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27章 怒氣沖天

    

糊糊的可以看到一個黑影向著遠方跑去。地上,是一塊白乎乎的東西,走過去撿起來一看,原來外麵是一張紙,裡麪包著一塊石頭,白紙上歪歪扭扭的寫著一行字:“再敢去折騰修路之事,小心你的小命!”看著這張紙上的字,李天逸表情十分凝重。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季廣傑廳長和自己交代此事的時候表情是那樣的嚴肅了,看來,301公路的確牽連不小,自己不過是想要為修路做些準備因此而進行調研,就引起對方如此巨大的反響和動作!那...“走!李天逸,你們跟我一起去找賈連慶!我倒是要看看,這天還是不是晴朗的天!我倒是要看看,這天地之間,還有沒有正氣!”陳可諫猛的站起身來,怒髮衝冠,龍行虎步向外走去。李天逸他們幾個緊跟在後。

市委大院距離市紀委大院隻有不到300米的距離,在馬路斜對麵。

因此,陳可諫他們這一行人根本就沒有坐車,直接從市紀委辦公大樓內走了出來,步行趕往市委大院。

由於這條街基本上大部分都是市委單位以及下屬單位,所以,來來往往的公務員非常多,認識陳可諫的不在少數,當眾人看到陳可諫黑著臉,身後跟著一群猶如經歷了煙熏火燎一般的看不出本來麵目的人,全都感覺到十分好奇。

其實,本來大家回來之前,有人想要把臉洗乾淨的,卻被李天逸給製止了,李天逸說:“我們就這樣去見陳書記,我們要讓所有人知道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於是,所有人誰都沒有進行任何的修飾。

當李天逸他們這一行人走進市委大院之後,更是引得多人側麵。

因為陳可諫帶著這麼多衣冠不整的人進入市紀委,從來沒有先例啊。陳可諫可是一個十分注重衣冠整潔的人。

當陳可諫帶著李天逸他們眾人來到賈連慶辦公室外麵的時候,外麵秘書辦公室內,已經坐著六七個等待向賈連慶彙報工作的領導幹部了。

眾人看見陳可諫黑著臉進來了,連忙紛紛站起來和陳可諫打招呼,陳可諫隻是衝著眾人點點頭,直接推門走了進去,賈連慶的秘書想要攔卻沒敢攔。

進門之後,陳可諫直接對正在向賈連慶彙報的財政局局長說道:“你先出去等一下,我和賈書記有重要的事情要談!”

財政局局長連忙起身,看了賈連慶一眼,賈連慶輕輕點頭,他這才走了出去。

“你們幾個給我進來。”陳可諫向著外麵招呼了一聲,李天逸等人魚貫而入。

當賈連慶看到進來的這些人一個個煙熏火燎的模樣,當時嚇了一跳。

皺著眉頭問道:“他們是怎麼回事?”

“李天逸,你把事情的經過跟賈書記彙報一下。”陳可諫看向李天逸說道。

李天逸把事情的經過簡單的彙報了一遍。

等李天逸說完之後,陳可諫咬牙切齒的說道:“賈書記,我現在就想要問問您,我們鳳凰市到底是是不是朗朗乾坤,為什麼有人膽敢如此明目張膽的毀滅證據?甚至想要將我們市紀委的這些人全部一把火給燒死!其居心何在?我們鳳凰市到底應該怎麼做?賈書記,我想要請您做出指示。”

賈連慶看著李天逸等人悽慘的模樣,臉色有些陰沉。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趙弘信竟然把事情辦成了這個樣子。

很明顯,陳可諫今天直接殺上門來,這是興師問罪來了。這也就意味著,對於自己和趙弘信之間比較隱晦的那層關係,陳可諫打算直接挑明瞭。

賈連慶皺著眉頭沉思片刻,緩緩說道:“這件事情必須要嚴查、嚴辦!一旦查明,不管涉及到誰,絕不姑息!”

賈連慶此刻也是被逼的沒有辦法了,畢竟,陳可諫可是紀委書記,他們的人還差點全部被燒死,此刻的他肯定是怒火燃燒,如果自己真要是在這個時候膽敢阻攔,以陳可諫的個性,沒準真的會做出什麼來。萬一事情鬧大了,自己和趙弘信之間的關係曝光了,那麼對自己十分不利。

因此,從自身利益出發,他毫不猶豫選擇了支援陳可諫。心中對趙弘信當真是恨得牙根癢癢,心說這趙弘信也太沒有水平了,你即便是要毀滅證據,也不能動市紀委的人啊,要知道,證據被你毀滅了,市紀委會去查,但是,如果人真的要是死了,那責任可就大了,不僅陳可諫到時候要承擔責任,就連他賈連慶也要挨板子的。

所以,這一次,趙弘信做得有些狠毒了。

既然做錯了事情,就要付出代價!

“好,賈書記,有您這話我就放心了。賈書記,我認為,我們應該著急常委會或者書記辦公會討論此事,您看呢?”

賈連慶點點頭:“這樣吧,這事就不要召開常委會吧,讓政法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劉曉寧市長還有你一起參加一下,我們區域性討論一下然後嚴查就行了。”

“好,那就這樣。不過賈書記,公安局那邊查案的過程我們市紀委要全程參與監督!”陳可諫提出了自己的條件。

“這沒問題。”賈連慶不得不繼續退讓。

隨後,書記辦公會舉行,書記辦公會上,此事直接以會議的形式確定了下來。

散會之後,賈連慶沒有再和趙弘信通電話,對於趙弘信,他徹底選擇了放棄。和一個心智不成熟的隊友為伍,是要被坑的。

此刻,弘信大廈裡,趙弘信和秦風華正在慶功。

趙弘信端著紅酒杯笑著說道:“風華啊,這次你事情辦得漂亮,直接將所有證據一舉摧毀,讓市紀委那邊再也拿我們沒有任何辦法了。不過美中不足的是李天逸並沒有死。”

秦風華笑道:“趙總啊,王麻子他們去了現場進行初步考察之後就確定李天逸他們隻要及時跑到院子裡就死不了了,因為那個院子還是挺長的,隻要妥善躲藏,應該不會有生命危險,完成任務的時候他就跟我說了。不過好在證據全部被毀滅了。我們總算不用整天提心吊膽了。不過趙總,賬冊沒了,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好事啊,畢竟,賬冊上,有很多真實的財務資料的,雖然我們也有電子版的資料,但是,沒有了這些紙質資料的二次核實功能,那麼那些會計如果在做賬的時候悄悄的做些手腳,我們是完全不知道的,而且也沒有任何辦法覈查。我建議,我們現在立刻暫停財務工作,然後找一些人,以電子版財務資料為基礎,重新打造紙質財務資料,以備覈查使用。”

“這個提議很好,回頭你安排一下。來,為了我們徹底解套乾杯!”

“乾杯!”

兩人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中。

從市委大院走出來,李天逸把陳可諫喊到一邊,低語了幾句,陳可諫聞言頓時眼睛瞪得大大的,看向李天逸的眼神充滿了不可思議,最後用手狠狠的點了李天逸的腦門幾下:“李天逸,你這小子,你這小子,還真是的,算你小子有心機!總算沒給我們紀委丟人!”

李天逸嘿嘿一笑,臉上的表情十分賊。

往市紀委大院返回的時候,陳可諫的步伐已經沒有去市委大院時那麼沉重了。

而誰也不知道,就在當天晚上,李天逸吳誌宏、王浩等人帶著十幾名審計專家再次來到了被燒的麵目全非的廢墟處。

這裡,四周已經撞上了彩鋼板圍欄,隻留下一個活動門供進出使用。

這些人到了圍欄門處,悄然一個個走進了廢墟之中。然後,整整一夜沒有出來。

整整三天的時間,這裡都是白天安安靜靜,到了晚上,就會有人悄然進出,每當晚上夜幕降臨的時候,這附近就會有不少的便衣警察在巡邏。

沒有人知道他們在廢墟裡到底在做什麼。

但是,三天之後,例行常委會上,陳可諫突然拿出了一份厚厚的材料,狠狠的摔在桌子上,語氣火爆的說道:“各位,這份材料就是我們市紀委請的第三方審計人員透過對弘信集團賬冊進行仔細覈查之後發現的所有問題,從這些材料匯總來看,我們鳳凰市市政工程公司的領導從局長到副局長,再到下麵地鐵工程處的處長、副處長,以及市政招標公司的諸多領導,甚至我們某位副市在地鐵二號線、三號線工程中都涉嫌嚴重受賄行為,其中有些我們已經覈查完畢了,現在正在展開深入覈查,大家都看看吧,我真沒有想到,圍繞地鐵二號線、三號線的問題地鐵事件的背後,竟然有如此大規模的腐敗行為!當真是觸目驚心啊!觸目驚心!”

在陳可諫發怒的時候,旁邊已經有工作人員把材料一一分發給在場的所有人。

當賈連慶等人拿到這份厚厚的材料的時候,全都愣住了。

當他們開啟材料看完的時候,很多人全都感覺到自己的心在顫抖。

證據!好詳細的證據啊!這些證據全都是弘信公司透過各種銀行或者個人給鳳凰市每名官員行賄的詳細記錄,包括行賄時間、行賄的方式、行賄的理由、藉口,入賬報銷的理由全都羅列的十分詳細。

而看看這份名單,浩浩蕩蕩竟然有117個之多!

這其中不僅牽扯到了地鐵二號線、三號線的諸多主管人員,還牽扯到了國土局、建設局、安監局等一批幹部!

有些主管領導受賄的次數最多的竟然達到了89次!整整列了2頁多啊!

越看,賈連慶越是心驚,越看越感覺到手腳發涼!

因為他赫然發現,這些受賄的幹部列表中,有很多都是他一手提拔起來的幹部!

這是他用人的嚴重失誤啊!

現在賈連慶有些想不明白,那些賬冊不是被趙弘信那邊給燒了嗎?市紀委這邊為什麼會突然蹦出來這麼多的材料?趙華義的指示是唯一的選擇。一旦拒絕了,那麼他以後將會和李天逸一樣,在青龍鎮寸步難行。轉過頭,穆國富看到程詩琪眼角上淚水漣漣,眼神中充滿了悽迷和絕望。這一刻,他心中的某些東西似乎被觸動了。穆國富直接對著電話說道:“趙主任,對不起,我認為,人命關天,我相信李天逸不會開這麼大的玩笑的,我現在要立刻帶著程詩琪趕去現場救人!”說完,他結束通話了電話,腳下油門狂踩,一路向前行去。電話再次響起,穆國富沒有接,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