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9章 劉壯的眼淚【加更2】

    

好兩家之後,李天逸表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各位鄉親們,孫王兩家的矛盾化解了,下麵我們就需要考慮一下,到底是誰在這其中挑撥離間了,比如說這個電話到底是誰打來的?你們雙方的牲畜到底是誰弄死的?這個事情,你們一是要自己好好的調查一下,二是要去鎮上派出所報警,讓派出所好好的調查一下,畢竟牲畜死了損失是非常大的。”雙方全都充滿憤怒的點點頭,現在,大家心中都憋了一團火。“好了,各位鄉親們,今天的協調會就開到這...劉壯幾乎是被孫大拿拉近了病房。後麵,村民見劉壯認識孫大拿,也就沒有阻止,趙廳長等人魚貫而入。

人一多,原本不大的病房就顯得十分擁擠。

然而,當走進病房之後,劉壯當場幾乎落淚了。

此刻,李天逸神情憔悴、臉色蠟黃的躺在鏽跡斑斑的病床上,此刻,李天逸睜開眼睛,勉強擠出一個笑容,聲音虛弱的幾乎聽不到:“胖子,你來了。”

劉壯直接一下子撲到李天逸的病床邊聲音中的帶著哭腔道:“老大啊,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這才幾天不見,你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這時,孫大牛說道:“劉壯,李支書是累的,他是為了我們過山村打井以保障水源的安全而累的。他病倒之後,醫院方麵初步診斷是甲肝,但是鎮裡醫院不給治療,縣裡醫院也找各種理由不給治療,拖到現在就成這個樣子了。劉壯,你是場麪人,幫幫李支書吧。我們這些鄉親們都已經想好了,如果醫院在不給李支書看病,我們就直接去縣政府上訪去!”

劉壯聽完了,摸了一把眼淚,充滿憤怒的目光瞪了魏義軍醫院,看向了身後的趙廳長聲音悲憤的說道:“趙廳長,我想,我們必須要給李天逸同誌一個交代!我很不明白,為什麼像他這樣,一心一意為老百姓辦實事的基層公務員因為工作感染了甲肝,卻偏偏被鎮裡和縣裡的醫院拒絕治療!我們需要真相!”

外麵的過山村村民似乎也覺察到了什麼,紛紛大聲說道:“沒錯,我們需要知道真相!”

“真相!真相!”

“真相!真相!”

現場所有的聲音都匯聚成這兩個字——真相!

魏義軍臉色變了!馬鴻昌變了!就連鳳凰市副市長褚誌鵬的臉色也變了!

趙廳長冷森森的目光落在魏義軍的臉上,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道:“魏義軍院長,我現在以環保廳副廳長、聯合調查小組組長的名義問你,我想要知道,為什麼李天逸會被你們醫院拒絕治療!請給我一個真相!”

魏義軍臉色慘白,心中念頭一瞬間轉了千百回,最終苦澀的說道:“趙廳長,根據我們醫院的規定,要想住院必須要先交錢。之前他們沒有準備好錢,所以我們醫院沒有安排給他們治療。”

孫大拿立刻質問道:“那為什麼我們籌集到錢,住進病房之後,你們的醫生卻告訴我們,醫院方麵技術有限不能治療甲肝?為什麼連我們鎮醫院都可以進行治療的疾病到了縣醫院卻不能治療?這到底是為什麼?”

魏義軍的目光看向了縣委辦主任吳思遠。這個時候,他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拒絕給李天逸看病的命令是吳思遠發出來的,而吳思遠則告訴他說,這個指示是上麵來的。

吳思遠狠狠的瞪了魏義軍一眼,轉過頭去,他的這個動作暗示性十分明顯。魏義軍清楚,吳思遠這是想要和這件事情撇清關係。

魏義軍猶豫了一下,隻能苦笑著說道:“趙廳長,是這樣的,不給李天逸同誌看病是我們的值班醫生擅作主張說的,這是一種對病人、對醫院十分不負責任的態度,我們已經已經對他進行停職處理了。我們也正在安排醫生準備給李天逸同誌進行治療。”

這時,一名醫生帶著兩名護士走了進來,他們剛剛接到周曉晨的通知讓他過來給李天逸治病的。

看到劉壯握著李天逸的手,距離那麼近,立刻大聲說道:“請你立刻鬆開病人的手,他得的是甲肝,極其容易傳染。”

劉壯怒視著醫生吼道:“傳染個屁,我們大學四年都是一個屋裡睡得!這是睡在我上鋪的兄弟!知道傳染,早你們幹什麼去了?為什麼不第一時間治療?”

環保廳副廳長趙汝鵬看到眼前此情此景,目光充滿了憤怒的看著鳳凰市副市長褚誌鵬說道:“褚副市長,你們鳳凰市真的是有個性啊,你看看這間病房,一路走來,我發現好像沒有一間病房比這間更加破舊了吧?你們就是這樣對待這樣一位全市功臣的啊!你看看外麵那些鄉親們吧?這就是這位小同誌的分量!這就是民心啊!什麼叫走群眾路線,這纔是真正的走群眾路線!

而你們,竟然這樣對待一個如此受老百姓愛戴的人物,你們可以啊!我佩服你們!”

說完,趙汝鵬直接走出了病房。來到走廊裡,看向走廊兩側的過山村村民深深鞠躬,充滿悲慼的語氣說道:“各位鄉親們,對不起,是我們調查組來晚了!是我們環保廳沒有能夠及時發現這個海鮮加工廠的存在,沒能及時阻止甲肝疫病的傳染和爆發!對不起!是自己這個環保廳副廳長沒有做到位,我向你們請罪!”

過山村的村民看著這位廳長,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時,省疾控中心負責人沈民也走了出來,和趙汝鵬採取同樣的動作,說道:“各位對不起,我們省疾控中心做得非常不到位,我代表我們疾控中心向各位村民請罪!”

這時,孫大拿連忙說道:“各位領導,你們不用這樣,如果不是你們派劉壯下來調查,恐怕我們過山村村民還生活在焦慮和不安之中呢。我們得謝謝你們,這事情和你們沒有關係的。”

站起身來,趙汝鵬直接看向褚誌鵬冷冷的說道:“褚誌鵬副市長,我們調查組現在回招待所去等待訊息,如果李天逸同誌出現任何意外,那麼,就請不要怪我趙汝鵬對不起了。”

說完,趙汝鵬離開了。

沈民冷冷的看了魏義軍一眼,沒有說什麼,直接跟在趙汝鵬後麵向外走去。這就是他的態度!

劉壯沒有走,而是留了下來,就坐在李天逸的身邊,默默的守著李天逸。

等省裡的人走了,褚誌鵬怒視著馬鴻昌說道:“馬鴻昌同誌,你們通源縣醫院真給我們鳳凰市長臉啊,我今天把話撂這了,如果因為李天逸同誌出現一點意外而導致我們鳳凰市的環保、防疫工作出現被動局麵,你們通源縣縣委班子就等著重新調整吧!”

說完,褚誌鵬也向外走去。

馬鴻昌縮了縮脖子,老臉通紅。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發展到這種地步。

他立刻把魏義軍喊了過來,狠狠痛罵了一頓之後,要求醫院方麵立刻給李天逸進行治療,如果治不好院長直接滾蛋!

魏義軍心中充滿了憤怒卻又無可奈何,他恨不得罵娘!奶奶的,這事情是你們上麵的領導交代下來的,我照著做了,卻到最後又要我背黑鍋,你們也太不是東西了!

但雖然心中又怒又恨,卻一點脾氣都沒有!隻能暗氣暗憋!立刻調集醫院最優秀的醫生為李天逸進行會診,製定治療方案!至於費用,全部把村民們的錢退還了回去,治療費用縣裡全部承擔!病房更是直接給調整到了醫院最好的病房。

隨後整整一個星期的時間,劉壯衣不解帶的陪在李天逸的身邊,照顧好兄弟的一切!而那些過山村的村民,李天逸第二天稍微恢復了一點之後,就說服了眾人跟著孫大拿一起回去了。醫院方麵就留下了一個王大牛和劉壯照顧。

一個星期之後,李天逸情況基本上穩定,安全無憂,李天逸就讓劉壯回去了,李天逸也想讓王大牛回去,王大牛卻說李天逸救了自己的兒子,他爹已經帶話過來了,李天逸不好,他不準回家。

兩個星期之後,李天逸終於恢復出院。

這天下午,等拿到李天逸出院檔案之後,縣委書記馬鴻昌立刻第一時間向副市長褚誌鵬進行彙報。

雖然褚誌鵬隻是一名普通的副市長,但是馬鴻昌卻清楚,這位副市長可是非常有背景的,他還真不敢得罪。

褚誌鵬接到彙報,立刻第一時間給趙汝鵬和沈民打電話通報情況,並且說了很多道歉的話,潛臺詞是希望趙汝鵬和沈民尤其是趙汝鵬對今後鳳凰市的環保工作不要過分苛責。

而這個時候,聯合調查小組的調查結果也出來了,由於海鮮加工廠導致的嚴重甲肝疫病,海鮮加工廠責任重大,鑑於海鮮加工廠老闆黃學亮在一次事故中死亡,該加工廠負責人被刑拘!一些工人被控製!

與此同時,通源縣分管副縣長被就地免職,縣長被通報批評!至於涉嫌瞞報的青龍鎮鎮委書記曾立祥,被黨內嚴重警告處分!分管副鎮長被撤職!

再次回到過山村的李天逸受到了過山村村民的熱淚歡迎!

此刻的過山村已經從甲肝疫病中走了出來,整個山村沒有了疫病的影響,呈現出一種蓬勃向上的活力。

上下過山村近千名群眾集中到了村口熱情歡迎李天逸回村!

至此,李天逸徹底在過山村站穩了腳跟。

然而,李天逸站在過山村村口,望著四週一張張質樸、充滿了期待、渴望富裕生活的鄉親們,又往往身後那條坎坷顛簸的山路,心中充滿了焦慮,一邊熱情的和村民打招呼,一邊心中思考著過山村前麵的這條路到底該怎麼修。

一無資金,二無交通優勢,三無專案優勢,這條路去找誰修?如何修?不修,過山村如何致富?

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

青龍鎮鎮委書記曾立祥的辦公室內,曾立祥被縣委書記馬鴻昌罵的狗血噴頭。

馬鴻昌這次也因為此次瞞報事件受了處分,這讓他十分不爽。因此,把全部的怒火都發洩在了曾立祥的身上,因為最終揭穿整個海鮮加工廠事件的關鍵人物是曾立祥提攜起來的過山村村支書!

曾立祥也鬱悶啊,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當初想要把李天逸弄到過山村去蹲守想要讓他死在那裡,結果卻是李天逸的確感染了甲肝病毒,但是卻最終康復了,而且還因此贏得了民心,甚至引起了省裡領導的重視,這讓他相當不爽。

強忍著心中鬱悶等到馬鴻昌憤怒的結束通話電話之後,曾立祥咬著牙說道:“李天逸啊李天逸,自從你小子到了我們青龍鎮之後我就事事不順,如果不把你給整走,我曾立祥這麼多年就白活了。”李天逸和王亞倫同誌來處理吧。你帶人先撤回來吧。”“劉市長,這事情本來應該是我們市局辦的案子啊。”趙天宇依然還想要爭取一下。“市政府黨組會已經決定了,怎麼,你要對抗市政府黨組會的決定不成?”劉曉寧臉色沉了下來。“好,我立刻帶人撤退。”趙天宇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道。李天逸立刻讓王亞倫帶人上前控製住吳德亮,把他帶上一輛汽車,至於其他人則讓市公安局的人給帶走了,包括孫家三兄弟。被帶上警車之前,孫大狗大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