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25章 陰謀暗算【加更】

    

來,第一次看到這種人。好在他雖然開車撞向李天逸,貌似速度很快,實則他的腳下一直踩著剎車,速度也並沒有完全起來,他不傻,他自然知道撞死人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拉住手剎,孫大拿把頭伸出車窗,怒視著李天逸吼道:“你小子不要命了,不知道躲一下啊。”李天逸苦笑著搖搖頭說道:“鎮裡派我到過山村來擔任村支書,就是要我守護好這一方百姓的安危,我今天如果閃開了,你們走了,那麼不僅你們會有危險,其他村子的百姓也會有危險...趙天宇沉吟片刻,沉聲說道:“弘信啊,這件事情我可以過問一下,但不會刨根問底,具體如何去尋找這些賬冊如何銷燬,那是你的事情,我不希望這件事情牽連太大,否則的話,會非常麻煩,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說完,趙天宇結束通話電話,隨即撥通了王亞倫的電話:“王亞倫同誌,聽說你私自調動警力私闖民宅,已經有人打電話報警了,對於此事你怎麼解釋?”

王亞倫微微一笑:“趙局長,這事情我正想要向您彙報呢。今天晚上的行動比較特殊,是市長劉曉寧親向我做的指示,說由於今天晚上的行動必須要嚴格保密,防止一切意外事件發生,所以,這次出動警力的時候我們十分小心,出發之前把所有通訊工具全都收繳了,所以,我根本就來不及向您彙報,也不敢彙報,現在任務執行的差不多了,這才騰出手來向您彙報,還請您多多理解啊。”

“劉市長親自指揮的?什麼事情需要劉市長親自指揮?”趙天宇揣著明白當糊塗。

王亞倫解釋道:“因為這次行動牽扯到了弘信集團,所以,行動必須十分慎重。”

“牽扯到了弘信集團?他們犯法了嗎?你們知道不知道弘信集團在我們鳳凰市有多麼重要的位置?”趙天宇沉聲問道。

“當然知道。不過,目前我們已經掌握了充足的證據,可以證明弘信集團存在嚴重的問題,尤其是不久之前,弘信集團剛剛涉嫌非法阻礙公務、非法拘禁國家公務人員,市紀委十多名工作人員被他們非法拘禁,所以,今天我們直接帶人查封弘信集團賬冊的行動是合理合法的,是市政府統一指揮的。”

“既然是市政府統一指揮的,為什麼我這個公安局局長不知道?”

“這個我倒是知道一些。王局長,如果我得到的資訊沒錯的話,趙弘信應該是你的侄子吧?你們之間應該是親戚關係吧?那麼請問,根據迴避原則,你這個市局局長應該不應該知道此事?如果提前讓你知道,你會不會洩密?雖然以你的身份地位,按理說不應該洩密,但是,市政府方麵為了確保本次調查取證的順利完成,不通知你不是很正常嗎?”

“但問題是,即便是不通知我,按照正常的工作流程,這事情也應該是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親自來指揮本次行動吧?你王亞倫不過是副局長而已。”趙天宇鐵青著臉說道。

“這個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你可以直接向劉曉寧市長進行詢問。趙局長,你還有事嗎?沒事的話我要掛電話了,我這邊還有其他工作要展開。”聽到趙天宇語氣不善,王亞倫的語氣也強硬起來。

“你們把賬冊運到哪裡去了?”趙天宇問道。

“對不起,無可奉告。”說完,王亞倫直接結束通話了電話。

“我草,真是給點陽光就燦爛啊!看樣子,王亞倫這傢夥是抱上劉曉寧的大腿了。”趙天宇狠狠的摔下電話,站起身來在房間內走來走去。

此刻,他已經意識到,現在恐怕自己在市長劉曉寧那邊已經是掛上號了,劉曉寧對自己已經到了極度不信任的程度,這以後的工作恐怕有些困難了。

運輸車輛一路疾行,來到了鳳凰市西郊的一棟民房內,這裡是市紀委的一個工作點。

汽車進入之後,李天逸已經帶著人在這裡等候著了。

隨後,李天逸讓市公安局的人以及其他所有非市紀委工作人員全部離開,他帶著市紀委的工作人員親自搬運車上的那些賬冊。

他們一直忙到了晚上11點多這才結束。

等忙完這一切之後,李天逸這才通知等候在外麵的第三方財務審計人員入場開始展開審計工作。他們隻負責審計,李天逸他們負責提供審計材料。

而在民房的東側房間全都被各種各樣的檔案給堆滿了,幾乎沒有落腳的地方。就連民房的堂屋內也好多地方堆滿了檔案賬冊。

李天逸看了一眼身邊紅著眼睛默默等待卻精神疲倦的市紀委工作人員們,笑著說道:“吳誌宏,你留下陪我負責後續的為審計人員提供賬冊的工作,王浩,你帶著其他同誌們都先去外麵的大巴車上睡會覺吧?等到了淩晨三點左右的時候,咱們再換班。至於警察同誌們,就讓他們先回去吧,現在應該沒什麼事情了。”

“好嘞!我這就去安排。”王浩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必須要保證整個紀委團隊總有一部分人精力保持充沛,全力工作,所以,休息是必須的。

王浩出去之後,把李天逸的意思跟王亞倫一說,王亞倫立刻大手一揮:“好了,大家都回去吧。這裡已經不需要我們幫忙了。”

說完,王亞倫帶著剛剛完成奔襲任務勞苦功高的警察同誌們離開了。

城郊的夜,靜悄悄。

小院外麵的大巴車上燈光已經熄滅,王浩帶著疲勞了一天的市紀委工作人員們就那樣靠在座位上已經睡下了。

民房小院內,東邊裝滿財務賬冊的房間燈光也已經熄滅了,隻有堂屋和西房內燈光明亮,尤其是西方,是經過專門改造的,所以,這裡的燈光足夠明亮,寬大的房間內,擺放著多個辦公桌,每個辦公桌上都擺放著好幾本賬冊。審計公司過來的十多個人全力以赴正在計算著、排查著。

雖然已經深夜,但是這些審計人員卻各個精神抖擻,他們的桌麵上擺放著濃茶、咖啡、功能飲料等提神醒腦的東西。

李天逸和王浩坐在客廳內,默默的看著手機。

對於他們來說,今天晚上也是一個不眠之夜。為了儘快查清楚弘信集團公司存在的諸多問題,查證是快捷的方式。

而且從剛才審計人員第一個小時匯總過來的問題線索來看,僅僅是第一個小時發現的線索,就足以讓市紀委調查上一陣子了,從中已經揪出了弘信係統整合公司在地鐵二號線三號線投標之前向市政工程局地鐵管理處副處長行賄10萬元的線索,雖然這筆錢用的並不是行賄的名義入賬,而是用的是諮詢費,但是,這筆錢地切切切進入了這位副處長的腰包。

一切,都在緊忙、忙碌卻有條不紊的進行著。

與此同時,在鳳凰市弘信集團總部大廈內。

趙弘信寬大的辦公室,副總裁秦風華正在不停的打電話聯絡著。

直到第三個電話打完之後,秦風華的臉上突然露出了一絲難得的笑容。這是最近三四個小時以來,秦風華的臉上第一次露出笑容。

“好好,我知道了,你們立刻盯緊那個地方。”說完,秦風華結束通話電話。

寬大的辦公室後,一直緊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的趙弘信依然閉著眼睛問道:“情況怎麼樣了?找到市紀委安藏匿賬冊的位置了?”

“趙總,位置已經找到了,這是不容易啊,是手下的兄弟們花費重金,再加上威脅等手段,這才買通了一位參與整個過程的司機,對方這才告訴我們那個具體的地方的。我們之前猜測李天逸他們很有可能會把賬冊運輸到市區,那樣方便查賬,但是我們誰都沒有想到,李天逸竟然把那些賬冊安排到了城郊的一個普通民房裡,那個民房是經過市紀委改裝後作為市紀委一個隱蔽工作點的。

對於這個地方,很多監察室主任都不知道的,除非他去過,是少數的隻有市紀委副書記級別才掌握的的辦公地點。看來,市紀委方麵這次為了能夠好好的審查一下我們公司的往來賬目可是下了功夫了。

趙總,我們必須要立刻採取行動,想辦法焚燬那些賬冊,能焚燬多少就焚燬多少,否則真的要是全都被他們審查清楚的話,我們會非常麻煩的。”

“嗯,你說得沒錯,這樣吧,你立刻安排一下,不管付出什麼代價,必須要讓那些賬冊全部銷燬!”

“好,我立刻去準備。”秦風華的眼神中露出兩道寒光:“最好這一次能夠把李天逸一起燒死!”

走到自己辦公室,秦風華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王麻子,給你一個報酬達到300萬的活,幹不幹?不過要事先宣告,這事情有風險,甚至弄不好可能會死人!而事情一旦曝光,絕地不能把我給暴露出來,否則的話,你的家人隻有死路一條。接,還是不接?”

電話那頭先是一陣沉默:“這事情好操作嗎?”

“操作很簡單,隻需要你帶上幾桶汽油,想辦法趕到某個地點,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將某個房子給我徹底燒燬,我再次說一遍,是整個房子徹底燒燬,裡麵不允許有一件完整的東西!那裡麵有人!如果操作,看你的本事。”

“哈哈,就是燒燬一個有人的房子啊,這事情簡單,我接了。那地方沒有警察吧?”

“這個我不清楚,但是根據我之前得到的情報,警察已經撤離的現場,具體的需要你們自己去偵查,我就問你這活你接還是不接。不接立刻找別人。”

“秦總,我接,這樣好的活怎麼能不接呢。”

“好,具體的我安排人和你對接詳談。”秦風華說道。

“好嘞,秦總,您放心,這次我直接用貨車拉上兩個200升的汽油桶直接幹過去,保證把你說的那個地方燒成一片瓦礫!”正有財政所的人在彙報工作,杜海波闖進去之後直接對財政所所長馬偉明說道:“馬所長,不好意思打擾一下,您能不能迴避一下,我有重要事情向曾書記彙報。”馬偉明一愣,曾立祥看到杜海波的表情和手中的材料,看向馬偉明點點頭:“老馬啊,今天就到這裡吧,你說的情況我都清楚了,你幹得不錯,繼續努力。”見此情況,馬偉明立刻起身笑嗬嗬的說道:“好的,那曾書記您先忙著,我回去了。”等馬偉明離開之後,杜海波把手中的材料放在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