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4章 生死未卜

    

的村支書,這次過來是想要透過我向您彙報一下工作。”韓淞任頓時露出了驚疑之色,看了看梁天華,又看了看李天逸,點點頭:“好,你們跟我進來吧?”說完,韓淞任的目光看向賈連慶。賈連慶立刻識趣的說道:“好,韓書記,你先忙吧,我那邊還有個會要開。”說完,賈連慶轉身告辭。看到賈連慶離去的背影,李天逸和梁天華全都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等三人進入韓淞任辦公室,韓淞任這纔看向梁天華問道:“怎麼回事?”...曾立祥聽完陳鍵鋒這樣分析,腳步放緩,轉過頭來問道:“你是什麼意思?難道這個帖子不是李天逸寫的?”

陳鍵鋒先是點點頭,隨即又搖搖頭:“李書記,我現在可以肯定,在無法上網的情況下,李天逸根本不可能發出這個帖子,尤其是這個帖子的發表時間是今天中午,這個時候,過山村周圍方圓兩公裡絕對是無法上網的,李天逸根本無法發帖。所以,即便是我們找到李天逸,隻要他不承認,我們也拿他一點辦法都沒有,因為無法上網這件事情,所有人人都知道。而且很多人都打過通訊公司的服務電話,通訊公司給出的答覆是電信基站故障,正在維修中。”

曾立祥聞言,頓時暴跳如雷:“我草,怎麼會這樣?那我們找誰去?”

曾立祥一下子就頭大如鬥,不知如何是好了。

陳鍵鋒說道:“曾書記,我認為這個帖子雖然不是李天逸寫的,但絕對和李天逸有關係,因為從帖子的內容來看,這篇帖子是以李天逸的口吻寫的,而且帖子中所說的很多細節除了李天逸和過山村的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這篇帖子到底是誰發的李天逸肯定是知道的,所以,我們找李天逸肯定沒錯。”

“草,有屁不早點放。你立刻給李天逸打電話,勒令他立刻讓人撤掉網路上的帖子。”曾立祥急吼吼的說道。

陳鍵鋒立刻拿出手機撥通了李天逸的電話卻顯示電話無法接通,立刻一拍腦門,立刻給通訊部門打電話讓他們暫時給李天逸的手機開一條綠色通訊通道可以接打電話。

隨後,他纔再次撥打了李天逸的電話:“李天逸,我是陳鍵鋒,我問你一件事情,現在網路上鬧得沸沸揚揚的揭發海鮮加工廠汙染的帖子是不是你寫的?”

電話那邊,李天逸沉默了一會兒,沉聲說道:“是我寫的。”

“真的是你寫的?過山村那邊不是無法上網嗎?”陳鍵鋒有些震驚了。

“過山村不可以上網,但陳莊鎮可以上網啊。”李天逸淡淡的說道。說這話的時候,李天逸心中說道:“劉壯,對不起,老大我隻能辜負你的好意了,你想讓我從這次輿論風波中淡出,把所有責任全都攬到自己身上,甚至為此還不惜曝光你自己的身份來保護我,但是身為你的老大,身為一名男人,我怎麼能讓別人替我承擔責任呢?而且這次的事情估計會鬧得很大,即便是你在省裡有些關係,一旦有人追究起來,恐怕也難以善了,還是讓老大我來承擔一切責任吧。這樣纔是做老大的樣子!”

“但你去陳莊鎮不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嗎?但這篇帖子是今天中午發出來的。這個時候,你應該已經在過山村了不是嗎?”陳鍵鋒問道。

“沒錯,我現在就在過山村。但是,陳部長,有一點你可能不知道,現在很多論壇的釋出後臺都提供定時釋出的功能,那篇帖子是我昨天在陳莊鎮的時候就編輯好的,並且在論壇後臺設定了定時釋出的時間,所以,今天中午才釋出的。”李天逸解釋得十分明白。

其實,這篇帖子是好兄弟胖子劉壯發出來的,而帖子的內容是李天逸打電話告訴胖子的,就連影片也全都在胖子的手中,但李天逸要保護胖子,保護自己的好兄弟,他不希望因為自己的事情把胖子牽連到事情中來,而且這事情一旦鬧大,青龍鎮、通源縣甚至鳳凰市都很有可能會被牽連進來,有關領導肯定勃然大怒,勢必會追查下去,一旦胖子曝光,對他的仕途非常不利。

所以,他必須承認事情是他做的。

“李天逸,你可真夠膽大包天的,現在,你立刻把帖子撤下來,否則的話,立刻開除你的公職!”陳鍵鋒聲色俱厲的說道。

李天逸搖搖頭:“陳部長,那是不可能的!對於海鮮加工廠汙染水源這件事情我早就向鎮裡領導彙報過,但是鎮裡卻偏偏玩弄各種手段來搪塞我甚至忽悠我,把過山村老百姓的安危不放在眼中,甚至縣裡有些人為了自己的政績也對此事置若罔聞,這種情況下,我別無選擇,隻有藉助於媒體的力量來揭露曝光此事,否則的話,我們過山村村民永無寧日!”

陳鍵鋒氣得渾身顫抖,咬著牙說道:“李天逸,我最後再問你一次,你到底是撤還是不撤!”

“不撤!堅決不撤!”

“你不撤我立刻就撤了你!”

“撤不撤我那是您的自由!但撤不撤帖子那是我的自由!更何況我現在還無法上網!”說完,李天逸直接結束通話了陳鍵鋒的電話!

“我草,你竟然敢結束通話我的電話!”聽著手機中傳來嘟嘟嘟的忙音,陳鍵鋒氣得七竅生煙。

自始至終,曾立祥一直都在旁邊聽著,看到最後,曾立祥咬著牙說道:“立刻回鎮裡開會,研究直接開除李天逸的公職,我還就不信了,他一個小小的選調生竟然敢不顧自己的前程,和我們青龍鎮鎮委鎮政府作對,不給他點顏色看看他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一邊說著,曾立祥一邊氣呼呼的向著鎮政府大院的方向走去。與此同時,他拿出手機給縣委書記馬鴻昌打了個電話,希望馬鴻昌能夠立刻動用宣傳部門的力量把那篇帖子給刪掉。

馬鴻昌接到曾立祥的電話之後,先在電話裡把曾立祥臭罵了一通,認為他沒有管控好李天逸這是他的失職,曾立祥隻能承認自己的失職,卻還是要去馬鴻昌想辦法撤下那篇帖子。

馬鴻昌苦笑著告訴曾立祥,那篇帖子撤與不撤已經不是最重要的了,因為此時省疾控中心和省環保廳已經知道了,他們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已經在趕過來的路上了。這件事情已經鬧得盡人皆知了。

現在,鳳凰市市領導對此事相當震怒,已經派了一名副市長下來覈查此事了,這一次,恐怕有人要丟官帽子了。

曾立祥聞言嚇得臉都綠了,顫抖著聲音問道:“馬書記,我們該怎麼辦?”

馬鴻昌冷哼一聲說道:“該怎麼辦那是你的事情,現在的形勢是紙裡包不住火了,個人顧個人吧,老曾,底我都交給你了,後麵怎麼處理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我也算是對得起你了,如果事後咱們大家都能度過這道坎,我們該怎麼交往還怎麼交往,如果我們誰過不去,希望大家能夠堅守本心,不要牽扯到其他人,能做到嗎?”

聽到這裡,曾立祥心裡咯噔一下,感覺到眼前無邊的黑暗正在滾滾而來。

他沒有想到,形勢已經嚴峻如此,他也知道,馬鴻昌既然把話說到這種份上,也就意味著他要抓替罪羊了,那麼青龍鎮肯定是有人要倒黴了,他提前告訴自己這些事情,也就是在暗示自己,要麼自己當那隻青龍鎮的替罪羊,要麼自己主動去抓一隻替罪羊頂替自己去當那隻替罪羊。

馬鴻昌說得沒錯,他很夠意思了。

“馬書記,我明白您的意思了。請您放心,我和下麵之人一定會僅堅守本心的。”

曾立祥也是聰明人,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必須要給出明確答覆,這樣可以讓馬鴻昌放心,也唯有如此,自己纔能有機會從這次的漩渦中掙脫出來。

馬鴻昌滿意的點點頭:“嗯,這件事情必須要儘快處理,在調查組下來之前將一切梳理清楚。”

調查組的動作非常快!

就在當天下午5點鐘,省疾控中心和省環保廳的調查小組便直接趕到了陳莊鎮的海鮮加工廠。帶隊的是省環保廳副廳長趙汝鵬和省疾控中心副主任沈民!

他們趕到海鮮加工廠的時候,海鮮加工廠已經人去樓空,除了幾名留守的工人之外,其他管理層已經不知去向。

趙汝鵬和沈民立刻指揮著疾控中心和環保局的工作人員對排汙口、加工車間等各個地方進行現場快速檢測、取樣。

經過工作人員現場取樣檢測,結果很快就出來了,在多個地方發現樣品中含有甲肝病毒,對現場留存的一些毛蚶等海產品進行檢測之後發現,這些還產品中有一部分是含有甲肝病毒的!

趙汝鵬立刻對跟在身邊的劉壯說道:“劉壯,你去找個人工作人員問問,問他們最近的生產情況。”

劉壯立刻帶著兩個人出去了,過了一會兒,劉壯回來了,手裡拿著一份筆錄,沉聲說道:“趙廳長,已經問明白了,最近這短時間他們一直都在生產,出了前兩天他們接到通知後從上午11點開始停止生產一直到晚上7點鐘,到了晚上7點之後便又恢復了生產,我和李天逸過來調查的那個晚上,也就是昨天晚上,恰好是他們已經恢復生產的時候。”

趙汝鵬點點頭:“他們公司的管理層哪裡去了?”

劉壯道:“2個小時前他們管理層接了一個電話之後就全都跑路了,隻留下他們一些員工留守工廠。還許諾給他們每個人5倍的工資。”

趙汝鵬看向疾控中心副主任沈民:“沈民同誌,你看這件事情我們怎麼辦?”

沈民也有些頭大了,他沒有想到,這些人竟然全都跑路了。

略微沉吟片刻,沈民說道:“要不這樣吧,我們通知通源縣方麵,讓他們派出公安人員對海鮮加工廠負責人進行全麵抓捕吧,這次的事情必須要調查清楚。到底是誰這麼不負責任往老百姓的生命水源裡排放這種帶著病毒的汙水,這屬於斷子絕孫的勾當啊!老趙,你怎麼看?”

“我認為,此事對當地的政府也應該展開調查!看看他們在整個事件中扮演了什麼角色。要知道,過山村那邊,早在半個月之前就已經發現甲肝傳染的事件了,但是青龍鎮和通源縣卻偏偏一直採取了捂蓋子的方式來處理,導致事件幾近失控。如果不是李天逸這篇帖子揭露了整個事情的真相,恐怕這次傳染的範圍很有可能會擴大!”

趙汝鵬話音剛剛落下,沈民那邊的電話就響了,他立刻接通了電話。

聽完電話之後,沈民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聲音中帶著幾分怒意說道:“老趙,事情果然被你言重了,在過山村下遊的幾個鄉村都先後發現了甲肝感染者,都已經送進醫院,當地有關部門已經展開積極有效措施進行應對。查,必須要查!一定要把海鮮加工廠為什麼敢明目張膽的進行生產之事一查到底!”

沈民也怒了!作為分管此事的副主任,他非常清楚,對他來說,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那就是他的失職啊,如果不把此事調查清楚,他回去肯定是要承擔責任的。

沈民和趙汝鵬兩人立場很快達成一致意見。

這時,趙汝鵬把劉壯喊了過來:“劉壯,你對整個事情的內幕比較瞭解,你說說吧,這次事情,我們應該怎麼去調查才能儘快查清楚?”

劉壯眼珠一轉,說道:“趙廳長,沈主任,我認為既然海鮮加工廠已經人去樓空,那麼肯定是有人提前通知他們了,即便是我們要求通源縣方麵去全麵布控抓捕,能不能抓到負責人也是個未知之數,而且他們也未必有意願去抓,畢竟,這個海鮮加工廠專案是通源縣招商引資進來的。

我建議,我們要想調查此事,應該從青龍鎮那邊從下往上查,那邊我們可以得到第一手資料!我的好兄弟李天逸就是在此次事件爆發核心區過山村擔任村支書!我之所以在網上曝光此事也是因為他把此事告訴我了。我認為,我們應該去重點聽一聽他的意見。”

“好,立刻啟程去過山村找李天逸。”趙汝鵬立刻做出決定。

過山村。李天逸帶著村民們正在打水井!以前的時候,過山村因為依靠著這條清澈的沒有汙染的河流,所以從來沒有因為吃水而發愁。

但是經過此次事件,李天逸意識到,這條河的河水雖然清澈、甘甜,但是,一旦有汙染,就會對村民的身體產生嚴重傷害,所以,打水井就成了他們必然的選擇。

好在經過此事之後,村民們對李天逸十分信任,便在李天逸的帶領下開始忙碌起來。

整整一天時間,李天逸一直都忙碌在打水機的工地上,畢竟他大學學的是建築工程專業,所以對他來說,打個水井屬於小事,但事情再小,真正幹起來卻很麻煩。

因此,李天逸一直盯在工地上,指導著村民幹活,累了,就咬一口泡麵,喝了,就隨便喝一口水。

眾人一直幹到了晚上10點半左右,依然還沒有出水。很多村民全都十分焦慮,不停的詢問李天逸是否測算錯了,要不要換個地方。

李天逸搖搖頭:“肯定是這裡沒錯。繼續往下打。”

李天逸對自己的判斷還是十分自信的。

村民們帶著幾分懷疑,隻能繼續幹。

到了晚上11點左右,突然有人大喊一聲:“出水了出水了!李書記,終於出水了!”

四周立刻傳來一陣熱烈的歡呼聲!眾人充滿激動的衝向了李天逸。大家知道,這一切都是李天逸的功勞。

眾人看到,原本一直站在那裡指揮的李天逸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眾人繼續向李天逸衝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李天逸的手機響了。

李天逸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接通了電話:“你好,我是李天逸。”

電話那頭傳來組織委員杜文昌的聲音:“李天逸,現在我正式代表青龍鎮鎮黨委通知你,鑑於你在過山村事件中嚴重違反組織紀律,擅自曝光整個事件,嚴重抹黑了我們青龍鎮和通源縣的形象,所以,鎮黨委決定,將你開除公職,並開始辦理相關手續。”

“哦,知道了。”李天逸表情平靜的回應道。從他當初選擇讓劉壯幫忙曝光此事那一刻起,就已經做好了這種心理準備。所以,對於接到這個電話他並不意外。

這時,村民們都已經簇擁了過來,紛紛拍著李天逸的肩膀表示感謝和肯定。

李天逸也笑著回應著各位鄉親們,看著大家那滿臉興奮的笑容,李天逸感覺到自己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李天逸卻感覺到身體變得綿軟無力,蹲在地上哇哇的開始嘔吐起來!緊接著,他感覺到眼前一黑,便昏倒在地上。

這個時候,四周所有的村民全都驚呆了!

“李書記,你怎麼了?”王大牛看到昏迷的李天逸躺在地上不停的抽搐著,嚇得臉色慘白,不停的搖晃著李天逸大聲的呼喊著。

“李書記,你怎麼了?”周圍的村民也大聲的呼喊著,想要把他們最敬愛的李書記喊醒。

然而,此刻的李天逸卻已經聽不到了。村民們能夠看到的隻有李天逸不時抽動的情形。

“李書記,你怎麼了?你可不能有事啊?我們過山村村民還指望著你改變貧窮落後麵貌呢?你答應過我們的。”一名七十多歲的老太太一屁股坐在李天逸的身邊,聲音中帶著哭腔喊道。

“李書記,你快醒醒啊,你到底怎麼了?”村民們聲音中充滿了焦急!推出去祭旗,但是,不嚴肅處理很顯然無法平息整個事態。就在這個時候,鳳凰市政法委書記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接通之後,聽著手下們彙報完之後,他的臉色變得嚴肅起來:“賈書記,市公安局那邊傳過來訊息,吳俊豪、趙金波等人全都十分悲憤的表示,今天晚上他們是被李天逸給算計了,今天晚上之所以會出現這種局麵,全都是李天逸設的局,李天逸這是想要讓他們身敗名裂啊!他們說,想要和李天逸對質,他們要揭穿李天逸虛偽、卑鄙的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