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6章 冰涼的地板

    

查程式的動機。至於讓他作為我們市紀委的特殊人員沒有先例一事,這個好解決,我們可以暫時把他的檔案關係直接掉進我們市紀委,並給予副科級職務,這樣應該解決他的身份問題了吧?”不得不說,劉曉寧的這番話還是相當有分量的,而且也很到位,直接把賈連慶想要封死了李天逸進入專案調查組的所有理由。這時,韓淞任笑著說道:“賈連慶同誌啊,我看在李天逸這位小同誌的身份問題上,你就不要太過於糾結了,對於這位小同誌的能力和魄力...無數個房間的房門開啟,老少爺們們紛紛拿著家裡的現金來到了村委會。

有一些平時十分摳門的老婆這個時候毫不猶豫的拿出了藏得十分隱蔽的存摺、銀行卡和現金,十分鄭重的交給自己的男人:“拿去吧,給小李書記看病,他是咱們村的恩人啊!”

有一些平時嘴上對李天逸不服氣的人這個時候再也沉不住氣了,他們紛紛招呼著老婆趕快拿出家裡的現金,有的老婆還問呢:“你不是看不起李天逸嗎?管他死活?”

“看不起那是我的事情,但是李天逸這次得病是為了咱們村,我什麼都可以沒有,但是不能沒有了良心!快點!別廢話!”

哪怕是上過山村那邊的人在知道這件事情之後,也全都行動起來,下山的山路上,排滿了表情焦慮的村民。

或許大家口袋裡的錢不多,有的是甚至隻有幾十塊錢,但是,不管多少,這代表的是上過山村老百姓的心意。

村委會外麵,擠滿了前來送錢的人們,王長水、孫家山兩人負責拿著筆登記,不過這樣速度太慢了。

老王頭看到這種情況,突然大聲說道:“各位鄉親們,現在李書記等著錢救命,來不及登記了,我們先湊錢吧?帶著現金的到我這裡來,先把錢交給我,我看看有多少錢,錢不夠了有銀行卡的願意拿出來的就去找王長水,告訴他銀行卡密碼,等回頭自己拿了多少錢去王長水哪裡統計一下,看看今後如何補償大家。都快點行動起來。”

老王頭確實很有威望,原本因為排隊交錢而有些著急的人們聽了老王頭這番話之後,立刻紛紛來到老王頭麵前,把手中的現金丟在老王頭麵前的籮筐裡便轉身走了。多的有一兩千的,少的有幾塊十幾塊的。過了不到10分鐘,眾人全都把現金拿出來了。

老王讓人清點了一下現金,有1萬多塊錢,這時,孫大拿的媳婦來了,把手中的銀行卡交給王長水說道:“王哥,這是我們家的銀行卡,裡麵有1萬多塊錢,密碼是686688,你先拿過去給李書記用去吧。這是我們家大拿吩咐的。”

此刻,很多人還沒有散去,看到一向以會過日子而聞名的孫大拿的媳婦趙翠紅竟然直接把自己家銀行卡給拿了出來,全都用一種震驚的目光看著趙翠紅。

趙翠紅把銀行卡交給王長水之後便直接轉身走了,她還得回去照顧才剛剛2歲的小兒子。

“這錢還有8000塊錢左右的缺口。”孫家山皺著眉頭滿臉擔憂的說道。

這時,王長水的媳婦也過來了,手中拿著一張銀行卡交給了王長水:“老王,這是咱們家的家底,裡麵有8000多塊錢,本來是想要留著給老大上高中做學費的,但是現在李書記危在旦夕,這錢還是拿來救命吧。”

王長水一聽,心中頓時暖暖的,直接站起身來把老婆摟在懷裡狠狠的親了一口,卻被他媳婦使勁的掙脫開,滿臉通紅的罵了他一句“流氓”之後,便急匆匆的跑回家了。

王長水立刻對孫家山說道:“走,咱們兩人立刻出發去縣城。開你家的那輛拖拉機吧?”

“好。”孫家山沒有絲毫猶豫。如果是平時,以摳門著稱的孫家山肯定不同意,但是這個時候,他沒有猶豫。

隨後,村裡幾個人年輕人也紛紛說要跟著去,保護兩人的現金不被搶。

於是,他們6個人便坐著拖拉機趕奔縣城。

這時,不知道是誰說道:“奶奶的,我怎麼就這麼不放心李書記呢。不行,我得去縣醫院去看看。有沒有人跟我一起去沒有?”

“有!我也去!”

“對,一起去!”

一時之間,至少有上百人紛紛響應,其中就有一些是當時李天逸在村口攔下來的那批人,今天,他們再次成為了去看李天逸的主力。

考慮到大家人比較多,乘坐交通工具不便,而且山路難行,眾人最終決定徒步前往。

於是,瑟瑟秋風中,顛簸的山路上多了100多名徒步前進的村民。

他們穿著各式各樣的服裝,有的甚至還穿著拖鞋,光著膀子,有的懷中還抱著孩子。

眾人就這樣一步一步的向著通源縣縣城的方向走去。

他們要去看望李天逸,看望他們最尊敬的李書記!

顛簸的山路上,孫家山把拖拉機開出了飆車速度,就這也一路顛簸著衝向了縣醫院。

此刻,縣醫院那邊,李天逸已經醒來。他躺在一張紙箱子鋪的地鋪上,身上蓋著王大牛和孫大拿的上衣,兩人全都光著膀子,就那樣默默的守在李天逸的身邊。

睜開眼睛,看到這一幕,李天逸的聲音有些虛弱的說道:“大牛,我們怎麼在這裡?”

王大牛說道:“李書記,你在半夜打井成功的時候突然病倒了,我們懷疑你感染了甲肝,就把你送過來了,不過醫院方便說沒錢不給看病,我們來的匆忙也沒有帶錢,所以現在我們隻能等著。李書記,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此刻的李天逸感覺到渾身綿軟無力,渾身發燙,感覺到身上很冷,但是,當李天逸看到已經光著膀子凍得有些瑟瑟發抖的王大牛和孫大拿的時候,他沉默了,他不能告訴兩人自己現在很冷。

李天逸勉強擠出一個笑容:“我沒事,就是感覺到渾身無力,休息一會兒就好了。大拿,咱們回去吧,我知道你們沒錢,我估計不是甲肝,可能就是感冒發燒了。不是什麼大病。”

“李書記,你不用擔心,我已經和王長水聯絡過了,他已經從村裡籌集夠了錢,正在趕過來的路上!”

說道這裡,孫大拿看到李天逸渾身哆嗦,知道應該是凍得,便大聲喊道:“醫生!醫生!我們沒錢你們可以不給我們治病,但你們能不能行行好給我們病人那一床被子和褥子來啊,就算不是病人,這一點善良的心你們總該有吧?”

這時,一名20歲出頭的小護士從他們這邊走過,二話不說便到了醫務處拿了一床被子一床褥子就要出去,這時,一名四十多歲醫務處的值班醫生皺著眉頭說道:“小李啊,放下吧,他們的事情我們管不了。”

小護士美麗的眸子中閃爍著不解:“陳醫生,為什麼我們管不了?我來的時候看到病人凍得直哆嗦,大冷的天還躺在走廊過道的地板上,太涼了,太不人道了。”

陳醫生解釋道:“這不是人道不人道的問題,而是醫院上麵有暗示下來,對方沒有交錢之前什麼都不能給予特殊照顧,否則要受到處分的。”

小護士看了一眼門外的方向,又看了一眼陳醫生,銀牙咬了咬,最終還是抱起被子和褥子走了出去,陳醫生連忙起身想要攔住小護士,小護士轉身十分認真的說道:“陳醫生,謝謝你的提醒,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作為一名護士,救死扶傷照顧病人是我的指責,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病人就那樣痛苦淒涼的躺在地板上,身下隻墊了一條薄薄的紙箱子,身上蓋著同伴單薄的衣服。

陳醫生,我不管他們和醫院領導之間有什麼瓜葛,哪怕我不是護士,作為一個大寫的人,我認為這個時候我也有義務去幫他們。您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今天,這個忙,我一定要幫他們。”

說著,小護士抱著被褥出來了,把被子撲在了一個避風的地方,然後讓王大牛和孫大拿把李天逸抬到褥子上,然後小護士又把被子給李天逸蓋上。讓孫大拿和王大牛穿上衣服,然後仔細檢視了一下李天逸的眼睛和麵部,又問了一下相關的症狀,皺著眉頭說道:“我雖然隻是一名護士,但是根據我的判斷,你很有可能感染了甲肝,如果可以的話,最好還是儘快入院治療吧。”

說完,小護士轉身離開了。李天逸望著小護士離開的背影,眼神中流露出一絲暖意。

這個世界上並不缺乏溫情。隻是有些時候,羈絆太多。

又過了差不多一個多小時,醫院外麵響起了一陣拖拉機突突突的聲音,在縣醫院門口停下之後,拖拉機上脫下來6個人,這六個人下車就快速向著醫院方麵跑了過去,一邊跑一邊問急診室方向在哪裡。

當他們找到李天逸和孫大拿他們的時候,王長水看到躺在地上的李天逸,頓時眼淚就留下來了,怒聲吼道:“醫生!醫生,狗孃養的醫生,你們到底在哪裡?老子把錢帶過來了,趕快給我們李書記看病!”

此刻,孫家山和其他年輕人們也大聲的吼了起來!

他們都急眼了!

躺在冰涼地板上的可是為了他們過山村村民做出了巨大付出的李書記啊!現在,他病了,卻被醫院如此對待,他們的心拔涼拔涼的!他們的胸中滿是怒火!

急診室負責人看到這種情況,連忙向院長魏義軍進行彙報,魏義軍得知李天逸他們這邊竟然已經把錢籌集到了,眉頭皺了一下,最後還是說道:“那就給他們看病吧,不過對方很有可能感染的是甲肝,為了防止傳染其他人,把他的病房安排在511房間吧。”

急診室負責人一聽不由得嚇了一跳,最終還是艱難的點點頭:“好的,那就安排那個房間吧。”片直播彈幕更加瘋狂了,甚至有一些人說出了很多十分露骨的詞語,有誇這個女主播身材好的,有誇那個女主播技術好的,各種評頭論足不一而足。當然了,與之同來的,還有對李天逸鋪天蓋地的聲討聲,甚至是鄙視的聲音。李天逸聽完之後,依然滿臉淡定。施明強再次看向李天逸:“李天逸,現在你還不想說什麼嗎?”李天逸笑著搖搖頭:“我想要聽聽審訊人員是怎麼說的?”審訊人員也很有默契,紛紛講述了自己的審訊過程,其大意是他們嚴格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