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22章 做別人的槍【加更】

    

煩,怎麼樣,敢不敢跟我去?”孫大拿也是性情中人,聽到李天逸這樣說,直接站起身來說道:“草!去就去!誰怕誰啊!你一個大學生村官都敢為我們過山村村民出頭,我們過山村村民豈能是慫包?您稍等,我這就出去喊人!李書記,10個人夠嗎?”李天逸點點頭:“夠了夠了,足夠了。”孫大拿立刻穿上外套,一溜小跑便出去了。過了差不多有20多分鐘的時間,孫大拿回來了,根本竟然跟了十五六個人!都是年輕力壯的小夥子!孫大拿有些不...這是季廣傑拋給李天逸的一道考題!

你李天逸不是想要修路嗎?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可能有生命危險,你敢不敢答應?

李天逸沒有絲毫猶豫,目光真誠的看向季廣傑:“我堅持!”

短短的三個字,卻帶著一股大無畏的氣勢!

季廣傑看著李天逸那俊逸的臉龐上堅定的目光,他似乎又依稀看到了自己年輕的時候。

季廣傑點點頭:“好,去我的辦公室談吧。”

說著,他轉身向裡走去,李天逸使勁的揮舞了一下手臂,堅定的跟上。

保安沒有攔截他們。

穿過氣派的交通廳大院,進入雄偉的辦公大樓,來到季廣傑的辦公室,在會客沙發上落座。

季廣傑直接看向李天逸說道:“你想修過山村的公路?”

李天逸點點頭:“我想!”

“我需要你配合我做一些事情,這個事情做好了,你們村修路的問題我來解決!但是我要提前告訴你,我要你做的事情可能會給你帶來生命危險!”季廣傑表情嚴肅的說道。

李天逸沉聲道:“隻要不違紀違法,隻要是可以經得起在陽光下暴曬的事情,我願意去做。”

季廣傑有些震驚了。因為此刻的李天逸的態度是認真的,語氣是堅定的。

“你確認你真的認真考慮了嗎?我說有生命危險可不是嚇唬你的?”季廣傑提出最後的警告。

李天逸微微一笑道:“季廳長,作為一名選調生,作為一名國家公務人員,我隻做我該做的事情,至於其他的,順其自然吧。”

季廣傑心中暗暗豎起大拇指。這個年輕人不簡單啊!有幹勁,有魄力!怪不得閆成峰極力向自己推薦他呢,看來,閆成峰的眼光還是不錯的。

想到此處,季廣傑突然笑著說道:“你們青龍鎮鎮長是閆成峰吧?”

李天逸一愣,他沒有想到,季廣傑一個堂堂的交通廳廳長竟然知道一個小小的青龍鎮的鎮長的名字。

李天逸點點頭:“是的,我們鎮長就是閆成峰。”

季廣傑笑著說道:“閆成峰以前曾經是我的學生,我以前是大學教授!”

李天逸這才恍然大悟。他曾經上網搜尋過季廣傑的資料,知道季廣傑以前是交通大學的大學教授。

想到此處,李天逸突然意識到,季廣傑突然說這句話似乎大有深意啊。

季廣傑道:“李天逸,你知道為什麼閆成峰會突然從鳳凰市空降到青龍鎮去擔任鎮長嗎?”

李天逸搖搖頭。

季廣傑道:“因為他這次去是帶著政治任務去的。是我運作他去的。本來如果他不去青龍鎮的話,是直接可以提拔為副區長的,但是,為了完成這次任務,他犧牲了自己的仕途前程,他的任務就是要揭穿301公路大案的真相!”

李天逸聽完之後,表情十分平靜。從閆成峰問出這個問題開始,他就隱隱猜到了什麼。

季廣傑看到李天逸那平靜的表情,心中越發對李天逸重視起來:“天逸,你有所不知,省交通廳對於這次301公路花費了國家巨資卻並沒有修成之事十分關注,之前省紀委和省交通廳曾經派出過聯合調查組下去調查過,不過調查組在調查過程中竟然出現車禍,導致2名調查組人員死亡,三名重傷,有鑑於此,省紀委、省交通廳決定暫緩調查,改用新的調查方式,所以纔有了閆成峰的空降。”

李天逸道:“季廳長,我隻是一名小小的村支書,我能夠為您和聯合調查小組做些什麼?”

季廣傑道:“雖然閆成峰已經空降到了青龍鎮,但是青龍鎮曾立祥的實力太強,他能夠拉攏到的可信任人員有限,而且似乎也有人注意到了閆成峰曾經是我學生這一特殊關係,閆成峰跟我反映過,他似乎察覺到,他想要做什麼事情都好像有雙眼睛在盯著他,所以,他雖然肩負著調查301公路案的任務,卻不敢輕舉妄動。

而你恰恰因為是村支書的身份,所以沒有人會想到你會在調查此事。當然了,在你正式介入此事之前,我要向你講明一下301公路案背後的一些事情。根據我們聯合調查小組前期調查的細節分析,在鳳凰市存在著一股龐大的腐敗勢力,這些勢力在鳳凰市盤根錯節,紮根頗深,而301公路案隻是他們涉嫌腐敗案件中的一個,省紀委一直在暗中調查此事!

而你一旦開始調查此事,就不排除被那些腐敗勢力發現的可能性,而這也是我為什麼說你很有可能會有生命危險的原因!

如果你能夠參與此次調查,讓整個301公路案儘快揭穿,那麼301公路腐敗案揭穿之日,也就是301公路重新開工之時。所以,不管你參與不參與本次調查,隻要301公路案查明瞭,301公路肯定會重新修建的。而據我所知,你所說的過山村應該也屬於301公路沿線的一個點位。”

說道這裡,季廣傑表情嚴肅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現在你可以再慎重思考一下,是否要參與到這次調查之中。這件事情真的有生命危險!”

李天逸沉吟了片刻,隨即緩緩說道:“季廳長,我願意參與調查,一為我們過山村的老百姓,二是為了揭穿整個301公路案的真相!因為我最痛恨的就是腐敗分子!”

說道此處,李天逸想起了父親的遭遇,雙拳緊握,咬牙切齒!如果不是那些腐敗分子,父親也不會走上那條不歸路!從進入仕途的那一刻起,李天逸就已經下定決心,要和腐敗分子鬥爭到底!

看到李天逸的表情,季廣傑輕輕點點頭,他看到出來,李天逸眼前的表情絕對不是裝出來的。

“好,這是我的名片,有情況了可以直接向我進行彙報,咱們單線聯絡!從現在開始,你算是省紀委、省交通廳聯合調查小組中的特殊一員了。我希望你回去之後,在調查301公路案的同時,也要努力保證自己的安全!”

說著,季廣傑站起身來,主動伸出手來。

李天逸也伸出手來,沉聲說道:“為了國家和人民,我願意做你們的槍!”

兩隻大手緊緊握在一起!

李天逸走了,走出交通廳大門,他的表情已經變得異常凝重。

作為曾經清華的學生會主席,他深知,要想揭穿301公路案的難度之大超出了自己的想象,這一點,從閆成峰、曾立祥、通源縣和鳳凰市自己所接觸的那些人的態度就可以看得出來。

一邊走,李天逸一邊想起了季廣傑起身送自己出來的時候,告訴自己,如果自己真的把301公路的案情調查出一些眉目之後,可以直接越過鎮裡和縣裡,直接將調查報告交給鳳凰市交通局。

李天逸沒有問季廣傑為什麼這樣說,但是他依然答應了。

第二天傍晚,李天逸風塵僕僕的趕回了過山村。

這次從鎮裡到縣裡再到市裡省裡走的這一遭,他真正長了很多見識!

從這天之後,李天逸除了每天集中時間處理一下村裡的事情之外,把大部分時間和精力全都放在了圍繞301公路修路路段進行徒步行走勘察上。

一部手機、一個筆記本、一支筆,這就是李天逸的裝備!

從過山村起步,他的勘察調研工作一路向前。

雖然李天逸的行動十分低調,但是,當他的勘察調研工作進入到第5天的時候,就接到了鎮委書記曾立祥打來的電話,曾立祥讓李天逸去他的辦公室一趟。

李天逸不太清楚曾立祥喊他的真正目的,不過上級領導招呼他過去他不能不去。

鎮委大院,鎮委書記曾立祥辦公室內。

李天逸坐在曾立祥對麵的椅子上。

曾立祥表情嚴肅的盯著李天逸看了足足有兩分鐘,這才突然問道:“聽說你在調查勘測301公路的事情?”

李天逸點點頭:“是啊,我希望能夠儘快把這條路修通,所以打算提前做些準備工作。”

“啪!”一聲巨響傳來!

原來是曾立祥狠狠一拍桌子,震得桌子上的東西東倒西歪,可見力量之大。

曾立祥怒視著李天逸大聲吼道:“李天逸,你能不能安分一些,難道你還嫌你給我們青龍鎮帶來的麻煩還不夠多嗎?海鮮加工廠的事情被你攪得我們整個通源縣縣十分被動,多名縣領導和鎮領導受到處分,現在,你又要在301公路事情上攪風攪雨,難道你真的不想讓我們青龍鎮向著好的方向發展嗎?再說了,修路這麼大的事情是你一個小小的村支書能夠做得了主的嗎?你現在勘察調研有個屁用!現在,我命令你,立刻停止一切行動,把你的精力放在過山村!”

李天逸有些錯愕的看著曾立祥,他沒有想到,此事竟然讓曾立祥如此大發雷霆之怒。

不過李天逸做事很有原則,聽曾立祥說完之後,他緩緩說道:“曾書記,對不起,我不能聽從您的指示,因為我認為我現在的做法沒有任何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的地方,我所做的調研和勘察工作都是為了將來修路的時候能夠提供第一手的材料!而且,作為過山村的一名村支書,作為鎮長助理,我有權去做屬於我分內之事,這一點上,您無權命令我什麼。曾書記,難道您不覺得,從過山村通往鎮裡的這條路是一條扶貧路嗎?

曾書記,恕我直言,我看過鎮裡的一些材料,年年都有鎮裡縣裡甚至市裡省裡的幹部下來搞所謂的扶貧蹲點工作,人下來了一籮筐,但是真正能夠給過山村帶來變化的卻一個都沒有!為什麼?就是因為辦法再多,路沒有修通,一切也都是白費!要致富,先修路,這是一個連過山村老百姓都知道的事情!我不認為我的做法錯了!”

曾立祥聞言,氣得臉色鐵青,猛的拿起桌子上的瓷杯狠狠摔在地上,碎片飛濺,用手向著門口方向一指,大聲吼道:“你給我滾!”色有些難看。因為此刻,汽車還沒有到。李天逸看了看手錶,距離約定的8點15分還有8分鐘的時間。李天逸的腦門立刻就冒汗了。他本來打算讓市長8點15分左右再下來呢,卻沒有想到劉市長竟然提前近10分鐘就來了。透過這個細節,李天逸意識到,自己在工作安排上還是不夠謹慎,隻想到了縝密的安排,卻沒有考慮到市長隨即選擇因素。透過這件事,他意識到,自己今後做事必須要打出餘量來,尤其是在時間安排上。李天逸連忙給司機班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