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入洪荒 作品

第124章 強力反擊

    

事!”劉曉寧立刻說道:“賈書記,我看這事情不太妥當吧?不管事情的過程是什麼樣的,但是事情的結果是非常明顯的,而且整個事情還有網路影片作為最為直接的證據,難道這個事情還需要進行進一步的調查嗎?”賈連慶道:“劉曉寧同誌,你我都應該清楚,很多時候,我們親眼看到的事情未必是真相,相反的,真相往往會被有心人故意遮掩,這次的事情鬧得太大了,我們必須要調查清楚事情的真正的真相到底是什麼,我看還是請他們都過來吧,...裝滿了賬冊的箱式貨車緩緩啟動,從地下車庫駛向出口。

秦風華的臉上寫滿了成就感。

汽車漸漸消失在出口處,秦風華拿出手機撥通了趙弘信的電話:“趙總,所有賬冊已經裝車運走,我們現在應該已經安全了。”

趙弘信並沒有秦風華這麼樂觀,聽完之後,隻是沉聲說道:“現在還不能完全確定賬冊是否安全,你立刻持續關注汽車的狀況,什麼時候這些賬冊到達指定地點我們纔算成功!”

“明白!”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秦風華直接來到監控室內。

坐在這裡,他可以實時檢視這兩輛貨車的執行情況。

此刻,在大螢幕上,有幾塊螢幕。

第一塊螢幕上顯示的是這兩輛貨車北鬥導航實時定位的情況,明顯可以看到兩個小點在大螢幕上一點點的移動著。

第二塊螢幕顯示的是兩輛汽車前方的視野情況。很明顯,攝像頭是裝在兩輛汽車上的,透過這兩個攝像頭,可以明顯看到汽車前麵的情況。

第三塊螢幕上則顯示的是汽車後麵的情況,可以檢視是否有人在跟蹤。

秦風華一直看著這兩輛汽車駛出鳳凰市,來到鳳凰市與相鄰城市的交接處一棟半山別墅內的地下室之後,這才滿臉從容淡定的來到趙弘信的辦公室,笑著說道:“趙總,現在您可以完全放心了,兩輛車已經安全到達指定地點。”

“那就好。”趙弘信的臉上終於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隻要那些賬冊安全了,那麼他就沒有任何顧慮了。

“李天逸那些人怎麼辦?”秦風華問道。

“現在已經過去五個多小時,可以把他們放出來了。”趙弘信冷笑著說道。

“我估計李天逸回去之後肯定會鼓動市紀委對我們進行報復的。”

“他們報復又能怎麼樣呢?頂多說我們妨礙公務,非法拘禁,到時候,讓鍾偉龍派幾個人出去頂罪就可以了,到時候頂罪之前,先好好的獎勵他們一下,讓他們後顧無憂,這些都是小事情。陳可諫雖然是市紀委書記,雖然為人強勢,但我們不是官場中人,他拿我們一點辦法都沒有。”趙弘信說起來信心十足。

“好,那我這就去安排。”

十分鐘之後。李天逸等人正站在空空蕩蕩的地下室內百無聊賴的待著的時候,厚重的大鐵門咯吱咯吱一響,隨即開啟,鍾偉龍帶著幾個保安出現在眾人的麵前,鍾偉龍滿臉歉疚的看向李天逸說道:“李天逸,各位,非常對不起啊,剛才我剛剛接到上麵的訊息,說是我的下屬領會錯了上麵領導的意思,上麵領導的意思是讓他們帶著你們去公司的豪華餐廳去休息,結果他們給領悟錯了,非常對不起啊。”

這時,跟在鍾偉龍身後的一個保安連忙道歉道:“李天逸,各位對不起啊,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我接電話的時候沒有聽清楚,這才導致如今的失誤,非常非常對不起,我向各位賠禮道歉。”

這時,鍾偉龍說道:“李天逸,各位,我們領導對於此事高度重視,已經決定開除魏誌超,他這個人工作太不認真了。希望各位不要埋怨我們啊。你們的所有通訊工具都在這裡呢,大家看看有誰的通訊工具遺失沒有,如果有遺失,我們弘信集團負責賠償。”

此刻的鐘偉龍看起來和之前完全是兩個樣子,當時的鍾偉龍霸道得猶如霸王龍,此刻的鐘偉龍低調得猶如小綿羊。

李天逸冷冷的看了不停在自己麵前演戲的鐘偉龍一眼,走過去找到自己的手機,轉身向外走去。

吳誌宏等人也紛紛拿到自己的手機,跟在李天逸的身後向外走去,沒有一個人發出一點聲音。

鍾偉龍見狀,連忙頭前帶路:“李天逸,我們領導說了,為了表示我們對各位的歉意,我們領導特別安排了一輛大巴車送各位回市紀委。並且給每個人準備了一份補償金。”

說著,鍾偉龍手下端出了一個托盤,裡麵放著十幾個信封,每個信封裡麵都裝著厚厚的一疊鈔票。

李天逸冷哼一聲,沒有搭理他,徑直向外走去。其他人也是一樣,沒有人看那鈔票一眼,全部緊跟在李天逸的身後,上了他們來時的汽車。

汽車緩緩駛出弘信大廈,向著市紀委的方向駛去。

後麵,鍾偉龍派出的一輛汽車遠遠的跟蹤著這輛汽車,一直看到這輛汽車駛入市紀委之後,這才返程回來。

然而,李天逸他們剛剛進入市紀委之後不僅,三輛商務車前後駛離市紀委大院,向著外麵駛去。

與此同時,市公安局內,兩輛警車也緩緩駛出,向著鳳凰市南郊方向駛去。

3個小時之後,兩輛警車和三輛公務車匯合到一起,隨後又分開,不過五輛車卻全都向著同一個方向駛去。

天色漸漸轉黑,華燈初上,郊外的夜色星星點點,那是周圍村莊裡的燈火。

五輛車緩緩停在一棟豪華半山別墅門口。

隨後,警車上下來兩個人,一個是周小強,一個是江建波,兩人下車之後,立刻配合著進了這座半山別墅,悄無聲息的開啟大門,隨即,五輛車上,嘩啦啦下來二十多個人,有警察,有李天逸、吳誌宏、王浩等市紀委的人。

這些人下車之後,立刻快速衝向別墅正門。

來到別墅門口,周小強直接動用技術手段開啟大門,衝了進去。

不過雖然他們的動作十分小心,不過當他們衝擊別墅的時候,還是驚動了別墅裡麵的人。

監控室裡麵那兩個原本有些打盹的人看到別墅裡突然衝進了一堆人之後,立刻按響了警報器,一時之間,尖銳的警報聲在整座別墅裡響了起來。

李天逸等人見狀,立刻分開搜尋。

很快的,李天逸他們便在二樓一間大的辦公室內,看到了正在對賬冊進行分類整理的弘信集團的財務工作人員。

這些工作人員聽到警報聲,正在把一本本的賬冊丟進碎紙機裡打算全部粉碎,然而,李天逸他們出現的非常快,這些人隻來得及粉碎了有限幾本,便被李天逸他們斷電製止了。

隨後,王亞軍親自帶人出示了工作證和相關手續,將別墅內所有人全部控製起來,李天逸則帶人將所有的賬冊再次全部裝車,直接運到了市紀委安排的秘密工作地點。

在那裡,有市紀委請來的第三方財務審計公司的人對所有賬冊進行詳細的稽覈。

晚上11點鐘,趙弘信的手機響了。

趙弘信一看是一個不認識的電話號碼,原本不打算接,但是這個電話號碼不斷的響著,趙弘信皺著眉頭還是接了:“哪位?”

“趙總,我是南山別墅的祖永德,現在有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要向您彙報。就在不久之前,鳳凰市公安局的人和鳳凰市紀委的人突然襲擊了我們南山別墅,將所有財務人員以及所有的賬冊以及這裡的工作人員全部抓走了。我聽到警報聲的時候正在上廁所,因此躲在衛生間裡沒有出來,這才躲過一劫,我一直沒有敢動,直到他們走了半個小時之後這才給您打得電話。”

“好,祖永德,你這次立功了,我會獎勵你的。你現在直接先找個地方躲一躲吧,不要讓人找到你,我會派人給你的卡上打入5萬塊錢的獎金的。”

結束通話電話之後,趙弘信立刻把副總裁秦風華給喊了過來:“老秦啊,麻煩大了。”

秦風華道:“趙總,能有什麼麻煩的?”

趙弘信把祖永德彙報的事情一說,秦風華頓時傻眼了。

“趙總,按理說不應該啊,我可是親自坐鎮監控室,看著那兩輛汽車進入別墅的,整個過程中我沒有發現一輛可疑跟蹤的車輛,而且李天逸那些市紀委的人,我們全部都控製起來了,不可能洩密的啊。”秦風華的臉上帶著幾分不解的解釋道。

“你確定全場監控?”

“我當然確定,監控室裡有監控影片可以作證啊。”

“那可就怪了,市公安局的王亞倫和李天逸他們又是靠著什麼精準的找到我們藏匿賬冊的地方的呢?”

“我給趙天宇打電話問問。”說著,趙弘信撥通了市公安局局長趙天宇的電話:“二叔,我是趙弘信啊,我想要問問您,您知道不知道王亞倫他們今天晚上採取的行動?”

趙天宇一聽十分意外:“哦?王亞倫他們採取行動了嗎?不會吧?他們沒有跟我說啊?”

“他們沒有向您彙報?那他們這屬於非法出警啊?”趙弘信有些憤怒的說道:“二叔,王亞倫帶人抄了我在南郊別墅的老巢,我很多存放在那裡的重要賬冊全都被他們給帶走了。”

“我靠,這個王亞倫也太目無王法了,這麼重大的行動竟然不跟我說?我這就去找他問問!”趙天宇有些憤怒的說道。

“二叔,您能不能問問那些賬冊現在到底弄到哪裡去了,那些賬冊非常關鍵,非常重要,如果不銷燬的話,恐怕咱們鳳凰市會倒下一批人!”趙弘信聲音中帶著幾分焦慮。

趙天宇也嚇了一跳!他估計著,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也很有可能會是這一批中一員。麼,李天逸總是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想想也是啊,不管他李天逸做什麼事情,背後總是有雙眼睛盯著,那種感覺實在是令人不爽。”看到李天逸的回覆,隔壁老王沉默了一會兒,回覆道:“李天逸,我的身份你也不用打探了,該讓你知道的時候一定會讓你知道的,你隻需要知道,我對你沒有任何惡意就可以了。我最後再奉勸你一句,如果你今天晚上真的要去赴宴的話,很有可能會落入對方的圈套,很難翻身。”李天逸給對方回覆了一個咧嘴大笑的表...