚴重警告,自己還能繼續調查下去嗎?如果真的繼續調查下去的話?那麼對方下一步還會有丟磚頭那麼簡單嗎?自己會有生命危險嗎?

可是,如果自己不去幫忙調查的話,301公路案件短時間內無法揭穿真相,那麼這條路什麼時候能夠修上呢?

猶豫!彷徨!還有一絲迷茫!這就是剛入仕途才一個多月的李天逸心情的真實寫照!疾控中心也在官方網站公佈了對此事的態度,他們已經成立聯合調查小組前往通源縣陳莊鎮進行調查此事,並且,省環保廳方麵已經明確表示,劉壯是受省環保廳的委託去暗中調查此事的。省環保廳的宣告就好像是一枚重磅炸彈,一下子就徹底將整個輿論給引爆了!網民們的怒火就如同火箭一般,一下子躥升到了天際!所有的輿論矛頭直接指向了青龍鎮,指向了通源縣!此刻,青龍鎮飯莊內,曾立祥幾個人正在推杯換盞,喝得不亦樂乎!就在這個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